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进位徒与变态(2)

作者:18921892 更新时间:2018/3/14 4:55:08 字数:4947

此时,学校的走廊已经是午餐时候的状态,学生们各自三五成群,都在欢声笑语中谈论着去哪里吃午餐比较好。

恩帝斯的仪式教室位于那间大楼的五楼,在以不撞到别人为前提的最快步伐走到一楼大厅,在他走出楼梯之后,就有一道兴奋的声音传过来。

「恩帝斯来了,恩帝斯!」

这声音的主人似乎不在乎音量会吸引整个大厅的目光,拚命嘶喊。

恩帝斯转过去一看,就看到自己在这学校的两个好友──维利伊珊和罗比德。

「好了啦,维利。」在恩帝斯走过去之后,罗比德说:「喊那么大声干嘛?」

「因为我已经站在这里等一个小时了!」维利伊珊情绪有些激动,跺脚道:「等那么久终于等到,我当然激动。」

「哇,妳前一个小时就到?妳怎么可以闲成这样。」罗比德听维利伊珊这么说,忍不住道:「我都觉得自己事情不多,十分钟前才到这里,你一个小时前就来这里蹲人?是有多急?」

「你管我!」维利伊珊顺着口向罗比德挥拳,但罗比德反应快速的闪过。没打中人的维利伊珊依然没有闭上嘴巴,继续说:「我看你是这不知礼节的人才十分钟前慢悠悠地走过来,你难道不知道?与人约定聚会,前一小时到达是一种礼貌吗?」

......我以为那是男生约会才要注意的事情。恩帝斯和罗比德想。

「真的很对不起,维利。让妳等累了」想起眼前这位女孩为了自己在这里站了一个小时,恩帝斯赶紧说:「我应该赶快下来才对。」

「啊......不,我不累。」维利伊珊听到恩帝斯对他如此的道歉,失去刚才回吼罗比德的气势,有如小女孩一般扭捏起来,说:「我只是......课上的比较早,比较没事情而已......」

「......刚才不知道是谁还在那边抱怨站一个多小时呜!」罗比德说到一半,脚被维利伊珊用穿高跟鞋的脚重踩一下,痛的他停止碎念。

「不要管我等多久的事情了!」维利伊珊红着脸,转移话题般像恩帝斯问:「妳想要去哪里吃饭?恩帝斯?」

「嗯......」不太会去思考这种问题的恩帝斯,摊手说:「我还没有决定。」

「那么......你等等。」维利伊珊说着说着,突然手伸到背后拉开自己的后背包,从里头拿出一个盒子,说:「这是我早上刚做好的三明治......不小心做得太多了,要不然一起来吃吧。」

「......这理由还真是俗套呜!」又开始低声碎念的罗比德又被维利伊珊重踩一下。

「可是......」恩帝斯有些迟疑。

「没关系啦,我平常做饭总是这样,不知不觉就做多数量......而且我最近要控制体重,不能吃太多,所以能不能帮我解决一下?」

「额......」恩帝斯想一下妥不妥当之后,才点头:「好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当然不介意!倒不如说帮了我大忙。」听到恩帝斯答应,维利伊珊激动地音高了好几度,随之转变态度,对被采两次脚,痛得在检查伤势的罗比德说:「你自己去买!休想吃我的三明治。」

「你求我我也不想勒!」罗比德道:「你那放草莓的甜三明治是给人吃的东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那么喜欢吃咸的你怎么不去舔盐巴!神经病!你干脆咸死算了!」

