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弹个曲子还能秀?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7/12/25 20:05:03 字数:2187

琴声悠扬,意境回荡。

一幅大荒边漠驰骋疆场的豪迈画面顿时浮现在叶雨蝉眼前。

对于此时正在运转《千仞》功法的她而言,外界的一切都应当被隔绝体外,无论是听觉还是触觉,都不应该受到任何外界的影响。

她也能感受得到,越是运转《千仞》,被扎进体内的九十九根银针便越是隐隐作痛,同时伴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灼热感烧热她的经脉。

当这股灼热感越发强烈,仿佛要将身体都给燃烧殆尽时,便是《千仞》功法第一重即将突破的预兆!

功法突破之际,是每位修仙者最为关键的时期,若是出了半点差错,轻则重伤不起,严重的随随便便就是走火入魔,心魔产生,抑郁而死,发疯发癫的例子可不在少数。

可云平这个老王八羔子竟然在她旁边弹琴?

Excuse me?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修仙者突破功法的过程中不能受到半点干扰,更何况云平此时此刻弹奏的乐曲是如此慷慨激昂,层层激荡的琴音如同火焰般点燃了叶雨蝉的心脏。

这已经不是影响的程度了,虽然叶雨蝉很是佩服云平能够将一首曲子弹奏出如此之高的境界,但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啊!

你是想让咱就这么走火入魔挂掉吗?!

叶雨蝉现在真想一棍子直接打爆云平的第三条腿,这个死混蛋简直是不把她的命放在眼里。

“喵了个咪的……这个老流氓……”

——心神微颤的叶雨蝉顿时屏息凝神,开始试图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运转《千仞》上。

然而——

那一副大荒边境两人与十万大军敌对的豪气冲天依然盘旋在心头挥散不去。

她仿佛置身于那般绝境中,望着两人伟岸的背影,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此刻的她似乎已经慢慢融入到那《北风萧》的意境之中,沉醉于那壮烈激昂的奏鸣,雷霆般炸响的琴音中。

只是她所没有注意到的是,体内原本应该停止运转的《千仞》,竟然自主地开始游走她全身上下所有的脉络,雄浑的灵元力以极为迅捷的速度近乎疯狂地燃烧着。

这速度,甚至比她自主控制的时候还要快!

云平微笑着望向叶雨蝉,他手上的动作仍然没有半点停歇的迹象,他之所以要弹这首《北风萧》,自然不是为了影响叶雨蝉。

——天底下可没有希望自己弟子死掉的老师。

——天北谷那群没良心的废物除外。

他弹《北风萧》,是为了更好地促进叶雨蝉运转和吸收突破《千仞》第一重功法,毕竟《千仞》是那位挚友留下的唯一财产,也是他与文帝共生过的唯一纪念。

那位挚友曾经说过,每当听到文帝的《北风萧》,他便会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将这股奇怪的感觉融入到了《千仞》之中,若非如此,《千仞》将只能是上品九阶,而不是天品三阶。

渐渐,乐曲缓缓平息,大荒边漠的沙地上已然血流成河,两位男子一人持剑,一人抚琴,依旧站在城墙上,俯瞰大地。

——曲终。

云平微笑着将双手按在琴弦上,望着从领悟状态下逐渐恢复的叶雨蝉,眼中闪过几丝惊喜。

他清楚地看到叶雨蝉体内的青玉灵根多了一抹璀璨的火红,这可是个好现象,说明青玉灵根有了些许异变的迹象,等到叶雨蝉凝灵台时,必定会有异变灵台显现。

而且此次功法突破,也助力叶雨蝉从废弃功法后的纳灵期晋升到了灵殿期,虽然距离原本的玄门期还有一个大境界的距离,但现在看来,似乎差距也并不是那么大。

毕竟天品三阶比上品六阶要强不知多少倍。

另外一边,听完云平弹完一曲的小林鸢也回过神来,星眸中顿时闪烁出了数不尽的光点。

“老师,老师!你好厉害啊!这首曲子,好像是文帝的《北风萧》吧!这首曲子鸢儿也弹过,里面的弦音和灵压实在是太难了……连弹都弹不完。”

“那是因为文帝的曲子都是有感而发,他自己有时候都他娘的不是知道自己弹的啥,就凭着感觉弹,所以很多时候弦音之间的搭配都挺乱七八糟的。”

“但是老师却弹得好呀,老师老师,你告诉鸢儿,你为什么能弹得这么好呀?”

……

面对满脸天真和期待的林鸢,云平笑了笑,指着自己。

“那是因为,老师以前是文帝的老师,他的音律才华都是我教的呢!”

“……可是老师才二十几岁,文帝是几百年前的人了诶。”

“老师只是看起来年轻,其实我早就几百万岁啦~”

“几百万年前,那是先古时代武皇那一代人了吧?老师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

“他这人就是这德行。”恢复过来的叶雨蝉板着张脸,气鼓鼓地走了过来,一把抓住林鸢的手,狠狠地瞪了云平一眼,“一点都不知道分寸。”

云平乐了,“我说小雨蝉,我怎么就不知道分寸了。”

“你刚才在我突破功法的时候弹曲子!”

“我那不是为了帮你突破呢~”云平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半眯着眼,嬉笑道:“怎么,难道你自己都没发现?”

叶雨蝉听完咬着牙,“发现是发现了,但你……你事先没和我说啊!我还以为你又要搞事,害得我差点神魂不稳……”

“我还搞事?我要是搞事,分分钟给你弹一曲《客官你好坏》再来一首《春娇享乐图》最后再补一手《青楼美事》,肯定让你瞬间心态爆炸,走火入魔,进坟下葬一气呵成。”

“雨蝉师妹,老师他在说什么呀?”年幼的林鸢并不能听懂云平的话。

叶雨蝉牵起林鸢的小手,拽着自家师姐就往院子里走,脸蛋不由得染上几分红润,“别……别理他,跟他这种人呆久了,脑子里全是脏东西。”

“欸欸欸,别走啊,咱还有事要做呢!”

云平连忙叫住叶雨蝉和林鸢。

从他那略显严肃的神色来看,似乎不像是想继续开黄腔的样子。

然而叶雨蝉仍然怀揣着警惕的目光上下扫视着云平,她现在已经有些拿不住眼前这位青年到底是真的有事还是又想拿她们开玩笑了。

“这么看着我干嘛,怎么着,怕我把你给卖了啊?”

“不,我只是想看看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放心啦,绝对是华佗在世,李时珍揭棺,扁鹊降临,医圣重生都比不上的良药。”

云平淡淡地望着天空,神色庄严。

好似他所说的话都是真的一样——虽然听起来简直是在扯淡。

他的视线掠过林鸢,停留在叶雨蝉身上。

转而问道。

“你……可曾听说过七梦树?”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