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少女尝试适应(三)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7/10/24 10:56:01 字数:1200

1.

少女的倒地显得太过突然,突然到让魔犬狮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它谨慎地徘徊在少女周身,并试探性地靠近一下又急速退回,可少女并没有因此就再次站立,她好像真的格外痛苦,额头上流淌着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

魔犬狮从未如此兴奋,它确信少女已经无力继续战斗了。

大脑的兴奋与即将成功复仇的激动让魔犬狮短暂地丧失了思考能力,它满心欢喜地凑了上去,探出爪牙,无法遏制地狞笑起来。

它可是已经饿了一天了,眼前的少女正好来填补那空荡荡的肚子。

于是魔犬狮挥下利爪,切开少女的脖颈。

——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它挥下高举半空的爪子之前,虚弱无比的少女便从地上暴起,先前所有的伪装在这一刻全被褪去,她一个翻身扼住魔犬狮的脖子,骑在它宽厚的背上,身体猛地向后倾倒。

它很聪明,但也只是对于普通魔兽的聪明而已,塔拉的故意示弱它几乎是无法看破的。

魔犬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吓得想要翻身,可脆弱的脑部在下一秒就被尖锐的石头猛烈地敲击一下,意识混沌了一瞬,很快又被疼痛刺激得清醒过来。

塔拉不会给它恢复神志,做出逃跑动作的时间。一只手死死地勒这它的脖子,另一只手拼了命一般奋力下砸。

一轮又一轮,窒息与脑部重击的双重苦痛加身,不可一世自认聪明的魔犬狮慢慢失去了挣扎能力,它的四肢渐渐颓软下来,不再和最初那般富有强横韧性。

等到魔犬狮彻底断了气,连脖颈处的微弱呼吸也荡然无存时,满头大汗的塔拉才放下了满是鲜血的石块,思量了一会儿,双手在地上扒拉一阵,将带血石块丢了进去,埋出一个小小的土包。

塔拉记得,有些魔兽会根据血的味道来进行捕食,而她现在已经没多少力气了,无法再杀死下一个前来打扰她的魔兽。

长长地呼了口气,她稍作休息了一番,将魔犬狮那被砸开的头颅用树叶遮住,又掏出先前击杀猎刃豹的木刺,用力地划破魔犬狮的腰。

温热的血液从中漫出,本就饥渴难耐的塔拉俯下身,大口大口地吞咽着魔犬狮那可口美味的鲜血。

意料之中的,魔犬狮的血液果然无比炽热,但那是塔拉能够接受的范围,并且让塔拉未曾想到的是,这只魔犬狮的血居然还有几分可口却不腻的甜味,这简直是饭后最上乘的饮品。

她足足痛饮了五分钟才依依不舍地从魔犬狮身上坐起,擦了擦沾血的嘴角,捧起一抔土壤,浇在伤口上,又摘了几片宽大的叶子覆盖在上面。

这回她非常小心谨慎地等待了几分钟,为的就是确保自己不会因为在此食物中毒而死掉。

好在这只魔犬狮不像先前那只猎刃豹一样患有疾病,它健康得很,最多只是年迈体弱一些,喝下它滚烫血液的塔拉并没有多大异常。

等到一切完工,沉重的睡意席卷全身,塔拉累了,她想睡一觉。

轻轻吹几口气,再用沙土洒在木柴上,火焰这才慢慢熄灭,整片森林中最后的光亮也就此消失。

塔拉枕着削去枝头的粗壮树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翻过身,在身边用石头画出一条横线。

所代表的是——塔拉的第一天。

第一天。

火焰很危险(被烧死了),猎刃豹的肉很美味(记得要烤熟),魔犬狮很笨(很笨很笨),血很好喝(想再喝点)。

还有。

自由很好。

真的很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