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梦里什么都有

作者:守床待妹 更新时间:2018/2/8 21:26:22 字数:3026

今日的青霞镇,跟往常一样,也是平和的一天。

只因修真界的上品大派——青霞派坐落于此,想要来这里找事的,也得惦记一下斤两。

镇内一座酒馆,两个身影从里面走出。

华飞提着一壶酒,看着大街上跟平时一样百家安乐的景象,心中不由得一阵恼火,甚至有一股想要把眼前的一幕尽数摧毁的冲动!

虽然他此刻的状态,显然是被灌了不少的酒,可这个想法,却是由自他的内心发出。

华飞的脑袋清醒得很,世俗界普通的酒,并不足以将他一个筑基修士灌醉。

因为其内部的酒精,会被修士体内的真气给过滤掉。

所以世俗界的酒对修士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而真正能够让修士迷醉的,也只有用灵果或是灵草酿成的灵酒。

这种灵酒,不仅可以盈润修士的内府,同时也能够辅助修士修行。

然而,华飞他一个弟子辈所持有的灵石,喝上一壶灵酒都够他心疼很久。

现在想起来,自己可真是穷啊。

华飞自嘲的笑了一声,同时,见周围人看着自己眼神中的那敬畏态度,他也很是不舒服。

因为这一些,都是因为自己穿着青霞派弟子制服的原因。

他们敬畏自己的身份,同时又羡慕自己能够进入这种门派当弟子,问道求仙。

可华飞抛开青霞派弟子的身份,自己在这些百姓的眼中有算是什么?或许也和他们一样平凡吧。

又或许他们知道了自己在门派内的窘境,看着自己的眼神中又会是一种怎样的态度?

华飞不知道,然而,想起把自己积累几年的心血摧毁掉的家伙,他连杀了那个人的心都有。

本来此次下山,华飞就是想要出来散散心,可他此刻,却是越想越窝火。

不知不觉,他的脸,都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自己不论是进内门的志向,或是在剑阁培养出来的自己的小弟,全都因为那个男人!那个颜络!

因为他!这一切全都没了!

就因为自己输掉了跟他私下的那场比试,自己在门派内积攒出来的小势力也全部分崩离析!

事后,华飞不仅被取消了内门大比的资格,甚至还被段长老给记处分!

可颜络,事后居然连一点责任都没有,甚至还被月长老包庇!

想起自己在剑阁被降权后,身周的小弟也一个个为了少点麻烦,离自己远远的。

想到这,华飞更是愤愤不平,这群忘恩负义的混蛋,都忘记平时是谁出钱给他们吃喝玩乐的了!

华飞因为自己的师兄身份,门派每个月分配给他的灵石要比普通的弟子多。

这笔灵石,他留下一笔自己修炼所需的资源,其他的都是用来收买小弟,就是为了让自己在门派中打好基础,将来身为长老有一股自己的小势力。

可现在,随着自己输给了颜络,一切的幻想都化为泡沫。

“华飞啊,事情已经过去了,想开点就行。”

马长老在华飞身边说着,随后,咕噜咕噜的喝起了自己手中的灵酒。

看他好像喝醉了的模样,华飞心里有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讲。

因为这一次的事件,马长老也跟他一样,被降权了,现在甚至还处于观察阶段。

呵呵......

华飞嘲讽了马长老几句,自己一直以来跟着他混,却没想到最后是跟错了人。

想起以前,马长老也收了自己不少的灵石,可现在,穷光蛋的自己想要从他那讨口灵酒来喝都不行。

“想开点?这样要想到什么时候?”

华飞忍不住,怼了他一句。

现在这样的情况,在门派内也是没有什么出头之日。

“人嘛,不要太认真,活在梦里就行嘛,梦里什么都有。”

马长老听到华飞的话,反而没有怎么生气。

他在青霞派已经是四五十年的时间,如今都能混到这样的地位,也已经很难再提高了。

马长老如今的修为,也已经是寸步难行,是无望达到元婴。

他没有华飞那样的志向,自己只要在门派内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偶尔收收一些弟子的好处就行。

“华飞啊,我跟你说,当年我在门派当弟子的时候,那个月应茹还是一个讨人喜爱的小师妹呢。”

马长老喝了口灵酒,醉醺醺的自言自语道。

要说他有什么想要得到的东西,那肯定是有的。

只不过那个人,如今却是成了门派内大部分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月应茹。

马长老回想起她刚进门派的时候,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当时的他,看到月应茹,可谓是一见钟情。

只不过,当时的竞争者太多,而自己,却又没有什么高人一等的优势,只能淹没在人群之中。

虽然月应茹最后,一个人都没有选择,直到现在,还是守身如玉就是了......

