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变态王子和不笑猫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外传 第零卷】变态王子和不笑猫0
作者:さがら総  上传:夏娜挚爱  更新时间:2011-2-14 0:08:58

变态王子和不笑猫第0话

这是王子未满,月子会笑的故事

穿过草丛的隧道,有一个鬼之子.

 

   头脑一片空白.   
我想用日式的传奇小说里或者昭和的文学那样浮夸的词语,但很不幸,我的世界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死掉的现代社会.

   这里没有异种族,也没有异世界空间,就连与可爱女孩子做心跳脸红的事情也没有.实在是太遗憾了.
   但是,那个时候遇到的---鬼之子,确实吃了一惊.
   啊,实话说,我大吃一惊爆出了丑态.


   那是今年3月的事.
   高一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我像一个怪人一样,用一点都不在开玩笑的脸来钻过隧道.
   因为需要从我们的田径队部长━━『钢铁之王』下逃跑。
   钢铁之王
   我们的部长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称号呢?虽然很想详细的说下在她田径队的恐怖和暴虐.不过啊,长话短说,否则我就会被抓住然后接受钢铁的制裁.

   所谓的在田径部偷懒不练习,意味着是希望被动地自杀.
   而不偷懒主动的去接受能让人去死的练习量的人也有.

   即使是这样我为了追求自由地生活着,总是在校外溜达的时候顺便寻找能够逃亡的场所.

   草丛的隧道那里是一个地方.
   原本所谓草丛的隧道,是指包围着我们的高中的附近,保育园的矮树篱笆。

   大街的对面的这个保育园,实在缺乏防犯意识。其实,背面胡同的矮树篱笆一部坏掉了,正好成为边境的隧道那样的秘密通道。
   但相比起潜入女子高中或者市民游泳池,潜入保育园的不可能很高兴.如果有「我是很高兴的哟,保育园超棒!」的人在,那么他就作为高贵的变态王子强制遣返回变态国家就好了.


   非常正常的我,勉强地,不情愿地,非本意地入侵保育园.不过,我仔细地把时间浪费在观察天真可爱的孩子们的一举一动上.因为保育园有那种力量,保育园特棒!!
 


   三月的傍晚的风挺强。  
   对被追到刚才为止的校舍周围的我来说,即使是这样的风也能让我感到愉快.流下的汗水,扩张的梦想,这个就是青春了.
   在地面上弯曲着身体,不介意田径队的针织衫附有泥地,在草丛下爬.   穿过隧道前头是园舍的后院.   在萧条的空间中伸出头去,年幼的失落花园的闪耀余晖(指loli吧)----没有!   不过却有一个影子在我的头上.
「哎……?」  
   眼前,是两只鞋子.   鞋子里面裹着纯白的高统袜,把头抬向圆圆的膝盖上方,伴随是整齐的百褶裙和灰色的西装,在极度奢华的身体的顶处----鬼的脸.   留着角,呲着眼睛的鬼,在俯视着我.  
「呜哇啊啊啊!?」  
「哎!?」   
   听到我的叫喊,那个鬼发出了比想象中高贵得多的声音.这是像铃铛那样漂亮的声音.不过从身体来看,这个真的可能是鬼得孩子.  
「最近的保育园会与地狱合作这件事我不知道的哟,不知道的!真的!」
「恩啊,那个,你」  
「我完全没有什么想法的!只是一不留神就以为这里是自己的家,对不起又搞错了,那么再见」  
「一直都是这样的方法回家!?"又"吗!等一下,我!」  
   如果对方是个孩子就没问题,很快就可以沿着来时的路迅速撤退就可.但是现在我被鬼之子抓住了头发.  
「啊啊,放开我啊!我什么坏事都没做,不能被没血没泪的鬼带去,然后用不能让孩子看到的手得姿势抽出尻子玉(肛门球?)啊」  
「我不会做,对不起!不过从始至终好像都有什么东西被误解了.」 
   突然间,鬼之子捂住了我的嘴巴.  
   にぎにぎ、にぎにぎ。 
   にぎにぎにぎ、にぎにぎにぎ。(好多拟声词,不会翻译,大概就是niginigi的感觉吧)  
「…………」
 

