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来客

作者:落落不大方 更新时间:2018/11/9 0:10:21 字数:2292

“所以你就是这把叫做【鱼藏】的鱼肠剑所能召唤出来的幻灵?”

姬灵椿坐在会客厅的软塌上。

她只是随随便便往那里一座,就有一种缥缈仙人的散逸感,再配上这身白色的蚕丝长裙,抬手的时候就好像瑶池边上的仙女在轻轻拨动池水一样动人心魄。

宿成乾、赛如月、风回、路转四个人在姬灵椿身后一字排开,就像是姬灵椿的四个护卫。但其实并不需要四个护卫这样的排场,光是姬灵椿一个人坐在那里的模样,排场就已经让人感觉到足够大了。

一个负手而立,一个眯着眼睛打量,一个死死盯着对面的人,一个打哈欠偷懒。

大橘捡了个极好的位置,跳到了姬灵椿的膝盖上,于是那准备去拨弄茶壶的手被大橘软软的毛茸茸的身段勾引了回来,纤纤玉手轻轻地抚摸着大橘,后者极度舒适地眯起眼,放肆地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魏子洲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

这不是被姬灵椿的美貌惊动,而是忽而在这一瞬间觉得眼前这群人的气场,竟有一种莫名的强大感。

魏子洲猛地回神。

应该是这个蒙着面纱的姑娘说话的语气和口吻有一种天生的蛊惑别人的意味,所以他才会觉得这群人“有点东西”,误以为跟以前召唤他的人有很大的不同。

差点就中了圈套。

魏子洲又恢复了原本狂傲的神色,微微昂起下巴,视线从上而下看着他们:

“说吧,谁召唤我的,我给你留个全尸。”

“你被召唤出来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来问我们,这一点是不是得自己反省一下?”

姬灵椿纤纤玉手转向了大橘的下巴,大橘享受地昂起了脑袋,姬灵椿眉眼微弯道:

“说起来,你又是哪个级别的幻灵?”

魏子洲眉头挑了一下。

显然对于“级别”这两个字有点敏感,他那比较强的自尊心虽然不屑于以幻灵的级别来论定实力的高地,但是有人拿出来说事儿的时候,还是会如同一根刺刺在心里一样。

魏子洲不打算聊下去了——本来他就不是一个善于聊天的人,做刺客的永远是多做事少说话,尽量降低存在感,一击致命——当他成为幻灵之中,已经不愿意再当一个隐匿的刺客,只是话痨这个属性仍然是不可能激活的。

“算了,没人说的话,那就一起死吧!”

魏子洲手指一挑鱼肠剑,鱼肠剑就如同指尖陀螺一样贴着他的手指咻咻咻旋转数圈,反射着短剑的光芒落在他的手中,这一瞬间,他忽然消失了踪影。

不像是宁君远那种还存在残影的那种“消失”,而是连同魏子洲的气息都完全消失了!他就像是不存在在这个空间一样,连时间和时空感都被抹去了!

人呢?

这么想着的时候,脖子上一道凉意而过。

魏子洲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们的身后,鱼肠剑咻咻咻旋转数圈重新插入剑鞘。

咔嚓。

人头落地。

爽快而利落。

他将重归于黑暗之中,背负着弑主的称号,甘之若饴。

嗯……

等等……

咔嚓声呢?

魏子洲侧耳听了听。

那人头落地的声音没有听到,倒是听见了金属断裂的声音。

只听见铿啷一声,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掉落到自己的脚边。

魏子洲低头一看,脚边躺着一段熟悉的剑尖。断剑身上的纹路就像是将烤鱼剥去两胁,露出鱼肠那样曲折婉转、凹凸不平的纹路——这不是自己的【鱼藏】吗?

他猛地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五个正在交头接耳说话的人。

宿成乾挠了挠脖子说“刚才痒痒得好像有蚊子飞过。”,赛如月点起脚尖查看宿成乾的脖子,纳闷上面并没有蚊虫叮咬的痕迹,风回双臂肌肉异常地隆起,如同面对杀气的时候本能的一种防卫,而旁边的路转则一脸怪笑地戳着风回的肌肉玩。

坐着的姬灵椿打了个哈欠,被撸得舒服的大橘伸了个懒腰,谄媚地喵了一声讨要小鱼干,于是姬灵椿道了句“好,刚好有客人送了深海捞到珍稀的比目双飞鱼做成的肉酱这就给给你尝尝”。

真真是一片祥和,太平盛世之景。

就好像刚才魏子洲的“刺杀”完全没有发生过!

要不是地面上躺着他那断了一半正化作星光散去的【鱼藏】,恐怕连魏子洲都会困惑自己是不是刚才根本没有出手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是谁拦下了他的攻击,在瞬间击断他的【鱼藏】?!

*

*

此时的另一边。

燕回国国都,大将军府。

裘琴歌坐在大将军赵进的待客大殿里,端起了边上茶几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赵进虽然并不怎么待见她,但是至少做表面功夫比燕回国国主宇文琮要高一点,茶是热的,上好的天山绒,取千年茶树最嫩如同绒毛一样的茶叶制成的茶,一口便是千金。

能拿这个茶出来给自己,倒是有几分讨好的意思。

裘琴歌已经尝出了这茶惊人的来历,但是她的点评很简单。将那茶杯轻轻一放,一张看不出喜怒哀乐的脸不咸不淡地说道:

“好茶。”

赵进常年征战沙场,对于品茶没有什么研究,只是送这茶的人来说这茶一口便是天上人间再难得,也想今天给裘家宗主显摆显摆底气,显露他赵进大气来。

“宗主今天竟然会来我这将军府,真是令赵某蓬荜生辉啊。”

客套话还是要讲的,赵进虽然沙场上别人都尊称自己为大将军,各个对自己都是毕恭毕敬的。他可以在士兵面前昂头阔步走,也可以在自己的潜在敌人面前收敛谨慎,露出谦虚的模样。

只是谦虚是一时的,很快赵进将军就想着下逐客令了。

那边裘琴歌喝了一口便不再尝的天山绒,说完“见了一下国主,想着来看看”这边赵进将军就开始挑刺儿了:

“宗主心怀天下,关心国家是好。只是庙堂之高不与宗门相近,宗门虽然协助国主治理国家,共创盛世。

但是真正管理这个国家的乃是国主,现在燕回国也没有以前那么乱了,宗主也可以不用劳心劳力东奔西走,耐心地在你那别院里,等着采摘节开始的时候出来维护一下秩序就行了。”

言外之意便是你裘琴歌一个宗门跑江湖的人,就别管他们这博弈的官场和政治了。

反正你宗门的用处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是时候退出舞台了。

裘琴歌扯了扯嘴角,放在茶边上的手一把打翻那价值连城的茶。

当即哗啦一声,茶杯碎了一地,惊得赵进因为这是掷茶杯起义的信号,一把从位置上跳了起来,两侧阴影之中数十名幻灵顿显,显然是一早就埋伏下的杀手,眨眼间将裘琴歌层层包围得水泄不通!

裘琴歌脸色分毫没有变动,在众人的注目之中,淡淡道:

“赵将军,茶凉了,劳烦换杯新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