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听说过军火库不?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7/12/18 15:47:32 字数:2871

转瞬之间,全场焦点都汇聚在云平的身上。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自从天北谷创立以来,公然猥亵女弟子的案例也就这么一起,而且不巧的是,岚玉帝国的王侯可还在远处看着。

这基本就相当于当着执法者的面犯罪了。

“……那个啥,其实这只是个意外,我对这位美女真没动手动脚啊。”

察觉到成百上千道锐利的视线朝自己袭来,云平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从梁诗身上爬了起来,试图解释道。

然而暴怒的老者却板着脸,冷冷地注视云平。

“你刚才可是还趴在我徒儿的身上,用你的脏手摸我家徒儿的身子!有没有猥亵,老夫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还是说,你想说那不是你的手?”

“……确实是我的手没错,但那是意外啊,大兄弟,啊不,老前辈,你应该知道意外是什么意思的吧,就是这样那样,一不小心就发生的偶然事件!”

云平尴尬地挠了挠头,随即看了一眼正从地上慢慢爬起来的梁诗,朝着妹子递了个眼色。

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他喵的快帮我辩护一下啊!

收到云平目光示意的梁诗先是一怔,随即从地上缓缓站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带着尚未消退的面部红潮走到那老者的身边。

大概只是转瞬即逝的——云平看到了梁诗微微翘起的嘴角。

emmmmmm……云平好像已经看到结局了。

只见梁诗突然露出羞愤的神色,一手死命地拽着老者的衣衫,一边还用相当响亮的声音大喊起来。

“师傅!你别听这个登徒浪子胡说,他……他就是故意非礼我!他的手,一直在诗儿身体上摸来摸去……我劝告他停止,他、他死活不听!”

哗!

这几句话说出口,台下直接就炸了。

几乎每一个天北谷的弟子都用一种无比仇恨的眼神盯着云平,好像要将他活活分尸一般,那恶毒的目光如简直是潮水般涌来。

就算不是天北谷的弟子,听到梁诗的证言,都对云平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什么人最应该被鄙视?当然是不要脸的小人!

而现在,云平同志扮演的就是小人。

——而且是个非礼人家妹子的小人。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老者一手挽着梁诗的肩膀,神色震怒。

云平没有回应,眯了眯眼,略有深意地瞟了一眼老者怀中一边哭诉一边克制笑意的梁诗。

这丫头的算盘打得还不错呀,以为搬出自家师傅来就相安无事了?

真是图样图森破。

面对老者的反问,云平只好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高高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

“好吧好吧,你们赢了,我确实猥亵了她,说吧,你想怎么办?”

“怎么办?”老者冷哼一声,“拉下去斩了。”

“哈?!”

云平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你没搞错吧老家伙,我只是稍微摸了摸你家弟子的大腿,蹭了蹭胸,又不是摸了你的大腿,蹭了你的胸,你这么狠干嘛?”

“你竟然还想对老夫……”这回轮到老者惊骇了,指着云平,一时间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你……莫非是有龙阳之好?!”

“我去你大爷的龙阳之好,咱好好说话不成吗?不就是摸了摸你家弟子,你把我带回你的洞府里惩戒惩戒不就完事了,有必要杀人么……”

“你……还要我带你回洞府?!”

台下又炸了。

这回台下的人看云平的眼神已经不是鄙夷了,而是恶心。

本以为是个贪图美色的荒淫之人,没想到居然连天北谷的长老都想伸手沾点……喜欢男的也就算了,竟然还对老人家有特殊爱好。

还在光天化日之下要求天北谷长老带他回洞府……是要在洞府里做一些……

“天一,你确定……这人就中神眼也看不透的,预言之人?”

“我本来也很确定的,现在不了。”

蓝天一冷漠地看着台上被视为变态的云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右眼。

“可能是我的中神眼最近出了什么毛病吧,改天挖掉算了。”

“不不不,挖掉什么的就太过分了吧……”

“那就送给别人,说实话,师叔,我现在好像已经失去了对中神眼的信任了,这种眼睛给谁都无所谓吧。”

“……才不是啊!所以说为什么中神眼也望不穿的家伙会是那种人啊!”

“都说了,肯定是中神眼坏掉了,天一这就挖出算了。”

“别真的挖啊!!”

