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请你做我的母亲吧

作者:绿茶L 更新时间:2017/10/21 11:25:23 字数:2848

“请你做我的母亲吧。”

我养过宠物,我的第一只宠物是泰迪犬,小学时期不知因何缘由而生此念头,吵闹着父母买了一只狗,时隔多年后才明白自己年少时只存在于潜意识之中的对爱的渴望。一父一母一子一宠,才堪称是一个“幸福之家”,广告电视剧中也不都是如此表现的吗。

养第二只狗已经是我上初中时的事情了,具体是初中末期还是高中初期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我和那狗没有什么感情,而在那时,我父母的夫妻关系也早已经名存实亡,二人甚至已经不住在一起了,我和老妈一起到了别的城市,买狗也是暑假回老家时父亲买的,可事实却是这条狗是照顾父亲的“保姆”所养大的。

顺便一提是萨摩耶犬。

刚上大学时养了一只猫,因为觉得狗太麻烦了,每天还要按时带出去遛,所以我便把目光转向了猫科动物,这时,我已经是一个人住了,“幸福之家”的标准与我可谓已经是没有半点的关系了。

我并不是很喜欢宠物。

在养了三个宠物后,我意识到了这一点。

十月的天气多少有些转凉,既有冬天来临的前兆又有夏天还未散去的痕迹,所以无论是刮风下去炎热难耐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这样的季节更是感冒容易突发的日子。

“嗯……”

一只温暖而又细腻的手轻轻放在了我的额头上,能感受到这只手的温暖则意味着我的烧已经退了下去,我享受着这短暂的美妙时刻,尽量摆出了无精打采的表情来博得同情,听起来就像是宠物一样呢。

“烧似乎已经退了。”

看着她微笑着的模样,我心里泛起了却是一阵阵的失落。

这时我不由地产生了一个想法,也许我会在半夜里偷偷潜到浴室中用凉水来浇自己,以来达成这个想法。

要是能一直发烧就好了,一直烧下去,处在那浑浑噩噩之中,任由病魔折磨着自己的身体,把一切最精神的事物全部都摧毁,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倒在床上。如此一来,妈妈就会一直待在我的身边了,从早上到晚上,永远也不会离开我了。

因为妈妈很疼爱我,所以不会抛下我不管的。

“虽然已经不烧了,但还是要把药吃了。”她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让我想起了我养的第三只宠物。

“嗯。”

我不太高兴地应了一声,而这样的不高兴一部分是确确实实来自心底,而另一部分则是为了爱而刻意显出来的挣扎反抗。

“粥应该也做好了,一会吃完药再吃饭吧。”

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一抹浅浅的微笑,她直起了身子,转身走向了门口,浮现着青色血管的手带动着门,留下了一个足够让她听见我无力呼喊的小缝隙。

我松了口气,无力地倒在了床上,望着洁白的天花板,心里不知为何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焦急。

可能是我不习惯……不,应该说是还未找回被爱的感觉。

我的妈妈名叫ZZZ。

如果觉得我是个没长大的孩子那就真是太失礼了!我可是通过了正八经儿的国家考试进入大学的,从任何意义上讲我都是个大孩子了!

只是比起我的姓名,妈妈的名字才更重要,因此才要放在第一位介绍,至于我,名字是个无所谓的东西,如果不是社会因素(去银行之类的地方办理业务)的原因,我根本都不需要名字这种东西,洋气一点的如Charles、Tom一类的英文名字也好,王某某、赵某某一类的中文名字也好,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若不是涉及到社会因素,名字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闭着眼睛,我隐约觉得闻到了白粥的香气,配以些许瘦肉和少量的葱花,盛粥的是老式的绘有青花的碗,妈妈端着热乎乎的粥来到床边,因为太过于重视我,所以忘记了在第一时间解开围裙。

