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晚餐以及闯入者

作者:18921892 更新时间:2018/3/14 4:55:08 字数:11171

傍晚,恩帝斯和维利伊珊一起从武术大楼走出来。

这两人的但看起来,可说差异非常之大。先不说外观,先从他们的身份说起,之前介绍过,维利伊珊可是仅次于人类帝都天京两大城之一,夕西大城城主卡加洛特-加龙省伊珊的长女千金;然而恩帝斯,一个来自偏乡的无民小子,这种组合在一般人眼里,十之八九都觉得怪异。

再来是打扮问题,女方明显盛装打扮,她弄一个多小时的新发型以及翻找许久的新佯装让这女孩整个属于城主千金的气质都显现了出来,一开始她待在武术大楼的一楼大厅时,明显吸引住大家的目光,她这种装扮,要是她说「我现在只是出来散散心而已」,大家反而不会相信;而恩帝斯,顶多是刚上完体育课,冲洗下身体吹干,然后换上干净且简单,穿出来还算合适的袍衫。

这些,维利伊珊本人其实都不在乎。

她不太能接受的是,明明现在他们是一男一女待在一起,说他们在约会......虽然很多人会有意见,但是道里说得通。他们俩可以说如约会般待在一起,维利伊珊自己紧张的要命,但恩帝斯却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与平常在学校碰面一般闲聊。

......算了,这就是恩帝斯。维利伊珊苦笑地想。

而这时维利伊珊想起以前的事情。

她十六岁那年,离开家乡夕西,来到天京这里报考帝立进位徒学院,在顺利通过之后进来成为这里的学生。

以前的她自视甚高,他认为自己十分优秀,而在她遇见恩帝斯,知道到他完全没有任何了不起的家世背景,竟然能够依靠自己的才华及努力,争取到奖学金以及免学费,他跟维利伊珊同样时间入学,而且选修所有的技艺,竟然可以有办法也在同一时间与维利伊珊一起升上「次位」,这才让维利伊珊自己感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开始不刻意张扬自己默默努力,而也就是在认识恩帝斯不久,维利伊珊发现自己对恩帝斯那爱恋之情......

「维利?」恩帝斯见维利伊珊时不时傻笑,便问:「怎么了吗?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一直笑。」

「诶!」沉浸在回忆中的维利伊珊,被恩帝斯这么叫唤,整个人惊的抖了一下。她问:「我......我在笑?」

维利伊珊双手抚住脸颊,她感受到自己脸的温度不断上升。

「恩,我再跟你请教武术的事情时,你突然发呆起来,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一样傻笑......」

「什......!」

维利伊珊听到恩帝斯如此深洞描述她刚才的失态,羞的把抚住脸颊的双手罩住自己的脸,往恩帝斯的另一边摆过去。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我这傻子到底在干什么!

「没关系啦,维利。每个人都会这样的,你不用介意。」恩帝斯觉得自己不该说的那么直,赶紧安慰道:「而且,你笑起来也挺好看的。」

「!」恩帝斯那为了安慰的称赞,让维利伊珊的内心顿时掀起滔天巨浪......不过她这次忍住了,没有让自己喷涌而出的狂喜表现在脸上。她镇定的说:「是......是吗?」

「是喔。」恩帝斯继续说道:「你平常表情变化有点少,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恩帝斯这次说到一半,目不转睛盯着维利伊珊看。维利伊珊为了不让自己表现得很奇怪,在内心深悉好几口气之后,回视恩帝斯,问:「怎么了吗?」

「你......是不是不舒服?」

「恩?」维利伊珊不解她为什么会被问这种问题。

「你脸有点红......不,超级红。」恩帝斯观察一会儿后,说:「别动,让我看看。」

说完,恩帝斯突然一手扶着维利伊珊的后脑杓,然后用自己的额头,往维利伊珊的额头上一贴。

「呜!」

维利伊珊被恩帝斯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到,内心的滔天巨浪上又卷起术个水龙卷。

......他的脸!他的嘴唇!好近!好近!

......为什么?这不是一个老套到被人唾弃的操作吗?

......为什么他这么熟练!

