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终极快乐,调教圣女大人!(上)

作者:老番薯 更新时间:2019/3/20 18:49:54 字数:2247

“啊——不要看!求你不要看我的身体啊!!”

圣女胸前骤然变得凉快无比,这一刻,她只觉得,曾经让她可以用神的视角俯视世人的支撑就此消失了。

【被看光了……我的身体被玷污了!】

从小一直被强化的贞洁思想,在这一刻连同衣服都被粗鲁的撕裂开来,无尽的羞耻感袭上她的大脑,几乎是本能的,抛弃了一切骄傲的哀求声就这么脱口而出:

“啊——”

“恶魔,你这个恶魔!”

“为什么要这样凌.辱我!”

“杀了我!求你杀了我吧!”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不断地响起。

“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求你别哭了好不好!”

果子慌张的用双手捂住眼睛,嘴里用更恳切的语气乞求道。

圣女泪眼朦胧地怒视着他。

“你把手指张开那么大的缝,捂眼睛还有用吗!”

亚璐丝:“……”

果子:“……”

沉默。

果子局促地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不看,亚璐丝也看到了……索性不如见者有份嘛……”

“你你你!”

【噗——】

这一刻,血压脱缰野马一般冲上脑门,然而却想不出一句有杀伤力的话来,圣女徒劳地瞪着眼睛,憋了半天,还啥都没说,面门就一阵血气翻涌,一口殷红的鲜血被活活气了出来!

天地良心啊,我们可怜的圣女大人从小在修道院长大,每天都受着最重修养的教导,什么时候学到过一个脏字儿?

“果子……你都把她给气吐血了。”

亚璐丝看着果子,眼睛里也有一点埋怨的意思。

士可杀不可辱,这样的圣女,我见犹怜,身为被害人之一的亚璐丝,也难免心生一丝怜悯。

果子也很委屈啊!

他也没料到这个走向,他理解不了,这个圣女的性子为啥就这么烈?!

长叹一声,他也很无奈地看向小公主:“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唉……怪不得你会突然同情起她来……她跟你还真挺像的,犟得要命。”

“我……像那个天杀的圣女?!”

闻言,小公主眼睛一瞪,霎时就炸了毛!

“你胡说!本公主谁都不像!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少来烦我!”

亚璐丝刚刚平和下来的情绪因为这毫无情商的一句话给重新点起了万丈怒火,当即就气乎乎地跺着小脚走到角落,不再看他了。

“你……死丫头,我回去非得好好教育教育你不可!”

被这丫头三番两次地发脾气,果子只觉得倍儿没面子,也置气般地把亚璐丝晾在一边,专心对付起这个悲愤欲绝的贞烈圣女来。

“你!别他妈哭了!憋回去!”

恶人偏怕恶人磨,圣女被吓的一愣一愣的,一时间倒也真的就停下了啜泣。

不过,转而,取而代之的是饱含屈辱的愤怒!

“小人得志……你真让我恶心!”

果子撇撇嘴,不以为意。

“恶心也比在那里赖赖唧唧的好嗷,现在开始,爷问你啥,你就答啥,懂?”

圣女怒目而视,恨恨地开口道:“神一定会……”

“噢——忘记说了,你要是再让我听见什么‘神’啊,‘天谴’啊这样的字眼,我就把你丢到阿林那里……就是那个矮人变态,他可比我猛多了,能动“无用大棒”绝对不用“最后的轻语”嗷!”

“啊对了,还有那个木乃伊……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圣骑之王,你们可不了解他啊,江湖上人送外号‘菊魔’,就你那娇嫩紧致的小鲜花,他一下子就给你捅成虚空之眼嗷!”

“还有……”

“够了!”

圣女脸色煞白地瞪着果子,满眼都是嫌恶之色。

“那两个恶魔的党羽……想要做出这等遭天……这等变态之事,那也得有命再说!”

她快意地笑了。

“我派出了三位圣阶骑士,只可惜之前没有发出必杀的指令……可也无妨,只要天亮之前,我还没有发信号召集他们回来,他们自然会做该做之事……”

果子面色终于凝重起来。

“你这么毒辣的女人,如果在我的家乡,落到绅士们的手里,非得把你给调教成热兵器不可!”

圣女清冷地笑道:“我就是死,也不会为了取悦你这样的恶魔而苟活在这个世界上!”

果子耸耸肩。

“就你这种只是长的好看,心肠却如此狠毒的女人,老子还不惜的透呢……”

他指指缩在角落里的小公主。

“你看到没——老子最辣鸡的小跟班,都他娘的比你好看一百倍!”

亚璐丝羞怒交加地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出声反驳。

圣女冷笑一声,道:“那自然最好,你为何直接不杀了我,反正在这里也是脏了你的眼。”

“少跟老子在这打太极拳拖延时间!”

果子焦急地看向门外,星辰已经逐渐开始稀疏起来了。

夜不多了。

果子摸着黑走进圣女之前藏身的地方,没费多大力气先点亮了油灯,霎时,温暖的橘黄色光亮溢满了整个大厅。

这偌大的审判圣地,也终于豁然开朗。

大厅的后面同样是白墙白顶,而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黄金铸成的雕像。

雕像有两人高,形象是一个穿着长袍的英俊中年男子,身材酷似家乡的经典雕像“大卫”,容貌被雕得模糊不清,不知是不是有意而为,他双手交叠放在胸前,身后有一对羽翼,大大张开,仿佛想把世人都拥入其中,的确很有种慈悲众生,包容世界的气象。

毋庸置疑,这就是世人心中的创世神形象。

雕像理所当然地占据了审判所的C位,剩下两个角落,左侧是一个通道,大概就是圣女休息的卧室,亚璐丝就浑然不觉地蹲在通道口,现在看来,活像只看门的小狗。

而另一个侧面,就是果子和圣女所在的地方,除了捆绑圣女的巨大实木书架,就是一个纯铜浇铸的书桌,上面简简单单地摆着一摞白纸,一本厚厚的《教义》,一瓶打翻的墨汁,以及一支朴素但别致的羽毛笔。

果子走近圣女常坐的桌椅,还能嗅到她身上的味道。

这味道……居然该死地好闻!

果子一边指责自己的不争气,一边抓起那支羽毛笔,用羽毛那一端轻轻地在手心搔了几下,一个绝妙的想法涌上心头。

奸笑着回头,果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回到圣女的面前。

“美丽的圣女大人,我劝你一会儿还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圣女漠然的看着他,话都懒得说。

果子轻轻的笑了笑,一步一步逼近这位寸步动弹不得的圣女大人,温柔地帮她褪下一侧的衣衫,让汉白玉般莹润的香肩暴露在空气中。

圣女的身体微微颤抖,玲珑的肩头上泛起娇嫩的粉红色。

她感受到果子在她耳边的温热吐气,内心深处,羞怒之中逐渐掺杂进了一丝异样的东西。

果子在她耳边问了一句话。

“美女……你怕痒吗?”

(待续)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