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交易(下)

作者:罗嘉 更新时间:2018/4/17 16:06:31 字数:4755

渐红的斜阳从狭窄的铁窗缝隙中洒下,为那洋溢着浓烈尿臭味的阴湿环境带来几缕奢侈的生气。

“嘎吱——”

伴随着厚重的铁门被推开,冰冷的地下囚牢终于被火把灼热的光芒所照亮,而那蜷缩在一堆乱蓬蓬的稻草上的狼狈身影似乎许久都没见到如此强烈的光源,甚至本能地用脏兮兮的手臂捂着脸,才勉强能睁开那惺忪的狼眼。

直刺刺的黄发已经杂乱不堪,由于额头上那惨烈的伤疤而愈显狰狞的面孔也充满了萎靡,加上那破破烂烂的粗布囚袍上肆意飞舞的苍蝇,虽然只不过几天没见,外面套着黑披风的俏丽蓝衣修女也很难将这个肮脏乞丐般的落魄身影与“虔诚区”最臭名昭著,人称“疤面胡狼”的不可一世混混头子相联系。

“...哎呀,这不是伊莎贝拉·卡斯蒂利亚吗?你这个小臭表子,怎么想起来看望本大爷了?怎么,这次没带你的领主小妹妹壮胆么?”

阴阳怪气的沙哑声音虽然疲惫不堪,但足以令人感到恶心和不快,加上那故意露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嘲讽笑容,显然这个烂人并没有忘记让自己吃尽了苦头的年轻修女。

旁边同行的冷峻少年佣兵马上脸色一黯,并下意识地把手搭在了自己腰间的佩剑上,不过那只软玉般的细手果断碰了碰他坚实的右臂,促使他立刻又平静了下来。

“卢佐,我来这里可不是和你扯嘴皮子的,如果不想再受什么多余的苦,最好就老实点儿。”

面对着那咄咄逼人的锐利视线,全无惧色的伊莎贝拉只是用清冷的嗓音回应道,幽邃的大眼睛始终像看垃圾似的瞪着这个彻头彻尾的烂人。

毫无疑问,这是实打实的厌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肯定会离这个臭气熏天的地方远远的。

“...哼,好吧,本大爷这就好好听听,伊莎贝拉大小姐到底想说什么。”

瞥了一眼对方身旁那武装到牙齿的板甲少年,感受着那份非同寻常的凝重,无所谓斜了斜嘴巴的疤面男子便索性懒洋洋地靠坐在身后的稻草上。

“你这家伙既然曾经打算仅靠武装一只几百人的火枪部队,便打算向城防坚固,地势险要的伊坦里斯领进行复仇,应该是有完整的计划吧?”

面无表情地缓缓度步到对方的囚笼跟前,那纤细的黑发少女一字不多,一字不少地沉声问道。

刚刚还没精打采紧闭着的狼眼霎时间睁得老大,仿佛嗅到了血腥味的贪婪野兽一般,它混沌的草绿色瞳孔中隐约泛着淡淡的兴奋....

“那个油脑肥肠的恶心垃圾终于造反了么?”

“.......”

一言不发地瞅着这个胆大包天,而且洞察力也很强的混混头子,负手而立的伊莎贝拉显然并不愿回应他脸上那份久违了的狞笑。

“哼哼哼,本大爷就知道这个低劣的烂人一定会造反的,这个破烂国家早无药可救了,不趁着帝国人打过来的时候狠狠捞一笔,然后换个山头继续作威作福,简直就对不起自己的智商呀。”

冷笑着的“疤面胡狼”居然不知廉耻地露出了事后诸葛亮般的得意表情,根本就没觉得自己在其他人的眼里,实际上和他血缘上的父亲有着异曲同工的卑鄙无耻。

“...怎么,你们的那个小娃娃公主没有重创这个恶心垃圾率领的烂货军队么?他还剩下多少人?”

对于两人那冷淡得不能再冷淡的古怪反应,终于感受到了几分违和的疤面男子有些狐疑地追问道。

“...大约有一万人上下,在可以出入伊坦里斯高地的三个关隘就集中了六千多人,首府伊坦里斯城也有四千人左右的城防军,换句话说,你憎恶的伊坦里斯在战场上就出卖了洛连特王国,虽然我们最终取得了对帝国会战的胜利,但面对着城防坚固,地势险要的伊坦里斯省,想要顺顺利利拿下来还是很困难,而这也就是我们来找你的缘由。”

知道想要隐瞒下去压根就不可能,在耷拉着眼皮思考了片刻后,一身肃然的黑发修女便索性直言道。

“也就是说,那个狗屎混蛋居然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开溜,不仅仅没受什么损失,还可把你们奄奄一息的王国军当做是和帝国谈判的筹码么?哼哼哼,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本大爷原本是计划在他带兵外出的时候抢先一步率领弟兄们回去,先搅他个天翻地覆,等他带队伍匆匆回防的时候再利用火枪埋伏他,哼,这可倒好....这么完美的计划...全被你这个自从聪明的臭表子搞砸了。”

直刺刺的冷笑声中,散发着浓浓悲凉与恨意的落魄混混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那脏兮兮的狰狞面孔甚至由于狂怒和不甘而不断扭曲着,看上去更是渗人。

如果不是隔着硬邦邦的铁栅栏,这个丧心病狂的烂人甚至会直接对面前俏生生默立着的伊莎贝拉动手,无论多么徒劳。

“少来这套,卢佐,真让你这样的人渣带着枪流窜回伊坦里斯,还指不定有多少生灵涂炭呢...而且你这种除了坑蒙拐骗外什么都不会的垃圾混混,还真以为自己能轻松搞定那个脑满肠肥的烂人贵族父亲么?”

