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无路可逃

作者:輝日 更新时间:2018/10/4 14:52:15 字数:2490

在城主府二层一个可以看到后门的房间角落,莉莉安娜透过窗户偷偷地观察城主府的守备情况。

「不行,无论是正门还是后门都驻足了不少守卫,从这两个地方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性。」莉莉安娜把头缩回来,低吟想着该如何是好。

这时房间的门口传来扭动把手的声音,莉莉安娜从沉思中惊醒,把身体藏好,只露出眼睛死死地瞪着门口。

这时会从门口进入这个房间的,只有在城主府中寻找入侵者的守卫,或者是艾尔文他们。

他们早已设定好会合的暗号,莉莉安娜在进入这个房间前,把一件信物贴在门上,去提示艾尔文他们在这个房间中相聚。

会是谁呢?

莉莉安娜看着打开的大门,发出了欢喜的叫声:「艾尔文!」

在门外的是提着长枪的艾尔文,他的长枪上沾着红色的液体,在枪尖上垂垂欲滴。在他身后的是身穿礼服的贝蒂,不过为了放便走动以及其他原因,她的礼服已经沿大腿撕破,露出雪白的美腿。

不过现在她的大腿和礼服上已经被暗红的血液沾湿,显得十分狼狈。在她的手臂中,浑身红液面色苍白的伦巴正一拐一拐地向前行,他每踏出一步都十分虚浮,要不是贝蒂扶着他,他很可能迈出一步便已经倒地。

「伦巴!」莉莉安娜看到伦巴的惨况,惊呼一声,连忙上前看看他的伤势。

在贝蒂把伦巴轻放在地的同时,艾尔文反手把房门锁上感叹:「计划不太顺利。伦巴遇到一个不弱的对手,在我赶到的同时看到他被偷袭重伤,但他在此之前已经伤得不轻了。」

莉莉安娜轻轻解开贝蒂用来替伦巴包扎的礼服布料,小心地检查伦巴的伤口,哽咽着说:「腹部和左肩各有一个大伤口,口中有血,相信内脏也受了不轻的伤,再加上全身上下割伤无数,这样的出血量、这样的出血量实在是太多了⋯⋯」

这次的迎救计划虽然是他们三人一起讨论出来的,但出主意最多的是莉莉安娜,伦巴因为执行这个计划而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她感到十分愧疚。

莉莉安娜红着眼对贝蒂说:「贝蒂姐姐,可以请你扶伦巴坐起来吗?」

「好的。」贝蒂听莉莉安娜的指示,把伦巴的上身扶起,面对着莉莉安娜。伦巴此时的两大伤口还冒着血,虚弱得只能发出微弱的喘息,更不要说跟他们对话了。

莉莉安娜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按在伦巴的腹前,念出圣疗术的咒文:「神说,光明的祝福,将脱离痛苦和悲伤。」

光元素化为一团亮光凝聚在伦巴的腹部,并且迅速没入他体内。伦巴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除了左肩和腹部的大血洞,其他伤口都化为一道道浅粉红色的刮痕。

不过这些小伤口的愈合对伦巴现时的状况根本毫无帮助,两大血洞虽然暂时不再渗出血液,但也不见一点愈合的意思。莉莉安娜见状,又施展了一个圣疗术。

而在另一边,艾尔文站在窗边往下望,看到驻守在后门的众多守卫,眉头深锁说:「这么多人,不行,逃不出去。」

后门守卫森严,想也知道正门的守备不会比这里弱,要从这些守卫中突围而出,光是艾尔文一人的话还有可能,但要带着跑不快的贝蒂和伤重的伦巴逃走,成功突围的可能性基本上是零。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艾尔文在窗旁来回踱步,一边轻咬食指关节,一边思索有什么方法带着他们逃离城主府。

