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夜袭!

作者:守床待妹 更新时间:2017/11/24 23:58:03 字数:3006

月应茹独自一人坐在窗边,这间屋子,如今只剩下她一人,而颜络,已经被她送回宫心堂。

她的明眸望向窗外,棕褐的瞳孔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她从怀中取出一道符箓,符箓中投影出来的,是一位男弟子跟门派长老的战斗过程。

虽然他在全程都处于被动,迎接着长老的穷追猛打,每一次的躲闪,看似都十分慌张,在外行人的眼中,可以说他的每次闪避都纯属运气好。

但是,细心的月应茹还是看得出来,这个少年每次躲闪看似惊险无比,但实际上都恰到好处。

长老的每一道攻击,全都落空,连少年的衣角,都触及不到分毫。

而在最后,他甚至还一把冲过风墙,一拳将长老打爆。

月应茹看着这个视频...准确还说是盯着这个男弟子的一举一动,符箓中投影出来的那个少年,毫无疑问便是颜络。

在自己元婴的威压下无动于衷也好,一拳打飞金丹长老也好......

一个少年的一举一动,看似无意识,但都引起了她的注意。

若是他没有过人之处,月应茹今天下午也不会浪费数个时辰等他,想尽办法把他跟林静萱接入宫心堂中。

宫心堂如今只剩白宫雪一人,月应茹曾经也想过招收新弟子,但却因为那层禁制,而使得那座山头与门派隔绝,普通的修士根本无法靠近分毫,甚至无法察觉。

在宫心真人陨落的如今,又是谁一直在维持着那个禁制?她不知道,而且也一直找不到源头。

如今那座山头靠着门派中的传送法阵,只有像月应茹这种长老才能够随意出入。

当发觉颜络独身一人跑出来的时候,她甚至感到惊讶,毕竟那是连自己,也无法突破的东西。

而面对颜络身上发生的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她都选择了沉默。

虽然不知道门派内的其他大佬有没有关注他,但月应茹却觉得,这个少年身上或许有着许多秘密。

如果是他的话,或许能将宫心堂从废堂的边缘拉回来也不一定。

毕竟早在几年前,门派打算废除宫心堂重新建立堂口的时候,月应茹曾想过将白宫雪从那边接过来,然而那丫头却倔强得很,死活不答应。

为了将宫心堂保住,月应茹这几年也是动用了自己长老的权限在护住那个堂口,众位长老也是看在当年真人的面子上,才一直拖延至今。

然而,随着今年门派内招收新弟子,这个时限似乎也到了。

毕竟一座汇聚了几条灵脉的山头,门派不可能继续放它空闲下去。

月应茹顶着各方压力,就连今天将颜络三人接到那个堂口中,她之后也承受了很多来自门派方的压力。

一个过不久就会废除重建的堂口,安排几位新弟子进去,不是纯属浪费感情吗?

虽然掌门对此并不在意,但并不代表其他长老会认同她的做法。

月应茹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赌博,自己一时兴起纳进去的三位弟子,关系到堂口的未来。

而一周后的弟子交流大会,便是验证这个赌局的场所。

若是宫心堂取不到优异的成绩的话,毫无疑问会被废堂,门派也会请动太上长老来强硬突破那禁制。

然而弟子交流大会实质上对于新入门的弟子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那是门派的老弟子给新弟子竖立形象的比试。

然而对于颜络三人来说,却有点赶鸭子上路的意思。

对于无人的宫心堂来说,他们三人,也是不可或缺的战力。

虽然颜络是被逼答应了她的请求,但若是知道自己的对手全都是至少筑基以上的修士的话,他会是什么表情?

看到符箓中他一拳打飞金丹长老的身姿,虽然压制了修为,但那位长老的肉身肯定不比筑基弱。

然而少年,却轻而易举的秒杀他。

或许,他能带来点变故也说不定,月应茹这么想着。

......