「你......」

「好了啦。」恩帝斯充当和事佬,阻止他们俩,说:「这事你们也能吵架,服了。」

「对嘛,这件事情妳也能生气,服了。」罗比德顺着恩帝斯的话,酸了维利伊珊一把。

「呜......」维利伊珊气的又剁几下脚,接着转头对恩帝斯抱怨:「恩帝斯都不帮我说话。」

......奇怪,我明明是打算站中立说话的说。恩帝斯无奈地想。

「吃甜吃咸的话题到此为止吧。」恩帝斯说:「我们要去哪里吃?」

在恩帝斯问这问题之时,原本还在不开心的维利伊珊突然转变情绪,说:「『四季园』怎么样?」

「可以啊。」恩帝斯点头,说:「那地方吃饭确实不错,不过就是怕没有好位置。」

「位置的话应该不是问题。」罗比德说:「因为大家都比较会去学餐那边吃。」

「真是不解风情的一群人。」维利伊珊说。

「妳这话可以不要在这边说吗?很多人在这里。」罗比德说完,转身准备离开,说:「你们先去吧,我去学餐买完吃的就过去那边找妳们。」

「好。」

说完,罗比德便转身快跑离开。

「走吧,恩帝斯。」维利伊珊看起来十分期待一般,拉着恩帝斯的手往外走。

「你看起来好像很高兴,维利。」恩帝斯看着维利伊珊脸上的笑脸,说。

「有吗?」维利伊珊应该是看不到她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才问。

恩帝斯没有在这上面又说些什么,就这样任由她拉着。

不过他们现在这个样子,一女拉着一男的手移动,似乎并不太像是一般朋友的互动,周围有不少目光往这里飘过来。

「那个......如果扫你的兴我跟你道歉。」恩帝斯说:「能够放开我的手吗?」

「额......」维利伊珊听了,停下脚步,脸上透露出一点失望,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这样。」

「没有啦,其实不讨厌......喔对了。」恩帝斯说着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刚才他用他发明的「缩小仪式」给变小的泰迪熊,递给他,说:「这是妳之前拜托我的。」

「诶!」维利伊珊看到那支手掌大的泰迪熊,原本慢慢失望的表情又拉了回来,透露出开心神情,道:「真的缩小了?怎么弄的?」

「刚才仪式课弄的。」恩帝斯笑着,抓抓头说:「把之前学的仪式改一改之后,多试几次,就成功了。」

「所以说......妳那是妳自创的仪式?」维利伊珊手捧着眼睛盯着泰迪熊,嘴里疯狂吹捧:「好厉害!竟然会自己创造新仪式!简直天才!万中选一!」

「这话说得有点过......」恩帝斯相对冷静一点,他说:「其实那只不过是把许多已经存在且效果有部分一样的仪式拿过来胡乱拼凑,胡乱改造的东西,那怎么能说是自创?」

「这样也是很厉害啊!毕竟没有人做过嘛。」维利伊珊满脸幸福盯着泰迪熊,甜甜地说:「好可爱~果然泰迪熊就是要这么小,我爹爹都不懂这个道理。」

恩帝斯依然如平常一样,平静的微笑,看着维利伊珊。而维利伊珊完全不在乎他现在身处在公共场合中,就开始跟泰迪熊对话起来。没有多久她想起了什么,才对恩帝斯说:「啊,谢谢你,明明这是很无理取闹的要求。」

「没有这回事,维利。」恩帝斯说:「之前因为这里的东西太贵,我给我做很多吃的喝的,这总要报答一下。」

「说到吃饭。」维利伊珊又想到什么,拍一下手,说:「今天要不要来我家吃晚饭?」

「诶?」恩帝斯被这突如其来的邀约,有些不知所措。他问:「恩......这么突然?不打扰?」

「我妹妹说,今天来了天京看我,要在我家住一晚,我想把你,介绍给她认识认识。」

「啊......蛤?」恩帝斯对着晚饭邀请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只能对着话回答:「我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干嘛介绍给你妹妹认识。你介绍罗比德认识不是比我更好,他是『朝东』大城城主杨铭煜城主的长子,拿去介绍比较有感觉,妳的身份介绍也很合适。」