跪坐在地上的贝蒂一时低头凝视伤重的伦巴,一时望着为他努力治疗的莉莉安娜,一时望向不断思考如何逃走的艾尔文,此刻的她终于忍不住,几天以来被囚禁的抑郁以及使几个孩子陷入这般苦况的内疚感交叠在一起,使她眼眶再也锁不紧,流出了复杂的泪水。

贝蒂低着头哭泣,不让莉莉安娜他们看到自己的样子,但敏感的艾尔文却很快发现贝蒂的异常,他关心地问:「贝蒂姐姐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

贝蒂摇摇头,她持续地哭泣,哽咽着说:「你们不应该来的。」

「虽然我很开心也很感激你们来救我出去,但因为我而令伦巴变成这样,又令你们困在这里逃不出去,我真的感到很自责!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很差劲,但如果早知道情况如此,我宁愿你们不要来,让我一人呆在这里就好,起码没有人会因此受伤,也不用因此烦恼。」

维持着圣疗术的莉莉安娜望着贝蒂摇了摇头说:「不,贝蒂姐姐,你错了。没有人会受伤?这根本不可能。如果我们不来救你,你被囚禁的心不就伤了吗?还有帕特哥哥,难道他的心不会伤吗?」

贝蒂想到帕特,心中痛了一下,但仍然坚持说:「可是你们本来不用卷入这件事情里的。为了让你们能逃走,一会儿我来当诱饵,你们赶快趁机逃出去。」

「不行!」艾尔文直接反驳。

莉莉安娜没有艾尔文那么霸气,她轻声说:「如果你再次被他们捉回去,我们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伦巴受的伤不就没有意义了吗?总会有逃出去的办法的。」

莉莉安娜伸手摸了摸颈子上的水晶吊坠项链,正是当初贝蒂送给她的那条礼物。她再一次念出圣疗术的咒文,然后用明显疲弱很多的声音继续说:「而且来到这里是我们三人的选择,贝蒂姐姐根本不用自责。」

「我们并没有后悔来这里救你,我没有,莉莉安娜没有,伦巴也没有!」艾尔文对着贝蒂,用坚定的语气说。

这时伦巴缓慢地抬起了不断抖颤的右手,有心无力地竖起半只拇指,表示赞成艾尔文的说话。在多个圣疗术的治疗下,伦巴渐渐恢复了一点体力和精神,虽然还未能开口说话,但一些小动作和表情已经能做出来了。

贝蒂看着三人,感动得再次流下泪来,但这次再没有说什么晦气说话了。

「别动!」莉莉安娜用沙哑无力的声音斥责擅自乱动的伦巴,但对他有好转的事实感到欣喜。连续使用圣疗术使她的魔力消耗得飞快,继续这样下去,莉莉安娜很快便会因魔力透支而出现各种不适的情况。

但是,还不够!

莉莉安娜咳了两声,在苍白干燥的嘴唇中吐出沙哑的咒文:「神说,光明的祝福,将──」

一只血色的手无力地搭在莉莉安娜的手上,打断了她的咏唱。莉莉安娜抬起头,看到伦巴对她轻轻摇头,眼中充满担忧,微笑着表达让她不用继续使用圣疗术的意思。

看到伦巴在此时仍在担心着她的眼神,莉莉安娜反而激起了斗志,她推开伦巴的手,心里偷骂了一句笨蛋,红着眼继续咏唱:「神说,光明的祝福,将脱离痛苦和悲伤。」

光芒再次亮起,跟莉莉安娜逐渐苍白的脸色相反,伦巴的脸色逐渐好转,终于浮现出一点血色。

艾尔文旁在一旁看着三人,也感觉到气氛和情况有好转,但最大的问题还是未能解决,只要那些守卫一直不离开,他们就没有逃走的机会,被人发现他们躲藏在这个房间中也是迟早的问题。

就在此时,一只亡灵老鼠从房间不知道哪一个角落中钻了出来,对着艾尔文摇晃尾巴,用精神力传递着讯息。

这是!艾尔文听后大喜,真是刚瞌睡就有人递来枕头,这下终于有逃出城主府的方法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