“闭上你的臭嘴!他不是我的父亲!而且,你以为伊坦里斯是什么知道保护的人间沃土么?那个臭气熏天地方早就是活生生的地狱了,愚蠢的人民习惯了暴力和血腥,不是沦为了贵族的走狗,整天都在斗殴和酗酒,就是沦为了赚血钱的奴隶,在深邃的矿坑与贫瘠的农田上麻木地死去,女人可以像商品一样在地下贴着标签贩卖,哈哈哈,对啊,伊莎贝拉,像你这样的东方女人在伊坦里斯一定会很受欢迎,有钱人肯定不介意拿几十个金币来竞相买你的身子的。”

就像是某根不能触碰的心弦被压到了似得,原本就散发着无穷怨怒的疤面少年竟大声咆哮道,映射在狼眼中的冰冷目光毫不客气地刨削着面前黑发少女那朴素长袍下凹凸有致的好身材,然后用那极尽挖苦的声音冷笑着。

这个家伙是个打心底里都烂掉了的无耻匪徒,只要能实现自己的目的,任何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这毛骨悚然的卑劣嘲讽声非常准确地戳在了黑发修女心坎上,黑曜石般的美丽大眼睛立刻凝成了一个小点,连她原本镇定的精致小脸儿不禁一白。

“你这个....”

“啪!”

当怒不可遏的伊莎贝拉刚刚攥紧了柔嫩的小粉拳,那沉甸甸的撞击声便突兀地响了起来,伴随着雪亮的寒光一闪,浑身剧震的“疤面胡狼”死死捂着肩膀,在声嘶力竭的凄惨哀嚎声中痛苦地瘫坐在了地上。

“...剑身打的,死不了。”

将那柄双面开了血槽的银色重剑熟练地插回了剑鞘,依旧像可靠的卫士般直挺挺默立在一脸愕然的伊莎贝拉身旁,外表冷峻的短发少年如此淡定的解释道,周身散发着的杀意依旧凛冽非常。

“算了,原本念在你可怜的母亲可能还在被卑鄙的伊坦里斯囚禁和**着,而侥幸逃脱的你又长时间生活在他的城堡里,也许能有派得上点儿用场的情报,不过看来是我太高看你了...到此为止,罗格,我们走...”

用蔑视的清冷目光鸟瞰那狼狈不堪倒在地上,粗重喘息着的可憎混混头目,仅仅是几秒钟后,重新用黑披风将自己楚楚动人的柔弱外表彻底掩盖的黑发修女便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哼...等,等等...你们两个混蛋!咳咳...现在带着军队轻松消灭掉那个垃圾确实是不可能...不过...如果单纯是要他的贱命,本大爷倒是还有个很好的主意。”

挣扎着从地上勉强爬起,虽然表情依旧是难看非常,但不知为何重新镇定下来了的“疤面胡狼”居然洋洋洒洒地说道。

尤其是望着已经走到门口的两人居然带着相似的困惑望向自己的时候,那个外表无比狰狞的混混居然得意地咧起了嘴。

“不过...这个忙可不白帮,伊莎贝拉·卡斯蒂利亚,带本大爷传个话给你的公主大人去吧,“疤面胡狼”想做个交易,不仅仅能帮她轻轻松松地解决掉伊坦里斯这个蛆虫,还不会有太多人死,只要她能答应我小小的条件....”

原本就压抑非常的黯淡夜色,竟被滚滚的闷雷声所打破,伴随着密布的乌云,凄凉的骤雨再次洒遍了那屹立在山坳中的巨大城堡。

两道高耸的城墙后面,是用厚重的山石与泥浆堆成的庞大要塞,上面塔楼箭垛林立,即使是雨夜也能看到不少全副武装的守卫躲在里面警惕地观望着周围,即使是再勇敢的将士面对如此完备的工事也一定会头皮发麻,毫无疑问,居住在这座几代人不懈努力修建的坚固城堡中的领主,一定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下了血本的。

“轰隆隆!”

青咧咧的雷光将在风雨中径自飘荡着的黑鸦旗照得分外狰狞,而这份充满压抑的诡异寂静也显得份外让人不安。

迷宫一样的城堡内部鲜有太多人守卫,只有那个无比自私狡黠的贵族最信得过的亲信才得以安居,即便是如此,一些被怀疑做了什么错事,或者私下里搞什么阴谋的仆从还是会悄无声息的消失掉,或者...

