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惊变

作者:fox铭歌 更新时间:2020/6/14 12:25:20 字数:2872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月光清冷,为大地铺上一层薄纱,莹白的月光下,我看着面前的小路,心情十分轻松,收集物资约莫半个小时,回去再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就可以回去了,琪亚娜,诗音,芽依,妮可,她们肯定都等着自己回来呢。一想在这陌生的地方有人等着自己归来,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就觉得十分开心,步子也就越发的轻快了。

路不是很远,借着月光我走的飞快,不到10分钟,我就来到了食堂,食堂漆黑一片,门口还躺着两具满是恶臭的尸体,从他们**掉后,就一只躺在这里没有被动弹丝毫,这么一看,还怪可怕的,特别像曾经看到的鬼片里的故事发生现场。

想到这个,给我吓得莫名打了个寒颤,三步并两步的快速进屋打开灯光,然后那心跳蹭的一下就上去了。

“你大爷的,吓老子一跳。”我低声咒骂,原来是那灯管上被溅到了血,打开的瞬间灯光照亮整个屋子,因为那黑红色的干涸血迹,地面上出现了一人宽的影子,我正看着路呢,看到这影子给我吓得一哆嗦,赶忙抬头看向天花板,确定只是灯管被弄脏的痕迹后,才把那快飞出去的小心脏给放回肚子里。

“早整完早完事吧。”我自语道。说真的,我现在非常期望那个自称系统的家伙出来,有个人说话,我也不会这么怕了。

半个小时后……

“以后绝对不一个人来这破地了。”物资收集完毕,我已经开始向回走了。自己下地库空空荡荡的,没有人分散注意力,就会下意识的抓住每一丝可以听到的声音,于是每一步都能听到自己脚步的回声,恐惧感瞬间放到最大,汗刷的一下流了下来,腿都有些哆嗦了,强行停下脚步镇定心神,只觉得完全安静,只有换气装置轰鸣的地库更加恐怖,最终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开一个库就疯狂乱装,先收集着,挑什么的等回去再说吧,好在还有丝理智,知道留下大部分物资,没将整个库房给搬空。

水果蔬菜区还好,最要命的时候就是到冷冻库那边,收集物资时太过专注忘记了地下车库这一回事,在我刚走到那路口的时候,猛烈的敲击声与僵尸的嘶吼同时想起,给我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我那丢人的尖叫声我感觉到现在那整个地库都还在回响。

一夜无话。天刚蒙蒙亮时,我们一行人就全部爬起来了,虽然还是很困倦,但也是时候出发了,有了船只辅助运输,顺利的话,今天中午就能回去。

没有人做早饭,可能是因为昨晚的肉食因素,也可能是马上就要回到安全地带的因素,所有人都充满了干劲,都想着中午到营地,吃一顿好的,为了效率我和方志远分头行动,我带着4个人去我们一直没看的厂房区找地牛和推车,方志远则是带人去食堂地库那边去带食物,这次并没有打算带特别多的食物,道路已经被打通了,这个监狱,以后就相当于是他方志远的了,至于会放心让我去找地牛搬弹药,是因为这跟着我的四个都是方志远的人。

来到厂房,刚走入厂房大门,就能看到那高四米的大门,此时大门打开,在大门旁面,一座高高的冷却塔矗立在那,到现在还在运转,在厂房内铁皮蓝顶下,是一个个工作台,车床,铣床一应俱全,刚一进去,一股浓烈的铁锈味扑面而来,即使过了两个月,这里的味道依旧散不干净,在厂房的西北角,还能看到已经加工好的货物,是用塑料薄膜包裹的板材,有点像汽渡船的铁门。

没管那些货品材料,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一个,车。

在一番寻找下,我们找到了4台拉物料的板车,还有3个地牛,车不多,但是运送物资,足够了。

一行人拉车而回,我带着三个人,拖着三台地牛和一个板车去装昨天就已经搬出来决定带走的**,剩下的一个人把板车落在一起,找方志远去拉食材。

20把八一式,其中4把是我的,5箱c90的子弹,还有8箱八一式的子弹(有两箱是我的),谁也没注意到,搬运时弹药箱上的编号,是有不同的。

很快,一箱箱弹药被搬运完毕,不是不想多搬,实在是船就那么大,容不下太多物资。弹药搬回去了,吃的怎么办?虽然路是打通了,谁也保证不了会不会还会出现僵尸给封上,现在最优先考虑的,自然是均衡。

