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幕•「双生幻梦」#2

作者:奈特弥托黛拉 更新时间:2018/5/17 6:08:38 字数:3226

除了衣服被凌厉的刃气割裂,我和母女三人都无大碍。

随后,我便惊觉——

威廉和帝林的周遭,被无数纤细却有力的浅红丝线缠绕。

乍看之下,那些线体和钢丝很像,但太过细微,以至于肉眼很难察觉。

就是这些血线……

把身体千锤百炼,足以扛下刀剑的威廉给刃成了重伤?

「『血统深寒』,果然名不虚传。中了我的艾菲斯格尔流血斗术,竟然还留着一口气啊。」

双手在空中飘逸一摇。

如收回腾空的纸鸢一般,少女得意地控制着漫天丝线,好似把玩着紫金铃铛,凛然说道。

就好像。

四散的血线是点缀少女妩媚的霓裳。

这间厅堂,便是她趾高气扬的最佳舞台。

沐浴在腥风血雨,辗转于刀刃之尖。

「你是……『魔人』?!好你个混蛋!怪不得艾菲斯格尔会被灭国!由你这种怪物侍奉的国家,我看早点灭亡不是更好?你的国民?他们又可曾知道,自己的守护者是个魔鬼呢?」

被道道血丝禁锢身体,父亲不住颤抖地大喊道。

「呵呵?我是怪物?那么产下了魔神兵的你们一家子,又算是什么呢?不……话说回来,你们家族的守护者,还是一只食人鬼?我看我们的辈分彼此彼此吧,闲话也差不多说够了。」

少女随意地一挥左手,满不在乎地说道。

接着,半空中宛如乱麻的丝线,被她井然有序地收成渔网,作势就要将威廉整个覆盖。

「交出那个婴儿!我可以饶你们不死。但代价是,你们的余生要在无尽的劳作中度过了。上半生享受的福分,就用下半辈子的汗水还偿还吧。我会将你们的剩余价值,全都榨干的。」

语毕。

由她手背上的一道血口,所延伸出的丝线席卷八方。

这些丝线似乎能够无限分裂,遍布地板上如蛇肆虐。

它们缠上了场间众人的脚踝、手肘、腰身……

最后,再收紧拉伸,将捆缚之物尽数摧毁。

就像蟒蛇杀死猎物那样。

这一次。

任何人都不例外地身陷其中。

由血液构成的丝线好像具有生命,活像无数缕急速生长的藤蔓般拉扯住众人的所有关节。

「住手……住手啊!西亚她还只是个孩子……放过她吧……有什么责难,都冲我来啊啊啊!」

我和艾瑟雅的喉头,不知何时被勒住窒息。

若放纵线索继续紧缚。

只需借外力稍一收网,想必屋内……

定会血流成河。

然而——

「就,凭,你——?」

「嗯?」

「嗒嗒嗒嗒嗒!」

就在少女撒网控制住四者,即将夺走西亚之际。

大殿内久违的强者之声姗姗来迟。

倏地,一阵龙卷强袭而过。

倘若将建筑偏角与少女相对的方位定为南北,那么在既定的东西方向。

有一条线,延生了开来。

那是一条,分隔一切的直线。

位于线上的画作,被完美地切割了。

线上平躺的精钢铠甲,也出现了一条完美的切痕。

家族分成了两半,建筑的楼层也从上到下分成了两半。

甚至……

就连屋中的世界,也被平摊成了两半——

一方,是猫耳少女身处的黑暗。

一面,是因天花板裂开,而绽放于雨幕之下的血海。

「你还活着啊?能在不施展法术的情况下斩断『血线』,果然你才是这里最强的人啊。」

「……多谢你的夸奖……因为我还不想在自己的学生面前,铩羽而归啊……魔人小姐……」

面对少女的评价。

于空气中抽离无柄之刃的妮戈兰,用一击气势更甚的脉术轰炸做出答复。

快把威廉勒死的线条,也因此失去了动力。

父亲整个人也瘫倒在地,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者的对决,包括我也是。

老师她……

果然没事!

只见在垣屋一角。

妮戈兰被巨人锤击一掌后,屹立不倒,重新出现在战场之中。

虽然老师的下巴整个错位,各处的关节亦扭曲到如果是人类之身,绝对早就死绝的地步。

再配上如今肃穆的表情,活像个没完全腐烂的骷髅武士,以活死人之身,呵斥着少女。

可她依然挑起了所有人的希望,与帝林呈对峙的姿态。

「你们总是魔人来魔人去的?就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份其实又多么不堪吗?食人鬼呦!」

