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巴掌

作者:老番薯 更新时间:2020/2/13 13:44:48 字数:2870

作为奥古斯帝国独一无二的王都,奥古斯城不仅是帝国的经济中心,更是帝国的权力中心。看似水平如镜的王都,实际上暗潮涌动,政治斗争和家族角力无时无刻不在进行。这其中,奥古斯帝国的三大顶级家族——罗德里格斯家族,梭伦家族和雅各布家族自然而然成为深海之下的三大特级凶猛漩涡。

能接触到这一层的人,多少都不得不知道一点关于奥古斯三大豪阀的事情,罗德里格斯家族的当代族长阿斯兰•罗德里格斯,现任帝国军队大元帅,直领帝国步兵团,炮兵团和骑士团,年龄不到五十岁的他,已然以一人之能控制了奥古斯帝国的军事心脏,其次子凯赛卢•梭伦•罗德里格斯更是担任着世界公认最强三大军团之一“帝国圣骑士团”的团长,虽然在皇帝陛下的严格把控之下更像是一个精神领袖,但这并不能掩盖住罗德里格斯家族在帝国军队中的无上威望。

梭伦家族,这个家族在贵族圈里简直可谓是无可比拟的传奇家族,与罗德里格斯在军事力量上的硬实力不同,梭伦家族走的是一条让其他家族望尘莫及的独特路线——政治联姻。说到政治联姻,任何家族都联不过梭伦家族,当今皇帝陛下李斯特一共娶过两任皇后,三位皇妃,谁敢想象,其中一任皇后和三位皇妃里的其二居然都是梭伦家族的女子!就算当今皇后素玛•雅各布是出自雅各布家族,几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再尊贵也架不住人家梭伦家族人多势众啊,你是皇后不假,可我们这儿也曾出过一位皇后,而且还有两位皇妃,质量不差基数还大……正因如此,没有人敢在梭伦家族面前自称“皇亲国戚”。要光说这样,梭伦家族还不至于传说的那么玄乎,可人家不但对上积极为皇室输出优质配偶,对下还广撒网多捞鱼,在贵族圈里的很多家族都开展了“无关政治利益,只谈男女真情”的亲密联姻,甚至于连罗德里格斯家族的当家主母都是出自梭伦家的女人。看清梭伦家的方针之后,人们纷纷暗自佩服起梭伦家的政治智慧,正所谓“政治就是一群没关系的人互拉关系”,相信梭伦家只要持之以恒地贯彻联姻大法,那么无论风雨多么飘摇,浪潮如何汹涌,梭伦家都会屹立不倒,生生不息,始终保存住革命的火种。

看到这,大家可能就要纳闷儿了,如此说来,罗德里格斯家族掌了军权,梭伦家族占了人和,那么要啥没啥的雅各布家族还剩下啥能用来撑场子的?前面提到,雅各布家族是公认的帝国首富,在人类势力达到前所未有顶峰的今天,雅各布家族的“帝国首富”也就相当于是“世界首富”了。可我们知道,当今陛下最瞧不上的就是会赚钱的人,倒不是因为他对钱有偏见,而是因为在经济头脑这一块,没有比皇帝陛下更出色的了。但话是这么说,皇帝陛下还是在大力扶持雅各布家族,在各个能赚钱的领域都把大头留给雅各布家那个干巴巴的老头,这其中的一些门道,估计只有为帝王者方能知晓。

……

帝国之中不乏豪奢富贵的家族,可这其中,雅各布家族的作风可以说是独具一格。别的地方不说,就说这吃,偌大王都中,但凡家里有点儿金钱底蕴的家族,一日“三”餐那是指定下不来的,正所谓:上午甜点下午茶,妇人聚会幼童耍;舞女美姬怀里靠,海味山珍塞满牙。可雅各布家却偏偏不是这一出,在当代家主老葛朗台的以身作则下,雅各布家族全体成员可以说是碗不留渣,筷不沾油;天地"粮"心,珍食莫蚀,坚决将勤俭节约贯彻到底。有人说雅各布家有钱如斯还这么简朴,何止是没必要,简直就是作秀,也有人说人家这是越有钱越会省钱,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持家之道。不过无论外人何其道,雅各布家都始终“抠门”如斯,并且一如既往地“首富”着。

