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价值观的根本差别(月票加更28)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8/1/30 18:36:14 字数:2494

只要是个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听得出来风唐问这句话里头蕴含的意思。

专属乐怜?无非就是找个合适的方式让风唐欢有更多的理由与玉百鸟亲近罢了。

说白了就是合法泡妞。

风唐欢哪儿能听不出他哥哥风唐问的意思,只不过他并不领情。

他小心地凑到高大男人身边,“哥,别这样,百鸟师妹我会自己追求的。”

风唐问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哦?你何时有这等能耐?”

这话要是换了别人说,风唐欢不他的脑门儿撬开才怪了,可这说话的人可是他哥。

整个风家最不能惹的人之一。

“哥……这事真不用你操心。”

“呵。”风唐问肃穆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戏谑之色,“百鸟乐怜是北冰宫内三宫看重的弟子,虽说现在还只是外三宫,但其天资出众不说,文艺更是精湛,有朝一日定能成为北冰宫的一号人物。”

意思很明确——

玉百鸟有前途,搞定她!

风唐欢哪儿能想得这么多啊,他只是很喜欢玉百鸟这妹子而已,撑死了也就是想一亲芳泽, 但一听风唐问这话……

这是要让他娶了玉百鸟啊!

不妙,非常不妙。

文斗比的是琴棋书画四绝,这四项里,琴艺风唐欢自认比不上玉百鸟,可另外三项……

他就算让玉百鸟俩手,用脚都能赢!

这可不是他自信过头,他风唐欢的文艺在整个北冰宫都算得上是金字塔的顶端,比他强的,整个北冰宫拉不出几个来。

要是真来一场文斗,毫无疑问——玉百鸟会输。

叶雨蝉望着表情僵直不动,面色犹如尸体般冰凉的玉百鸟,察觉到一丝不妙,顿时戳了戳她的后腰。

“能赢吗?”

面对叶雨蝉的疑问,玉百鸟不加掩饰自己的苦涩,“……如果是文艺的话,我只能赢琴艺,但其他三项就……”

“那就拒绝掉,让你去做什么专属乐怜,不就等于让你直接上去送吗?”

“拒绝……”玉百鸟面色一沉,“要是真能这么容易就好了,在外三宫工作是很难找的,而且我得挣钱照顾胡叔……”

“你不是那什么北冰宫的弟子嘛?应该挺有钱的啊。”

玉百鸟摇了摇头:“不是的,我现在只是外三宫的弟子,每个月用来修行的钱根本没有富余出来的,现在我身上的钱几乎全都是靠这份乐怜的工作……”

“若是没了这工作……”

接下来的话,玉百鸟没有说,但叶雨蝉却清楚得很。

她看了眼自己那快要被撑爆的纳戒,犹豫了片刻,紧接着便随手拿出一条大金链子。

深情脉脉地望着玉百鸟那张好似还未发育完全的稚嫩脸蛋。

“没事,不就一破工作嘛,我养你。”

玉百鸟:“……”

她脑子有些懵,望着叶雨蝉手里头那条粗得跟小臂似的大金链子,沉默了。

叶雨蝉错以为这条金链子不怎么值钱,只好从纳戒里又掏出了一个淡金色的金属盒子,打开一看……

好家伙,里面全都是名贵珠宝,随便拿出一颗都能卖出上万金币。

叶雨蝉笑嘻嘻地看着玉百鸟,那脸上的得意笑容都快飞到天上去了:“不就是几个臭钱嘛,咱叶雨蝉没别的本事,就是钱有点多。”

……

这回别说是玉百鸟了,风唐问脑子里也充满了疑问。

叶雨蝉他可是从未见过,北冰宫里头的富豪商人他见得多了,基本上都叫得出名字来,可也没见过有谁是做珠宝这行的啊。

难不成是新来的?