   我的脸疯了的被搅拌着...   
   总觉得这是像让妹妹用手揉饭团的感觉.不过现在这个孩子的手掌的体温中伴随着好闻的气味.虽然这个饭团的馅料是我.    
   然后,我的耳边传来了轻柔的声音.  
「请镇定。好好地看我的脸」 
   如果仔细的看,在鬼的脸上开着小孔,在小孔里面的,有两只栗子瞳在窥视着,是像洞窟中的湖那样碧绿清澈的颜色.    
   她是戴着一个鬼的面具的.     
   小小的头左右摇摆着,像尾巴一样的跳跃着的一串头发也随之摇曳.在面具塑料的表面与脸颊之间,渗透着微弱的汗.  
    就像无头的胜利女神像一样,脸正因为看不见,所以就觉得她有着特别可爱的脸.没有特别的依据,不过我确信.  
「……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不是一个可疑的人」
「唔……抱歉。我太过吃惊了」 
    误会总算解开了,是面具在对着我.    
   不知从哪一边开始,我们笑了,而周围人们在看着我们.  
    鬼之子蹲在地上,突然立起一根手指.  
「那么这次是我的问题了。你必须按顺序回答我的问题」   
「唔?」  
「首先,保育园到五岁左右的幼儿寄放的地方」   
「是那样,保育园是养育设施」   
「你怎样看也不是幼儿」  
「是那样,我十六岁」    
「也就是没有孩子吗」  
「是那样的,未婚」  
「据说最近,瞄住孩子的事件屡次发生」 
「是啊,你是萝莉控」  
「━━说的对!千万不要乱跑哦,我是变态哦」 
「诶诶诶诶诶!?」   
   鬼之子再次抓住我的头发,大声的喊叫,全部都明白了的样子.    
「Stop,不要拔头发!我要叫律师!律师来到时我一句话也不会说的哟!」  
「这里是非常习惯了的场所啊!所以你是保育园的变态惯犯」   
「等等等等,我不是变态!我对小孩子没兴趣!倒不如说我对早上和傍晚来接孩子的年轻妈妈更有兴趣!」    
「等了一周终于抓到了!我说,现在是清算的时刻了!」 
「为何?这是误解哟,我只是按照神的指引来到了这里,什么都还没做.....呃?」  
   鬼之子的手,突然停下来.
   看着被迫后仰的我的胸口.在那里印着高中学校的名字的,田径队的针织衫。
   糟糕,被鬼抓到了个人信息!会被阎王记在帐上的.     
   额,不过.  
「是━━那儿的田径队吗」
   鬼之子读着高中的名字,像身分查询一样地.同时在面具内侧叹了下气。 
   同时我的头被放开,
 


「要是田径队的话,跑这里附近也很正常啊」 
「是那样哟,路过而已」 
「因此不留神跌倒在草丛偶然深入了里面。根据神的指导」 
「……是啊,恩,是那样」   
   我们的高中是草草了事的升学率高的学校,又加上田径队是草草了事的硬手。练习热情被品行方正,部长的身姿无论什么时候被目击也不奇怪。是吧━━稍微的她成为我现在安心的理由. 
   .....嘿,我只是田径队通过卑怯的手段收入的结果,由于王的压力的原因不能辞去哟。啊,心好痛。
   顺便再注意到过一个。 这个孩子从根本上,是个不怀疑人作为的好孩子。 
「不可疑。你不可疑。恩」 
「唔,哼!」 当入侵犯被抓住,却说出哀求一样的话来,这个绝对不是男人.
「好。……被我的手抓着,不痛吗?这么粗暴对不起」 
   鬼之子低着头,看起来很不安地抚摸着我的头.我想那个动作连一点小算盘都没打,哎呀,真的是个好孩子啊.  
「哦正是这边之类,抱歉。其次到保育园侵……不留神进入时,见鬼,不过遇到恶魔,不过镇定说明情况的yo」   「我这里才有应该道歉的.抱歉啊,下次侵.....不留神神进入时,见到鬼或者恶魔一定会镇定的说明情况的.」 
「嘿嘿,这样做我会很高兴」  
   我的话什么都没有被怀疑,鬼之子真心地用快乐的声音咕噜咕噜地笑了.和可怕的恶魔完全不同,稍微奇怪的存在. 
「对了,你为什么戴着那个的面具?那个,不能取下?」 
「.......」
笑声突然停。小身体突然发硬,然后凝视着我. 
「……不,不行。因为总觉得,不这样做就镇定不下来」
   我怕羞.鬼的孩子摇了头说道。
   那里的地方的逻辑展开不太明白,不过,听着她小小声音的话语,总觉得不可思议。 
「妈妈快来迎接你,能回到家就好了」
「……哎?」
「对了,那个哥哥一起来玩吗」 
「那个……」鬼的孩子犹豫以后,迟疑地举起手. 
「这种感觉就像我被误解了,不过你是认为我是什么呢.」 
「哦啊……你也说过的,保育园到五岁左右为止的幼儿」 
「失礼!」
怒气冲冲地抖着肩膀,鬼之子跺脚起来。在我面前的西装和裙子夸张地随风飘舞。
「怎样?怎样?没看到这个制服吗?」 
「是可爱的cosplay啊。在哪里的店买的?」 
「……!失礼失礼太失礼实在失礼至极!」
「是,只是在开玩笑!别踩我,痛!」
   她穿的是,某附近的初中的指定制服。 
   当然刚才那个是玩笑,不过怎么样看起来身体都像个小学生.   我现在仍不相信她的年龄,不过嘿,一说出来的话,马上又会闹起来的吧.  
 
