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刀之殇

作者:刀剑斩绝百念 更新时间:2018/7/17 17:35:04 字数:2072

跑了近二十分钟的毒,白珏带着姬瑶,到了二人前天晚上分别的那座塔。

虽然警察叔叔用喇叭喊着要请姬瑶和白珏下来做个笔录再走,顺便谈一下那四千六百万的费用问题,白珏还是抱着怀中的温香软玉溜之大吉。

只留下一个孤独寂寞,遗世独立,羽化登仙,猥琐至极的背影,深藏功与名。

怀中姬瑶老老实实的,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由白珏抱着带到塔前。

彼时已经是六点半了,太阳缓缓收回炽热的光辉,原本的赤金色与温暖的橙红色相交融,天边几朵美丽的火烧云轻轻飘浮,构成一幅美丽的花卷。

和伊莎表白的那天,好像就是这样呢。

想起那天的幸福,白珏嘴角不自觉地挂起温暖的笑容。

怀中姬瑶动了动

“你还要抱我抱到什么时候?”

“哦哦哦!可没马赛!”

白珏想小萝莉想入神了,还真把怀里的大妹子给忘了。

姬瑶站在地上,仍然低着头。白珏觉得有些不对,按说姬瑶不应该是这样的性格啊?

怕不是姬瑶害羞了?

“白珏,我问你。你到底是谁?”

突然地,姬瑶问白珏。

“诶?问这个干嘛?”

感觉姬瑶语气有些变了啊,变得有些生硬了。。

“回答我。”

“好好好。我叫白珏,年龄十六,性别男,中国人。爱好是挂VPN翻外网看哔咔,特长是篮球打得贼溜。。。”

“没人问你这个!”姬瑶声音里透露出丝丝恼怒“我问的是你的身份!你刚才的表现,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普通人!”

恼怒的声音不断在只有两人的塔前扩散,最后消散在天边。

从没见过,姬瑶发这么大的火。

“你真的想知道?”

“真的。快说!”

“好。我就叫白珏。我是威尔斯学院,就是那个专门培养黑道人士的学院的学生。然后,我的父亲是白枭,母亲卡特•斯图亚特。”

顿了顿“知道我的父母,你就应该知道我是谁了。不需要我再说明了吧?”

总觉得,姬瑶从刚才开始就变得好奇怪。

莫不是我的能力把她吓傻了?

“按你说的,你是赏金九千亿的,干掉上一任暗杀联盟盟主罗伯特•李的[白色皇帝]?”

“嗯。。是。。。”

有些意外且落寞的点头。

白珏今生最不愿意的,就是别人说起他的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名字”,多少人想来杀掉自己,获得那九千亿,多少人不断给自己造成麻烦,有时甚至危害到自己周围的人,无故增加死亡。

也是这个“名字”,使得[弑神]这个组织成立,无时无刻不想杀掉自己,把[神]的力量取走。

自己也不能再平凡。

只可惜,听理说,那本来就是给他的,别人拿不走。

“没想到啊。。。白珏你居然就是[白色皇帝]啊。”

“嗯,对不起,向你隐瞒了这件事。。”

“没关系,我不也向你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吗?”

姬瑶轻笑着靠近白珏,但脑袋依然是低垂着的。

“嗯,谢谢你。”

“只是,下次不许再瞒着我了哦?”

姬瑶轻轻靠近白珏怀里,柔声细语。

“好,我下次绝对不会再。。。。。。!”

心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姬瑶你!

白珏说不出话,身体也开始不断抖动,视线中满是不可相信。

他突然觉得,自己面前的人,那个叫夜辉姬瑶的女生,竟然是非常地陌生。

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了解过她。

闪烁着金色辉煌的刀刃,带着一缕缕血水,从白珏的腹部冒出。

安静极了,只有血落在地上的声音,“嘀嗒嘀嗒”在回响。

“很奇怪是吗?说真的,我还以为什么[白色皇帝]是个神一般的人物呢,原来这么蠢的啊!”

哈哈笑着,少女将手中华贵的刀从白珏身体中抽出,轻轻一甩,刀刃上残留的血水画出一道完美的圆弧。

“你。。。姬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没有任何力气,白珏捂住腹部跪倒。

腹部撕裂的疼痛侵蚀着中枢神经,如果是外伤或是骨折什么的,白珏可以立即修复,但内脏如果受到损伤,白珏则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恢复。

而且他也没有料到,那个活泼可爱,热情大方的夜辉姬瑶,会突然给自己一刀子。

她竟然是这样的人。

姬瑶舔了舔刀刃,脸上挂起完全不是她应该有的阴森笑容

“呐,白珏,我的好白君,把你的头,送给我吧!”

“你。。。。”

白珏尝试着站起来,可是完全失败了。而且剧烈的运动,腹部流出了更多的血水。

“嘛~虽然不是在正面干掉[白色皇帝],但总的来说,结果不错。而且啊,原本我就是想把那个人抓起来好好关住而已,没想到还钓到了一条大鱼啊~哎呀,你说我这运气。。。。”

额头的汗水不断滑落,白珏的脸疼的完全扭曲了。

“好啦,闲话少说,来吧白珏,我送你走喽~”

举起刀,姬瑶笑**地,对准白珏脑袋快速砍去。

皇花裹着被子坐在床上,拿着白珏的手机搜索资料。

关于天照神社,好像最近几年来没有什么人去了,而且有关于它的资料不是隐藏就是被删除,皇花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不过自己居然在机场的时候把手机丢了,真是丢人。

而且白珏也是个变态啊,居然那一个小萝莉的生日作手机密码,真是够变态的了。

又找寻了一会儿依旧无果后,皇花索性关掉手机,仰面躺在床上。

话说,白珏怎么还不回来,他不回来自己就没有衣服穿啊,难道真的要自己把之前那件洗洗再穿?

苦恼着,皇花的脸上依然平静。

“嘎吱————”

门开了,皇花赶紧看去。但出现人的状况让她慌乱不已。

白珏摇摇晃晃地走着,右手扶着墙,左手捂着流血的腹部,脚步漂移不稳。

捂住嘴咳嗽,手拿开,上面满是鲜血。

“白珏,你,怎么,了?!”

少女不顾羞耻,穿着几块少的可怜的遮羞布跑向少年。

“没事。。。帮我。。帮我处理下伤口。。。。拜托了。。”

说完,白珏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

加群来玩啊!

PS 今日游戏 投票用情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