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软

作者:fox铭歌 更新时间:2019/5/15 17:22:35 字数:2103

六十九章:

“呜~”

白狐呜咽着,眼神充满了痛苦,庞大的身躯已经躺倒在地上,满身血污因为痛苦不停的打滚。

“吱吱吱~”

此时本就不宽的街道上布满了黑色的老鼠,宛如洪流,老鼠们疯了一般,疯狂的跳着,爪着,咬着,一只只灰黑色的老鼠形成了潮水,一波接着一波,疯狂的冲击着那座白色的大坝,势要把她冲垮为止。

老鼠们的攻击十分刁钻,千辛万苦在白狐小腹,大腿上的抓咬出的伤口就是攻击目标,最严重的一块,在白狐侧腹部的伤口出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坑,眼看着马上就要挖穿它的小腹。

白狐巨大的身体翻滚,就像一个石碾子,老鼠们在重伤它的时候,它也借助自己的身体不断消磨着老鼠们,已经不下80只老鼠被它给生生压死了,老鼠们还在卖力的攻击,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老鼠们攻击了那么久,这白狐依旧是那么“精神”,在“轰轰”声中,身体在大街上一蹦一滚的,碾压着这群老鼠的同时,向我这边靠近。

“有点不太对啊。”

我察觉出几分不同寻常的意味,开始还装的挺像的,但是随着时间延长,距离我这边越来越近,它蹦哒的就有些奇怪了,根本不是一副要死了的样子。

“吱吱吱~”

鼠王又开始尖叫了,声音里透出的焦急我都能听得清楚,“重伤垂死”的白狐就在眼前,这鼠王的口水都已经嘀嗒到了地上。

因为刚才鼠王的叫声,我双手堵住耳朵再次趴到地上,疯狂的呕吐,恨不得把苦胆水都给吐出来。可能是嫌我碍眼,也可能是单纯的看着即将到口却迟迟不可得的肉食馋的厉害了,只见尾巴一甩将我缠住,要送进嘴里先解解馋。

猩红的大口就在眼前,其中的腥臭气息直冲头顶,要不是胃里实在没东西了,我能吐它一口。

精神涣散,我现在甚至连仓库也无法打开,芬里尔安静的躺在一边,我整个人都呆呆的,恍惚间,看到了人生的跑马灯。我爸妈,我姐姐,就算不是特别小康,但是十分温馨温暖的家,还有来到这个世界,遇到了琪亚娜,芽依,诗音,妮可,种种美好,都在心间回放。

这次是真的凉了……

就在这时,原本哀嚎不断,重伤垂死的白狐突然跳了起来,眼神狡黠,满是奸计得逞的眼神。到底是个下位种,进化层次再高又怎样?都是一盘菜。

“呜~”

一层气浪,由白狐为原点向周围扩散,一瞬间,老鼠们仿佛是中了定身术一般,僵在原地,虽然没定住鼠王,但是尾巴上的颤抖,十分清晰的传到我的身体上,那是恐惧,来源于对天敌的恐惧。

属于种族特性的技能:威压

“吱吱吱~”

就在鼠王嘴边,鼠王疯了一般尖叫着,我终于是坚持不住昏迷过去,之后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尾巴一甩,我就如同一颗炮弹一般,被丢向那白狐,白狐一个侧身就闪避过来,向那圆胖的白色鼠王冲去。

这蠢老鼠馋它的身子,自己又何尝不是也惦记着这么大一份进化资源?进化兽的血肉能量,远不是路上那些干瘪的尸体可以比的。

那鼠王在将我丢出去的瞬间,就已经转过身形,向那配件厂宿舍处冲去,胖圆的身体根本不像是表面上那般蠢笨,它奔跑间更是比那些灰色的老鼠们更快上几分。

但是快归快,还是抵不住白狐的一个跳跃。白狐演了那么久的戏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拉近到一个能百分之百捉住这肥老鼠的距离?

这要是让它跑了,真的就对不住自己那么“精彩”的演技,白瞎了自己折腾出来的伤口。

“嗷呜~”

“叽~”

这就是崩坏前,在动物世界里,最常见的狐狸捕猎老鼠的画卷了,虽然它们的身材大小,和实力,已经完全是别于云泥,但看到它们现在的样子,就只能想到这个。

“吱吱吱~”

鼠王被白狐叼在嘴里,那剩下的约莫四百只老鼠一下子就开始四处逃窜,鼠王给它们带来的那一丢丢微弱的胆气,已经全部散尽了,现在能想到的,就是逃命。

最搞笑的,是慌不择路的老鼠们有不少冲向了白狐那里,毕竟是下洞最短的路程,让后跑到白狐跟前,又以更快的速度再跑回去。

白狐也没动,叼着只剩下半条命的鼠王。就像是看戏一样,看那群老鼠们瞎窜。

“醒醒啊,大老远过来的,可不是为了看你睡觉来的。”

温柔软糯的声线,让人如沐春风,很熟悉,就像是妈妈以前唤醒爱睡懒觉的我一样,脸前很软,让我不由得往里又拱了拱。

“唔,国栋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流氓了?”

“嗯?!”

我先睁眼,看到了熟悉的脸庞,然后就猛地闭上,不敢相信。

“嗯,我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这梦咋能这么真实呢?”

冷汗刷的一下就出来了,记得刚才好像拱到了软软的东西了?要不,再确认下?

也不知道是太过震惊,大脑宕机,还是被那老鼠的叫声给吼傻了,又可能当时真的是色胆包天,我竟然上手捏了一下。

“嗯~国栋先生,我要生气了。”

“我靠!是真的。”

眼睛张开,入眼就是那可爱的脸蛋,红红的,比那熟透的红苹果更盛几分,带着几分娇憨,几分佯怒,正低头看着某个不知廉耻的家伙。

“咚~疼疼疼疼~”

想到自己刚才干了啥,哪还有脸继续躺人家怀里?蹭的一下就窜起来了,然后直接撞到了一根钢筋吊着的混凝土块。

我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环境。这是一栋被砸碎呼的二层小洋房,为啥能确定是砸碎呼的,从那半开放的创口就能知道。

从墙壁缺口向外看,这一小片作为战场的街道惨不忍睹,就跟着拆迁现场差不多,只是路上,没有了那些活蹦乱跳的大老鼠们。地上更多灰扑扑的“鼠饼”,全是白狐挣扎时压出来的,又许多内脏都被压出来了,呈喷射状,这战场可谓是惨不忍睹。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战斗结束了。

确认完自己的环境是安全的时候,我才回头,略微带点尴尬的看向诗音。

“你怎么来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