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终是醍醐灌了顶

作者:老番薯 更新时间:2020/2/22 0:15:55 字数:2808

夜色如约而至,人们也迎来了真正应该准备晚餐的时辰。炊烟袅袅的天色下,一个身着朴素白裙的女孩子形单影只地走在街道上,她的步伐匀称且稳定,行走的速度却已然超越了一个小跑着赶回家的壮年人。

女孩儿的步履如飞让很多人都还没来得及看清她的容貌就只能遗憾地与其擦肩而过,但在一家杂货店的门口,还是有几个眼尖的妇人捕捉到了她宁定中透着一丝焦急的面容。

“好俊秀的小姑娘!”

妇人由衷的惊叹道,并且即刻引起了身边妇人们的共鸣:“可不是,真是个被神灵眷顾的幸运儿。”

这些饱经沧桑的中年女人伸长脖子张望着女孩儿,心里却纷纷怀念起自己年轻时的风姿。但在她们心底,还是不得不承认,那个早已经消失在视野尽头的女孩子,确实不是她们年轻了三四十岁就能够与之媲美的人物。

女孩子自然就是叶子。

这个时间,皇宫里也已经开始准备晚宴,可叶子怎么还能吃得下,果子这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夜不归宿。头一晚还有的说,毕竟两个人心情都不太好,再加上奥菲莉娜在一旁劝慰着,故而便先随他,可这都第二天了,果子连个影都没有,叶子天大的心也要慌乱起来了。

我们要知道,两个人虽然因为阴差阳错地一同尝了禁果,意外拥有了心意相通的能力,可这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特殊权能却很容易由于一些因素的影响而受到干扰,比如两个人的直线距离过远,再比如两个人异常的生理状态,就像果子昨天醉酒,叶子就很难感知到果子心里的思维逻辑了,这样的情况下,除了能够知道果子活着,其余什么都没办法确定。

所以奥菲莉娜就算有心想拦也拦不住叶子了,她深知,虽然叶子平时恬静随和,似乎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可真要是果子出了什么事,她必然会是天底下最灭绝人性的那一个。

万幸的是,叶子并非对果子的情况一无所知,据皇宫护卫所说,他们曾亲眼看到果子和凯赛卢一同走出皇宫,叶子心思一动,便询问起凯赛卢在平素里的一些行处往来,这其中自然包括罗德里格斯家的宅邸所在。作为军中名人,更是青年人公认的楷模,凯赛卢的事情还是很容易了解到的。叶子既然知道他和果子在一起,当然就要先找到他,毕竟此刻的果子仍然有很大概率同他一处,叶子要做的,就是用排除法,以最快的速度锁定凯赛卢的行踪,最终找到果子。

记得在出发前,奥菲莉娜还问过叶子,难道就不管果子那家伙甩脸子扔下你出门的过分事情了吗,叶子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便平静地反问道:“你觉得对于我来说,这种事情很重要么?”

奥菲莉娜感叹道:“叶子你这样的女孩子,简直是全世界所有男人的克星啊。”

叶子只是微笑以对,出门前,她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哪有你想的那么夸张,全世界的男人那么多,我也就只擅长果子这一个……我啊,只要做那傻子一个人的克星就足够了。”

……

果子有一个优点,但凡是他犯过的错误,那就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醉酒的感觉对于他来说……是极其糟糕的,那种对自己彻底失去掌控的处境,后来想想简直后怕。这一次运气好,醒来时能趴在亚璐丝的床上,可下一次呢,若是遇上有心人算计,他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所以这一次,果子并没有喝醉。

但是我们知道,酒桌上众人皆醉我独醒可谓大忌,故而果子不醉也得佯醉,这一点虽然瞒不过老辣的阿斯兰大元帅,但是骗一骗身边这个字字扎心句句要命的塔萝尔姐姐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佯醉有三好,装傻充愣能自保。

