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只有我不在的学校(下)

作者:凡事皆安 更新时间:2019/3/2 17:46:48 字数:3326

(曲研视角)

“咦?”

听到小玲的话,我才发觉脸颊上有些湿湿的。

“哦哦,没事。”

拂手把眼泪擦干,我硬挤出了一丝笑容。

“姐姐是替小玲伤心。”我捏了捏小玲柔软的脸蛋,“小玲以后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也可以跟姐姐说哦。”

小玲摸着有些发红的小脸蛋,脸上又恢复了最初的笑容。

“嗯!”

把小玲送进家门,我回到车子上,朝站在门口开心地挥手目送我的小玲挥了挥手,立即发动了车子,逃也似地离开了那里。

不行了,眼泪要忍不住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汽车不断加速,但我不知道该驶向哪里。

任凭眼泪从脸颊滑落,我没有去擦。

明明我才是被背叛的那个人,为什么听见他难过会这么伤心呢?

“呜……”

牙齿紧紧咬着嘴唇,我拼命忍耐着不发出那些软弱的声音。如果哭得话,不就等于承认自己当初做错了吗。

“呜……”

我才不会后悔。

“呜……”

明明有错的是他才对,明明说分手的也是他才对。

“呜……”

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啊。

“啊……”

熟悉的景象出现在眼前。

寂静的公园,行人寥寥,碧绿的草坪,湛蓝的池塘,以及……那可依旧繁茂的樱花树。

不知不觉间,我来到了曾经杨清向我告白的场所。

把车子熄火,松开紧咬着的嘴唇。

“呜呜呜啊~~”

原来我又回到了起点。

“呜啊啊~~”

心里痛得像要窒息。

“呜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一片模糊,眼泪打湿了衣裙。

“呜啊啊啊~~”

我捂住嘴。

“呜呜~”

……

走进小卖部,不管收银员和其余顾客异样的眼光,我买了一条毛巾和一瓶冰水。

现在回家一定会被那个人发现的,必须先让哭红的眼眶消肿。

特意选了一家比较偏僻的小卖部,杨清绝对不可能会到这里来。

坐进车里,用冰水把毛巾润湿,然后敷在眼睛上,我开始轻轻按摩眼眶。

这样按摩个20分钟应该就没问题了。

为什么杨清会进爱心社呢?我不在的时候他又经历了什么?这些问题必须先搞清楚。

回去之后先问问叔叔吧。

把已经不冰的毛巾换下来,把水挤掉,然后重新倒上冰水,敷在眼睛上,继续按摩眼睛,这样来回四五次,等到眼睛差不多消肿了,我才回到小区。

接近五点,落日染红了天空,天边满是灿烂的红霞。小区里一片寂静,偶尔听到几声犬吠,也不知是在呼唤着谁。

我向着家里走去,经过小区花园时,突然听到一声奶声奶气的“喵”,循声望去,却发现是早上看见的那只叫小布的黑猫,不知为什么她没有呆在小喵之家,而是站在路边。

我蹲下来向她招了招手,她有些害怕,尾巴晃了晃,小心翼翼地后退了几步。我想起车上还剩下小半杯已经不冰的矿泉水,拿出来倒了一瓶盖,然后把瓶盖放到了小布面前。

小布有些犹豫,但最后似乎还是没有抵制住水的诱惑,动了动耳朵,轻快地跑到了瓶盖前,伸出小舌头舔起来。

看她饥渴的样子,我又倒了一些在她的小脑袋上,她飞快地摇了摇头,把水都溅到了周围。

“你一定很寂寞吧。”

原先疼爱自己的主人突然消失,自己也被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肯定很难适应呢。

我摸了摸她的头,这一次她没有变得暴躁,而是温顺地低下了小脑袋,果然寂寞的人也会理解寂寞的人吗。

“哎呀,一下午关系就变得这么好了啊。”

浓烈的香气袭来,我站起来。

“闻奶奶。”

“小研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小清呢?”

闻奶奶慈祥地笑着。

“哦。我一个人没事所以来看看。闻奶奶呢?”

“我在猫窝里没见到小布,所以来找找。”

闻奶奶抱起了小布,小布轻轻“喵”了一声。

“小研你还是太见外了。“

闻奶奶笑着说。

“没有。”

我急忙否认。

“没事的。”闻奶奶笑道,“奶奶这大半辈子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了,重组家庭也见过不少。”

“一开始不适应是正常的,毕竟从今往后就要管一个新的男人叫爸爸了吗,而且还多了一个弟弟。”

“但一个家庭是好是坏,绝对不应该只看血缘的,更应该看家庭成员是不是都尽到了各自的责任,是不是有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所以不用害怕,更不用见外,多接触一下,无论生气还是伤心都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相信奶奶,你妈妈的选择没有错,你的新爸爸和弟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我知道了,谢谢奶奶。”

我向闻奶奶道了声谢。

没错,我跟杨清已经不是单纯的前恋人关系了,现在的我也是他的……姐姐。

推开门,杨清正舒服地躺着沙发上摆弄着手机。

“你这么回来比我还晚啊。”

杨清抬头看了我一眼,坐了起来。

“去别的地方转了转。”

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向着房间走去。

“你哭过啦?”