   不管怎样,这个是我和鬼之子的相遇。  
 


   然后有一段时间,逃跑到校外,穿过草丛的隧道去见鬼之子成为了家常便饭.  
   不是我想要偷懒社团的活动,也许她也不讨厌我。  
   于是我们每次都能见面. 
「诶,又来了么?每次都过分地休息不练习是不行的哦」 
她总是像在等我一样地适时地,在草丛附近出现. 
「……那个,我不采取足够的休息是会死人的.今天,被部长说了『你没跑到一百公里就别回来』之类的..」
「现在,我非常希望这样」 
「哇,这个一点都不是好事哦.」
钻出草丛的我的头,还有旁边依靠在草丛的鬼之子.   然后说着社团活动如何如何,这所学校啊怎么样,游戏
怎么玩.在乱说话的过程中,慢慢我们深入地了解对方。'
   譬如鬼之子,奇怪地没有防备.好象没有与同龄的男孩子关系好的经验.一定是这样,我的眼睛真厉害。 
「那么说来」 
「?」 
听到我的话,歪着头疑问者的鬼之子,看起来真是个可爱的动作. 
「你━━喜欢kitty猫吗?」 
「……哎?」 
「喏,这个世上有一个裙子的第二法则。用强劲的气势躺在地面,维持着这个状态就一定可以看到胖次哟。从一开始我就想这么说了.」 
「━━!?」
鬼之子突然飞起来了3米高(幻想),在空中大腿内侧的折叠的裙子的下摆造成了墨俣一夜城(幻想),着陆的同
时nice地啵啵打了我的头(事实). 
「为什么现在才说!变态先生!」 
「看得太清楚了,我还以为是故意放送杀必死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不忍心残酷地破坏好意啊痛痛,stop!
stop!」
「试下了解你,果然真的是一个变态么!」
一旦你遇到了鬼之子,如果没有献上一点贡品的话,是无法安全的. 
「恩,看看,今天我买来了セブンで(食物,不知是什么)了哟。很好吃的哟」 
「你当我是什么!以为用食物就能欺骗我么?」 
「……哦」 
「为什么你放回去了!我没说过我不要!」 
「噗!」 
「你笑什么?有什么想说的么?」 
「啊,不不!我只是觉得用一百一十日元就可以换来好心情实在太值得了!」 
「这根本就是收买了.完全....」
这是她最喜欢的,便利店的肉包(不明白啊..).加上一些道歉的话递出去,鬼之子叹了口气. 
   她坚持戴着面具,但是却把面具抬起一点,露出了小口.