颜络此刻行走在门派内,他已经跟月应茹道别,在宫心堂的山头上行走。

十年前,由阴阳宗掌门——奕郁走火入魔,练就一身魔功开始,在他的带领下阴阳宗在九州引起了一系列灾难。

而途中,隐伏在九州各处的魔修也暴动起来,配合阴阳宗与正派修士对弈,掀起了一场战争,而那场战争,便是——仙魔之争。

在阴阳宗掌门这个带头人被中途闯入的‘颜汐’一嘴巴子干掉之后,九州各地配合阴阳宗暴走的魔修,就仿佛是事先串通好一般,开始隐匿行踪,消失踪影。

至此,以阴阳宗宗主给打败而落幕,仙魔之争宣告结束,而‘颜汐’,也因为终止了这场灾难而被世人歌颂。

颜络在参与那场战争之前并不知晓仙魔之争给修真界带来的毁灭性灾难,他只是在最后横手插了一刀而已。

但在事后,他游历九州,见到了各种灾后现场,才明白那场战争的可怕性。

至此,他开始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阻挡祸害修真界的妖兽巨佬,顺手覆灭了几个落单的魔宗。

走在路上,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回想起刚才从月应茹口中道出的真相,以及宫心堂过去的悲剧......

那个银白色长发的落寞身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独自一人支撑着整个堂口?

今晚发生的事有点多,颜络觉得自己现在需要缓一缓。

他答应了月应茹的请求,参加弟子交流大会。

具体事项,她说过过两天会找自己细谈。

仙魔之争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颜络觉得现在再思考也没什么意义。

与其着重过去,不如放眼如今。

正好,现在自己就有一个迫切需要完成的任务,那边是...夜袭!

啊呸!不对!是破坏掉林静萱所佩戴的那块玉石。

那个东西,留着也是个祸害,正好现在夜深人静,娇羞的少女入寝,正是办正事的最好时机!

毕竟今晚发生的事,对林静萱是保密的。

颜络并不想让她知道是这块玉石引起的一系列事件,而林天成跟黄雨凝,肯定可是这个意思。

所以只好趁她在休息的这个时候,破坏掉玉石上被施加的一切法术。

而弟子交流大会,这件事等过几天月应茹来找自己到时候再来打算吧。

......

此刻颜络趴在窗外,欣赏着屋内少女入寝的身姿。

他来回张望,屋内的大床上,如今正躺着两个人影。

“咦...大师姐呢?”

颜络扫来扫去,在屋内以及床上,并没有发现白宫雪的身影。

在这黑夜里,她银白色的长发应该是极好辨认的才是,想到这里,颜络可以确认她现在应该是离开这里了。

毕竟自己追赶那个黑衣人时,她还在这里,陪着林静萱跟清梦欣休息。

不过,她若是有事离开一会的话,自己现在正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少一个人,便降低了被发现的几率。

心动不如行动,颜络二话不说,马上潜入了屋内。

当他看到在床上缠绵在一起的两个少女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两位少女纠缠在一起,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然而睡姿却即为不雅,敞开大腿,露出白皙的肌肤。看的颜络脸红心跳,血气直往脑门撞。

她们穿着比自己还大上几号的纯白睡衣,看到跟她们的身材即为不匹配的睡衣,颜络便可以这肯定是白宫雪所穿的衣服。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肯定,那是因为......

两位少女胸前丰硕的果实,大半个露在外面,这套睡衣根本就藏不住!

想到这里,颜络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不远处的喷嚏声,自己今晚三番两次的黑大师姐,真的好吗!?

不过,想归想,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颜络靠近窗边,摸了摸床上空出来的床单,还是温热的,想必白宫雪刚离开不久。

然而,当他把视线移向林静萱跟清梦欣时,立马捂住了鼻子,生怕里面的温热液体喷出来。

妈...妈耶......我发现了什么!?

只见两个少女抱团睡觉,被子什么的,早已被林静萱踢到清梦欣那边,而睡衣藏不住的两对雪白**,如今正碰撞在一起,发生了一系列地壳反应。

我...我发现了新大陆!

颜络运气真气平复自己无法安定的内心,然而视线却无法从上面挪开。

林静萱戴在脖子上的玉石,如今正躺在她的**之上。

屋外依稀传来细小的声音,颜络生怕白宫雪这时候回来。

他战战兢兢的伸出了手,往林静萱的**而去。

抓住了上面的玉石,就在颜络准备拿起来的时候,意料不到的场景发生了。

只见林静萱翻了个身,将他的手当成抱枕,**两对**引起了巨沟之中。

清梦欣皱了皱眉,呻吟了几声翻过身,颜络吓得不敢动弹,生怕两位少女会突然醒来。

然而下一秒,林静萱一把将她踢下床,清梦欣掀起被子滚到床下,被被子包成了个花卷。

颜络见清梦欣被被子包裹住掉到床下,顿时瞪大了眼睛,冷汗如瀑布般‘哗啦啦’的倾撒而下......

ps:求收藏、点赞、评分o(╥﹏╥)o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