第五调 第二节 温柔善良的骆璃

作者:宇称不守恒定律 更新时间:2017/11/4 15:53:21 字数:1970

吱呀一声。这厚重的大门就被缓缓推开,这屋内的光线也是显得比较黑暗,让骆璃有些看不起里面的情况。这时候,洁萝露尔推了一下骆璃,让她走进了屋子里面。而刚刚踏进这间屋子的他,就不由皱起了眉头。

什么味道?

骆璃闻到一股很奇怪的气味。

房间里安静地可怕,刚才还说了一句话的瑞吉娜,现在也是一言不发,骆璃抬起头来,稍微看了看屋子的四周,这屋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周围都是发着暗光的蜡烛,并非是外面那种油灯,于是骆璃不由问道:“那个,陛下,请问有什么事情?”

“嗯,骆璃已经来了,你还没什么表示么?”

“唉?”

骆璃一愣,旋即发现,这并非是对自己说的。

而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在抓住了骆璃的脚踝,吓得他差点抬起脚就踢了过去。忍耐住惊讶和恐惧的他不由低下头来,却看到一只雪白纤细的手这个时候抓着自己的脚腕,而且好像还在朝着自己这里爬过来。

“唉!这、这是什么!”

“你自己看。”

洁萝露尔拿来一盏油灯,照亮了屋子。

这时候,骆璃才算是看清楚了全貌。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骆璃惊恐地发现,抓住自己脚踝的那只手,是来自一个全身**的金发女子。这个女子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还沾着淡淡的血污。而那细腻洁白的皮肤上更是多出了数不清的鞭痕和血痕,看得让人触目惊心。女子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来到了骆璃的脚下,然后用着沙哑地声音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是个最下贱的人,因为嫉妒你才处处刁难,对不起、对不起!”

“你是?”

骆璃蹲下身子,捧起女子的脸。

这才看清楚她的长相。

“是你!”

“没错,就是之前一直在为难你的那人,她的名字叫艾丽萨。”瑞吉娜从一旁走了过来,她手里握着一根皮鞭,看上去艾丽萨身上的伤痕都是她做出来的,“这是她应得的惩罚,骆璃,你不必心软。”

“可是……”

虽然这人确实过分。

但是,再怎么说,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被剥光了衣服然后打成这样,骆璃也是觉得颇为心疼。于是,骆璃跪坐在地上,然后将艾丽萨给轻轻抱了起来,伸出手放在了艾丽萨的脊背上。顿时,一股柔和的光包裹着骆璃的手,然后开始修复着艾丽萨身上的伤痕。

瑞吉娜不由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笑道:

“没想到你还会圣法术。”

“这……嗯,略知一二。”

骆璃本来想解释自己这是精灵术,但是想想看,为了避免麻烦,自己还是按照瑞吉娜的意思去说吧。艾丽萨身上虽然都是伤口,但是好在都属于比较浅的皮肉伤,骆璃很轻松就将伤口给复原了。

这时候,瑞吉娜不由问道:

“你不恨她么?”

“为什么要恨?”

“她明明那样诋毁,陷害你。”

“可是,我觉得,或许她也不是恶意为之,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损失,像这样对待她,未免太过分了些。”骆璃在确定艾丽萨身上的伤口已经完全痊愈之后,然后松了口气,继续说道,“要是留下伤口的话,这辈子都会成为她心里难以抹去的伤痕,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严重了,太严重了。”

“呵,有趣。”

瑞吉娜笑着摇摇头,然后将鞭子丢在一边。

“余先去休息一下。”

“是,陛下。”

洁萝露尔微微鞠躬,然后目送瑞吉娜离开房间。

骆璃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艾丽萨,觉得也是有些恐惧,这瑞吉娜大帝果然是非常可怕的人,如果是心情好的时候,完全就是个值得信赖的大姐姐(虽然矮了点),但是一旦生气了,那就是个暴君啊。

这时候,洁萝露尔走过来,说道:

“这次算你运气好。”

“……啊?”

“陛下的决定,不需要别人来质疑。”

“可是我……”

“够了!”

洁萝露尔抬高调门,吓了骆璃一跳。只见她扶着墙,然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显得很是无奈的样子。这时候,她抬起头来,眼神中仿佛带着那不曾拥有的温柔,说道:“你真是个善良的人,但是,在帝都这个地方,善良只会葬送了你的生命……等到选妃大会结束后,就赶快回去吧,明白了么?”

“……我也是这么想的。”

骆璃脸上泛出一丝苦笑。

而洁萝露尔则是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嗯……”

等两人彻底离开之后,已经痊愈的艾丽萨嘴里发出了声音,然后双手扶着骆璃的大腿,然后坐起身来。随着身体坐起,那**的胸部就直接暴露在了骆璃的眼前。骆璃立马捂住自己的眼睛,但还是透过指缝不由观察起来。

身材很不错呢……

骆璃心里不由想到。

“你在看什么呢?”

“胸……啊!什么都没有!”

“哼哼……哈哈哈,我活了这么久,最狼狈不堪的样子被你看到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啊!还什么过分的惩罚,我甚至觉得,惹怒了陛下的我,能够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真好啊,真好啊,善良的孩子!多么善良的孩子啊……哈哈哈……”

艾丽萨突然大笑起来,不仅嘲笑着自己,还嘲笑着骆璃。可是笑着笑着,那略显悲切的笑声,就渐渐变成了哭声。一颗颗泪水顺着她的面颊缓缓滚落到地上,小小的肩膀也在止不住地颤抖着。

“已经没事了……”

骆璃凑过来,轻轻抱住了艾丽萨。

然后伸手抚摸着她的头。

“没事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呜……”

艾丽萨声音一顿,双手按在骆璃的肩膀上,似乎想要将他给推开,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悲伤则是愈加凶猛袭来,结果艾丽萨哭得更不成样子了起来。而骆璃则是有些无奈地苦笑起来,现在的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