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关于最近的事,他们有话要说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7/12/22 17:46:23 字数:2278

“给爷说说吧,怎么回事?”

雷天赌场五楼。

青年轻启折扇,端坐在龙头大椅里,手腕上别着金丝白玉镯,狭长的双眼饶有趣味地在眼前遍体鳞伤的少女身上游走。

他若无其事地端起赤木桌上的茶水,微抿一口。

“钟……钟少爷,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您再怎么问我,我也只知道这些啊!”

“哦?”姓钟的青年瞄了一眼她那满是血痕的背部,已经可以算是重伤了,“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只能吐出这么点消息?”

“我真的只知道这么点,钟少爷,我再怎么有胆子,也不敢违抗您啊……”

面对少女带着哭腔的回应,青年微微蹙眉,眼下也是有了几分相信的神色。

只是他当时并不在场,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少女口中所叙述的事。

举世无双的剑缘0点——而且是在少女刻意动用本命法器的情况下达到的0点。

这无论用何等说法都无法使其令人信服的事实只能让他联想到串通二字。

也只有事先串通好了,才可能发生的本该不可能的现象。

所以他才刻意让人抓来了那庄家小妹,鞭打了她数十分钟,要求她说出那同伙的去向。

可直到此时此刻,她依然没有动摇——或者说,她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谎。

没有进行任何串通,那个人强制切断了自己与本命法器之间的链接,随后达成了几率无限接近于0的剑缘0点。

这可能吗?

钟天鹰不信。

他是个从来不相信运气能够逆转一切的人,一夜暴富在他看来纯粹是痴人说梦,也正因如此,他才刻意借用赌徒的这一心理开了这家赌场。

是的,雷天赌场的主人,就是眼前的这位风度翩翩的青年。

雷羽宗十席之二,钟天鹰。

“你说那人不是你的同伙,那你可知他叫什么名字,来自何方势力?”

“我……我不知,那人没有说。”庄家小妹抬起那被血痕毁了容颜的脸蛋,泪如雨花般下坠,声音嘶哑异常:“但那人穿着一袭白衣,身边还跟着两女,从对话来看……那人好像是她们的师傅……”

“两女?师傅?”

钟天鹰的眉头锁得更紧了,在他看来会来他们雷羽宗的赌场捣乱的只有那位老对手——天北谷了。

可最近天北谷不知为何突然发了疯似的锁谷了,不仅招收弟子的活动提前结束,还飞快地封闭了山门,他们雷羽宗也派遣了不少人试图进入其中一探究竟,却什么重要消息都没得到。

既然天北谷闭谷,那么应该也不是天北谷的长老出来才是。

而且,年纪轻轻,态度风流的长老,据他钟天鹰所知的几位天北谷长老中就没有一位符合这一形象的。

——难不成是别的小流小派的家伙来捣乱的??

可他们总不可能不知道这雷天赌场是他们雷羽宗开的吧!

越想思绪越混乱,钟天鹰拧起眉头,很是头疼地开始**起太阳穴来。

他是一位很擅长冷静思考并且做出判断的人才,正是那清晰的思路与超人的实力才让他一跃成为雷羽宗年轻弟子一代中最强的十人之一,并且名列第二。

他最为喜欢的就是洞察那些人简单到有些愚蠢的想法,然后用极具侮辱性的方式来嘲笑他们的无知。

这便是所谓的——智商上的优越感。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而他最为厌恶的,便是眼下这等情形。

没有任何线索,没有任何能够做出判断的依据,连推理都做不到的纯粹无知状态——钟天鹰很讨厌无知的人,因而他不想让自己变得无知,那看起来很蠢。

钟天鹰越是试着去思考这件事情的始末,越是感到麻烦头疼,尽管脑内蹦出了不少的可能性,却没有任何一种能够让他安下心。

于是,他开始变得有些狂躁,掌心捏着的茶杯开始微妙地颤抖起来,那本身就尤为吓人的眼神霎时间变得格外恐怖。

钟天鹰慢慢地将视线放在了赤身**,被鞭子鞭打得血痕遍体,此时此刻正卑微地弓起身子,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少女。

一股邪念带起了他心中躁动不安的火焰,令他缓缓起身。

然而,在他即将对那少女下手的前一秒,门外传来了格外响亮的叩门声。

咚咚咚!

“钟少爷,城主府的陈少爷来了。”

陈少爷?陈然那个胆小怕事的龟孙子?

来的真他娘的不是时候!

钟天鹰恶狠狠地在心中咒骂了一句,随即坐回到龙头大椅上,对着眼前的少女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现在小爷我要和陈少爷会面,没你的事了,滚吧。”

得到了赦免的少女哪敢再说半个字,连忙双膝跪地,朝着钟天鹰磕了三个响头,随即便捂着身子的关键部位,从后门处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直到那少女彻底消失在视线范围中后,钟天鹰才舒了口气,放缓了语气。

“让陈少爷进来吧。”

话音一落,古朴典雅的大门便被轻轻推开。

来人穿的是一身紫金大袍,银丝与金边缠绕在衣袖领口,脖子上挂着一条翡翠珍珠项链,淡红色的鞋底高高翘起,一进门便给人一种富贵的气息。

事实也的确如此,要说整个景林城中最富有的,也就当属城主府以及雷羽宗了。

“陈少爷,这边请。”

顺着雷天赌场下仆的手势,名为陈然的城主府少爷迈着正经的步伐踏入了房门,身后则是跟着两位带着法器,实力不俗的护卫。

见到陈然进门,钟天鹰也知礼节不可少,便从椅子上站起,双手划圆,并拳作揖。

“陈然少爷,别来无恙啊。”

“钟少啊,我要真是别来无恙,那就好了。”陈然一屁股坐在钟天鹰正对面的椅子上,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原地。

“哦?此话怎讲?”

“唉……”陈然叹了叹气,随即又摇晃起脑袋:“多说无益,还是钟少您自己看吧。”

说罢,他便掀起了遮盖住右眼的碎刘海,裸露出那发青发紫的眼眶。

钟天鹰定睛一看——陈然整个眼睛好似被打了重重的一拳似的,这一拳硬生生将他右眼周边的血脉经络给打折了!

要不是陈然是玄门期修为,有灵元力支撑着,这会儿右眼应该已经彻底瞎了!

而且让他吃惊的不仅如此,就连他身边那两位灵台期的护卫,竟然也受了不轻的伤,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有骨折甚至碎裂的现象。

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陈少,难不成有人对你们动手了?!”

“可不是嘛!”

陈然的语气格外地委屈,明明是个男人,却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咱被一个小娘皮给揍了,那小娘皮泼辣得很啊,要不是我死命地护着命根子,她那一脚就要让咱城主府断子绝孙了呀!”

——————

今天状态不好,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更新量会比较少。

(改日再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