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方志远的想法

作者:fox铭歌 更新时间:2020/6/29 5:39:53 字数:2340

第一百一十七章

“她到底是什么?!”看着面前邪魅微笑的少女,方志远觉得自己血液都快被冻结,恐惧,只有恐惧,这感觉疯狂的蚕食着他的内心,就像是天敌压制一般,让他一时间惊的动弹不得,这种恐惧,即便是初见囚徒,他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人!”我看着诗音平静而坚定的说道,随后迈出了步子。

所有人都在后退,那种仿佛种族压制般的恐惧可不只是只针对方志远一人,本来就芝麻大点的胆子,一个个差点被吓碎了。此时他们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个少女,而是在面对一头洪水猛兽一般,在这慌乱后退人流中,只有一个人逆流而上。

“怪物!怪物!!”有人更是边退边喊,显然是怕到了极点。

“闭上你那臭嘴,她是人,我的……未婚妻……”

身体上的伤口并没有太影响我的行动,十米不长,很快,我便走到她面前,到这里,我只觉得那空气都仿佛凝固了几分,面前的诗音,精致面容下,那诡异的笑容早已不在,有的只是凶狠,之前的那笑容,比起野兽巡视猎物,更像是一种恫吓,坚持了两天,她的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

但就算如此,她依旧没忘记自己的使命,她身体在颤抖,表情狰狞,就好像是发狂的母兽,在拼命的保护自己的孩子们,她将自己的身体挡在琪亚娜她们身前,双臂展开,手指微曲成爪形,能从她右手指看到清晰可见的泥土,所有指甲盖都被掀起,黑色的血水和着泥土在指尖凝结,在地面上,能看到深深的爪痕,为了保护琪亚娜她们,她真的已经拼尽全力了吧。

“哇!”

看到诗音现在的样子,我心疼坏了,只是刚伸出手,她猛地探身,直接挥出左爪向我脖颈抓来,那速度之快,超动态感知瞬间就发动了。

“撕拉~”我退了半步,躲开致命伤,那爪击直接破开我身体上的防弹衣,顺着右肩直接哗啦到小腹,鲜血刷的一下沁湿了这套衣服,而我终于抓住这个空挡,抱住了她。

嘶~黑色雾丝以诗音为圆心,在方圆一米左右,瞬间涌现,就仿佛跃动的火焰,紧紧的将我与诗音缠绕,一瞬间,愤怒,悲伤,痛苦,种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我感觉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而诗音,瞳眸猩红,直接一口咬在我肩头,大口撕扯上面的血肉。

我没看到,在一旁的琪亚娜与芽依,随着这黑雾的出现,脸色更苍白了几分。

“开枪,快,开枪!!”这恐怖异常的的景象出现在方志远面前,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那个配件厂,疯狂的老鼠大口撕扯着自己身边的人,血水四溅,所有人都像是没头的苍蝇,疯狂逃窜。他慌忙的指挥着紧随他而来的四个队员,要消灭眼前的异常之物。

“敢!”我转头看向那一群人,或许是受了这黑雾的影响,我充满了毁灭冲动与暴虐之感,在这疯狂暴虐气息的加持下那杀气格外浓郁,伴着四溢的杀气,一时间还真的将那一群人镇住了,没有人敢举起手中的枪。

痛?已经感受不到了,伤口多了,就麻木了,看着怀里正疯狂撕扯我血肉的人,我只是抱住她,低头抵在她的耳边。

“我回来了。”

四个字,就像是化解诅咒的良药,诗音也终于停下了她的疯狂,猩红的瞳眸中,满是思索的神色,虽然她还没有想起眼前的人是谁,但是眼泪却止不住划过她精致的下巴,这安心的感觉,对她而言,是这世界上最无可替代的珍宝。

“唔~呜~”诗音很努力的想说话,最终只有这一个单音节发出。

“辛苦你了,已经没事了,我回来了”

“呜啊~”单音节变成哭声,由小声,变成了嚎啕大哭,像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终于来到了她可以发泄的臂弯。雾丝消散,她眼睛的黑红色也在慢慢转变成黑白,原本还有些无处安放的手臂,也环到了我的身后,似是埋怨一般,她抱得非常紧,仿佛要把整个人都融进我身体一样。诗音,回来了。

雾丝消散,虽然心里头还是有些不适,但是随着那各种暴虐的负面情绪消散,我也恢复了几分清明。但是伴着这清明的恢复,还有那快让我昏厥过去的痛感,如果不是怀里还抱着诗音,我估计自己早就躺倒在地上了。

“没事了,这是她的能力,就是稍微有些副作用。”看着还举着枪,一脸戒备的方志远,我紧抱着诗音向他解释道。

然而,方志远并没有恢复往常,反而打开了红外线冲我这里瞄准。

“我说了没事……呵。”只这么几个字,我就觉得没必要再继续说下去了,在他眼中,我没有看到恐惧,有的,只是贪婪。

是我忘了,是了,不管我们之前相处多愉快,那也都是因为交易,他一直都是营地的领导人,那个追逐利益的人,且不说我自身拥有的各种东西,我作为一个外来者,本来是他用来打破与张鹏力量平衡体系的存在,现在交易结束,他得到了粮食与武器,张鹏也已死亡,那么营地中最能给他带来威胁的是谁?!

虽然我承诺会离开,但是很显然,一个聪明的逐利者是不会相信这种口头承诺的,之前我状态良好,先不说打不打的过,他根本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动手,冒然动手,他的手下会怎么想,还能安心给他卖命?!

而现在,还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吗?方志远看着面前的人,重伤,加上他怀里抱着的那个明显有问题的姑娘,再有他李国栋被那个异常的姑娘给咬了,他可以有千万个理由动手啊!于是,悲伤的表情跃然于他脸上。

“李兄弟,不管你怎么说,那感觉是不会骗人的,虽然不知道那个姑娘为什么会保持智慧,但是,她一定是活死人,而你,也已经被咬了,虽然很悲伤,但是为了营地,对不住了,兄弟。”方志远举起手中的c90,一脸悲伤的说道。

看那家伙虚伪的表情,我真想用根马桶搋子狠狠的砸他的狗脸,要是说他去拍戏的话,拿个小金人绰绰有余。

看周围,没有机会,那一群男人们现在都是在看戏状态,在看到我被方志远用枪指着时,他们脸上的喜色不言而喻,他们其实也在害怕,害怕事情结束后,被这个“栋哥”的清算。

原本那四个小队员还有所犹豫,但是在听完方志远的话后,也举起了手中的枪,他们是绝对信任方志远的。他们看着我,一脸的悲戚与不忍,毕竟是带他们走过难关的人,有时候,越是下层的人,感情越是简单真挚。

“栋哥,我一定会每年都给你烧纸祭奠你的。”

我祭奠你个大头鬼!我心里骂道,同时开始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寻找逃命的出路。

(状态恢复,老子回来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