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点五章(特别篇):白狐幻想录

作者:fox铭歌 更新时间:2019/4/19 18:18:04 字数:5221

崩坏特别篇:白狐幻想录

(诗音篇)

“姥姥,我来看你啦!”

年幼的诗音发出甜甜的声音,距离神社的门还有老远的就喊了出来,而那老巫女赶忙放下了扫把,去门前迎接。

诗音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带着微笑看着门口的老人。

夜晚,很安静,而诗音的父母却与老人商量着什么。

“你们两个要去海外工作,那诗音怎么办?”

婆婆有些生气了,孙女太小了,现在离了父母该怎么办啊。

“妈,您看我不是在和您商量了吗?去海外工作发展机会很大,我们也想为诗音多存点嫁妆。也不是多久,可能工作个两三年我们找个机会就回来了,诗音需要上学,就在您这里生活吧,您放心,每个月的生活费我都会按时打过来的。”

年轻的男人当先开口,或许是有什么不当,被旁边的女子狠狠的拉了拉衣角。

“不是钱的问题!诗音还是太小了,正是需要你们的时候!”

婆婆的声音徒然升起,当初女儿嫁出去时,她就不是很喜欢这个有些淡泊的男人,但是为了女儿的幸福,她忍了,现在,他又要为了什么事业放下诗音,这直接让她愤怒了。

“妈,你听我说,真一(诗音的爸爸)的公司现在出了新的项目,只有他能做,这个安排真的没法推脱,我们也实在是不得已。”

说着,那年轻女人哭了出来,双手捂脸,又断断续续的说道:

“而且您一直不是想找一个神社的继承人嘛,就让诗音来继承好了,当时也怪我,没有留下来继承神社,现在,我想把诗音交给您来培养,她正好也有些方面的意愿,求您了~”

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女儿,心疼啊,婆婆非常的无奈,却又无可奈何,只是发出一声叹息。

“唉~”

“……”

“诗音乖,你先住在姥姥这里一段时间,等我和爸爸忙完了,再回来接你。”

轻语(诗音妈)说完,便捂住了眼睛,竟是有些忍不住。

“诗音,爸爸和妈妈会马上来接你的,你不是很喜欢姥姥,也想成为巫女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姥姥会教你成为一个巫女呢。”

男人眼神中满是慈爱,就算是个淡泊的人,看着自己的孩子,也是温柔的。

“好,诗音乖,诗音最喜欢姥姥了,诗音在姥姥这里等爸爸妈妈回来!”

毕竟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想过这一别,或许会成为永恒。

诗音就在神社住下了,姥姥很疼她,虽然在训练她成为巫女这方面非常严格,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姥姥把自己剩下的时光的爱,全部倾注到了这个孩子身上,慢慢的,诗音也成长为一个靓丽的美少女。

6年了,除了经常寄回来的信件,与偶尔打来的电话,诗音与父母再没有一丝联系,学校的家长互动活动,因为姥姥要守着神社的缘故,都没有人参加。

同学们开始笑话她,说她是没人要的野孩子,就连让她心中萌动出某些情感的男孩子,也这么说她,她崩溃了,回到神社时,她还是那个可爱的拥有活力的孩子,回到学校,她沉默着,恨不得把自己藏到别人的影子里,让人再也发现不了她。

父母又来电话了,她质问着父母:

“不是说好了来接我的吗!?为什么你们不来!呜呜呜,同学们都说你们不要我了,说我是个野孩子!”

电话那头,诗音的母亲说不出话,她的父亲也抚着额头,尽力不让自己眼中的某些东西掉落。他从孩子母亲手中接过电话,手有些颤抖,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诗音乖,爸爸妈妈马上就回去,这次想要什么礼物啊,爸爸给你寄过去……”

“我只想要你们回来,你们老骗我,说回来回来的,五年前就这么说了,你们骗我,呜呜呜,呜啊~”

电话那头只有孩子哭喊的声音,诗音的母亲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但眼下这个实验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们这两个核心人物真的回不去!

