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酒桌上

作者:fox铭歌 更新时间:2019/5/30 23:55:34 字数:2365

第八十四章:

装醉是一门艺术,但是毫无疑问,我已经熟练的掌握了这一门艺术。

“嘿嘿,来来来,喝,继续啊,大家一起,哎哎哎~怎么都趴了,啧,行不行啊,那看我给你们来一个,呕~”此时在这小石棉瓦房里,我状若疯魔,一手拿着空酒瓶在两个桌子中央晃荡,另一边,属于小队的桌子全被我框着喝翻了,我没给他们每人单独跟我喝一杯的机会,我就站在那边,只要我喝了,他们全都要干了,不然就是不给李某人面子,不给我面子我就要发飙,这就逼得那群见过我战力的小队队员们不得不喝,至于张鹏的小队开始还有抵触,后来听某人悄**的说了几句,好,现在全趴桌子上了。

小桌上,方祈年已经趴在地上,孙晓坐在桌边双手扶膝低着头,已经能听到那清晰的鼾声,张鹏大笑着,眼里充斥着凶光,但是碍于方志远在一边,他终究是没有冲动,如果他当着方志远的面做什么,方志远就可以以动他请来的客人就是不给我方某面子的理由,从他这里拿走一大堆物资补偿,而且有更多机会给他找茬,留下话柄,这样在以后的对局中,无疑是会让他落入劣势。张鹏知道,现在还不是与他翻脸的时候,直接跟方志远决裂,他根本没把握干掉他,方志远的本事,实在是太过诡异,而且他之前做过的那件事,也实在是过于震慑人心,以至于在心理层面,他一直都比不过方志远。

我在中场摇摇晃晃,但是始终不倒,张鹏对我露出杀气时,其实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为此我更是将那一肚子酒给吐了出来,但是不知为何,他迟迟没有动手,到最后,杀气竟然还消散了,一度让我怀疑,是不是他发现我还清醒着呢。

现在他不动手反而是让我有点着急了,绝佳的机会啊,他趁我醉酒来攻击我,心理肯定是放松的不会特意防备,我就有机会绝杀他,而且是他先行攻击的,我防守反击杀了他也不会留下话柄,最多就是付出点物资,我还可以继续待在营地中。

我原本是不愿意待在营地的,巴不得他们赶我走呢,但是那条消息来的实在太是时候了。我也终于搞清楚,他们为啥这么在意,这么焦急的收集物资了。因为就在半个月前,那时还没彻底断电,他们有人用自己的个人终端收到了一条消息。

“这里是长空市临时市政府,我是你们的市长江城,还活着的同胞们,你们听到了吗?如果听到了,请快些行动起来,因为那群活死人的原因,我们救援进度困难,政府军正在努力进行救援,但是只能说我们努力了。所以为了生存下去,我希望你们也能积极行动起来,向南走,我们的反攻大队会接应你们的,我们在长空市以南,金水湾吼姆乐园二期经济开发区,我们与民间组织天命共同组建了一个幸存者基地,正在积极反攻,我希望你们也能向我们靠拢,如果遇到了我们的反攻队伍,他们一定会向你们积极的施以援手,我们准备了足够多的物资,还有飞机与空艇,可以带领你们安全撤离,请尽快行动起来!

这里是长空市临时市政府,我是你们的市长江城……”这话总共重复播报了三遍,连续播报了三天,然后就再没有过消息了,之后就是断网断电,个人终端就成了废品,整个营地也就留下了方志远的一个终端机有一块电瓶保证供电,其他的已经都没有再使用过了。

现在可以肯定琪亚娜的说法的正确性了,天命确实在那里安排了支援,而且我现在可以肯定了,休伯利安号一定在那里,但是足足半个月没有消息,不禁让人怀疑,那里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数,这里虽然与游戏差别挺大的,但是一些大概事迹的时间线还是可以找到脉络的,游戏里琪亚娜和芽依可没在白狐山休息这么长时间,如果我没记错,她们找到休伯利安后,姬子直接带着她们回到了极东支部。至于长空市政府,虽然玩游戏时没有听到过,但这里毕竟不是游戏,有政府有国家的军队实在是太过正常,而且就连尸王和变异鼠群这种东西都出现了,再出现点其他的什么东西,我一点都不会惊讶的。

喝到中段时,他们以诉苦的方式向我提到这条信息,他们过的这么紧巴,努力的收集物资,都是为了将来迁移整个营地,让更多人活下来。

其实刚开始我还感动了一下,后来一想,都他娘的是在放屁,他们是什么人,从他们的行事还有从李华那里得来的消息,我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带这么多人去幸存者基地?想让他们活下来?放屁,这就是拿人口去和政府谈生意的!先不提现在人口百不存一,人口就是资源这一条,要知道他们现在是一个小型营地,要是他们随意煽动一下这么多人要是在幸存者基地闹起来,那可不是小事,更何况他们手里都有战力,都是可动资源,谈的好他们完全可以在政府那边捞个一官半职的,这种时候的一官半职可不比从前,那可动资源与权力,要是能再好好运营一下,啧啧啧。

到这里,就清晰了许多,一个人带领整个营地,还是两个人,都决定了他们在为了幸存者基地的地位和待遇,两个人,政府方面稍微运作下让他们自己掐一下,政府方面可以少付出多少,而他们得到的,又比预订的差多少?都是会算账的人,所以他们难免的看不惯对方,想压对方一头,甚至是干掉。

我也是得到这个消息时开始装醉的,既然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我了,那肯定是有所图的,于是还不等他们的诉求,我干脆猛灌几大口酒,开始装疯,看到这里,他们一时也就不好开口了。

在此期间,方志远只是沉思,吃着菜,还是小口小口抿酒,就连张鹏露出杀意时,也没太在乎,他巴不得张鹏动手了,同时也看出了我在装醉,他是无所谓的,我们掐起来,最后不管谁输谁赢,他到时都是最大的胜利者。

但是最后张鹏也没动起手来,方志远只是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是张鹏最后看出来了,还是单纯的没有胆子动手,最后只能叹气放下这个念头。

“起来,起来,送你栋哥回去,他喝醉了。”方志远一脚踢在方祈年的小腿的迎面骨上。

或许是因为烦闷,这一脚还挺沉的,方祈年一下子就疼醒了,呲牙咧嘴的,开始还敢凶一下,在抬头看到是方志远后,马上就蔫了,说了声哦,就支起同样摇摇晃晃的身体做出扛着我我姿态向我的住处带过去。

方志远与张鹏在目送我离开后,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笑,没有说话,先后离去,回自己住处去了,最后这瓦房,只剩下了一堆营地的物资小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