走过杨清身边时,他突然抬起头。

“没有,你瞎说什么!”

我掩饰着心中的慌乱,他是怎么发现的?

“没有,我就是看你的眼睛有点小肿。”

他又低头看起了手机。

“我妈和你爸呢?”

我没好气地对杨清说道。

“在房间里收拾行李呢。”

“行李?”

“嗯。好像是公司里突然有事,要出差三天。”

“什么时候走?”

“吃过晚饭就走。”

“这么急吗?”

“嗯,不过据说是好事情的样子。”

“哦。”

不一会儿,我妈就拖着两个行李箱走出了书房,一脸抱歉地看向我。

“对不起啊,妍妍,本来妈还计划一家人一起去旅游什么的,现在看来要下次了。”

“没事,工作要紧。”

反正我也习惯了。

接着杨叔叔捧着一个急救盒走了出来,“小清啊,盒子里有几盒药要到期了,你去药店重新买一些回来吧,以防万一。”

“OK!”

杨清从沙发上下来,走到了杨叔叔旁边,开始检查哪些药物要重新买。

“哦!对了!晚饭的菜还没买呢。”

“冰箱里不是有菜吗?”

杨清说道。

“不行,难得你们两个回来当然要吃点好的了。”

说完我妈就走回了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皮包。

“那我们一起去好了。”

“好啊。”

就这样,杨清和我妈先后走了出去,房子里突然就只剩下了我和杨叔叔两个人。

等等,这不是天赐良机吗?

我坐到正在仔细地把快到期的药品找出来的叔叔面前。

“叔叔。”

“嗯?”

叔叔抬起头,挑了挑眼镜,儒雅地笑了。

“可以跟我说说杨清以前的事情吗?”

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开门见山。

“可以啊。”

杨叔叔干脆地同意了,让还在考虑该用哪个理由劝他的我有些意外。

杨叔叔斟酌了一下,开始缓缓说道:“小清的妈妈在小清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车祸。”

似乎是悲伤难抑,杨叔叔顿了顿,才又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只是个普通的内科医生,明明小清的妈妈就在手术室里,我却什么忙都帮不到。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誓,一定不会让小清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从医院辞职,开始创办自己的医院,就是希望如果小清遇到疾病或是意外,那我可以有最好的技术和设备来治疗他。”

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跑题,叔叔尴尬地笑了笑:“从小时候开始,小清就很乖,就是有些内向,那个时候事业刚起步,我可以每天回家吃顿饭就已经是极限了。为了让小清不孤单,所以时常都会把小清送到他外公家里。等小清慢慢长大,上了小学初中,去的次数才慢慢变少。我的工作越来越忙碌,有时候出一趟差就要十天半个月,尽管我努力想要多陪陪他,可时间还是少得可怜。但小清在家还是和原来一样听话,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我一直以为是他的妈妈在天上看着他,让小清可以像别的孩子一样茁壮成长。但我想错了。”

我心里一紧。

叔叔好像想起了什么痛苦的回忆,“等小清上了高中,刚开始可能交到了好朋友,一天比一天开朗,我就想着孩子也大了,我也可以不用多操心了,渐渐就没有怎么再关心他。但上了高二以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杨清变得越来越沉默,每天回来就一直盯着夕阳发呆,一句话都不说,我觉得他可能是和同学闹了什么矛盾,也就没有在意。直到有一天晚上,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就想着起来喝杯水,打开灯,才发现……小清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

杨叔叔的声音有些颤抖,“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当时心脏都要吓停了,赶紧冲上去把刀从他手上夺了过来,结果他只是笑了笑,说了声‘我想通了。’,就没有再说话。我第二天就带小清去看了心理医生,但找了好几个,都说小清心理没问题,小清好像也真的想通了,到了高三开始逐渐开始带朋友到家里玩,人也变得活泼了不少。但我现在每每想起还是后怕,要是我那晚没有睡不着或是不在家……”

杨叔叔看着我,“我到现在还觉得那天晚上是小清的妈妈提醒我,所以我才能把小清留在身边。”

“……这些事告诉我真的好吗?”

叔叔的话就像一把锥子,一下一下地刺着我的心。

杨叔叔笑了,“你不是想知道吗,而且……你也是家人啊。”

之后叔叔和我妈妈是什么时候离开,我又是怎样告的别,我都没有印象。

我整个人都恍惚了。

恍惚间我看到一个小女孩扒在书桌前哭泣,又看到一个小女孩拿刀站在杨清背后朝我微笑,对我喊着凶手两个字,我不停地奔跑着,奔跑着……直至完全陷入黑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