哽咽着,却没有办法回答。

“如果下周的运动会你们回不来,就不要回来了!嘟嘟嘟~”

这是第一次诗音第一次主动挂断电话,她的姥姥就在她身后房间的转角处,也是忍不住的擦着眼泪,她后悔当时做了那个愚蠢的决定,当时,就不该同意他们两个远走他乡,工作没了又如何,用会有办法,只是可怜这孩子……

然而事情已经做出,那就无法改变,她只有擦干净眼泪,强自打气,带着微笑出现在诗音的面前:

“诗音啊,今天想吃啥,姥姥给你做。”

“嘿嘿,姥姥你最好了,今天我想吃咖喱饭!”

只是一转脸的功夫,那甜甜的笑容已经出现在了诗音的脸上,哪怕眼角还挂着泪痕,哪怕她的身体还在颤抖,她不想让姥姥担心,坚强的笑着。

“好,姥姥就去做~”

婆婆差点哭了出来,这个温柔又爱逞强的孩子……

校运动会,诗音长跑第一名,她跪在终点痛哭,哭的凄凉,不似为了这胜利而感动落泪,有的只有悲伤,这是她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出来,也是最后一次,从那以后,诗音不再上学……

诗音休学了,她在屋子里什么都不想干,爸妈的电话曾是她最渴望的东西,现在就算是姥姥去叫她,她也不会去接。

她仿佛封闭了自己的全部世界。

夜深了,婆婆忙活了一天休息了,在诗音的房门口放着她最喜欢的咖喱,但是她一口未动。

今天的月亮很圆,很亮,天空中也没有乌云,诗音现在非常讨厌这月亮,都说圆月象征着团圆,六年来圆月不知看了多少回,父母总是不在。

突然,月光下一条白影一闪而过,正在月下散步的诗音很好奇,便追了过去。

白影灵动,但是这片御狐森林是诗音最熟悉的地方,怎么可能跟丢?而那白影,跑着跑着,似是因为无力,最终停了下来。

它毛发炸开,吡牙咧嘴,一副威胁的样子。但是它右前脚那明显的伤口,与落地的虚浮感暴露了它的弱势。

诗音就在它面前站住了,这才看清,竟是一只白色的小狐狸!诗音蹲下了,尽力做出一副友善的表情,但是这小狐狸反而是更凶了,腰都弓了起来。

“给你!”

似是想到了什么,诗音从口袋中掏出一枚奶糖,把糖纸拔掉后向小狐狸丢了过去。小狐狸嗅了嗅,最终还是吃了起来。诗音抓住机会一把将白狐抱起,白狐或许是收到了惊吓,一口咬住了诗音的右手拇指。然而诗音好像是不觉得疼一般,强行把它抱回神社,然后为它处理伤口……

“你也是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吗?”

这是诗音经常对白狐说的话,虽然最后的回应总是呜的一声,像是撒娇一般。

“没关系,以后有我陪着你。”

她们成为了朋友,而因为有了白狐,诗音也渐渐的又恢复了健康。

婆婆看到了诗音与白狐,也是忍不住的念叨着:

“是神使大人保佑啊”

但好景不长,一贯健气的婆婆病了,她年龄本来就不小了,前些时候因为担忧诗音,积劳成疾,现在终于倒下了……

“姥姥,姥姥,你也不要诗音了吗?诗音乖,诗音再也不闹了,不要留下诗音一个人!呜啊~”

两个月后,婆婆在医院去世了,在诗音的不要离开我的呐喊中,闭上了眼眸。即便是到这个时候,她的父母依旧没有回来。而姥姥的葬礼上,也只有诗音一个人。

这年,诗音十二岁,成为了神社的主人。而在这个新的时代背景下,神社的参拜者也越来越少,神社中,只剩下了白狐与诗音相依为命。

(白狐篇)

“睁眼了,快看呐,睁眼了”

“哪呢哪呢?”

