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放学上学

作者:晚拾叶子 更新时间:2018/1/29 13:00:03 字数:2267

“走吧。”

学姐已经甩动长发,扭转小蛮腰,回身,顺着人流向校门口扬长而去。

到头来,我还是不知道学姐跟教导主任说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对于学姐的事,我还是一无所知。

神秘又特立独行的美人学姐。

正因为神秘,学姐的魅力才会像钕铁硼磁铁一样,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吧。(最强磁力的永久磁铁)

让我憧憬。

“不跟上来吗?叶子。”

学姐回过头来,棕红眼睛在斜阳下反射出璀璨光辉。

紫色长发扩散开来,发梢在背光下若隐若现、

真是美极了,这个画面。

我要截图!再换成桌面,天天看!

可惜这里不是游戏,是现实,没有这个操作。

话说,学姐的眼睛为什么是棕红色的,是不是戴了美瞳?

buzhidao。

我像忠犬一样,屁颠颠地跟上学姐。

学姐对我这么好,不会真的对我有意思吧?

——我再再次强行打断自己这种不知量力的妄想。

期待越大,失望越大,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在经历了初中懵懂羞耻,荷尔蒙爆发,整天沉迷于**妄想的日常后,我已经大彻大悟了。

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

还是不要自作多情比较好。

我忽然有点瞧不起自己,喜欢自作多情的死宅。

就像鲁迅先生说过的,国人的想象力非常丰富: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这话说得太对了。

对得…我有点想哭。

与学姐并肩行走在一起,我能清楚感受到周围的嫉妒恨目光,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

出了校门口后,我与学姐分开了。

我继续观望着学姐离开的背影,一副癞蛤蟆痴心妄想的表情。

其实我想偷偷尾随学姐,想知道学姐住在哪里,发掘更多关于学姐的事。

——凭着微弱的意志,我打断了这个犯罪想法。

真是危险。

一不注意就会踏上犯罪的道路。

我成功刹止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不过某些人却没有刹止住。

在我的视线范围,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辗转在道路两边的灯柱、电线杆下。

是太妹同学,她偷偷尾随在杨月豪身后。

杨月豪与平日一样,与几位同路的朋友一起回家,有说有笑,散发出现充气场。

浑然没有察觉到尾随在后面的太妹同学。

不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在关注着这个尾随犯。

她手上拿着一部照相机,准备充分,看来不是临时起意,是蓄谋已久。

“你是在尾随杨月豪吗。”

“你过来干吗,嘘嘘,一边去,别把你的死宅气息传染到我身上。还有,我才没有尾随,我是正好走在这条路上,这条路又不是私人的,谁都可以走,我走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因为我回家的路也是走这边,就主动去到她旁边,趁机讥讽她的尾随行为。

她开始时有点慌张,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向我瞪大了牛眸,恶狠狠的样子。

“那你为什么要鬼鬼祟祟,不能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中间吗,或者主动跟杨月豪他们走在一起。要不要我叫他们等一下你?”狡黠一笑。

“你很烦人知道吗,滚一边去——”

“痛——”

她直接一脚铲在我腰眼上,让我行跪拜大礼。

捂住疼痛的腰眼,我几乎哭出委屈的眼泪。

这个暴力花**!

一言不合就暴力,我要报警!

妖妖灵,这里有一头狒狒跑出动物园了,乱打人!快点抓它回笼,好好关着。

并没有。

我只是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理会这个暴力花**。

看着她左蹿右跳,跟在杨月豪他们身后,我露出很不屑的表情。

“这个女人不觉得自己很碍眼吗——”

我循声看向旁边,只见几名女同学,眼神冷漠的望着尾随在杨月豪他们身后的太妹同学。

第二天早上。

我和平日一样,在风和日丽下,以不疾不徐的步伐来到学校大门前。

作为勤工俭学的三好学生,我没有睡懒觉、赖在被窝不出这种事。(其实是被姐姐叫醒的)

也不会在上学途中遇到外星人,在转角位置与叼着面包、全力冲刺的女主角撞上,遇到与邪恶势力战斗的女主角,遇到秃头披风侠在执行正义。

这些背离现实的荒谬事,全都没有遇上。

所以我没有迟到,平平安安来到阳怡高中校门口前。

其实,在家里吃早餐的时候发生了不少事,害我差点就要迟到。

都是那个正处于叛逆期的贫胸妹妹害的。

“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从昨天开始就特别暴躁,不会是生理期到了吧。”

我抚摸着有点红肿的脸颊,还有鼓起一个小馒头的后脑勺,忿忿不平道。

不要误会,我知道SF有很多死妹控,德国骨科党,但我不是在晒妹,如果你们家的妹妹是一头小暴龙,整天对哥哥拳打脚踢,你还喜欢晒的话,那你的思想很危险!

明明我昨天挨了太妹同学打,受了伤,也不懂得体恤哥哥,反而比平日更加凶暴蛮横。(这可能与我昨晚想到学姐的事,太过亢奋,在床上抱住枕头打滚,吵到隔壁房间的小妹有关)

老爸老妈也不帮帮我,教育这个狂暴化的小妹,老是宠着她。

纵然小妹的成绩很好,体育也不错,在学校人气很高,算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也不能厚此薄彼呀。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老爸老妈当年充话费送的孩子,太不公平了。

还好有姐姐的关怀,不然我一定要离家出走,表明自己的政治态度。

算了,不再想家里那点屁事。

熙熙攘攘的学生们,像浑浊的河水,向着校门这个‘排水口’涌进去。

顺着学生大潮,我走进校门口,行走在主校道上。

当看到一些男女勾肩搭背,显得很亲热的样子时,我习惯性的露出鄙夷目光。

“荒淫度日的学生,你们能春风得意的时间也只有现在,在你们日渐一日的懈怠,成绩慢慢落下的时候,我们这些忍受着寂寞孤独、辛勤努力的学生会追上,超越你们。成绩差的你们考不上理想大学,又或者与喜欢的人考上不同大学,最终无法忍受异地恋的煎熬,而劳燕分飞的结局。”

“甚至会考不上大学,失去‘专心学业’这个可以向家长伸手要钱的理由,又或者收到很多野鸡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随便挑了一所看上高大上的大学,在全是学渣的大学里沉溺于性与糜烂的生活,耽误了大好青春,浪完了大学四年后,出到射惠,只能做最低等的工作,过着低人一等的生活,你们这些抵御不住世俗诱惑的可怜羔羊们哟。”

我露出看穿了一切的眼神,心理已经恢复平衡,表情沾沾自喜。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