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城南冲突

作者:莎普爱思 更新时间:2019/7/21 12:22:55 字数:3403

1946年1946年,3月7日,晚上九点,第二次超级世界大战第十一年,华夏,NJ市城南方向。

“这位兄弟,来根烟么。”一位驻守城墙的士兵闲着没事向另一位士兵递上了一根用报纸卷着烟草而成的自制烟卷。{这里没用香烟是因为当时华夏的士兵除了上战场杀敌缴获外没办法得到香烟,华夏是个工业基础薄弱的农业国,就算是轻工业说不定还不如此时全面实行斯大林模式的苏维埃呢,所以虽然有香烟,但那也是一些团级以上军官才抽的起的。像这些普通士兵只能随地捡来一份报纸撕下其中的一片然后将其揉皱再用来将烟草卷起来,这就是一个自制的烟卷了,这种烟卷虽然制作方式简单,但常常因为普通士兵买到的都是品种不好的下等烟草和报纸点燃后会有浓浓的油墨味,导致这种自制烟卷的味道并不好,并且能买得起下等品种烟草的士兵还并不多,所以这种自制烟卷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已经是奢求了。

“谢谢。”那位士兵接住了烟卷,用它曾经在和苏军配合进行高句骊战役时学会制作的子弹壳打火机点燃了烟卷,但他并没有因为烟卷做出多大反应,因为这段时间蒋中正实行的政策也包括了NJ驻防军队,为了迷惑徐空蒋中正软硬兼施,使得这段时间基本没有贪官污吏贪污污兵饷,兵饷都顺利的到达了士兵们的手中,这也就让NJ驻防军队的士气大增且手中还有余钱在换防时偷偷溜出去买些烟草,尽管是下等品种的烟草,但也非常不错了。

“兄弟,俺叫李狗,叫什么名字咱们交个朋友。”李狗笑着对他说。

“我吗?我叫…我叫文轩。”

“文轩兄啊,听名字你爹年像是读书人啊。”

“嗯..是的,我父母是NJ市国立政治大学里的教授。”

“我去,兄弟你爹娘这么厉害怎么来当兵了,现在当兵的都是实在活不下去了跑来混口饭吃的,你这就有点让俺摸不着头脑了。”

“我父母因为宣传民党思想,和做地下工作被国党的特务发现了,然后我在十二岁的时候亲眼看着我的父母在NJ市广场被枪决…家产也被国党给没收了,国党为了减少政治舆论将我送进了军队。”

“对不住啊,兄弟。俺没想到你的经历这么惨。兄弟,你也别难过了,毕竟干这种事的本就是走在刀尖儿上,指不定哪天就被国党给发现了,你现在再恨国党也没用了。”李狗安慰道。

“不,我很的不只是国党,还有当年广场上那些民众;他们看着我父母被枪决,有的,视而不见,有的,骂我父母是叛贼,有的,嘲笑我父母的不明时事和不自量力,形形色色的人中却无一人为我父母的死发出一丝呐喊的声音…他们何曾知道我父母是为他们而死的!这种麻木的国民…这等愚昧的国民还需要什么拯救,尽管如此我的父母仍然知错而犯,为拯救他们于黑暗之中挺身到最后,他们何曾没有想过放弃这一切,但他们还是为了那群麻木不堪的国民死在了广场上,以前我并不懂为什么我父母如此的傻,要为这群麻木不堪的国民和日暮西山的国家赴汤蹈火,直到我父母被处死的那一刻,我不仅愤怒但也无比的清晰我父母的所作所为,正是因为这群国民麻木不堪,这个国家日暮西山,他们才要奋起反抗来为这个国家和国民争取活下来的希望…真是讽刺,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虽然痛恨他们的麻木不仁,却又可怜他们的麻木不仁,情不自禁得又想去拯救这些个可悲又可爱的国民…”文轩说着说着,留下了泪不知道他是因为自己这种矛盾的想法流泪,还是为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可悲而流泪,文轩大口大口的吸食着烟卷,似乎这样会让他好受点这让他是自己进入了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甚至连周围激烈的枪声都没有任何反应,直到烟卷烫到了自己的手才回过神来扔掉烟卷,但当他在转身寻找李狗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死在了不远处的阵地上,他突然发现周围的战友都已经死光了;他拿起武器快速的站起来,警惕的望着四周。这时,一道少年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你叫文轩对吧,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如果给你一次完成你父母的意愿,拯救这些麻木不堪但又可爱的国民和日暮西山的国家,你会选择这条路吗?”