「恩......确实很烫。」恩帝斯说:「你今天要不要先休息,或者去看个大夫啊?看你好像有点发烧......」

「笨......」

「恩?什么?」恩帝斯好像听到维利伊珊说话,因为听不清楚,问。

而此时维利伊珊自己的情绪已经相当不稳定......当然不是发怒那方面。她已经完全失去往常千金大小姐那样的沉着冷静,有些破音的喊道:「笨蛋!笨蛋笨蛋!」

「诶?干嘛突然骂我,我只是感觉你身体可能......」

「我没事!真是的!」维利伊珊突然抓起恩帝斯的衣袖,拉着她迈开脚步移动,说:「快走啦!」

恩帝斯因为她如此反应,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但现在维利伊珊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表情,因此他也不再去细想这个问题,任由维利伊珊拉着他移动。

***

两人在帝都街上转几个弯之后,他们的目的地终于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一路上,恩帝斯和维利伊珊两人,一直都是以女方拉着南方的状态,在天京的街上走着。

维利伊珊在这一路上,无论恩帝斯怎么搭话,她都一概不回应,恩帝斯想拉住她也不停下,想上去看她的脸她也会刻意将头别至另一旁。

恩帝斯不是连这都读出来是什么意思的智障,他知道维利伊珊之所以不搭理自己的理由,绝对不是刚才那样再发呆想事情。

而这是恩帝斯第一次看到他的住宿......倒不如直接干脆讲是一栋房子算了。一般的学院里的学生,都是住在由学院所盖的宿舍大楼里。然而维利伊珊......倒不如说这女孩的老爸实在是太宠他女儿了,女儿只是来读个书,就直接送一栋套房,虽然是一层楼而已,但从外面看这大小,应该够三四个人住。

「那个......」

恩帝斯原本想要再问些什么,不料他们到套房门前时,维利伊珊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去然后关门锁门这一套动作,有如流水一般流畅。让还本以为还要停顿下来的恩帝斯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气势是怎么回事?恩帝斯想。

恩帝斯被拉进去之后,被这里的主人维利伊珊下达「请拖鞋」的指示。恩帝斯照做了,而在他刚脱好鞋子,放置妥当之后,他又被维利伊珊拉起。

他们来到这栋套房的客厅,维利伊珊立刻将他押在沙发上。

「待在......这里。」维利伊珊细声说:「我得......准备准备。」

「那个......」正要转身离开的维利伊珊,被恩帝斯一把拉住,他问:「是不是......我帮你量体温时,让你不高兴了。」

「额......」维利伊珊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

「果然......」恩帝斯起身,鞠躬道歉说:「对不起。」

「诶诶?干嘛这样?」恩帝斯的举动,对于维利伊珊来说,感觉过于突然。

「我对你做的那些事......我不该那样没想那么多。」恩帝斯的语气透露出愧疚,他说:「让你不开心了,真的很抱歉。」

「没有啦,我其实......」维利伊珊似乎很想直接澄清误会,但她心里突然冒出她很想要知道的问题。她有些正经的问:「恩帝斯,我问你。那你再那时候对我做的那些,是把我当作什么?」

「诶?当作......当作......」恩帝斯看起来真的再认真思考,说:「当作我的挚友,我的朋友。」

「......」维利伊珊听了,一开始没有任何反应,到最后露出一抹微笑,当然这微笑再低头的恩帝斯没有看见:「......是吗?」

「真的很抱歉。」恩帝斯继续道歉,说:「没有想过你是城主千金,在外对你这样做确实有些失礼,我......」

「没关系啦,恩帝斯,我并没有生气,完全没有。」维利伊珊说。

「诶?」恩帝斯有些不明白,问:「那妳为什么......突然不理我?」

「额。」维利伊珊没有想过,她会问这种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开始有些支吾:「我其实......」

「其实姊姊并没有生气。」

在这时,有道声音从恩帝斯的对面沙发传来。

两人视线望过去,定眼一看。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孩。而这不是开玩笑,刚才这两位完全没有看见。

其原因,并不跟他们热衷于两人世界有关......好啦,其实有一点关联,不过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在那名娇小的女孩。维利伊珊家里的沙发,有着樱花色的特殊花边图案,而这位娇小女孩身上穿的蓬蓬裙洋装上的颜色花纹,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凑巧,正好跟沙发的颜色纹路一模一样,又加上她的身高不高,坐在沙发上头不会超过椅背,加上她头也为一圈花色跟沙发一样的头巾,使得她能够隐藏在沙发里。