……

好吧,暂且不去管下面那群智障是怎么看自己的,云平真的有些不耐烦了。

本来吧,大家和和气气地谈一谈,你要是不把灵根还给咱,咱就动手揍你,揍到你还为止。

撑死了也就是挨个揍,又不会死人,他下手很知轻重的。

现在呢?现在台底下那么多人都把自己看得和变态没多大区别,说真的,这么闹腾下去,云平也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他还等着回四合院听他家可爱的鸢儿给自己弹极乐净土呢。

对了,把灵根还给叶雨蝉后,干脆让她们俩出道吧?

感到事情愈加麻烦的云平挠了挠头,看了看老者那惊为天人的面孔。

看来解释自己性取向已经解释不清了,还是把话题转移到正常轨道上吧。

“罢了,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把你们从叶雨蝉体内挖出的玄阴灵根交出来。”

“玄阴灵根?!”

老者陡然一黑,看来他确实知道玄阴灵根这件事。

“你是如何知道的?!”

“很简单,我救了叶雨蝉,现在,为了让这丫头不那么生气,特地回来拿这玩意儿让她开心开心。”

“你救了她?”老者紧蹙双眉,“那她为何不回宗门?”

云平一听乐了,这老家伙怕不是个傻子吧。

“这种问题你都问得出来,换做是你,愿意回一个把自己命根子都挖走的宗门吗?”

“……”

老者虽然陷入沉默,可眼中的杀机却越发强盛。

在他看来,天北谷确实是对不起叶雨蝉,但叶雨蝉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一名外门弟子,死了也就死了,毕竟和天北谷的未来相比,别说一个叶雨蝉了,上百个叶雨蝉他都肯杀!

只是面前之人说他救了叶雨蝉,老者第一反应是不信的,被挖走了灵根还能活下来,那必定是动用了极为珍贵的天财地宝,他不相信看上去如此平凡的青年能有这等底蕴。

可他又为何声称要讨回玄阴灵根?这小子该不会自大到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吧?

老者眯了眯眼,负手而立。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这些谣言的,但老夫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门下弟子叶雨蝉确实遭人挖了灵根,但却不是我天北谷中人所为。”

说完还顺带着扫了一眼台下,宣告道。

“各位想必也听到了些许谗言,请务必不用理会,我天北谷弟子绝对不会做出谋害同门的事,至于那些散播谣言,说叶雨蝉是被同门所害的人,我天北谷定不饶恕!”

……

还有这种操作?

“能面不改色地撒谎,这位长老的确有几分本事呀。”

“无知小辈,老夫劝你不要再惹事生非,诬告我天北谷。”

“啧啧啧,继续,继续吹,继续吹,我就喜欢看你把牛吹到天上的样子。”

“小辈!我尚且未论你猥亵之罪,现如今又要执迷不悟,血口喷人,罪上加罪!莫要逼得我现在出手!”

老者周身骤然掀起一阵狂风,澎湃的灵元力如浩荡浪潮般汹涌。

“化峰期啊。”云平点了点下巴,轻笑起来,“有机会的话倒是想让你和我家小蒋打一场,可惜,这丫头……呸,这孩子出手太重,估计你在他手底下走不过五分钟。”

“不过你要对我出手嘛,也没关系,我这人特别和善,基本不欺负人,所以我不亲自跟你打。”

应该说,正好咱最近发明了一些东西出来,拿这老家伙试试水。

云平在半空打了个响指,下一瞬,他身后的空间便绽开上百道纯黑色的空间裂隙,微妙的灵元力波动之下,大量众人从未见过的金属制品从裂隙中浮出。

云平默默地抽出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把金属制品,满意地点了点头,指了指手里的玩意儿,对一脸懵逼的老者来了一句。

“哥们儿,知道这啥玩意儿不?”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云平身后那大量如龟裂痕迹一般的空间裂隙给吓到了,老者竟然真的顺着云平的话,摇了摇头。

云平惋惜地叹了口气,单膝跪地,将那硕大的金属制品抗在肩上。

不自觉地露出阴险的笑容。

“来,老东西,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热武器的厉害。”

下一秒,他扣动了推进器。

“食我RPG啦!(手持式反坦克榴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