午后的茶水时间是雷纳德•雅各布伯爵难得的奢侈时光,一般他习惯在门口摆上一把椅子,端着茶杯坐在上面看看天,顺便思考一下生意场上的事情,以及家族未来的发展方针。毕竟父亲年龄越来越大,身体再怎么保养也大不如前了,身为老葛朗台的独子,更是毫无悬念的家族继承人,他必须逐渐挑起家族的大梁,兼顾各种各样的方面。

可今天却是特别的一天,雷纳德将茶杯放在嘴边吹了又吹,事实上茶水已经凉得能让他拉稀,可他还在无意识地重复着这一行为,原因无他,实在是跪在他面前的这个混小子让他头大不已,无心享受这经典的“奢侈”。

“蒂芬奇啊,别的方面为父也就不说什么了,就算想说其实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在对小公主的感情上,我可从来都没小看过你……可你这回做出来的事,却荒谬地让我连茶都喝不下去了。”

“父亲……”

看到父亲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蒂芬奇只觉得满心惭愧,只得俯身请罪。

雷纳德有些心烦地抬起手:“你先别急着缩起来,我先问你,我昨天回来之后,让你去做什么了?”

蒂芬奇小声道:“父亲让我去皇宫向陛下提亲。”

“你还知道啊,”雷纳德强压住暴锤这小子的冲动:“那你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啊?”

蒂芬奇吓得一身汗,嗫嚅道:“我……我不记得了。”

“你还有脸说不记得了!”雷纳德把茶杯往地上猛地一掴,“霍”的一下起身,怒声道:“你爷爷平时怎么教育的,我们家族行为规范的第二条就是‘行不坐轿,路不行凶’,这次要不是因为你有提亲的大任在身,为父怎么会破例让你坐轿出门?你可倒好,这条家规就这么两个要求,让你一个人全给犯了!”

“父亲,我……”

“你什么你,还想着狡辩,啊?”雷纳德嘴上说还不解气,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坐轿子也就坐了,你行凶打人是事也暂且放到一边,我再问你,皇宫的大门你进去了吗?陛下的面你见到了吗?说好的提亲你提了吗?”

“我,我不知……”

“我来告诉你昨晚你是怎么回来的吧,你昨晚,是被几个仆从像抬死狗一样抬回来的!”

这一刻,挨了一巴掌的蒂芬奇仿佛忽然开了灵智,脑袋里浆糊一般的记忆一下子就清晰起来。

“父亲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话说您也太舍得使劲了吧,疼死我了……”

雷纳德冷哼一声,锦袖一甩,坐回到椅子上。

“说,给我一五一十说个明白!”

……

果子连自己是怎么走出亚璐丝寝宫的都不记得了。

本来想学着像个兄长一样把事情给弄明白,结果不知不觉就和亚璐丝吵得不可开交。

“你父皇怎么想的,你才多大!”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嫌我小么?”

“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

“对啊,我巴不得赶快被他们娶到极北冰原去,给那个半人半狼的恶心家伙生一大窝狼崽子。”

“你敢!”

“真是好笑,你又做不了我的主,凭什么问我敢不敢?”

“我做的了。”

“做的了……你还好意思说你做的了?!你想过管我吗?!你恨不得早点把我这个大麻烦送回王都,再不用想我的死活,然后‘挟公主以令诸侯’,拿着你的赏金跟你的叶子过你的快活日子去!”

【啪——】

……

一处树荫之下,果子丢了魂儿一般颓倚着,他出神地盯着至今仍在剧烈发抖的右手,脑子里却全都是亚璐丝那张美到窒息的,挂满泪痕的小脸。

那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她却不哭不叫,只是用那种冷彻心扉的眼神看着他,那一片青红在苍白的脸颊上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像铁烙一样烙在果子的心里,留下一块形状相同的,烫到心痛的印记。

“妈的,原来我比想象中还要差劲儿啊……”

秋风掠起几片落红,其中一片飘飘摇摇,说准不准地落在果子仰起的脸上,盖住了他的双眼。

“要是我睁开眼睛,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梦,那该多好啊。”

果子长叹一声,对自己居然还能自我调侃而感到搞笑。

“你要是真做了这么个梦,敢不敢把我梦的比叶子厉害一点?”

另一个声音在果子头上响起,他一把扒拉开脸上的枫叶,看到凯赛卢正挡着他的太阳,笑的却比太阳还要灿烂几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