「谁......?」

恩帝斯完全没见过这位女孩,然而维利伊珊在第一眼看清时,立刻做出反应。

「妳又来了!安利!」维利伊珊手摀额头,道:「距上一次妳来这里的半个月之后,我明明已经换了沙发皮,你又搞这招吓人!」

「哼哼哼......」那位维利伊珊称呼为「安利」的人,她摘掉头巾,任由一头金色长发洒落下来,并且站起来,摆出一副很了不起的表情,说:「半个月?哼!笑死人!就算你是当下更换,我也能够有办法搞出你更换后的花色洋装来吓你!所以别白费力气啦!我的姊姊哟~。」

「......」

可能是没有等到那位名叫安利的女孩之自我介绍,所以恩帝斯和维利伊珊都陷入沉默。

差不多十秒之后,恩帝斯才忍不住打破沉默,问:「这位是......」

「我的妹妹,安利伊珊。」维利伊珊叹口气,说:「很喜欢开玩笑......倒不如说是在发神经,所以别介意。」

「喂!哪有人这样介绍自己的妹妹啊?」安利伊珊抱怨。

「可是事实就呈现在恩帝斯的眼里,我只好如实介绍啦。」维利伊珊说。

「......算了!」安利伊珊明明刚才在意的事情,没过多久就接受了。她转换话题:「有一件事情,姊姊你一定要好好跟我这个妹妹解释解释。」

「......怎样?」维利伊珊问。

「咳咳。依以往的三次经历,我每次搞沙发隐身惊喜作战时,每次都是姊姊走进门,脱好鞋子放好,然后每次都是再走到我对面的沙发后面时发现我并且被我吓一跳,没错,每次都是约十秒钟。但是这次!姊姊进门速度和脱鞋速度比前三次快上三倍多,然后在我对面的沙发与这位先生你侬我侬,足足有一分钟!而且还是要我自己出声才发现我......但是这些,妹妹我其实都不吃惊,我吃惊的是──」安利伊珊用十分夸张的语调大叫:「姊姊带男人回家啦!」

「铺陈太长啦!」维利伊珊道:「还有不要用这种会引起误会的说法!恩帝斯才不是什么男人......不,他是男人没错,而且还很男人......但他只是我的朋友!」

「不用再说了,姊姊。」安利伊珊对着维利伊珊身手比出「布」的手势,说:「你现在一定很恨我,对吧?」

「蛤?」

「要是我今天没来......捣乱,十个月之后!爹爹是不是就变成了翁翁啦?」

「变你大头鬼!」

「我跟你说一件事情喔,姊姊。其实我之前有告诉爹爹,我在夕西的街上被男生当街告白,还送我花,平常慈祥的爹爹,竟然露出了十分僵硬且抽蓄的微笑......此时,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安利伊珊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微笑,说:「要是我把现在的事告诉爹爹,不知道他的反应如何?」

「拜托,不要。」维利伊珊说:「但我们真的没有什么。」

「对喔,我和维利真的只是朋友而已。」恩帝斯心想这时应该要插入话题收尾,说:「维利之所以邀请我来,是为了要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喔~。」安利伊珊一手插腰,一手抚住脸颊,说:「这就是你们想表达的借口吗?」

「恩帝斯说的是事实啦!他平常在学校时帮了我很多的忙,而且今天你刚好来这边,顺便介绍给你认识,顺便请他吃饭答谢。」维利伊珊有些激动的解释。

「所以这就是你想表达的......」

「妳,够,了。」维利伊珊咖咖的折起手指,威胁一般沉声道。

「求放过,姊。」安利伊珊简单打发自己的姊姊后,目光转向恩帝斯,问:「你叫......恩帝斯,对吧?」

「是的,没错。」恩帝斯说。

「你知道吗,恩帝斯哥哥。」安利伊珊似乎是位谁都来熟的女孩,她说:「我姊姊她是个孤傲的人,自视甚高,平常与人保持距离,更不会说什么带回来自己的家。」

「维利她确实有不输任何人的才华。」恩帝斯毫无保留的说出自己对她的赞许:「入学才两年修三技艺,就能升到开位。这已经胜过许多人了。」

「我的姊姊有多厉害,我很清楚。」安利伊珊一步一步朝恩帝斯靠近,说:「但你呢?恩帝斯哥哥?你既然能让姊姊带你回来,你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吗?」