就像是最外层城墙上高挂着的几具腐烂了的残尸一样,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诫麻木了人群,千万不要得罪“仁慈”的伊坦里斯大人。

作为洛连特王国东南方最偏僻的伯爵领,这片满是高原与山峦的土地是如此贫瘠和荒蛮,但也鲜为人知中也蕴含着无尽的财富与力量,隐藏在群山中的丰富矿石,以及一些稀有的药材与珍禽猛兽等,实际上足以为伊坦里斯家族带来很高的收益。

虽然地位仅仅是伯爵,但凭借着超高的政治手腕,以及表面上人畜无害的忠诚态度,那个肥胖而狂躁的贵族做了远比明面上多的多的事情。

大量实际上物产丰富的矿山被虚报为贫瘠的土丘,可以酿酒和食用的果树在看似荒凉的山林间被种植,清澈的地下水被不计成本的挖掘,山间的小溪也被人为的引流。

除此之外,很多在王国被禁止的交易和产业,在这片偏僻的山岭中实际上是合法的,一些三教九流的亡命之徒也被金钱和力量所吸引,像嗜血的野兽般团结在了那面诡异的黑鸦旗下。

在几十年的努力下,这片被盛传的枯槁死地的蔽塞区域俨然已经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沃土,而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实际上都不过是一种欲望在作祟,源于这个可怕男人无法满足的无尽贪欲。

“噗兹....噗兹....”

硬物入肉的异响声中,隐约还夹杂着厚重的镣铐由于受刑人的痛苦抽搐而抖动的低沉金属音,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牢房中,那个胖乎乎的,肥油上满是硬邦邦的毛发,宛如野猪般的粗鲁男子正在“哼哼”地喘息着,并以野蛮的动作一浅一深地高速**着。

“真是没想到...原本应该是帝国十拿九稳的战争,居然会被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拖了这么久,实际上傲顿堡统治洛连特又不是什么坏事儿,愚蠢无知的贱民们的确只有在皮鞭和酷刑中才会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才会知道人应该辛勤工作。”

似乎是觉得身下伤痕累累的白皙娇躯表现的不尽人意,他高高地扬起了鞭子,狠狠地抽打在了她单薄的玉背上,发出令人喉头发麻的清脆回响。

只不过因为她太虚弱了,即使是被打得鲜血淋漓,她微弱的呻吟也依旧细不可闻。

“原本什么“义勇军”就够烦人了,连奥拉姆“拜星星”的蠢货们也横插一脚,真是徒增了不少情报成本,看来今年后半年又要加一波税了。”

依旧没有任何的怜悯,似乎觉得还是不满意,胖乎乎的男子便一边狠狠地抱怨着,一边托着那纤细的柳腰,把她柔嫩的香臀强行提了起来,然后重新插入了另一个本并不能做这种事情的狭窄部分。

“嘎啦啦...”

被锁链吊在半空中的纤细双臂无力地抽搐了一下,猩红的血珠不断从指甲被撕掉的可怜玉指上滑落,是筋疲力尽的她看上去更加的惨不忍睹。

“但不知利害的黄毛丫头居然还会以“谋逆”、“买卖人口”之类的可笑借口打算讨伐我,真是蠢得令先王都会被觉得悲哀啊,这个伊坦里斯省,是我私人的东西,上面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也是一样!我会让她清楚,谁才是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

似乎要把满心的郁闷发泄出来似得,他粗暴的动作更蛮横了几分,在以那份外激动声音咆哮着的同时,似乎达到癫狂极限中的他突然拎起来一根烧红的烙铁,用力压在了对方丰满的胸口上...

“啊啊!....啊...啊啊啊!!”

凄惨的呻吟声是如此的绝望,又是如此的萎靡困顿....

不知经过了多久难熬的时间,那个散发着可怖戾气,宛如畸形恶魔般的残忍男人在“办完事儿”之后,才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作为“报答”他顺便把滚烫的体液排到了女人干涸的小小朱唇中,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恐怖的折磨。

“爱默尔,如果你不想被割掉舌头的话,就别再老念叨那个该死小崽子的名字了,我听了会觉得恶心...”

在重新穿戴好华贵的天鹅绒礼服,并将镶金的腰带系在满肚肥油的小腹上后,趾高气扬的男子便冷冷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漆黑的地牢。

混杂着血液的污秽体液不断地滑落,被被紧紧拘束在冰冷石墙上的她却连最基本的行动能力都早已被剥夺了。

日复一日的可怕**,难以想象的恐怖折磨,时间与空间完成为了痛苦的代名词,而这个凄惨的女性早已经变得如人偶般无比麻木而又衰弱。

但是,两道浑浊的泪水还是划过了她苍白的僵硬脸颊。

“卢.........佐..........”

确认了四下无声后,狭长耳朵微微颤抖着的她还是本能地,像梦呓一样轻轻呢喃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