狐妈,狐爸正在洞中看着自己的孩子,在一片“嘤嘤嘤”的叫声中,有三只小狐狸睁开了眼。狐妈小心的舔舐着自己的孩子,狐爸直接就把大脑袋探了过来,表示让自己蹭蹭,留下点爸爸的味道……

狐妈嫌弃的让他蹭了两下后一口咬住了他的后颈。

“还不快去抓猎物,我和孩子快饿死啦!”

狐爸呜呜的,表示

“是,老婆大人,疼,我现在就去捕猎!”

狐爸扭头就出去了,看到自己的老婆孩子,他充满了动力。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孩子也长大了不少,现在已经到了吃肉的时候了。

三个孩子有两个是正常颜色的,而最后最小的那一个就仿佛是幼毛没褪干净一般,白花花的一片,眼睛也是碧蓝色的。狐爸狐妈没有嫌弃这只发育不良的小狐狸,带着她一起去捕猎,而它两个哥哥也十分照顾她。虽然捕猎很幸苦,但是小狐狸却感觉很幸福。

森林被沥青马路分成一块一块的,人类管这些被分割的区域称为公园,狐妈妈怀了他们时刚好这里开始建设,他们一家也就没急着离开这里。

现在小狐狸们也长大了,公园中的猎物已经无法满足一家子的需求,是时候迁到一边的大山中去了。

于是,趁着夜色,狐狸一家举家迁移。

这个夜晚没有月光,只有路灯在闪耀,小狐狸们是头一次看到这个景象,对这个景象十分好奇,一路上乱串,看看这个,闻闻那个的。

夜很安静,没有白日那刺耳的汽笛声,小狐狸们玩的很开心,但突然,这平旷的大马路上,两道光柱远远的打来,一辆车在路面上飞驰。

这深夜飙车族是一个醉汉,他现在正急忙着回家,一路上横冲直撞的,今天和同事是玩好了,但是要是没在1点前回家,老婆那边了就不好交代咯。

“吱~碰~碰~”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动物让他来不及反应,慌忙按下了刹车却是已然来不及。一只白狐被留在了离车不远的地方。

“操,哪里来的狗子”

男人下车查看了下车的损伤,骂了一句,而后又上车离开了。

狐爸也被撞了,后腿受伤了,走路一瘸一拐的,而小白狐却是因为跟在最后面,没有及时反应过来,被撞飞在路面上,奄奄一息。

“孩子!”

狐妈嗷呜的叫了一声,但白狐已经闭上了双眼,嘴角有血迹溢出,她最后的记忆,只剩下一个横冲直撞的石头,与恐怖的人类……

狐妈很悲伤,而狐爸,此时也被撞伤,一瘸一拐的前来查看,而另外两只小狐狸也跑了过来,查看小妹的状况。然而不论它们怎么呼唤,磨蹭,小妹都没了反应……

狐爸仰天长嚎,除了悲伤,他没办法做其他任何事情,他们只是狐狸……

狐狸一家离去了,狐妈叼着小白狐终于是到了这片森林,而后把小白狐放在一颗大树下,离去了。

这是狐狸一家所能为她做的最后的事情,生存还是要继续,动物的世界非常残酷,为了生存,他们没有更多的余力去悼念这小狐狸。

天亮了,太阳直射而下,几只乌鸦发现了这不错的食物,它们飞扑了过去,去抢夺这丰盛的肉食。

乌鸦们争抢打斗着,奇迹却悄然发生。只见小狐狸一口血液喷出,把乌鸦们惊飞,小白狐没死!

她爬了起来,爸妈哥哥都不见了,有的只是几只贪婪凶悍的掠夺者!他们从高空冲下,向她袭来,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这个存在已经被他们划分到食物那一区。

小狐狸翻滚着,跌跌撞撞冲向了森林深处……

它最终活了下来,本来还能追寻到父母兄弟的踪迹的,但为了逃避乌鸦的追捕,她迷失了方向,就这么徘徊了三天。

因为还没彻底学会捕食,她饿了三天,身体本来就因为车祸而虚弱,三天的时光几乎要了她的命!