「我吗......」

安利伊珊往恩帝斯的脸靠近,盯着她仔细瞧。一会儿,她露出一脸坏笑。

「看起来很普通,平凡,没有什么。长的也没有说多么帅气。」安利伊珊不客气地说:「你这家伙......凭什么?」

「哼,妳这么年轻,就在那边看人。妳了解恩帝斯什么?」维利伊珊的口气突然一个大改变,和刚才比起来,明显是有点不太开心。她说:「入学考考出十年以来最优秀的成绩,所有技艺通修却在入学一年之内升上次位,一次被学院五名教授收进自己实验室单独训练,做人有礼貌,温柔,体贴,不口出恶言,喜欢吃我做的甜三明治,少抱怨肯做事,为任何事情都可以全力付出。我的妹妹啊,妳怎么只是单单从外表和身家来判断一个人呢?那不是跟那些只会依靠自己身家来摆架子的人一样吗?太糟糕了!」

维利伊珊说了一连串之后,喘口气。

而接受自己姊姊一坨批评之后,并没有露出什么不高兴或者受挫的表情,而是摆着她评价恩帝斯时的坏笑。恩帝斯在维利伊珊说到一半的时候,就看了安利伊珊一眼,然后随即也明白了什么。

维利伊珊在气顺完之后,看向安利伊珊,本来再想说些什么,但她看到她妹妹脸上越来越浓的笑意,也想通了。

「安利......」维利伊珊问:「妳是故意的?」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安利伊珊这时候发出一种十分奇妙地笑深,走到脸上同时拥有疑惑和不安情绪的维利伊珊旁,因为身高差距,她只能拍拍她的腰,说:「加油。」

「加油什么?」维利伊珊问。

「我会跟爹爹仔细说明情况的。」

「说什么?别说!妳肯定会说些多余的!」

「刚才真是非常抱歉。」安利伊珊对恩帝斯鞠躬,说:「我姊姊就拜托妳了,恩帝斯哥哥。」

「这......」恩帝斯有些不知所措。

「拜托什么啦!妳再乱说什么啦!」维利伊珊急忙对恩帝斯解释:「刚才都是我妹妹在那边乱讲话,恩帝斯你可不要......你可不要......」

「喔......喔喔,我明白,维利。」恩帝斯再维利伊珊不知为何说不太下去时,说:「妳妹妹很喜欢开玩笑,对吧?」

「啊......是,是没错......」

虽然这是维利伊珊要听的答案,但绝对不是她想听到的。

「好了,姊姊。」安利伊珊似乎「玩够了」,她突然改变话题,说:「姊姊,妳邀请恩帝斯哥哥来,是要她跟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对吧?是否应该去准备了?」

「啊......对。」维利伊珊跟恩帝斯说:「在这边坐......不,这样妳会很无聊对吧,你可以四处看看。」

「有我在,恩帝斯哥哥哪会无聊?」安利伊珊随口说。

「是没错......等等。」维利伊珊一把抓住安利伊珊的脖颈,说:「你给我过来帮忙!」

「诶?为什么?我明明一大早坐着马车,现在才来到这里,为什么我还要下厨?」安利伊珊叫道:「我还想在跟恩帝斯哥......『姊夫』聊天。」

「姊......你看看你!就知道你会在那边乱讲话!给我过来!」

「呀~。」

就在这样的吵杂声中,维利伊珊拉走了自己的妹妹去厨房。

恩帝斯看着那对姊妹的声音依然从别处房间传来,忍不住笑了一下。

「兄弟姊妹......吗?」恩帝斯低喃。

看来他们准备晚餐还需要一点时间,恩帝斯打算照着维利伊珊给他的要求,在这客厅四处看看。

看来维利伊珊,在这间房子里头装潢摆设,下了不少工夫。整体干净整洁,没有什么过多无用的家具,住在这个环境,可以说非常的舒适。

「嗯?」

恩帝斯走到客厅窗台边,看到那里有一个相框。而那相框里的照片,看似有一点时间。

那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上面是一对看起来相当慈祥的夫妇以及一对姊妹。恩帝斯看一会儿之后,立刻认出来照片里头表情有些紧绷的女孩,可能就是年幼的维利伊珊,而另外那位笑开怀的女孩大概就是安利伊珊没跑了。

照片上的慈祥男子,虽然恩帝斯以前没有见过,但可以知道他就是如今的夕西大城城主,卡加洛特-加龙省伊珊。他脸上看起来真的就只是个温柔的父亲,完全没有属于一大城城主的威严,跟朝东城主杨铭煜简直完全相反。