帝都天京的两侧,有两大大城县:「朝东」与「夕西」。

要说现在所有省县都分个高低的话,朝东和夕西都是仅次于帝都天京的大城。这两座大城,能够作为管理者,也可以说是拥有大权。

而天京皇宫里的许多高官位置。都是由皇族「天燕一族」里的人或者关系人来做,唯有朝东夕西城主,是由选**的。

也因此,朝东城主杨铭煜,虽然是和「天燕一族」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野人,能够获得如此权力......虽然夕西城主──卡加洛特伊珊,是与「天燕一族」交流不少的贵族。

「不要!」维利伊珊气鼓鼓的说:「我才不要让那没品味而且一堆无聊兴趣的男人踏进我家,更不可能介绍给我妹妹。」

......这话说得有些过份。恩帝斯苦笑着想。

「好吧......晚饭的事情,我会考虑看看。」恩帝斯说。

「妳如果能够来,我会很高兴。」维利伊珊看到有机会,高兴直拍手,但想起之前邀请的例子,又说:「但如果你实在自己真的挪不出时间,可以不用在意我......」

「我刚才才被雷雷格教授念,不要整天把自己沉在实验室里呢......」恩帝斯说:「我会尽量缩短时间的。」

「你下午最后几堂课是专门教学那种吗?」

「恩,孟宁教授的武术。」恩帝斯回答。

「诶,那个魔鬼教授?」同样也选修武术,而且上过恩帝斯口中的教授的課,说:「这样你上完课可能很累吧?」

「没关系啦。」恩帝斯说:「难道说,去你家吃饭还需要消耗大量体力?有要做什么吗?」

「没有没有没有,只是吃个饭,只是吃个饭。」维利伊珊不知为何说到这儿,脸颊变得有点红,有些支支呜呜,说:「要是......」

「啊啊,这不是维利伊珊小姐吗?」

在维利伊珊好像要说些什么之时,有一道声音**来打断了她。维利伊珊听到当下的一瞬间露出了极其厌烦的表情,但她还是依了自己是某大城主千金的身份,迅速换上淑女微笑,转向声音方向。

而叫住维利伊珊的是一名打扮得十分贵气还带着一头金发的男子,他的身后也站着一群差不多打扮的男女。光看外表打扮,可以看出来他们应该是有些家庭背景的一群人,只不过恩帝斯一个都不认识......倒不如说这学校的学生,他只知道维利伊珊和罗比德。

「哎呀,您是......」维利伊珊看着那些人慢慢走过来,他礼貌回应。可能是她不晓得对方名字,就这样随便跳过报对方名字的阶段,直接问:「有什么事情吗?」

那金发男走过来之后,右手抚着自己心脏部位,左手摆到背后,很有礼数低头鞠躬的说:「维利伊珊小姐,我是伊格尔家的长子,寇尔伊格尔。」

「喔喔,您是那位伊格尔先生的长子......」维利伊珊用一种明显夸张化的声调,惊叹,伸出手说:「您好,寇尔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恩帝斯移开脚步,拉开与他们的谈话一点距离。他感觉这种事情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站太靠近太有违和感。