文轩举枪猛然回头,看到了三个人,一位少年和少女和一个中年大叔。少女正用一把锋利的断刃对倒下的战友一一补刀,中年大叔则在看看手表又看看周围,一副着急的样子,而少年正在看着自己,很明显刚才就是这位少年跟自己说话的。

“嗯?果然…不愿意吗,还是处于对国民的痛恨吗…”那名少年自言自语说道。

“不,我…我愿意选择这条路…我愿意完成我父母的意愿,请您带我走吧!求求您了,带我离开这里。”文轩意识到什么后,赶忙回应道。

“嗯,那等会就跟我们走吧…”说罢少年看向了北方的星空。

文轩也看向了北方的星空,却发现星空已然被红色的火焰所照亮。甚至在这边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学生的惨叫声和枪声,文轩意识到了什么,转身抓住了少年的衣领,少年也没有反抗。

“你们…你们竟然拿学生们当挡箭牌,你们还是人吗!”文轩对少年吼叫着。

“抱歉,我们只能这么做。”中年大叔开口了。

“为什么,你们是民党的人对吧。你们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选择的,对吧..对吧,回答我啊,混蛋!”

“不,这位先生。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这已经是我们能够想到最好的选择了。”

“那你们也不能拿学生去当挡箭牌啊!你们不是民党吗?民党不是最会发动群众了吗?为什么不去发动其他人呢?为什么选择了学生,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未来!”

“…”

“因为这个国家如你所说的那样,国民麻木不堪。我们无法发动普通民众,因为他们的麻木不仁,如果去发动他们的话不仅成效欠佳还有可能暴露我们。只有学生这些新一代栋梁,国家的未来才愿意为这个国家赴死”这时一直一言不发的的少年开口了。

“确实,我们别无选择。更何况你抓着衣领的人是我们的重要保护目标,我们需要将他快速且安全的送到民党管辖区,他的安全将…”

“将什么!将左右战争的局势吗!将是拯救这个国家的希望吗!原来民党也不过是一群只会只会坑骗民众上前送死,自己却趁机逃跑的混蛋。”

“…”

“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拯救这个国家,来完成我父母的意愿。”说罢文轩放下徐空,捡起地上的枪和弹药消失在了夜色中…

少年看着文轩的背影,不禁叹息。

“徐空博士,您没事吧。”中年大叔询问道

“我没事,冼文。”徐空看着文轩离开的方向。

“可惜了,这个人是个革命火种,只是他没办法面对现实;昔日西夷各国变法、革命皆有流血牺牲,今日我国之变法、革命,流血牺牲当自我辈始之。可他没办法理解这个道理,他认为那群学生们的死毫无意义,殊不知在这个时代为我国革命流血牺牲的人必定会被后人世世代代所铭记的、所敬仰。”冼文说道。

“冼文,你知道吗…约翰是时空穿越者,他来自未来。【大家可以去度娘上搜索下约翰.提托这个人,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他的故事有点意思。】他曾跟我讲过,在未来的华夏十分繁华强盛,从曾经的八国联军侵华变为了八国来朝;昔日贫穷破败、日暮西山的场景变为了一座座繁华靓丽的城市所形成的风景线,曾经每年都要饿死许多的民众也变得餐餐有肉,变得富裕起来,从曾经的西方晚上是一片光明,儿华夏却陷入一片黑暗,变为了晚上华夏是整个东方最亮一个国家,曾经被西夷诸国踩在脚下被不断欺负的东方巨龙也立在了西夷诸国之上,但是…曾经为革命流血牺牲的人,却渐渐地不再被人们所铭记、所敬仰,甚至被某些人用来制作成一些是自己欢乐欢乐的搞笑图片,曾经的历史也不再被人们所学习,渐渐的历史这门学科成了可有可无亦或是自己考学的垫路石,没有人再对历史感兴趣,历史渐渐被人遗忘,在所谓的网络上一些自以为是或是自以为爱国的‘碍国人士’开始辱骂一些其他曾经侵略过华夏的国家和人民,却不知他们这样只会增加两国之间的仇恨,人们开始渐渐遗忘历史所存在的意义和作用,每当约翰想起这些时,都会不由自主的害怕起来。他恐惧那样的时代,那种时代是可悲的,他不想看到我们这代人竭尽全力创造的盛世在将来会是那个样子,终于,在这种情况下华夏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越来越差,世界上的一切繁荣终于在一场毁灭性的战争中消亡殆尽,只留下了一片废墟证明人类曾经繁华过。约翰是从那个可悲的未来逃出来的,他想尽全力改变那个可悲的未来。”

“博士…我没法对未来作出评价,但我也不想让未来变成那种样子,更何况每一个为国家和人民所奋斗的人什么都不怕,就怕自己死后无人问津,被世人所遗忘。正如约翰博士所说的那样,那样的时代是可悲的。希望未来不会再重复吧。”

突然一阵刺眼的光芒将整个城南郊区照亮,从光芒中走出了一个中年大叔,他看向徐空的方向,徐空等人也发现了他。

“徐,我来接你们回家了…”

【这章作者写的内容可能有点敏感,只是作者情不自禁就写了出来。如果有感觉看的不太舒服的读者可以向作者反应;并且华夏篇正传在这里将暂且结束,下一章开始作者会议文轩的视角来写华夏篇外传】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