而剩下的时间,恩帝斯几乎都是盯着这张照片,想着各种事情,直到晚餐坐好的呼唤声响起,恩帝斯才离开窗台边。

***

「恩帝斯,怎么样?」

晚饭时,在餐桌前。在主人宣布开动之后到现在,维利伊珊丝毫没有动过自己的刀叉,她一直盯着坐在他对面的恩帝斯,等待他吃下料理的第一句话。

「很美味,甚至比平常都还要美味。」恩帝斯说:「维利你非常擅长做甜食呢。」

「呵呵,还好啦......」维利伊珊受到夸奖之后,有点害羞的表示。

「姊姊啊,哥哥他这是暗示!」晚饭开始前,安利伊珊似乎就在忍耐着什么,在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之后,终于不忍了,说:「还好姊姊要我去帮忙,要不然这餐桌又要像前几次一样全都是甜食!」

说完,她她插起一块蜂蜜松饼,丢进嘴里。

「有意见就不要吃,吃你做的奶油炖菜去。」维利伊珊听了有些不开心,说。

「我就不信恩帝斯哥哥她的味觉跟姐姐你一样专一!」安利伊珊将那盘奶油炖菜推过去恩帝斯前,说:「恩帝斯哥哥,来食。」

「你在喂狗啊?」维利伊珊吐槽道。

「突然想到这句......」安利伊珊笑着改口,说:「请吃吧,恩帝斯哥哥,这是我做的。」

恩帝斯没有拒绝,他举起叉子,差一块花椰菜起来,送进嘴里咀嚼。

「恩......恩......」恩帝斯点头,说:「好吃。」

「你看。」

「恩帝斯啊。」维利伊珊说:「在这里不用那么客气没关系。」

「你可以吃看看。」今天在学校才被罗比德这样说的恩帝斯,把那奶油炖菜推向维利伊珊那边。

而维利伊珊在看见那盘炖菜靠近之时,维利伊珊却像是看到一盘蟑螂似的,露出十分惧怕的神情。

维利伊珊对于甜味以外的味道,都相当的排斥,这点恩帝斯是了解的,只是他对那「你太客气了」的理由说得有些受不了,于是起了想要恶作剧一下的心情,但在看到维利伊珊那么害怕的样子,瞬间有了罪恶感。

「抱歉。」恩帝斯拉回奶油炖菜,说:「开个玩笑。」

「姆姆姆姆......」维利伊珊有些不开心,鼓起脸颊瞪向恩帝斯。

「不过,听你们刚才说,恩帝斯哥哥在学校已经吃过不少姊姊做的料理对吧?」安利伊珊问:「那你整天吃那些甜食,不会觉得非常的腻吗?」

「嗯......其实,我对于食物要什么味道没有特别的要求。」恩帝斯说:「但是维利做的食物真的相当不错,我现在吃的十分满意。」

「......嘛,这话我其实我是信了。姊姊那些甜食周围人的评价确实不错,我自己吃也是觉得挺不错的。」安利伊珊说完,又插起一块蜂蜜松饼,丢进嘴里。

「在街上开一间甜品店,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恩帝斯喝一口红茶,随口提议。

「甜品店啊......」维利伊珊微微抬头,似乎在幻想着如果恩帝斯的话成真场景,笑了一下,说:「这想法很棒呢。」

「很棒就去做啊。」恩帝斯说:「现在在这里开一家店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维利伊珊和安利伊珊听了恩帝斯如此说,互相看一眼之后,露出苦笑。

「不行喔。」安利伊珊说:「我爹爹首先不同意。」

「为什么......?」恩帝斯不解地问。

卡加洛特-加龙省伊珊城主可是溺爱女儿闻名的一个人,他曾经为了让女儿们过上好日子,做出比开店还要夸张的事情,但他的女儿们却说他们父亲不允许他们做这种事?

「你知道我爹爹是做什么的,我们身为他的女儿,是应该要从事于爹爹的事业。」

「继承......?」恩帝斯听了更加不明白,他问:「我记得两大城的城主是经过选拔的。」

「没错。」维利伊珊顿了一下,说:「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伊珊家族掌管夕西。」

恩帝斯听了,明白了什么。

其实他在学校,与朝东夕西两大城的城主长子千金想处已久,难免可以得知他们城的种种事情。

具恩帝斯所知,卡加洛特-加龙省伊珊是一位相当杰出的政治家。他利用各种精妙的手法,获得许多大贵族的支持以及帮助,这样卡加洛特-加龙省城主不但可以管理好夕西,握有权力,那些贵族在跟随他之下,同时获得巨大利益。