寇尔看到,握手上去之后,脸上堆满笑容的说:「维利伊珊小姐,今天我们伊格尔家的次子,也就是我弟弟亚兰的生日,晚上举办了宴会,我想邀请您前来我们家举办的生日宴。」

「喔......」维利伊珊一瞬间,瞄了恩帝斯一眼,又说:「可是我今晚有事情,可能不太有空。」

「请问是什么事情呢?我们可以帮助您解决。」

......这位仁兄难道看不出来,维利那口气摆明就是「不想去」。恩帝斯内心苦笑。

「今天我的妹妹难得来天京找我,我们姊妹俩好久不见,我想陪陪她。」维利伊珊懒得编造什么理由,直接说实话。

「那可以也请您的妹妹也来参加生日宴会。」寇尔听到这个似乎更加开心,说:「我们当天有请天京著名的管乐队来演奏,您和您妹妹一定很喜欢的。」

「但是......我妹妹她虽然从夕西那里过来天京,但坐马车到这里也是要有半天的时间,她其实身体颇为虚弱,不太适合参加什么宴会场合。」

「这点您大可不用担心,维利伊珊小姐,我们这次生日宴会并没有要做什么炒热气氛的事情......」

「寇尔伊格尔先生。」

站在一旁听的恩帝斯有些看不下去,直接上前说:「维利伊珊晚上确实不太方便出席任何场合,所以您还是放弃邀请维利伊珊,去找其它人吧。」

寇尔听了转过来看向恩帝斯。

他将脸转过来的角度并不大,但他的表情竟然能够在这短短的角度之间,产生如此大的变化,令恩帝斯佩服。

寇尔满脸不屑的说:「恩帝斯,我们贵族再谈事情,能不能请你这身份低等的平民不要插嘴?」

恩帝斯在这所学校里表现出众,还算是个名人,但这所学校就读的学生,有许多拥有一定的家族背景,像是这种出生于平凡家庭的恩帝斯,虽然有名,但对其好感的人并不多。

而恩帝斯对于这十分露骨的看不起,脸上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平淡无奇的微笑。然而维利伊珊却与其相反,她表情和寇尔刚才一样,表情开始大幅度的变化,甚至都要发起行动了。

恩帝斯与维利伊珊相处两年,十分了解她,他赶紧一把拉住维利伊珊的手,阻止她乱来。

「恩帝斯......」维利伊珊的脸略显狰狞,这表情恩帝斯反倒是看的较多。

恩帝斯没有说什么,表情依旧没有变化,只是微微摇头。

而寇尔和后面几位公子千金,看到恩帝斯与维利伊珊的互动,脸上都挂着「这家伙凭什么」的厌恶。

「寇尔先生。」恩帝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问题,每个人也都会不方便的时候,您如此强硬的邀请,不认为有些不妥吗?」

「我家办宴会,我提出邀请,怎么说强硬?」寇尔似乎经常狗眼看人低,很熟练地摆出看低等动物般的鄙视眼神,说:「而且这是我们贵族之间的事情,你这个卑贱的庶民哪能明白?」

「我确实是一名卑贱的庶民,不理解您们贵族交流中的奥妙。」恩帝斯笑得更开一些,说:「但是刚才,来自伊格尔家的您,不理会来自夕西大城城主的千金维利伊珊提出的任何婉拒理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要维利伊珊参加,在我这不值得存在的庶民之眼中看到的,就是只有『强硬』。」

「你......」寇尔指着恩帝斯,道:「强词夺理!」

「看看周围吧,寇尔伊格尔先生。」恩帝斯说:「刚才的状况大家都尽收眼底,我这对浊眼如果不可信,你可以看其它人的。」

寇尔看看周围,果真周围人都停下脚步,看着刚才的谈话,大家的表情透出来的细语,很明显是对寇尔刚才举动比较不满意。

「夕西城主──卡加洛特伊珊大人,据我所知,他对于维利伊珊小姐可说是极其溺爱。听说,贵家族很多生意,是需要伊珊家族的照料。」恩帝斯突然靠近寇尔的耳边,轻声说:「若是他大人知道这件事情,知道你这样对他最宠爱的女儿如此,不知做何感想?」

「你!」

寇尔本来想出手,但马上发觉现在大家都看着。现在动手是否妥当,他清楚明白。

「哼......好!好啊!」寇尔转回维利伊珊那边,脸上又堆起刚才那些礼仪笑容,鞠躬说:「既然维利伊珊小姐有不方便拒绝邀请,那我接受了,请保重身体,代我向您妹妹问好。」

维利伊珊可是对于眼前这名男人好感尽失,他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简单点头。

寇尔在转身离开,脸再经过恩帝斯这边时,又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最后转身,带着他后面一群人,离开这里。

维利伊珊本来想要对他们再做出什么不该是淑女会比的不雅手势时,又被恩帝斯及时阻止。

「我们走吧。」恩帝斯有如没事一般地说:「在这里耗了不少时间,可能罗比他都已经买完午餐到那边等我们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