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那位圣女大人,她来信了!

作者:老番薯 更新时间:2020/3/30 20:12:07 字数:3072

自果子和奥菲莉娜一番谈话之后,大概安稳了小半个月的光景,每个人仿佛都进入了按部就班的状态里。

奥菲莉娜还是没日没夜地泡在炼金工坊,泡面的量产工程进入了最后的质检完善阶段,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要坚守阵地,打好上市前的最后一仗。

叶子整天守在家里,难得回到了洗洗衣服做做饭的昔日生活。当日房子被叶子和那个神秘女人给折腾得遍体鳞伤,好在这片高级住宅区配备了负责物业工作的工人,叶子顺便就监督他们修理被打斗损坏的房子。

果子则是开始频繁地进出皇宫,当然不是为了偷香窃玉,而是皇帝陛下每天都有一些新东西要教给他,从经济制度到政治思维;从国家大势到民生小节……果子如同被杨戬关进山洞里的沉香,奇迹般地在极短的时间内学会了相当于大学里五六个专业的知识。

第一天被陛下叫过去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老人家,难道是喘气声不够洪亮?还是头发丝的平均直径不够标准?

然而,当他这一次进入寝宫的时候,皇帝陛下根本就不跟他多磨叽,直接开门见山,开卷即讲。

这下果子终于开始相信,陛下确实是有意要锻炼他,不,经过这些天的体验,果子更是猜测着,皇帝这趋势可不只是要锻炼他,还很可能是在培养他!

你品,你细品,这锻炼和培养……它能一样么?

至于培养他做什么……借果子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细想!更甭提把这想法给说出口。

关于这件事情呢,果子是这么想的,首先吧,都说技多不压身嘛,就算什么都是错的,可知识总是无罪的,既然有人肯用心教,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用心学呢?

这是一点。

还有一点就挺微妙的了,那就是,教他这些知识的这个人……他可不是一般人啊。

他是帝国的君主,他是人类的领袖,他还是……亚璐丝的老爸。

话就说这么多,大伙自己回味回味。

与皇帝陛下私下共处的这些个日子里,果子对他的认识可以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反过来说,陛下对果子的影响可以说是极其深远的。

陛下是果子第一个揭开神秘面纱的大人物。

这些天,果子和皇帝陛下几乎都是在皇帝的寝宫度过的。之前也提到过,我们这位皇帝陛下很有个性,他几乎就不上朝,有什么工作都是放在自己的卧室里光速搞定,所以大部分时间他都是一个中年优质宅男。

果子正好也沾了光,在家里也是坐着,到了皇宫居然也能整天坐着,而且坐的还是“龙床”!

这一点皇帝陛下倒是不甚在意,因为他个人比较喜欢自己书桌前面那张办公椅,而寝宫里满地都是卷宗奏章,没什么空闲地方放置别的椅子,所以果子就恭敬不如从命,在皇帝的御用大床上逐渐坐出了感情。

果子在皇帝陛下身上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没有一个人是超人。简单来说,哪怕一个人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也可能摊不出一个简简单单的鸡蛋饼。

皇帝陛下的天资大概都点在了政治经济领域,至于个人武力这方面,陛下完完全全就是个战五渣。果子都不怕直接说出口,因为陛下也承认这一点,他也因此瞧不上剑与魔法,自以为接下来是“非武力时代”,只有眼光高远,腹有韬略之人才能掌控世界。

除此之外,他似乎还在感情方面有点能力缺失,陛下一共娶了两位皇后三位皇妃,除了已故的皇后瑟莉儿,剩下的无论是如今的正宫素玛还是其他三位出自豪阀家族的皇妃,陛下几乎都是扔在后园好吃好喝好穿地供着,就是不闻不问不看一眼。

至于生下的三个皇子两位皇女,这么说吧,大皇子能征善战,二皇子长袖善舞,三皇子年纪尚小暂且不谈。再说两位公主,一个沉迷炼金无法自拔,一个精于翘家娇纵狡黠……注意注意,重点来了,以上列举的,这几个子女真正的能耐,就没有一个是陛下自己教出来的!

至于怎么来的,那可是五花八门,没法细说。

所以陛下可以说对自己的这几个家人那是极其的不负责任,果子说句大不敬的话,就陛下这么整,众叛亲离都算他稳妥投资了!

果子还记得,陛下跟他说过这么一句话:

“小子,你也别笑话我,我把话放在这里,只要你以后真正兼顾到的东西能多过我,那么作为一个男人,就算你比我成功!”