可就是她这样的行为,却让马长老心中不由得一阵幻想。

“有时候,我甚至都想过把她压在身上,揉虐一番呢,那身材,简直......”

正可谓人活在梦里,马长老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

那丰满的玉峰,曼妙的身材,以及冰清玉洁的气质,都让马长老产生一股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狠狠施虐一番的冲动。

然而,现在的这个想法,也依旧没有实现就是了。

因为那个女人,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难得到,使用暴力又打不过她,想要得到她的身体,简直比登天还难。

如果能够得到月应茹这个人的话,马长老觉得,让他做什么事都行。

“啧,颜络那个混蛋,要不是我当长老的不好出手,不然早就被我打死了。”

想起自己被通天石碑炸飞后,看到月应茹跟颜络交谈的画面,马长老是有醉又恼。

武试的时候针对他,想要让他躺上十天半个月,结果却是被颜络打飞。

就算是让华飞去跟颜络作对,最后也逃不了这个结局。

而且,最后华飞还是暴露了自己的修为,也打不过颜络。

“养你这弟子还真是没用啊......”

马长老摇了摇头,打了个嗝,口中阵阵酒气呼之而出,华飞不由得皱眉捏住自己的鼻子。

要不是看在他是长老的份上,华飞现在估计已经一拳砸向他了。

难怪他要让自己去教训颜络,原来是看他跟月应茹关系亲近,心中不满啊。

华飞现在是敢怒不敢言,有苦说不出。

看着马长老的眼神,都不由得泛起阵阵杀意。

虽然自己也对颜络不满,但要不是因为这长老的煽风点火的话,也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

他深呼吸了一口,抑制下自己一时的冲动。

自己这时候,突袭出手的话,或许可以杀了这个马长老。

只不过之后,自己在青霞派或许就待不下去了,甚至,还会遭到追杀!

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华飞所期望的。

虽然如今的自己已经想过要逃离这个门派,然而即便要离开这里,也应该要有一个万全之策。

马长老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华飞的杀意,自顾自的喝着自己口中的灵酒。

他提起酒壶子,打算将灵酒一饮而尽。

然而就在他扬起脑袋之后,身体却撞向了什么东西,酒也撒了自己一身。

“你是哪来的东西!走路不长眼睛的吗?知不知道劳资是谁?”

迷迷糊糊中,看到撒了自己一身跟地上的灵酒,马长老破口大骂道。

这些灵酒,可都是钱啊!

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居然还发生这样的事,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二愣子,自己若是不好好教训他一顿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一股深入灵魂的杀意却灌入他的脑海中。

马长老这被灵酒灌得醉醺醺的脑袋,在死亡的面前,顿时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他身前这两个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了起来。

“父亲,要杀了他吗?”

两个身影中,一个身高较矮的青年对一旁的中年男子说道。

若是在平时,他杀了马长老肯定是毫不犹豫的。

可惜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他动气手来也需要征得中年男子的同意。

“先不要了吧,毕竟我们现在可是人家的客人啊......”

中年男子说道,他自然是识得马长老的身份,包括在他身后的华飞,都是青霞派的弟子。

马长老看着站在身前的两个人影,毫不例外,他全都认识!

这个中年男子,他是如今整个九州最为年轻的渡劫期修士!

同时,他还是门派在不久之前,提醒他要警戒的人物!

华飞站在马长老的身后,显然也是一脸的惊愕。

因为身前的两人,一个是几十年前的天才人物,而另一个,则是现如今的天才!

他们的名字,自己可谓是熟悉不过!

“龙在天跟龙傲天......”

华飞有些害怕,这马长老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居然招惹了这对父子!

要知道,他们可是**裸的怪物啊!

“我看这两位兄台好像都心事颇重的,或许,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坐坐,好好谈一谈。”

龙在天看着这两人的反应,轻蔑的一笑。

随后,开口说道。

(那个......你们有没有月票,有的话我继续去码存稿,没有的话也去码......)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