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姐”“弟”

作者:凡事皆安 更新时间:2019/3/28 22:50:16 字数:1740

(邹煜视角)

“喂?杨清吗?你姐受伤了。”

我站在医院粗壮的门柱旁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急切。

“什么!”

电话里的声音十分激动。

“你不要急。只是个烫伤,医生已经在处理了。我们现在在市二中这边,你要是担心,就……”

“嘟,嘟,嘟……”

下课后过来五个字还没说出口,对方挂断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关掉手机,我返身推开医院的大门。踏进楼中,浓烈的消毒水味扑鼻而来。

左弯右拐地走到烧伤科室门前,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我转动门把手推开了门。

刚进去,眼前的景象就让我一阵胃酸上涌。

头发被汗水浸湿的曲研坐在椅子上紧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原本白皙秀颀的玉颈右边一大块皮肤已经变得红肿起皱,大小不一的水泡分布在紫红色的皮肤上,跟衣领粘在一起的皮肤被医生连同领子一起减掉了,露出了没有任何遮盖的血肉。

戴着口罩的女医生小心翼翼地给曲研涂着恶心粘稠的暗黄色药膏,听到开门声用余光瞟了我一眼就没有再移开视线。

曲研的旁边,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女孩子正低着头无声抽泣,脸上挂着明显的泪痕。

一直闭着眼睛强忍着疼痛的曲研听到开门声轻轻转过头,转动的伤口不小心碰到医生手里的棉球,曲研本就紧咬的嘴唇又咬得更紧了几分,睫毛不停地颤动,但她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看了我一眼,又回过头闭上了眼睛,跟往常一样。

“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这点伤一定可以治好的。”

我不知到底该怎样开口,只好如此安慰。

“无所谓。”

似乎光是说话都会扯动伤口,曲研说得非常简短。

“对了,我给你弟弟打了电话,他已经知道了,你不用担心他打电话找你。”

听到这话,脸色不变的曲研表情才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睁开眼睛,不顾剧痛底下头向正在抹药膏的医生询问道:“还要多久才能开始包扎?”

她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

正在仔细涂药的医生没想到曲研会有此一问,抬起头想了一会儿,回答道:“还有一会儿,要等药膏全部涂完。”

因为带着口罩,她说话的声音不是非常清晰。

“十五……不,十分钟!十分钟一定要包好!”

曲研急切地说着。

“这个不太可能吧。”

医生听到曲研的要求有些为难。

“求你了!”曲研神色恳切,“不要顾及我会不会痛,求您一定要尽快帮我包好。”

医生被曲研如此拜托,也只好点了点头,开始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不用这么着急吧?杨清还有课呢,而且他是你弟弟,有什么好担心的?”

曲研没有回答我,再次闭上了眼睛。

医生继续涂抹着药膏,从脖子开始向上涂到了下巴的边缘,向下涂到了锁骨上方。

好险,我心里暗道,稍微差一点也许曲研的容貌就毁了。

一股莫名的火气突然窜出了我的胸膛,看着曲研旁边那个低头不语的罪魁祸首,为什么被烫的是曲研而不是她呢?

医生总算涂完了药膏,摘下口罩,转身去拿桌子上的纱布。曲研却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站起身在房间里四处张望,像是找地方躲。

扭动的脖子牵动了伤口,豆粒大小的汗珠又从她的额头滚落。

门口突然出现一阵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曲研慌忙望向门口,下意识用手遮住了伤口。

大门突然打开,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杨清一只手握着门把手,一只手按着胸口,摇摇晃晃地走进房间,看见了刚好望向门口的曲研。

杨清愣了愣,然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瘫坐到了地上。

好不容易缓过来,杨清扶着桌子坐到了椅子上,看向手里拿着纱布的医生,“几度?”

“浅二度。”

“太好了。”

杨清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说出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有什么好的?”

我皱着眉。

谁料曲研却瞪了我一眼。

“烧伤分一,二,三度,如果到三度就有生命危险了。”

医生一边让曲研重新坐到椅子上,一边平静地回答。

杨清无比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姐姐:“有拿凉水冲过吗?”

“嗯。”

哪怕受了烫手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展露一丝一毫柔弱表情的曲研在弟弟面前却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乖巧地点了点头。

“没有碰伤口吧?”

“嗯。”

“哇……”杨清似乎还嫌面对面看得不清楚,又凑近了曲研的脖子,“这一块都熟了诶。”

明明姐姐如此痛苦,杨清却还有心情开着玩笑。

但不知为何,曲研却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看了许久,杨清才又抬起头,无比怜惜地看着面前的姐姐,“很痛吧?”

“嗯。”

“啊~~”

杨清像是哄孩子一样,曲研却乖乖张开了嘴。

“最好一块了,这样会好一点吧?”

杨清把一块巧克力塞进了姐姐的嘴里,温柔地摸着她的秀发。

曲研再不像往常在我们面前一样高不可攀,笑得前所未有得甜蜜。

这两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姐弟。

这一刻,我确定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