刚才说到哪里了来着。

对了,是妈妈的名字。

年龄我可是不能说,女人的年龄是秘密。

我与妈妈的关系是邻居。

真是个奇怪的说法,但事实就是这样不是吗。

我真的很讨厌我现在住的地方,是一个距离城市中心或者说城市热闹的区域非常远的地方,因为某些原因我并不住校,但同时也导致了每天上学我要花很多时间在路上。

但讨厌并不是因为住得偏僻,而是这房子一点也不隔音。虽然算不上是非常的不隔音,大概是我之前居住的地方住在那里的都是些年轻人,彼此都很吵闹,所以说大家半夜谁吵到谁都不会介意。但这里住着的大部分都是些老人,可想而知,我非常苦恼。

要是这些老家伙都死了就好了。

真是叫我烦躁。

但相对于学区房和地角比较好的房子,这里的房价稍微便宜一点,正好赶上了老妈(亲)傍了个大款,我也能顺理成章地住进这里了。

屋外传来了妈妈的脚步声,我枕着残留着妈妈气味的枕头侧着头向门口望去,伴随着脚步声,虚掩着的门被推开了一些。

青花碗和没有解围裙的妈妈。

“稍微有些烫。”

坐到了床边,妈妈把碗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慢慢扶起了我,接着把自己的枕头竖过来靠在了床头上,让我倚在了上面。说起病恹恹的模样,让我想起了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与其说林妹妹病的是身,不如说她病的是态。

这身子也不太听使唤来,遵从着心里的想法,有模有样地学起了印象中的林黛玉,虽说我是个十八岁的青少年,有个一米七三四的,但这体重在同龄人中可谓是轻的了。我可不是炫耀什么,维持这体重只能是得力于我个人的毅力,靠自身的坚持,并非是什么“吃不胖”的体质。

所以学起来那无力的模样,多少还有点像。

“真是叫人心疼,来,先喝点粥吧。”

妈妈用右手的食指中指托着碗底,拇指轻轻搭在碗口,左手捏着瓷勺子,顺着粥面的边缘舀了一勺子,在吹了几口气之后,才把温热的粥送到了我的嘴边。

正是因为这里的地角比较偏僻,我才能与妈妈相遇。

妈妈在商场工作,也是一个离异了的女人,有一个十七岁的儿子,前不久刚刚搬到了这里,就住在我的隔壁,而我与妈妈的相识也纯粹是出于一次巧合,亏了这不隔音的房子所赐。

我咽下了口中嚼烂的粥,缓缓输出了一口气。

“好吃吗。”妈妈细声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这样近的距离,也给了我可以肆意欣赏妈妈的美,白净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化妆品的痕迹,之前调侃她根本不像是个四十岁的女人,结果被回答“比起化妆,女人更重要的是保养”这样见外的话,穿着一件白**式衬衫,靠近领口的两个扣子开着,裸露出的脖颈肌肤很是光滑,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散发着光泽。

糟糕了,不小心把妈妈亲的年龄暴露了。

唔,不过知道了有个十七岁的儿子,妈妈的年龄八九不离十也能猜个大概了吧。

乌黑的长发只有在睡觉或是洗澡时才会放下,平时都是用简单的头绳束着,即便是回到家也常常忘了解开。

“一会要不要洗个澡呢?”

还没有等我回答,妈妈又接着说道:“啊,对了,你烧刚退,还是先别洗澡比较好。”

洗澡妈妈会跟我一起洗吗,如果妈妈真的提议了的话,我大概是不会拒绝的,但如果是我的老妈这样提,我会觉得八成是她的脑子坏掉了。

对啊,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妈妈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我可没有那么虚伪,我一直认为美是最重要的东西,无论是人也好动物也好,文字也好电影也好,伟大的事物需要以美为前提。如果妈妈是一个又丑性格又恶劣的老女人,那我绝对不会让她做我的妈妈,所以,妈妈一定是美的。

很快,粥碗就见底了,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让我不禁也有了困意。

妈妈把碗放在了一旁,摸了摸我的头。

“困了的话就睡吧。”

“不行……还有作业,明天还有考试要复习。”

“还是休息比较重要吧,你病刚刚好,不能太劳累了。”

对,惯着我就好了,不需要做别的事情。

“可是……”

“没关系的,实在不行明天就请个假,妈妈也会请个假在家里陪你的。”

我没有回应,妈妈便又摸了摸我的头,接着端起了空了的碗离开了卧室。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