   ....啊,在这个对裙子说三道四的玩笑中,真的,我们的关系也变好了. 
也有说到那些从没有和别人说过的事,即使是微薄的烦恼也毫不隐瞒的说出. 
「今天,我没能很好地和孩子们说话.」 
   黄昏深了,鬼之子的叹气的颜色也深了。 
   她介意的是,自己的沟通能力. 
「最近啊我做过预知梦,一百年过去了,一千年过去了,我都是这样不被接近.」 
「什么糟糕的幻想啊.在简简单单的嬉戏中能够一起笑,就一定可以抓住孩子们的心情的.」 
「没有那样的事。我实在太年幼了(承认自己是LOLI?)」 
听说鬼之子将来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幼儿园的老师。 
据说她的学校一放学就这样马上来保育园,依靠着相识人的关系做着保姆先生(小姐?)的助手.   但是对鬼之子来说,梦想那条路好像比登上阿尔卑斯山山顶还要难.  
「当我发生了一点事,马上就会哭起来或者感到很难为情,真心话全都表现在脸上.让我成为孩子们的朋友可
以,但是这样成为不了老师.朋友和老师是不同的.」  
「所以就要隐藏自己的表情?这个真的没错么?」  
「这个没有错.我只有这个选择.」  
「……真的是这样么」  
「正是这样」  
我没有见过鬼之子的真面目,恐怕她在保育园时,一直都戴着面具吧. 
但我们不能被手段和目的牵着鼻子走.   一旦她开始烦恼,思考就会被困在一个地方来回走着.  
不过,即使我也是人,但也不能说出来.(此句不明)  
「但是,为了喜欢事而努力也很令人羡慕的哟。我也是,为了深夜的电视节目即使熬夜被榨干精力也不后悔」   「深夜……?喜欢深夜的节目吗?虽然不太了解,不过你在田径队中也是努力着的哟!」  
「嗯。其实,我到那里不是因为喜欢社团活动哦。是因为很喜欢泳衣(←←偷窥狂)」  
「我不明白比较那二个的理由。额……你逃跑的事和部长说了吗?」 
「不能说!能说不了!我只是『要撑下去』罢了」   我是逃到校外去的,不可能回去送死.
  

   幻想着被抓回去的情景..


『我们田径队应该进行地狱式训练的是不是』  
「不愧是吾王,我也是这样想的.你做什么我都会跟着的.」 
   我只能这样奉承着我们的斯巴达部长.
「大家努力吧,我也是这样啊!啊,钢铁之王好像要说话了」 
看看部员们,每一个都有着一副美丽的叹气面孔. 
『因为昨天有部员倒下(生病?),今天的练习中止。可是你的话留下』  
「哎?」 
『我会直接锻炼你的?别回避哦。今后也一直这样』  
「啊……」 
我被个别对待了,一个人接受残酷的锻炼.
 

   别开玩笑了.我说鬼之子啊,我的梦,可是被泳衣短裤山包围着的生活. 
   对我来说陆地上的女孩子只是奠定基础罢了,我怎么老是被误解啊.
「我的外在和本音实在太不一样了.如果没想办法解决,以后一定会悲剧的.」 
「是不是应该向部长先生告密某人经常在保育园偷懒呢?」 
「恩,对对━━真的么!? 你不是会做这种可怕事情的孩子啊!?」 
「请别紧紧抱着我,不要变得奇怪起来! 这是玩笑! 是玩笑而已!」 
「……对不起。不知不觉弄得乱七八糟,.」 
「mo mo...如果不想办法解决那么你一定有麻烦的吧.」 
「虽然是那么说,不过对象是那个可怕的部长那样什么都坦白不了的.」
「额...我和孩子们关系变好,我们哪一会比较快呢....」 
两人同时叹气. 
在朦胧地注视黄昏的红色脱落给星空的苍色的时候,一天结束。这个是平常事。 
大概这是对别人来说非常无所谓的事,不过对我们来说这是个严重的烦恼,因为我没有更多宝贵的时间. 
   ……我和鬼之子的那样的邂逅,像一月之间每天一样地持续了。 
   然后突然地结束了。


   像平时一样地召开着少男少女的烦恼博览会.   面具戴着的时候掉在地上,一个角断了,鬼之子这样说.
「稍微有点不好看了的。不能想办法修理么?」
「……啊,修理也好.不过,不能带上别的面具吗?」
「别的面具...吗?」
鬼之子发出了诧异的声音,用手触摸着破裂的角感到疑问.
「恩,停止戴这个面具,带上那种像可爱的狐狸兔子那样的面具不好吗?为什么要选择鬼呢?」
「……这个面具是在立春前一天开始戴的.孩子们很容易记住这个突出的面具.」
「这是突出邪恶的东西哟.如果保育园还有其他的面具,向他们借来不就好了么.」
「是么……」
   鬼之子稍微说不出话来。 
   当天,鬼之子一直垂下头持续考虑着什么一,分别之际,终于张开了口。
「明天,我会展示出幼儿园老师的另一个面目.所以,这是件好事」
「恩」
「……」
「……你不能一起来选择面具吗?」 
鬼之子的耳朵,像酒吞童子一样地刷刷的染上绯红。   说出那句邀请的话,究竟要付出多大的勇气啊。   想起了她那『我是个很害羞的人』的声音。
如果从现在开始考虑,鬼之子戴上面具,不只是为了与孩子关系变得更好。说不定也表示着抵抗对我的恐惧━━年长高中生。
「当然!全身全力都交出去!」
当时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
也许能在选面具时看到鬼之子的素颜,我希望她跟我想象的一样可爱.那样的情形,即使悠闲的时候也在期待着。
 