但是面对阿斯兰的询问,果子还是把关于自己利用炼金术生产泡面的事业较为笼统地和盘托出,这让阿斯兰震惊不已,谁叫泡面这种造物实在是触及到了这个世界的知识盲区,就连果子这个泡面的“发明者”,都是在奥菲莉娜的鼎力相助下,按照现有的成品逆推而出的配方。

阿斯兰对果子的泡面非常感兴趣,在如今的军队中,粮草一直都是一个非常令长官困扰的问题,行伍出身的他对此深有体会。腌制牛肉干和压缩麦片早已经变成了士兵们的噩梦,甚至连阿斯兰自己,都不堪回忆起自己那些个无限便秘的日日夜夜。

至于果子口中的情感问题,阿斯兰倒不是很放在心上,一方面,年轻人的事情自然都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另一方面,阿斯兰对果子还是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他认为,果子只要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根本就没有必要在婚姻的问题上抱有太大的顾虑。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他对于果子是否能成功向小公主求婚并没有多大的信心,他不是那些满怀浪漫的小家伙,他深知贵族间的联姻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政治交易,就连他自己和朵朵丽娅,一开始也是因为家族的联系而结为夫妇,所以对于皇室婚姻,更加不能够以个人情感来考量。

但是这些话他都没有放在今天的饭桌上说出来,毕竟初衷是不能忘记的,他只是想通过近距离的交流来看一看,自己儿子的这个过命的朋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所以纵使阿斯兰对果子的泡面事业很感兴趣,对果子与皇室的关系很是关心,他也不能在今天这个场合进行详谈,所以无可奈何之下,他还是选择了和果子聊一聊他的情感问题,其实这样也好,更有利于他全方面的了解果子的人品性情。

“果子啊,你真的同时喜欢小公主殿下和叶子两个女孩儿吗?”

此刻女人们都已经下桌,凯赛卢不胜酒力早就爬了桌底,阿斯兰才清清嗓子问出这个问题。

他心知果子并没喝醉,故而真的问出来的时候还是不禁老脸一红,多少觉得自己有点娘儿们气。

果子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看着杯中的酒底子发愣。

“这小子,还跟我装糊涂。”

阿斯兰毕竟也年轻过,大概也能体会到果子的心思,至于果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是有些哭笑不得。

“对于叶子小姐,我其实并不甚了解,只知道她是一位很强大的圣阶高手,而对于小公主殿下呢,除了她被各个种族公认的美貌以外,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她的娇纵顽劣了,这两位身份能力都极其不凡的女子,居然都能为你所降伏,单纯作为男人来说,我不如你小子啊,哈哈哈哈!”

对于阿斯兰的调侃,果子也礼貌的回以一笑,紧接着又听阿斯兰道:“可作为过来人,我还是得提醒你,男女之间,最重要的还是你们相互之间的感情,纵使被各种外力干涉,可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你们自己。其实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个,毕竟想要娶小公主,你的对手可是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我并不很看好你。但话赶到这了,我心里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果子你要记住,这两个女孩子既然都喜欢上了你,那你就要有承担责任的觉悟,如果你也喜欢着她们——我本人对男人的花心并不反对,那么你更加要像一个男人一样为她们顶起一片天,我相信,强如叶子小姐,在感情方面想必也是极其依赖于你的吧,只有你的心志坚定,她们才会轻松下来啊,别忘了,你最终的任务,是给她们幸福……”

阿斯兰的最后一句话,有如醍醐灌顶一般,让果子昏沉了数天的头脑瞬间一片清明,此时他真是不醉胜似沉醉,双手撑着桌子,果子猛地站起身,这一举动吓了阿斯兰一跳,紧接着就听果子一字一顿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你大叔……大叔,你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二个我承认的长辈,第一个,是叶子的爷爷。”

说完这句话,果子便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消失在夜色之中,如此潇洒的客人,还是罗德里格斯家迎来的头一位。

“多有意思的年轻人啊……”

阿斯兰忽然笑了笑,偌大一个饭桌只剩他一个孤家寡人,倒也乐得清净,于是便怡然自斟自饮起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