而维利伊珊和安利伊珊她们是「伊珊家族」的人,她们无法拒绝她们爹爹的传统处事方式,因此贵族们为了让这互相帮助的关系变得长久,会在城主选拔时用尽手脚,保「伊珊家族」的人上位。而就算维利伊珊或安利伊珊只有其中一名当上城主,另外一名也要从事这份工作,使伊珊家族能更加牢固掌握这份权力。

「虽然我说这话,可能造成你对爹爹的误会。」维利伊珊笑说:「或许,我爹爹之所以会那么宠我和安利,就是因为要弥补这未来我们无法自己决定的悲剧吧?」

「......」

恩帝斯听了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内心自叹道,其实来自任何家庭、任何背景的人,都有不一样的辛苦在。

恩帝斯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比不自由还痛苦。他心中有一个想法,他想想办法让维利伊珊和安利伊珊摆脱那种不能自主的状态。

「喔对了,我在过来这边时,听说了一件这里发生的事情。」安利伊珊突然说。

「啥呀?」维利伊珊问。

「好像是最近的事情,而且是跟进位徒学院有关的事情,姊姊和哥哥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安利伊珊说:「你们学校好像出现了闯男宿的变态。」

「诶?」维利伊珊听了感到有些诧异,说:「我记得学校有要求我们不要把这件事情随意宣扬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姊姊,你真的遵守学校的要求啦?」安利伊珊说道:「该传出去的肯定会传出去的啦。」

「额......」

......这家伙说的没错。维利伊珊内心认同。

「不过,这件事情应该跟姊姊没有什么关系吧,反倒是恩帝斯哥哥......」安利伊珊看向恩帝斯,露出怪异的微笑。

「闯男宿事件我有感觉到宿舍周围的骚动。」恩帝斯不当一回事的说:「而且我是住在宿舍大楼的最高处,她爬不上来。」

「恩帝斯......你都不担心吗?」维利伊珊说:「要是她找上你......。」

「我没有招惹任何人过......所以没有理由是要来骚扰我的。」

......但我对于那闯入犯的犯案理由是有点好奇就是了。恩帝斯如此想道。

「哎呀哎呀,我说恩帝斯哥哥啊,姊姊可不只是担心你的生命安全。」安利伊珊笑说:「她担心你被那名变态就这么强硬的,夺走贞操......」

「安利!」维利伊珊早一步察觉到安利伊珊想要说些什么,赶紧道:「又自乱讲话。」

「我是不是乱讲话,姊姊心里最清楚。」安利说:「你在担心恩帝斯哥哥什么?」

「我......」维利伊珊又开始支呜,说:「......安全。」

「什么样的安全啊?」安利伊珊笑意更加浓厚,追问:「说清楚啊?姊姊,不说清楚妹妹我怎么知道?是什么安全啊。」

「就是......就是.......啊啊啊啊啊!你很烦欸!」维利伊珊受不了,大叫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回答你这问题!」

......他们的话题好像主要在我,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参与这话题进去。恩帝斯在一旁看着姊妹斗嘴,心里想道

......嗯,或许我该阻止一下他们了。

就在恩帝斯要开口之时,突然......

框!

一种玻璃被某物体撞碎的声音响起,维利伊珊家客厅的玻璃窗被打破了。

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都以为是外面谁扔东西打破玻璃,结果大家定眼一看......

「谁?」维利伊珊先开口问。

在洒进来的玻璃碎屑之中,有一名全身包着黑衣,头带着罩住整个头的黑色头盔,蹲在那里。接着抬头望恩帝斯他们一眼之后,很缓慢地站起来。

三人都面露呆若木鸡之貌,在那戴黑盔的黑衣人一步步走来之时,增大眼睛的恩帝斯先回过神来,并且赋予行动。

「退后!」

恩帝斯喊完,站起来,直接冲向那黑衣人。他挥起双臂,运起他所学过的技艺。

【武术˙虎爪式】

【气功˙指力强化】

这些皆是这两技艺的基本功。

一般修练「武术」的进位徒,都会连同「气功」一同修练,因为武术的各个技能,通常都是一种攻击套路或者特殊出拳方式,而气功则是能在一定时间强化自己身体机能。这两项技艺虽然道理和原理不同,但却能互相辅助,可以达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恩帝斯熟练运起这两项技能之后,毫无犹豫的直接一爪抓向黑衣人。黑衣人没想到恩帝斯一有动作就是发动攻击,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等到察觉情况,侧身闪开时,已经来不及了,恩帝斯手指划过黑衣人的黑衣袖子,手臂外侧的衣袖就这样被抓下一大块,露出里头的肌肤。

