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改变一切的成人礼(1)

作者:脸懵子 更新时间:2018/4/17 0:20:30 字数:2051

“就是你吗?跟我来吧。”

隔壁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个看上去刚睡醒的巫女,不同于其他人辣眼睛的样子,这巫女,我单用眼睛真的分辨不出来他的性别。不过按之前那人的说法,这身高一米六,长相无比可爱的小巫女,应该是个男孩子吧。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不在你的理解范围内,相信科学么,小哥?相信的话,事情过去之后,请忘掉将要发生的一切吧。”

这孩子,突然把嘴伸到了我耳边,用充满魅惑力的声音轻声说道。

科学?我对科学的态度,比起父亲一类的老顽固还是比较中肯的。不视其为信仰,也不会当成眼中钉,过度相信科学本身就是一种迷信,不是么?

“好的,那么成人礼的举办地点是?我父亲和妹妹能一起来吗?”

我向小个子伪娘巫女问道,这样重要的事情,哪怕不为世人所知,最起码让我的亲人看到,没有什么问题吧?

“令尊可以全程站在塘外观望,但是令妹……很抱歉,神社禁止女性进入。”

“塘外是什么意思,成人礼举办的地点,难道不是这间神社吗?”

我注意到了巫女话中不对的地方,随即予以质问。

“呵呵,神社的范围,可不仅仅是这一间屋子哦?”

我静静听着,从刚刚开始,这伪娘巫女,就带着我一路向着走廊深处走去。这间神社,说实话一点也称不上华丽,甚至有些破旧,好处恐怕就只剩下地址偏僻,不会被人打扰了吧。

“好了,就是这里,脱下鞋子进去吧。”

少顷,走廊已经走到了尽头,巫女不动声色地推开了一扇纸门,神社后院的一片极浅的小池塘出现在我眼前。

“少年,为你自己感到荣幸吧,博丽神社后院的这片水潭,可不是普通的池塘哦?”

伪娘巫女随意地说道,转头一看,他居然也跟我一起脱起了鞋。隐隐约约可以猜到,这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肯定不简单。

“看起来,除了浅得可怕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说是这么说,但是总感觉有一股铁骨铮铮之气,从这……小水潭里散发出来,让人莫名产生了些敬畏之心。

“这水潭,名为王境泽,据传遇到真正有天赋的人,可以用神奇的方法将他自身隐藏着的潜力激发出来。几千年前,这片土地上的第一个王,就是在这里从无名小卒瞬间提升到王之境界的。”

看起来,父亲的眼光相当毒辣。跟我买点心的时候一样,抛弃了那些外表光鲜亮丽,实则毫无卵用的东西,选择了这种其貌不扬却富有内涵的有趣地点。

正想着,父亲也被几个……姑且称作巫男的人带到了一旁,脸上,竟莫名带着些焦虑与忧愁,紧张我可以理解,毕竟是决定一生的事情。但是这样一个平时山崩而不动色的人,竟因为这种事露出这般神情,未免不让人有些奇怪。

至于那些个巫男,不是我看不起他们,而是那惊为天人的长相与相扑力士一样的身材,实在让我将其把巫女这种存在于我幻想中的人联系在一起,也就为我带路的伪娘巫女能配上这一称呼了吧。

“王境泽?有趣,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同样站在这王境泽中的你么?”

如我刚刚想的那样,有些可爱的伪娘巫女,手持一柄太刀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但是这分身对决,要太刀做什么?

“壮胆!”

对面的小伪娘巫女理不直气也壮的说道。

分身对决,是这世界作为广泛的战斗方式。因其对身体的巨大消耗,无论男女,只有在成年后才能去专门地点试图召唤分身。

分身,可以是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每人的分身,都是固定的。

意思就是说,假设织秀召唤出的分身,是一条纯白的,会咬人的胖次。那么恭喜织秀,这条胖次就要陪他一辈子了,逢人还可以拿出来炫耀一下,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

然而这世界的魔法与分身,并不存在什么冲突。会魔法的人,有不少一辈子也召唤不出分身,在分身对决中战无不胜的人,也不是没有一点魔法都不会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二者都站在最顶端的人,少之又少,如果再加上懂一些科学方面的知识这个条件,那就基本没有了。

若我成功召唤出了强力的分身,再加上从小学会的各种知识,岂不是?!

很遗憾,我学习的劲头跟红叶没什么区别,科学?能吃?那要它干嘛,魔法……我还是去学科学好了,如果连分身都召唤不出来,那我这私生子本就没多少的脸面,怕不是要丢得一干二净了。

“喝了它,然后想象,你的面前是一个壮汉,不反击,就会被杀死。”

伪娘巫女递给我一碗清酒,从未喝过酒的我,仅仅喝了半碗,就把酒递回了巫女手上,为什么?在喝几口,别搞什么成人礼里,一头淹死在王境泽都是轻的。

”呵,现在的贵族子弟,真是没用啊,半碗都不到就不行了。”

“酒只是个陪衬,真正重要的,可不是酒量哦?”

我轻轻一笑,对伪娘巫女报以不屑一顾的神情,之所以这样有把握,是因为,喝下清酒的一瞬间,我感觉灵魂里的某些东西,要窜出来了。

“你的眼神里?牙白,吨吨吨,好好过过招吧。”

伪娘巫女竟直接把我剩下的那半碗清酒喝了下去,随后把碗随意一扔,从身后召唤出了一个不明物体。被这么可爱的孩子间接接吻了,有点害羞也是正常的吧,糟糕糟糕,见过织秀以后,我好像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这种鬼畜的想法赶紧从我脑子里消失啊啊啊!

“嗡……”

我的脑子里,突然之间好像真的少了什么东西,召唤分身的感觉,就是这样带去?像是红叶拿着小钟在我耳旁猛然敲了一下,整个人都变得safufu的。还好变成这样的,不止我一个人,伪娘巫女,以及他那只帅气但老套的狼形分身也是如此。

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的分身,在哪里?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