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叶子的送命题

作者:老番薯 更新时间:2020/2/29 0:24:52 字数:2440

果子旁若无人地在大道上狂奔。

……

还记得他在罗德里格斯家门口遇到自称看星星的塔萝尔,彼时她正倚在门框上,怀里抱着一件男人穿的外套。

“看星星的话,我个人建议姐姐去房顶,那儿偷听我们说话起码能稍微清楚点。”

闻言,少女双眸一滞。

“真是不知好歹的弟弟,你那叶子和亚璐丝是女人,姐姐也是女人,这方面的经验,难道我还不如父亲那个满脸胡渣的粗糙汉子?”

面对塔萝尔流露出的不满,果子却一反常态地冷淡道:“你也是女人,我不想再跟女人斗智斗勇了。”

塔萝尔故作挑衅地一挑眉:“原来你是怕了吗?”

“我又不是什么金刚不坏的大人物,害怕又不丢人。”果子毫不在意地一笑,沉默了一瞬,他又开口道:“姐姐的好意我心领了,可你毕竟也是有了婚约的女子,弟弟我眼下有这么多麻烦缠身,你就别再吓唬我了。”

“哦?你真的明白吗?”

塔萝尔说着,已经把门给他让了出来。

果子抬头看天,重重地出了一口气,然后认真对塔萝尔道:“等我想明白吧,你们王都的人可能太久没见到我这样的普通人了,反应未免太过激了些……不过凯赛卢这兄弟,我还是认的,所以不管是你,还是屋里那个元帅大叔,我都认。”

塔萝尔难得正常地抿唇一笑:“你这‘普通人’倒是当的很豪气。”

果子心念一动,那种亲切的感觉越发接近,他便再无意与塔萝尔打哑迷,抬脚便走出门去。

“夜深露重,你又喝了酒,不披上件衣服?”

听见塔萝尔提醒,果子没有回头,他一开始就看见了塔萝尔怀中的外套,但一想到心里的人,他就分毫不想领情:“姐姐还是留给大皇子穿吧,弟弟我素来惧内,先告辞了。”

说罢拔腿就跑,不带走一片云彩。

“……真是不知好歹的弟弟。”

塔萝尔眼里一片湛然,她不仅没有因为被果子拒绝而感到尴尬,反倒越加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自将外套披上,一直等到果子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她才转身回屋。

……

果子旁若无人地在大道上狂奔。

塔萝尔的借口很差劲,有心人抬头就会发现,此刻的夜空,其实并没有什么星星。

反倒是秋天的雨来得很是随性,只见天边黑压压地翻滚了没一会儿,大片大片的冰凉就砸在了果子身上。

街上的人们纷纷躲进屋子里避雨,这更显得没头苍蝇般在雨中奔跑的果子像个可怜的失心疯。

但是他没疯,他在很专注地奔跑。

他知道她就在前面等着他,所以纵使浑身的衣服都被雨水浸得发沉,湿透,早已经贴在他身上,他也顾不得了。

记忆中,仿佛永远都是男生眼巴巴地守候在女生的班级门口,就算下课铃响了半天,女生留恋座位无意出来,男生们也是望眼欲穿,不肯离去。

如今却是女孩子在等着他果子。

他不想耽误哪怕一毫秒。

话说回来,很少有人会脑袋空空地干跑,至少也应该有点合心意的音乐助兴,或者想想别的什么事情,而此刻的果子,则是在与自己说话。

“你这算认怂了么?”

“男人向女人认怂,反正我觉得没毛病。”

“那你想好跟她说什么了吗?”

“没有,完全没有。”

“那你是打算直接承认你和小跟班的奸情咯?”

“她是天下最聪明的女孩子,估计我一直也没瞒得了她。”

“不是估计,是一定。”

“哈哈哈,那我还怕个卵,我的事情,不就是她的事情?”

“你倒是无赖,不过听起来真好。”

“是啊……真好。”

雨水渐渐模糊了果子的视线,但她的身影却在他眼里越来越清晰起来,用同样沾满了雨水的右手揉了揉眼睛……果然眼睛更酸胀了,但是同时他也看清了,然后他的脚步逐渐放缓下来,因为他不想在她面前太狼狈。

可才走了两三步,他便又撒腿跑起来……见的是自己老婆,那么要面子干什么!

暖融融的灯光下,叶子撑着伞,宁静的神情,挺俏的身姿,微曳的裙角……雨中的她,纤美得宛若剪影。

果子终于来到她面前,毫无形象地气喘如牛。

看着眼前这个惨兮兮的落汤鸡,叶子紧抿着唇,手里的伞却早早地罩在他的头上。

雨夜的光线中,她凝视着果子的双眸,只觉得那对黑漆漆的眼眸璨若点星,亮得让她竟有些不知所措。

果子有些发白的双唇刚一张开就又紧闭,他知道叶子在等他的解释,但是他没有说,满腔言语皆被压下,身上的湿冷感觉忽地传来,他忍不住鼻子一酸,一把将叶子抱住,然后便一言不发。

【啪嗒。】

刚买的雨伞转眼掉在水洼里,叶子毫不在乎果子浑身黏作一团的雨水和汗水,双臂环住果子的腰,感受着他解脱般地大声喘息,她忽然什么气也不想出了。

“叶子……”

“嗯……我在。”

“我想家了。”

“我们这就回皇宫去。”

“不,皇宫不是家,我不喜欢那里,我想福音村,想那间木头房子。”

“那我们现在就回村子。”

“……你别这么惯着我,真回去的话,我也太没出息了。”

“如果你要一直这样憋闷,我宁愿不要你出息。”

果子心里既高兴又难受。他知道,叶子作为他的女朋友,由着他到这种程度大概是心甘情愿的,她甚至能因此憋着亚璐丝的事情闭口不提。可是,叶子越是包容他,他就越觉得亏欠叶子……有时候,很多决定都需要别人逼迫着做出来,叶子却从来不这么做,这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考验,果子认为自己有责任去面对叶子的考验。

“……叶子。”

“嗯?”

“其实,你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我只要抱着你,心里就踏实了。”

“你在我心里……也是一样的啊。”

不知何时,雨声已经渐渐停歇,天地间仿佛只剩果子和叶子两人,街角紧紧相拥的他们,似要凝成一副永远不会褪色的风景画。

……

黑云尽皆散去,临近郊外的平民区,一户早已入眠的人家,果子和叶子正并肩坐在房顶……看星星。

“你看叶子,塔萝尔要看星星的时候天上就没有,我们要看的时候天上就有,可见我和她之间什么都莫得啊。”

“……狡辩。”

“哎呀叶子,你看我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连我和蒂芬奇喝酒时记得的那几句酒话都告诉你了,你怎么还生气啊?”

闻言,叶子偏过头,一脸严肃地对果子说道:“以后不许喝酒……就算不得已要喝,也不许醉到让我发现。”

“额……收到!”

纵使一时弄不明白叶子的意思,不过果子要无条件坚决执行叶子的一切指令。

叶子轻哼一声,氤氲月光映得她亦嗔亦羞,微微泛红的面颊越发动人,果子不觉看得痴了。

“你在看什么?”

果子被叶子问得一愣:“啊……我,我在看叶子你……你真好看。”

“少说好听的来哄我。”

“天地良心!”果子下意识竖起三根手指:“但凡长了半拉眼珠,谁也没法昧着良心说我的叶子老婆不好看啊!”

“是么?”

叶子把小脸一板,很是认真地问道:“那你觉得,我好看还是亚璐丝好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