   第二天放学后,钢铁之王一宣布校外跑,我就一溜烟向保育园跑去了.要说我这时的速度,可是完
全不输给全盛时期的莫里斯·格林(短跑运动员).
   但在校门口时,我不得不刹车了.
   一个穿着不知是哪个学校的制服的女子高中生蹲在那里.   只是看见背影,就知道这是个美人了(没见过背影杀手么).
   传说中有一种散发着光环气息那样的妖精存在着.不过这个孩子并不是那种类型的.松卷的栗色头发披在雪白的脖子上,像可怜的花卉装饰一样随风飘动.   在那里头,能看见浮出大粒的汗珠. 
「……你.不要紧吧?生病?」
   我以八成的热情与二成的别有用心摇了一下她的肩膀. 
「别碰我.会染上猪瘟的」 
「诶……」 
「猪是不会进入到人的领域的,只会在自己的世界嘟嘟囔囔的叫着.所以请别多管闲事.」 
「…………」
用非常痛苦的声音来非常痛快地骂人....
应该怪不得这个孩子,在人来人往多的校门,一个人在那里。谁被被她的外表吸引来打招呼,
结果肯定谁都一转眼地被击退了。是食虫花那样的东西。
真没办法啊,我拉起她的手臂。 
「啊!? 你做什么啊!?」 
「带你去里面的保健室哟。能走吗?」 
「呀..呀灭跌,放手,放手啊,别多管闲事!」 
「这个不是帮你,只是因为我是这里的学生----食虫花的牺牲者,我一个就足够了.」 
「不明意义啊!为什么这么冷静啊!?这个变态!」 
「过分啊...」
无论被怎样说我都不在乎.   最近玩的GALGAME,骂人的动作都是播放器的感觉...习惯了二次元生活啊.
即使是看着我这样心地善良,充满笑容的模样,女孩还是用手推开着我的脸.这么拒绝接受帮助么.
不过马上就抱着肚子安静了下来. 
「呜,好,痛……」 
「我太暴力了么...那个啊,我认识你要找的人么?要不叫人,还是去医院?」 
「没有人认识我.医院不去,药也不需要,谢谢也不说.」 
「……说的好像是正确呢.」
不接受同意,一直缠住她也不好吧.   况且肚子痛是常有的事.丢开不管的话有时就会没事了.不过,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回头了,多么善良的我啊.为什么我却不受欢迎啊. 
「等一下,嗯?你不找人你为什么在校门啊?」 
「我是来填转学的资料.」 
「....转学?你??在这里?哇.」 
「我没有什么可哇的.如果不是家在附近也用不着转学的」
 


「哦那个,抱歉……」 
「……反正哪里的学校,动物的猴子先生也那样,无聊愚蠢厌烦的人也通过。浪费时间……」
   女孩好像切断周围世界的嘟囔,那之后什么都没说.   对送到到保健室的我,谢谢的话也不说,结果到最后垂下头个没完。
   俗话说,美人并非一定有美丽的心(原文:美人は必ずしも美しい心にあらず).... 
   顺便说下这孩子,几天后转入了我的级.但却不意味着是「啊,那个时候的!」感觉的八十年代爱情喜剧的女主角.   风的流言一样的学年转校生来了,不过,那又怎样.不同班的转校生的价值几乎等于零啦。
   不久后忘记了她的脸。因为没有现实生活中的标记.
   如果说起标记,我现在这个损失时间相当是死亡标记了.现在我就是一秒钟也好,希望能快点去到保育园.可惜我撞上了部长.
   当天,我接受了一个人对一个人钢铁训练。在渐薄去的意识中,见到到了死去的爷爷三次左右。 
   到能离开学校时,已经是夜晚了.
   拖着极度疲乏的身体,尽管如此我还是以保育园作为目标。
   夹在稍微有点脏得围墙之间,矮树篱笆的颜色就像被吸入黑暗中一样.穿过隧道,在庭院中只能在安静的夜晚下躺着. 
「搞砸了……」
最糟糕地打破了约定.背叛女孩子的人,现在已经少得可怜了. 
垂头沿隧道想回去,留恋地到保育园门口转了下.不过,谁也不在. 
「……走了」 
「你是来找谁的?」 
「哇啊!?」
在叹气来到地面的瞬间,头上明亮的声音也掉了下来.   惊慌把视线转向上面,在水泥砖墙上坐着一个女孩子。
 