「呜呜?」

不知为何,那黑衣人对于恩帝斯如此攻击感到疑惑,而恩帝斯却没有因为这样停止攻击,他按着「虎爪式」的攻击套路规则,朝黑衣人挥抓过去。

黑衣人全程不反击,只是摆头回避攻击。

「恩帝斯!我来帮你!」维利伊珊说完,也准备向前帮忙。

「不用!」恩帝斯在虎爪式套路打到一半之时,突然一个急停,大吼一声「退!」之后,抬脚踢过去。

这脚很顺利地踢中,黑衣人就这么被这一脚一踹向后飞起,整个人就这样飞过被打碎的玻璃窗。而那黑衣人在飞过玻璃窗时,他手一抬,恩帝斯看到一点紫色的电波从他五只手指闪出,闪在还留窗框的玻璃锯齿上,在那一瞬间,窗框的玻璃锯齿开始有的变化,每个玻璃碎裂处上突然冒出透明液体,向中央靠拢。恩帝斯见状,急忙在那液体合上以前,跳出窗外。

「恩帝......」

在恩帝斯跳出窗外时,听到维利伊珊呼唤自己的声音,但是那呼唤的后半段声音突然变得较为模糊。恩帝斯觉得这现象有些怪异,转头看去,发现刚才粉粹的玻璃窗,现在已经完好无损。维利伊珊手抚着玻璃窗,一脸惊慌地看着恩帝斯。

「这是......」

恩帝斯察觉这是怎么一回事之后,看向黑衣人的逃跑方向。这里的街道只有一个直线,具恩帝斯了解,要找到这条街的第一个暗巷,需要跑上非常远的距离。然而就算是这样,那黑衣人已经跑了有一段距离,现在要追,不可能追得上。

「恩帝斯!没事吧?」维利伊珊打开窗户,对恩帝斯喊道。

恩帝斯瞄维利伊珊一眼,露出「我没事」的微笑,然后说:「不能就这样让他跑了。」

说完,恩帝斯看了地上已石砖铺成的地面,抬起右手,又开始施展技能......

【气功˙指力强化】

【气功˙指力再强化】

恩帝斯施展完毕后,把手势摆成「虎爪式」那样的手爪,然后往石地板砖抓去。恩帝斯的五只手指很顺利的扎进石块里,接着手一捏,捏起一小块石块,看向快要即将消失在眼前的黑衣人,继续施展......

【气功˙千里眼】

【气功˙壁力强化】

他对准眼睛直盯着黑衣人,举起石块,做出准备投出的姿势。接着,他双瞳泛起蓝色光芒。

【魔法˙加速阵轨】

恩帝斯的不远处,出现一个蓝白色的圆阵,那阵中央没有向仪式阵型那般复杂,只有两条线汇集中央一点,犹如准星一般。

恩帝斯看到之后,对其大力投出!

石块再撞碎阵型时,速度获得翻倍的提升,朝黑衣人的方向飞过去。而非常精准的,在黑衣人翻过街道尽头的房子时,石块也顺着拋物线轨道落入那房子后头......

碰!

恩帝斯只能从这里听到不怎么大声的撞击声还有泛起的烟雾,不能够确认那石块是否击中了黑衣人。

......算了,就这样交给其它人吧。

「恩帝斯!」

恩帝斯转头一看,发现维利伊珊已经走了出来。她连穿鞋子的时间都省了,直接脚穿室内拖就这样走出来。她往恩帝斯跑过去,向他递了一张手帕,问:「有受伤吗?」

「我没事。」

恩帝斯接过手帕,才发现自己身上满是汗液。

......刚才的打都应该没有多久才对。恩帝斯想。

现在因为刚才的骚动,周围有不少围观群众。他们看起来是想要上前关心,但看到维利伊珊非常有气势得出来,便打了退堂鼓。

而虽然他有维利伊珊递的手帕,但他并没有使用它。这手帕的花纹颜色相当干净漂亮,因为它自己的心理习惯,就算知道手帕是用来擦拭的,但也不忍让自己有些肮脏的汗液污染这手帕。

因此,恩帝斯只是把手帕拿在手上,说:「那人并没有做任何攻击,只是一味闪避逃跑。」

「说起来,我真的搞不懂。」维利伊珊见恩帝斯迟迟没有动作,从恩帝斯手上一把将手帕拿回来,亲自在恩帝斯脸上擦拭,然后说:「那人干嘛突然打破我家玻璃闯进来......虽然最后又把它修好了,但它无缘无故闯进来到底想干嘛?」