念及此,风唐问审视叶雨蝉的眼神变得更加锋利了。

“呃……”

另一边,玉百鸟也没想到叶雨蝉竟然能随心所欲地拿出这么些名贵的东西出来。

的确,如果拿了这些珠宝的话,她确实可以过上近乎奢靡的生活,甚至还能给胡啸林装修一下房子,搞一个二人的温馨小屋啥的。

甚至他们俩还能要个新的孩子,嗯,奶粉钱也够了……

——等等,她想到哪儿去了?!

脸蛋红扑扑的玉百鸟连忙把思绪拉回现实,苦笑了一声,将摆在面前的小箱子推了回去。

“不好意思,这……我还真不能要。”

“为什么?!”

“你们救了胡叔,就是胡叔的恩人,也是百鸟的恩人。”玉百鸟正色道:“我已经接受了你们一次莫大的恩情,若是再受……百鸟此生恐怕还不了恩。”

“我也没让你还啊!”

“但百鸟不得不还。”

叶雨蝉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今个儿这是怎么了,一个是自称风少爷的脑残上门推销自己,还有个明明自己都免费送她钱,却死命不要的笨蛋?

难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就不该出来?

还是说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咱的思想观念停留在上个时代?

这会儿叶雨蝉正寻思着咋回事呢,身边蓦然出现一道倩影。

穿着那个世界的学生制服,头顶猫耳的独臂少女一手持着酒,一屁股坐在叶雨蝉身边。

通天的酒气顺着她的话语冲向叶雨蝉的鼻尖。

“这你就不懂了,小雨蝉。”

张若雪看起来有些醉醺醺的,但神志却还算清醒。

叶雨蝉偷偷地瞥了一眼张若雪的桌子,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把自己给吓飞出去。

——整整三箱,二十一桶酒,全干了!

这是个什么概念,这么说,通过叶雨蝉的观察发现,这酒烈得很,寻常人一口下去就得醉三天,就算是会喝酒的人,喝一瓶那估计也断片儿了。

张若雪喝了这么多,还是跟个没事人一样,吐字清晰。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百鸟妹子恩怨分明,你硬塞给她,她倒是会心生愧疚,这样就不好了你说是吧。”

“像你。”张若雪捏了捏叶雨蝉的脸蛋,“你就是个小财迷,这也是一种活法,大家各不相同罢了,没必要把自个儿的价值观强加到别人身上。”

“你说是吧,这位风少爷。”

张若雪的目光,比极东雪原萧瑟的冷风还要凛冽。

刮过风唐问身边的那一刹那,哪怕是饱经风霜洗礼的他,都不由得神色一震。

张若雪那股油然而生的气势,说明了她绝非普通人。

但他风唐问也不是吃素的。

“说得挺好,不过,这只是一场娱乐戏,而且,是我醉芳雅雀的娱乐戏,两位小姐既然是客人,那便在座位上好好享受吧。”

他刻意加重了【客人】二字,点明了二人的身份。

她们只不过是客人而已——

既然这里是醉央楼,那么身为醉央楼的主人便有权力将她们二人请出去。

这句话,是个警告。

安安分分地呆在原地,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若雪不为所动地站起身,将手中的酒一口气全部喝了个干净,紧接着飞速低沉下头,侧到玉百鸟身边。

“不行就别勉强,大不了咱们一起走。”

玉百鸟眨着眼睛,望着张若雪那张凝重的脸,微微一笑:“多谢。”

“不用,你只要别勉强自己就好。”

说罢,她便回到了座位上,坐在叶雨蝉身边,埋头喝起了闷酒。

在醉央楼中,她能和风唐问正面掐起来嘛?

答案很显然,不能。

因为这里是醉央楼,而风唐问的所作所为虽然确实是在针对玉百鸟,可却做得相当隐晦。

至少表面功夫做得没什么大破绽。

更重要的是……张若雪没这个能力,叶雨蝉也没有。

而真正能怼翻风唐问的那个人——

“妹子,来来来,到哥怀里来,诶嘿嘿……”

——这会儿又重新叫了两位清纯系的女怜,扎进妹子堆里,享受着左拥右抱的**。

真是够了……这个白痴师傅…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