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女人的悲哀

作者:嫫女 更新时间:2018/9/17 22:16:17 字数:2096

(因为作者的失误,将牢骚发成了付费章节,为了补偿大家损失,这章免费。)

终日撩妹,却没想到被这只从小“玩”到大的金毛撩的七荤八素。

雅歌恍惚一瞬,表情有些不自然,望向贞德的眼神透着满满的古怪。

圣城冉冉升起的明星,英雄级的圣骑士,年纪轻轻的贞德小姐就像是盛开在黎明时分的碎色郁金香,清新脱俗又让人魂牵梦绕,一朝绽放,便如“永恒的皇帝”(Semper Augustus)般风靡一时,惊艳了整个圣骑士团。(注1)

她皮肤白皙,嘴唇鲜红,额头饱满,嗓音像是刚刚解冻的清澈小溪,清脆又凌然。奢华的金发温润如丝绸,平日会用绸布扎成利落的马尾辫。沉静的眸子和细细的眉毛让她看上去有些凌厉,湖水般的目光颇有几分清冷的骄傲气质。

她并不是浸泡在蜜罐,生长在砂糖,沉迷于五光十色却虚伪至极的社交场,因为男人献上的玫瑰与挑逗情话而沾沾自喜的贵族小姐,无论是强大浪漫的骑士团同僚,还是优雅英俊的贵族少爷,没有哪个幸运儿能赢得她的芳心。

天鹅般的脖子透出淡青色的血管,紧致的小腹没有半点赘肉,用手去摸时甚至可以摸到清晰腹肌。挺直且修长的双腿是特殊爱好者的宝物,可每当有男人恶劣的将其形容为绝佳炮架子的时候,那双踩着狰狞铁靴的玉足就会给**上脑的男人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您能满足我吗?”

黄昏的太阳逐渐黯淡,怡人的晚风带来了微咸的海浪味道,贞德额前的刘海被轻风拽起飘扬,迷了人眼,她只得半眯起了眼睛,眸子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这时候的她看上去竟然有些柔弱。

所以说,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啊......

雅歌内心五味陈杂,张了张嘴,却没有同往常一般,用在贵族圈子里熏陶出来的表演式腔调,以甜言蜜语来回应贞德这个极其简单的小要求。

带刺的不都是蔷薇,但蔷薇都是带刺的。

当张牙舞爪的猫咪愿意露出柔软的肚皮,任人抚摸之时,谁又忍心背叛那份依恋与信任?

眼见雅歌沉默,贞德在心中叹了口气,面色却没有任何变化。她眨巴眨巴眼睛,打算揭过这个尴尬的话题——她从没有让雅歌为难,之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在谈些什么?可以让我也加入吗?”

读懂空气是贵族的必备技能之一,在一旁等待许久的卡琳娜终于开口,这位身着猎装,踩着棕色马丁长靴的女海盗一经出场,轻快的步伐与上扬的自信语调便将两人之间的沉默扫的一干二净。

“当然可以,倒不如说求之不得。”

雅歌感激一笑,从善如流,转移了话题:“前面的关卡疏通好了?”

“当然,这可是麋鹿家族的地盘。”

卡琳娜一甩头发,微卷的波浪金发如夕阳下的海浪,如所有受到宠爱的贵族小姐般,骄傲地掂起了下巴。

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乡下贵族果然盛产肤浅的女人!

贞德暗自撇了撇嘴,她对雅歌鞠躬示意,回到了队伍中段的马车。

望着她的背影,雅歌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

卡琳娜当然看得出两人之间有些猫腻,可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当然不会点明。按照乌托邦的法律,无论职业高低贵贱,身份为平民还是贵族,都是实行一夫一妻制,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连编写这条律法的法官大人都私下养了三四个情妇,谁又能要求一个英俊且优雅的贵族青年没几个红颜知己呢?

要知道,卡琳娜政绩卓越的子爵老爹都养了七八只金丝雀。废柴弟弟终日流连于娼馆会所,与异国或者异种的娼妇玩一些成人游戏,毕竟兽人种和精灵种的雌性,那可是稀罕货色。而那个注定要继承麋鹿家族的荒唐哥哥,甚至在七岁的时候,就懂得爬上了贴身女仆的床!

因为世袭制度的存在,没有捞取功勋途径的沿海贵族的含金量要比内地贵族高的多,作为子爵的麋鹿家族的势力与财力甚至比内地的伯爵高上两个档次。

然而那又如何?

没有地位保护的财富只是他人眼里的一块肥肉。

卡琳娜甚至已经预见到,在能力远大于屁股下的位置的父亲死去后,那个不成器的荒唐哥哥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将麋鹿家族的百年基业败坏干净。

有实力的内陆贵族可以用最严苛的家族教育让继承人快速成长,次子三子等等顺位继承人虽然得不到家族产业,但是那显赫的姓氏对于大豪商来说就是最鲜美的奶酪——金灿灿中的新鲜肉体,躺在金波利铺就的大床中的美娇娘,这可比“不想再努力了,来个富婆包养我吧!”更加令人心潮澎湃。

这就是女人的悲哀吗!?

卡琳娜握紧了拳头,嚣张乖戾如海盗般的她在心中呐喊咆哮,胸膛中溢满了不甘,姣好的面容闪过一丝狰狞。

雅歌下意识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具忽然被掀开一角的卡琳娜,忽然感觉到这小妞有点意思。

可也就是“有意思”而已。

人活一世,无论长短,谁没有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小沧桑?

类似“我有故事,你有酒吗?”的毫无内涵的蠢话,也只能引发象牙塔中孩子共鸣,换来世人的一声嗤笑。

雅歌佯作关切的表情,用看似贴心实则没有任何感情的口气问道:“你的脸色不太好?身体不舒服吗?”

卡琳娜终于回神。

她望着雅歌,看到了领口金纽扣上复杂繁琐的雕纹,闻到了淡雅却价比黄金的檀香香味,想起了马车风灯上特意掩盖的徽章纹饰,无一不说明这个黑发的年轻男人是在锦衣夜行。

她深吸一口气,绽放出宛如海妖塞壬般的美好笑脸,风情摇曳绽放。

“我是在想,如何才能不失礼地将您邀请到家里做客。”

注1:永恒的皇帝,因郁金香碎色病毒而导致的病变郁金香,条纹为迷醉的紫白相间,纹路瑰丽如羽毛如火焰,无法遗传,极其珍惜。疯狂的富人甘愿用房产、农场、甚至女儿的婚事来交换,此举更加刺激了著名的“郁金香狂热”事件。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