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女装大佬为数不多的癖好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7/12/21 10:10:59 字数:2014

蒋月天的出现倒是让云平有些意外。

这丫头……咳,这孩子平时可谓是滴酒不沾,财欲穷尽,可以说对他有诱惑力的事物少得可怜,就算是放假期间,蒋月天一般也只会在景林城的老街古巷逛逛,喝喝茶看看天,过一过老年生活。

今天却一反常态地出现在酒楼,云平想不惊讶都不行。

而当云平和叶雨蝉注意到蒋月天的时候,蒋月天自然也注意到了二人。

“老师?六师妹?你们怎么在这……”

在这里这仨字还没冒出口呢,蒋月天便发现面前二人的姿势好像有点不太正常。

叶雨蝉俏脸羞红地倒在云平怀中,云平的右手正搂着少女那纤细的腰肢,两人的面部距离不超过三十厘米,恐怕呼个气都能用肌肤感受得清清楚楚。

嘶——师生恋!

老师下手真快啊……

而且自己是不是意外地掺和到什么麻烦事里了?

蒋月天眨眨眼,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啊老师,我就先走了哈,不打扰两位了。”

“打扰啥呀。”云平一伸手抓住蒋月天的后领,“话说清楚再走,什么叫不打扰我们,想哪儿去了你。”

“欸?老师你和六师妹……不是在约会么?”

“约你个头啊!”

“约你个头啊!”

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出了同样的台词。

与此同时叶雨蝉也从云平的怀中挣脱出来,娇躯相当不安分地扭动几下,恶狠狠地白了云平一眼。

“我才不可能和这个死变态约会呢!哼!”

“你看,人家大妹子都说了,不会和我约会的,想什么呢小蒋。”

“欸,是这样啊。”

蒋月天走上前去,望着叶雨蝉那红润未消的小脸蛋,一双淡紫色的奇异眼眸仿佛能够洞穿人心般,使叶雨蝉产生了被看透的慌张感。

“小师妹还真是有趣呢。”

“那、那是,我这人……可有意思……了!”被蒋月天盯着,叶雨蝉不知怎的变得无比慌张,吓得她连忙转移话题:“比、比起这个……师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云平摆正了脸色,“小蒋,你平常可是滴酒不沾,今天为何来了酒馆,还惹了点事出来?”

“还不是这群城主府的白痴!”

一提到这件事,蒋月天便恨得牙痒痒,当下又忍不住飞起一腿,踹在那城主府三人的屁股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三人踹飞出去数米,让云平联想到了以前踢球的日子。

对了,过段时间造个足球场出来,让徒弟们踢球应该也挺好玩的吧!

没能察觉到自家老师的思绪已然飘向远方,蒋月天接着说道。

“我本来只是在城中闲逛,结果遇上了这几人,他们问我有没有体面的工作,正好我最近缺钱,就答应了下来,结果没想到他们居然带我去酒馆,美其名曰地说要教我给客人吹笛挣钱,然后我就答应了。”

“本来嘛,吹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音韵旋律我虽然不是专精,但每天呆在林鸢师妹身边,多多少少也懂一些,但没想到,他们把我带到房间里之后,就开始脱裤子,说要我给他们吹笛……”

一念至此,蒋月天脸上顿时浮现出暴怒的神色,后面的剧情云平不用脑子想都能想得出来。

不过这群城主府的人也真是够可怜的,好死不死找上了蒋月天,这位女装大佬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化峰期,就算是放在天北谷,那也是长老级别的人物。

再加上他的一身功法和法器,估摸着整个景林城能伤到他的,不超过一只手。

“吹笛的问题暂且不论,小蒋,你最近很缺钱?”

“啊,确实有点缺……”蒋月天的手拂过鬓角的发丝,犹豫不决地开口:“老师你也知道的,我有个小……小毛病。”

“师兄你身体有问题?”叶雨蝉一惊,“要拿钱治病?”

“治个屁的病。”云平撇了撇嘴,无奈道:“要是赌瘾能治好的话,我早就给他治了,这小子别的不学,一天到晚就知道去赌场。”

“我只是想把输掉的钱赢回来而已!”

蒋月天的表情格外认真。

——然而你认真了有个屁用啊,每个赌徒的脑子里都想翻本的好吗!

云平也不知道该如何吐槽蒋月天了,这位女装大佬真的哪儿都好,就是喜欢赌,而且还赌得特别大,有事没事几千金币往外头扔,但每次都输得精光,被誉为赌场里的送财童子。

谁要是和他碰上一桌,那基本上那天就有大笔金币进账了。

逢赌必输——这便是蒋月天的特性。

“算了算了,今天为师心情好,就带你去把输的钱都赢回来,但是之后,你不准拿这些钱再去赌了啊,为师过阵子会给你弄个更有趣的玩意儿出来。”

“老师你也要去赌场?!”一双美眸惊讶地望着云平,蒋月天很是激动地凑了上来,一时之间,那独特的体香扑面而来,“真的吗,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云平满脸嫌弃地把他的脸推开,“为师说的话怎么可能有假,还有,你凑得太近了!”

“诶嘿,诶嘿嘿……”

在蒋月天讪笑着撤开一步之后,反倒是叶雨蝉凑到了云平的耳边。

当然,这一次云平并没有推开叶雨蝉的小脸,毕竟她可是真正的妹子,和**有大鸟的蒋月天根本不是同一类人。

他的取向还是挺正常的。

“喂,你真的要去赌场?”叶雨蝉用胳膊肘顶了顶云平的腰,“那东西……不太好吧?全凭运气的诶。”

“嘿,我跟你说,要说运气,我可是欧皇附体,和我一桌的人全都非酋上身,要啥来啥,逢赌必胜,随随便便就能赢个百八十万的。”

叶雨蝉表情一僵,“你能说得再夸张点不。”

“放心,只要是赌博,任何形式的赌博游戏,只要我输一把,我把头砍下来给你。”

“我要你的头做什么……”

“行啊,那我把我的人给你?”云平坏坏地笑了笑,充满调戏意味的眼睛盯着叶雨蝉,“晚上我给你侍寝呀~”

“滚滚滚!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