果子当时权当是陛下不服气所说的玩笑话,却没想到,这句话最后成了他丈量自己的重要标杆。

……

以上很多事情,都是果子进皇宫学习之余,旁敲侧击打听到的东西。不得不说,皇宫算是果子这条咸鱼的一池活水了,在这里,他狠狠锻炼了自己所有的长处:

1、超快的学习能力,陛下教给他的知识甭管嚼碎还是生咽,总之都牢牢记在了脑子里,一知半解没关系,大不了日后再回味。

2、夸张的适应能力,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果子现在可以说整天都在和异世界素质最高的人群待在一起,所以他不知不觉就习惯了王都中人的谈吐模式。

3、变态的交际天赋,这几天,上到将军大臣,下到宫女守卫,只要他有意结交,几乎都能跟人家说上话。当然这也和他如今微妙的身份地位有点关系,但谁说这不是资本的一部分呢?如今只要他想,一句话就能给困锁寝宫里的小跟班给捞出来。

说到这,有一个挺重要的细节我们不能忽略,那就是,自从果子正式来到皇宫进修学习的第一天起,直到今天,他都没有去看过亚璐丝一眼!

也许,果子是不想主动夹在叶子和小跟班中间;也许,果子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亚璐丝情思满溢的眼神;也许,果子自知时日不多,想留给亚璐丝一个没有自己也能快乐的余生……

果子的心思有时他自己都糊里糊涂,从穿越之始的生死大劫,到半个月之前的那个该死的梦,若没有某些事情给他逼到份上,他是不会认清自己,看清前路的。

今天的他,同样没有走进亚璐丝的寝宫。

不仅如此,他这次路过宫门,甚至都没有和看守打招呼,往日的他肯定得跟人家勾肩搭背地扯一会儿淡,但今天他有心事,所以他没多事。

到底是什么事让果子失去了往日的贱笑呢?

下面让我们一起看看这封信:

首先是封皮——【谨祈 神使大人亲启】

然后是内容:

——

“敬爱”的主人:

恭请安康。

为什么要用“敬爱”这个差劲的词语呢?因为我啊,实在没办法在“尊敬的主人”和“亲爱的主人”之间做出一个抉择,为了让您同时体会到我的两种情感,姑且就采用这样一个不合规范的词语吧——反正是只给您一个人看的,我可没必要在意无关人的感受哦。

唔……您也知道的,虽然我不是大主教,可实际上所有的工作都揽在了我一个人的身上,所以请允许我僭越一下,作为教廷圣女,向您大致汇报一下天启圣城的近况吧:圣城没有反叛者,圣城没有异端分子,圣城的人民都沐浴在神的光辉下。嗯,就是这些,我有我的治理方式,您如果不放心,完全可以亲自来检查一下嘛。

我猜您不会来的,您根本就不想念圣城,也不想念我,对吗?我给您带来的回忆一定都是糟糕的,心惊肉跳的,对吗?可是,我好想你,神使大人……我真的很想念你。

您把神的力量赐给了我,难道从此就对我不闻不问,弃之不顾了吗?这究竟是您给予我的恩典,还是惩罚?

好啦好啦,伤感的话只说一两句,姑且算做我向您撒了一个娇,小小地哀怨一下吧,神使大人一定不会怪罪于我的,对吧?

神使大人身在王都,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哦,您有必要明白一件事——圣城只是神灵的圣城,圣女也只是神使大人的圣女……如果您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王都的那位领导者也许会“小小”地头疼“一段”时间哦。

神使大人您有自己的想法,不过我也得到了一些“神谕”啊……您和我,我们还会再相见的,到时候,我会给您一个很大的惊喜哦,您会看到一个“全新”的天启圣城,开心吗?

这下真的要停笔了……唉,真是的,好不容易给您写一次信,居然什么都还没说就……不过没关系,等到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可以“亲身”为您献出我的思念。

真是的,一想到这里,禁果的力量似乎有些压制不住了呢……

神使大人,我每天每夜,无时无刻不再祈求您的恩典……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稍稍想一想我呢?

(这里被空了两行,似乎有一些干涸的泪渍)

啊,对了,忘记告诉您了哦……达里,他没有被彻底杀死,也许,他就在您的身边,随时准备复仇。

虽然我对您会取得胜利这件事毫不怀疑,但还是要请您务必多加小心。

此致

乞伏

您的洛儿

写于深夜的审判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