「他当然不是无缘无故。」这时候,安利伊珊也走出家门,来到我们旁边,说:「以我的聪明才智推测,刚才的事情,可能跟最近这地区发生的事,也就是我们刚才谈的事情有关。」

「你说......闯男宿的变态?」

不知为何,像是这种关于违法的事情,若是与「变态」这词相称,就感觉这件事情不太正经。

不过安利伊珊明明是刚到天京,刚知道这起事件,却能马上想到,实在不简单......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只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也只能联想到这件事也说不定。

「确实,刚才那人的特征......要不,我们先进去吧。」恩帝斯说到一半,发觉周围人群有越变越多的状况,于是提议。

维利伊珊和安利伊珊听了,立刻点头接受。安利伊珊这时主动接下驱散群众的工作,对周围道:「各位,已经没事了,我们已经通知渡理府。」

周围人群听了,在原地互相谈论起来,过不久,才慢慢开始有散去的人潮。见处理完毕,就跟在她所称为「哥哥」、「姊姊」的后脚跟,走回屋里。

「我重说一遍刚才的话......嗯,好了,不用再擦了,维利。」恩帝斯说:「刚才那人的特征,确实和我听到的、还有我在这事件持续发生的一个月时,在宿舍里偶然看见的十分相似。」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姊姊的担心可能会成真。」

安利伊珊说完,其它两人瞬间明白了什么,然后各有各的表情变化。

如果那是闯男宿的犯人,那刚才那和闯入宿舍差不多的过度举止,可能就是因为这屋子里头有和男宿里头一样她所想要的「东西」。而闯男宿基本上就是要找「男人」,现在这屋子里,符合「男性」这条件的,只有一个人......

「恩帝斯,你今天住下来。」察觉事情有点不妙的维利伊珊,立刻说。

「额?为什......」

「别问理由......不,你还不知道理由吗?」维利伊珊有些焦躁地说:「现在基本上大概率已经可以确认,那闯男宿的变态目标就是你!你还想要待在男宿那种危险的地方?」

......男生宿舍竟然有被说是危险地方的一天。恩帝斯有些无奈。

「不,我们男宿那边现在已经有非常多渡理师在那边看守,再加上我住在最高层楼。想从那里出去都有点麻烦了,待在那里应该是比较安全才对,而且,我在这地方已经被他知道了......」

「不不不不,恩帝斯哥哥,你呆在这里确实比较安全喔。」安利伊珊这时插嘴。

「......为何。」恩帝斯表示疑惑,皱着眉询问。

「因为那个变态,在同一个地方做案已经一个多月,但却依然没有办法捕获,可见那犯人身手相当不凡,刚才我们也都看到了,那犯人掌握着开洞又能立刻把洞补起来的方法,有这技能,要抓住他是一件难事。而且,防守方的渡理师叔叔们,因为地形关系,虽然男宿应该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但是变化不大,而那犯人已经试图闯入一个多月,他有这么多次的经验与时间想出更好的方略,总有一天,渡理师的天罗地网也会被他给突破。而那总有一天,或许也就是今日晚上也说不定。既然那里不管怎样都有可能被攻破,要不然就玩心理战。」安利伊珊喘口气后,继续说:「既然现在那家伙知道恩帝斯哥哥在这里,那他一定也会认为,哥哥会想要转移地点,也可能认为哥哥转移地点一定是大家认为最安全的男生宿舍,所以他今天一定会再往男生宿舍闯去,所以哥哥在此文风不动,是最安全之良策。」

恩帝斯听了惊的嘴巴微微张开。

虽然他能够说出好几项未解开疑点。其中一点就是,他认为他被他找到并没有什么危险,因为要是有危险,刚才他理所应当就被摁在地上揍了,还需要逃跑吗?

不过,他佩服安利伊珊那「明明只是鸟事一件,却能说得像是在打仗」一样的气魄,所以没有反驳。

而且恩帝斯看到安利伊珊长篇大论之后,用一种诡异的微笑看向维利伊珊,而维利伊珊发觉之后,红透了脸。恩帝斯明白了许多事情。

......看来要回去真的不容易啊。恩帝斯内心下了结论。

反正他也并非必须要回到宿舍,于是放弃了反驳。

「好啦,我知道了,我留宿。」恩帝斯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