「哟,这这真的是鬼了!为什么要在那样的地方.」 
「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东西,然后就能找地上的东西」 
「可是我如果在看上上面,视野可能会进入某种东西哦.」 
「虽然是平时不过还是一样失礼!」
   女孩慎重地让小脚从围墙下来。那个咪咪的脸没有角,不过,有须。 
「━━啊啊、这是新面具、我做到了.」
   她戴上的是猫的面具。有着总觉得奇怪地有魅力的脸.
   捂住猫得脸,女孩让我看招财猫的面具.果然十分保守.不过..
   聚光灯一样的月光照着大气,商店橱窗装饰着飞舞的虫子。 
「……非常适合。比起以前的,相当好」
「太好了.因为某人没有来一直在烦恼选哪个呢.不过这值得一选.」
「对不起……」 
「玩笑。社团活动辛苦了。托你的福,孩子们很喜欢这个哟.」
猫之子想起什么似的窃窃笑了起来.是到现在为止从来没听过的,华丽透明的声音. 
「和大家一起拉着双手.玩着游戏.一起赛跑.最后的,美好的回忆.」 
「……最后?」 
「是的.我想之后我不会来这个保育园了.本来今天就是结束前的最后一天了」 
「啊,那样……」
很遗憾,但是,为什么,不过,我的回答,只能如此. 
总之,我感到很惊讶.
猫之子倾斜着面具,久久地等着回应.不过我默不作声,心中却焦急的像万岁那样挥舞双手. 
「哎呀!我是从下月开始就成为高中生。会成为一个很厉害的大人得。总算和你变得一样了!」 
「是嘛。因为那个,成为高中生不能来这边?」  
「不……只是」 
「只是什么?」 
「……也不特别是什么.因为生活的变化,将会变得很忙.」
她那时候,眼睛动了一下.也许只是期待着.   但是我们无法在一起了.我不顾一切的压低着头,我不知道我与猫之子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至今为止,那个保育园的邂逅不知什么时候,在我的心中占了一个比重. 
「对了,你经常来这个附近?」 
「秘密」 
「是哪里的初中呢?」 
「秘密」 
「……你的名字呢?」 
「不告诉」
   猫之子顽固地净是摇着头。想起万里长城的距离感,我很快地绝望了。
   这对我来说,慢慢来 
「其中,说不定会在走廊或者体育馆的交错哦」 
   猫之子手指向我的田径队针织衫,轻轻地描了被刻上去的高中名。 
「额?诶、那、那个━━」 
「是的,就是这样.前辈,新生欢迎时,请手下留情哦.」 
抓住裙边,礼貌地鞠躬给我看,猫之子又窃窃地笑了。 
「但是,我想我能马上找出前辈,而前辈说不定没有面具就找不到我哦」 
「没有那样的事!我也马上找到的!」 
「怎么样?前辈有些奇怪的地方啊,ニブちん先生(无能,不知是什么)」
猫之子用指尖摆弄着面具的须,然后稍微考虑了一下,立起了一个手指. 
「是那样,我不会去找前辈的,前辈如果找到我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哦.」 
「诶,为什么做那样的麻烦事?」 
「是愿望.如果能再见,那个时候一定━━」 
「......一定,什么?」
 

「秘密!」 
   如果是她,一定能非常高兴和友好地与小孩相处.也许不会害羞不说话只是在笑.
   所以,呀类呀类,我也决定笑了.
   我喜欢她的笑声。
   对高中生来说学年的差异是国境的差异.我相信我很快会发现━━有一天,旁边的笑声是我熟悉的笑声
   人生中没有一个标记,但也能是幸福的结局吧.
   我是这样的吗? 

 

   ......但是   那个想法是绝对的错误. 
   真的,请在这个夜晚的这个场境取下面具。   即使被讨厌,有多强行也好,我必须预先看下她的笑容。
   如果我那样做,就不会那么迷惑而变成这样。 
   我没有办法不忘记.那么喜欢她的笑声的事也说了,但在每天的风而忙得不可交加的过程中,不知不觉沉入海里的记忆.

   想起,很多很多后面的事    
    


   (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型小说排行 最新轻小说排行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菠萝包轻小说

iphone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