她活了下来,想继续找寻父母兄弟,走着走着,一个巨大的屋子,出现在了小白狐眼中,她认得,爸爸教过她,那是人类的“洞穴”,人类都是坏家伙,永远不要随便靠近人类!

于是,她逃了,想远远的避开,那巨大的石头,与那人类的身影,带给她的只有恐惧。

悉悉索索的动静,让小狐狸回头看了一眼,一个人类正跟着自己!

她吓得拔腿就跑,然而因为身体实在虚弱,加上那个人类对这林子超乎想象的熟悉,她终于被追到了,而剩下的,仿佛只有拼命这一条路!

小狐狸的毛炸了起来,在呲牙恐吓着眼前的人类,而那人类同样也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她的嘴巴弯成一个弧度,眼睛眯起来,看起来好像就要吃了自己一般!

“太可怕了,谁来救救我!”

绝望的时候,一块白色的东西被人类丢了过来,香香的,让饿了三天的小狐狸根本忍不住,回头去捡吃那块食物。然后就是一阵腾空感,吓得她咬住了人类的爪子。

后来,人类为她疗伤,她们成为了朋友,虽然小狐狸不是很懂她的人类朋友在与她讲什么,更不懂她在想啥,但是只要有人愿意陪自己就好了。

神社的人越来越少,女孩的眼神也很寂寞,不过没关系,自己陪着她就好啦!

时间流逝,小狐狸现在已经能读懂人类朋友的意思了,但是她的眼神依旧寂寞,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出现在人类朋友面前,高高跳起,表示着。

“我就在这里,你并不寂寞,有我陪你~”

直到……崩坏降临!

崩坏发生了,有人类逃到了这座山上,身后带了大片死士,诗音接纳了那些逃上山的人,但是那铺天盖地的死士,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巫女能抵挡的住的,那群人把她当做诱饵抛弃,自己逃离了。

僵尸们冲了上来,双手紧紧掐住了诗音的喉咙,诗音在挣扎着,白狐看着诗音痛苦的样子,疯狂的向僵尸攻击,她撕咬,抓挠着,然而无济于事,僵尸张开了腥臭的大嘴,向诗音咬去!

“不要丢下我!”

她突然明白了,在另一个苍老的人类死亡时,诗音为什么会哭的这么撕心裂肺!她不想要那个人离开自己……

“嗷~(我祈求,我诅咒,我发誓,如果能救回她,我愿意奉献我的全部,我的身体,我的灵魂!)”

“纯净的灵魂啊,你想救她吗?”

时间突然静止了下来,此时,诗音的喉咙已经被掐的凹陷了下去,她在最后正在做一个挥手的动作,那是告诉自己离开这里,就算她痛苦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依旧想要保护自己!

白狐的眼泪止不住,她现在愿意向任何存在许诺自己能给的一切,只要能救回诗音!

“呜~(是的,救了她,你可以得到我的全部!)”

“好,都是不错的素材呢,就这么消失就可惜了~”

一团黑色的能量从诗音的口中钻了进去,同时,白狐也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有什么东西仿佛被剥离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能量!

在时间恢复流动的瞬间,整座山就清静了!人类,僵尸,都随着一阵清风而化成灰烬。

“唔,这次的代价很大,你们可要争气啊~”

说罢,那个声音彻底消失不见了,而诗音这天的记忆仿佛都随着这阵风而消散了~

她只知道自己生病了,口不能言,只有这些而已,然后继续过着一直持续的生活。也不知过了多少天,来了三位客人,其中两位更是让自己有亲近之感,她想和他们永远的生活在一起……(前半段还好,后面越来越困,写不动了,后面可能有些水,实在抱歉,今天得到月票奖励了,实在是开心,超级爆肝一次,大佬如果看的开心,我不求太多,给我个赞就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