弹药搬运完毕,接下来就是还在屋中躺着的方祈年了,经过一夜的休息,他依旧没能站起来,其中的原因,我是知道的,毕竟有系统在,查看一个人的状况,并不难。

方祈年,脊椎受损,下肢瘫痪,修复中。

这是我在系统中看到的,在修复中下面还有一个长长的读条,但是那读条,进度极其缓慢,仿佛终其一生,他都无法再站起来了。

两名队员进屋将方祈年给背了出来,放在了我推过来的板车上,他靠坐在板车后壁推把位置,头发随意的翘着,嘴里叼着半支烟,看着校场不再说话,休息了一整夜后,他整个人都变得颓废起来,原本以为睡一觉会好的,结果到现在,还是没有感觉,他知道,自己可能废了。

“咋样,睡一觉有没有觉得好些。”我随口问道,因为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更合适。

“嘿,好多啦,感觉马上就可以站起来了。”他强挂着笑容回应,但是那眼神,却是已经死了。

我其实还保留了几个急救箱的,可以为其救治,但是最终,我没有拿出来,现在方志远虽然明面上还没和我翻脸,不过此时他的既定任务已经完成,谁也保不准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如果打起来,方祈年肯定会听方志远的,我不想,也没有必要再为自己增加一个敌人。

收拾完毕,三个队员拖着地牛,我推着方祈年,向食堂位置走去,那里是我们的汇合点。

过去时,已经能看到那剩下的三个板车中,其中两个已经摞起半人高的大米,几头被切成半片的猪担在上面,最后一个板车上是几麻袋土豆。

看到我们推着弹药过来时,方志远笑着相迎,当他看到瘫坐在板车上的方祈年后,他眉头便皱了起来。

“还是站不起来?”他问道。

“暂时”方祈年回应。

方志远便不说话了,沉默了几分钟,当下地库的最后两人推着一餐车的白面回来后,他便开始指挥,带人运送物资出去,期间没再多看方祈年一眼。方祈年眼神复杂,没有说话,他知道,营地不养废人,一个病患,在现在,真的会拖累整个队伍。

很快,物资上船,方祈年也被安置到船头,物资在他身后满满的堆了一船,这船的吃水面肉眼可见的下降着。

没有了方祈年,最终是四个人利用船头的绳子拖船,一个人用竹竿顶着,防止船离岸太近搁浅,十个人,成两班轮换班,累了就换一批人,终于在中午,到达了营地门口。远远的,就看到有人在门口守望着。我们终于回来了,但是此时,营地门前,那两个熟悉的小年轻不见,有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干瘦中年人守在那里,中年人一看队伍回来了,径直向营地内部跑去。方志远看到了满脸的笑容,这应该是找人来迎接他们凯旋来了,结果当他走到桥头看到在水里飘着的半截尸体时,他目呲欲裂,心中瞬间被怒火填满。

而剩下的小队员们看到了水里的身影,先是心头一凉,一阵恶心不断的涌上心头,10个汉子有一半都趴在地上开始呕吐,而后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水里的人,面容被毁坏的严重,整个面部都被人用钝器打烂凹陷,面皮脱落,此时半片脸皮挂在那头骨上,被水冲刷的一阵阵抖动,两颗眼球发白,显然是说,已经死了许久,他的四肢全部被砍下,整个人都都做成了一个人彘,谁也不知道他生前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苦难,如果不是他胸前的耶稣受难纹身,谁也认不出来,他曾是看守这座桥的那个小年轻。

我看到这种惨状,只觉得喉咙发痒,也是一阵恶心,随之而来的就是手脚冰凉,心中满是焦急,琪亚娜她们还在里面。

(我写书是不是很拖啊,原本打算在上上章就要写到这里的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