一时间。

激战爆发。

少女脚跟轻点,仅靠侧步欠身,便躲过一记掀开墙壁的斩击。

接着,帝林挥舞手中丝线,令多如牛毛的丝海向妮戈兰袭去。

「因为我身边的人就算知道我的真面目也会包容我!而你……神明的背影,魔人可不会!」

而被铺天盖地的银丝视作目标,妮戈兰也毫无惧色。

她指尖的气旋剑走偏锋。

竟然正面与血的丝线纠缠在一起,致使场间嗤响连连,冲突不断。

退即必输,前进则有一线生机。

秉持着这种信条,妮戈兰浑身的肌肉紧绷,眼眸甚至填充血色。

那并非是她身受重伤的征兆,而是瞳内血丝蔓延所致——

「执掌天穹,吾等仰望您。」

「俯瞰大地,吾等朝拜您。」

「您是白昼之王,吾为享影之孙。」



「栖于光之下的维达王哟,请以死之荆棘歌唱!」



——族耀术派·奥维尔赋予术式·蓝色,森林童话术发动。

顷刻间。

随着食人鬼的声声咒念。

房屋二楼的地板像是生物一样活动了起来。

由真菌菇类和木板组成的地板,竟然泛起了涟漪似的波澜。

并且最为奇异的。

是围绕在妮戈兰脚边,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而出的植物。

那是,只有自然生长了数十年的树木才能拥有的沧桑。

只见在房间的地板中。

有无数披着棕色外衣的树木枝干,扎穿了大红色的地毯扭曲着身子挡在了妮戈兰的身前。

而这些突然疯狂生长起来的树木,不光起到了保护妮戈兰的作用,甚至还将磅礴轰来的血线给吸收。

那一瞬。

幽灵般鬼魅的血色丝线,和魔鬼状张牙舞爪的枝干进行对撞。

灌木们没有选择和血丝玉石俱焚,而是敞开自己的身躯,任由丝线网状附着盘满周身。

而另一边。

利用脉术控住着无柄的剑雨。

妮戈兰破开红线聚集于一点的攻势,再一剑撕开供自己前进的岖途。

依靠不断重复着这种套路,食人鬼竟做到了不退反进——

「那可未必吧,食人鬼?」

见妮戈兰铁了心想要直面自己。

银发的少女仰天一笑,随后居然撤回树根般疯长的丝线,整个人腾空而起,向剑雨撞去。

「你……找死!」

而妮戈兰也不甘示弱,原本单手操纵的脉术此刻变成双手环伺,不动如山。

坐拥一个高阶法术和掩护,以及脉术的剑雨洗礼,妮戈兰的胜算……

「噗嗤——!」

「正因为你有身外之物的牵挂,所以才会有弱点啊,小淘气?试想一下,如果我不来找你,而是去拿他们几个做人质,然后要挟你呢?你真的能狠下心,对他们的死活坐视不管吗?」

「什么……」

可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少女采取的策略,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她在身体腾空之际,两手在胸如翻花绳一般,用丝线织出一个恰好能够装下灵剑的绳套。

接着。

于空中未落的少女,裙下忽得露出一条足有手臂长短的猫尾。

借助尾巴的平衡调整,她在空中完成了转体。

如此一来,少女坠落的地点便和妮戈兰预判的位置有了少许出入。

而这一出入。

则刚好被她用刚刚编织的绳套完美解决。

只见那一刹。

帝林微调身位。

在下落时极为精准地,将绳套圈进剑刃之上,整个人如滑索般完全地落在食人鬼肩膀。

因为双手控脉的缘故。

妮戈兰若是在剑雨攻势消减前松开一手,星陨之剑便会掷出,砸中一旁无法移动的威廉。

这是帝林早就计算好的.

如此。

猫耳少爷趁着妮戈兰产生犹豫的那一瞬间,解开血线构成的绳套。

在从妮戈兰的肩膀落下之前,将绳套捆至老师的脖颈,最后——

「砰——!」

妮戈兰不得不屈膝跪在帝林的身前,双手死死拉住不断收紧的线圈,成为了少女的人质。

那一声哄响,便是食人鬼膝盖着地之音。

「交出那个婴儿,不然我就杀了她,这是个很公平的交易吧?」

见我瞠目结舌地目睹了妮戈兰的惨败。

帝林颇为满意地扬起下巴,高傲地望向我,随后像遛狗似得,摆弄起链接妮戈兰的细绳。

我在她的注视下,也不由自主地从艾瑟雅的怀中抢过,还在发高烧的西亚。

父亲、母亲……

他们在血线的支配下愁肠百结,哀嚎着让我不要交出妹妹。

而妮戈兰老师。

亦被少女玩弄于鼓掌,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这才想起……

这个世界,同等级的战士,是要强过同样水平的法师的。

所以。

我步履蹒跚地走到了帝林面前,在她如酒般阴郁的猩红之眸凝视下,将妹妹拱手想让。

不过——

「银装女士,梦之领主。」

「尊贵的魔封王,请借我百口莫辩之托嘱。」

「伟大的先驱者,请赠我永世长存之甘露。」

「不朽的长生苑,请赐我阿鼻最深之笙鼓。」

「无敌的卡奥斯,请授我无往不胜之征途。」

「铸孤高权柄,无尽尘封。」

「卡奥斯·帝德!我需要你的帮助——!」

※※※※※※※※

我奈特老贼今天用自己的小〇〇做担保,明天结束之前必定完结第一卷!

是的,我不再熬夜,而是改成通宵了。

本想用晚上夜深人静的机会,自己好好梳理完毕这一段。

结果字数又超了。

orz深深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现在唯一能庆幸的,就是比较难写的部分都给我撸完了。

我保证,明天结束之前,主角没剁屌,我就去练葵花宝典。

orz,哎,总而言之。

这部分我写的是真的烂,也不好意思向各位求月票之类。

只有用不断的更新来缓解尴尬了。

然后这次是四更,所以欠的六更,变成欠五更。

以后会慢慢补完的,感谢各位的阅读。

by 奈特 2018-5-17 06:08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