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作者:江猫 更新时间:2019/10/3 17:13:02 字数:3020

凌云翱翔在茫茫中,如画家笔下栩栩如生的雄鹰载着斯德尔等人,马不停蹄的飞往西亚保护区,可上面的气氛却凝固的如同寒冰。

许久,朝着庞贝娇小的后背,斯德尔缓缓开口:

“我才不关心这些人类呢,只是不希望我的生活打破而已,我现在还挺喜欢平淡无奇这个词语的,所以怎么能说和我没关系呢?”

像是渔女把娇嫩的脚丫放在水中,庞贝坐在雄鹰的边缘,脚不自觉的摆动起来,好一会才回答道:“随便你,我现在要去蛇梦区,芬恩他们在哪里交易情报。”

风微微吹动庞贝侧颜的衣领,在夜空中露出了她可爱的偷笑。似乎高兴的心情也影响到了身体,来回摆动的小腿也不知不觉的加快了。

“少校果然没有骗两位,保护区真的进入了全面戒严的高度警戒状态。”用手挡住迎面的风,旧漾微微眯起双眼,站在雄鹰凸出的骨骼上极目远眺。

闻言,斯德尔和庞贝也立马站起来看。随着距离的不断缩减,高墙展开的魔力护罩从天际落下,切断了与外界的直接联系,最为有效的预防了异族的进攻。

透明无色的深厚魔力形似万物精灵所独有的自然魔力,反射出了黑暗的夜空,如同根本不存在。

但这只是用以迷惑敌人的手段。毕竟真实的自然魔力极为罕见,人类还不可能付出如此代价来建造。不过,横割开两方区域的分界线绝对难以突破,毋庸置疑的坚硬可以阻碍任何攻势的冲击。

墙上有许多守夜的士兵,不间断的来回巡查检测,没有丝毫的懈怠,凝重的表情如同即将开战,全副武装且严阵以待,似乎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在斯德尔发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注意到了夜空中的不寻常,遥遥的传达指令,必须在五公里开外接受检查,否则再进一步,则视为侵犯行为。

听到这般命令似的语气,庞贝当即就准备直接冲过去撞死他们。幸好在斯德尔和旧漾的劝解下,庞贝勉强算是压住不满,气呼呼的接受了检查。

在旧漾同时拿出法夫尼亚所授予的特殊学员证件和夜鬼军方的籍贯证明,以及血龙基地徽章后,一行人总算是暂时受到了信任,被允许进入。

毕竟其中的庞贝拿不出任何身份信息证明,无月长安也还是昏迷不醒。在这种敏感时期,不论是任何人物进入都会受到强烈的怀疑,更不用说他们这些千奇百怪的家伙。

城区的外围长街上,莫名其妙聚集的人群气势汹汹的围堵在行政机关前方,不少的警察拿着警棍枪械守候在外面,震慑住可能暴动的民众。

对比于整体居住在保护区近十亿的人类来说,这些对机关部门不满的人完全不算什么。

不过,恐惧的传播速度绝对不在流行性病毒之下,沉闷的死亡阴影迅速的蒙蔽着普通市民的双眼,阴郁的黑夜漫长得足以让他们抓狂。

“给,你的草莓牛奶,旧漾的现磨咖啡”站在自动售货机旁,斯德尔将手中的饮料递给身旁的庞贝和旧漾,自己的目光却停留在气氛越加焦灼的人群中。

满足的喝下最喜欢的草莓牛奶,庞贝轻轻的踢了脚看入迷的斯德尔:“走吧,交易应该快结束了。”

回过神来,斯德尔才发现旧漾已经跟着走远,急忙跟了上去。

平凡无奇的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但很明显的,无论是加班后的打工族还是逛街闲聊的学生,所有人的脸上都藏着一副忧郁担心的面色,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性死亡,没有任何预兆,更别谈解救办法。

急切的行走在来来往往的路边,纯白色的灯光明亮的照着前路。旧漾似乎为了缓解沉闷的气氛,于是有些突如其来的发问:“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那个蛇梦区真的存在吗?”

庞贝没想到礼德泰龙居然没有提到过这些,有些意外:“当然存在,那个不敢相信别人的混蛋也的确是不会告诉你们这些吧”

尴尬的笑了笑,旧漾讪讪的继续说:“混蛋应该是指少校吧,少校其实以前提到过这个地方,但我对这些实在提不起兴趣,更何况,是个很危险的地方吧。”

庞贝不解的回问道:“是吗?危险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真的是个很好玩的地方哦”

斯德尔看着仿佛在讨论什么游乐园之类地方的庞贝,眼皮止不住的跳起来:“别教坏别人啊,那种地方光是想起来就让我犯恶心!”

“恶心的死宅还是难以接受现实吗?哼”捧着拿着草莓牛奶欢喜的品尝,庞贝厌弃的撇了眼斯德尔。

“你怎么说都可以,反正我绝对不会再陪你去看那无趣的生物交易了。”斯德尔也少见的生气说道,认真的眼神中藏着几丝愁绪。

在得到截然不同的答案后,旧漾更是茫然了,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机密资料中的介绍。

蛇梦区:在每个保护区都存在的隐秘地下娱乐场所,营业范围相当之广,但极大多数的皆为违法犯罪行为,混迹在其中的牛鬼蛇神也是鱼龙混杂。

毒品贩卖,奴隶交易,赌博情秽……任何你能想到的娱乐行为都能在这里实现。杀人,**,偷窃,行贿……你所知的和未知的犯罪也统统能在这里遇见。

“光之下的阴影,向阳成长的大树和黑暗地底的根茎,这也是互融的分化呢。”旧漾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不知不觉的落在了两人的后面,直到浅紫色的头发擦到斯德尔的背后才回过神来。

庞贝轻声笑道:“到了。”

斯德尔和旧漾抬头看向前面。

高高直立在街边绚丽多彩的霓虹灯,为这里涂抹上了迷人情趣的基调。不计其数的衣装诱惑且凸出曲线的女郎俊男来往于餐厅酒吧间,下班后的白领和学生也放荡着久经拘束的灵魂。任由纸醉金迷,醉酒当歌,选择活在了此时无比充实快活的现在。

快乐如同香气四溢的美酒缭绕在夜店街角,恍若永不被死亡威胁的天国,拥抱着每一位向往自由的灵魂

这就是即便在世界崩坏前也享誉盛名,以餐饮,娱乐,影视,旅游等闻名于世界的新宿歌舞伎町一番街。

——————

东京某片城区隐秘的高楼内,从透明无暇的落地窗能看见东京繁华如梦的夜景,而里面正在举办一场无比盛大的酒会。

穿着高档西服和精美礼服的政治要员和集团董事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议论着什么,即便是自以为风雨不动安如山的他们,其实脸上也有淡淡的掩饰不住的忧愁。

大门忽然被打开,迟到的客人面带歉笑缓缓走入,而旁边的书雅也换上了出席重要活动的西装,显得文质彬彬,出彩夺目。

“各位,实在很抱歉,路上有些事耽误了”礼德泰龙微笑着走上了楼梯旁的高台。

台下一名其貌不扬的肥胖男子喝了口香槟,笑说道:“不必在意,既然还得多仰仗少校保护我们,我们等再久也有什么关系呢。”

“哦,记得,英机会长好像没有什么大损失呀,还真是羡煞旁人啊,何来保护一说呢。”不知从何处,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很容易听出其中的讽刺意味。

“现在整个西亚都受到空间漩涡的影响,我又怎么独善其身呢,西西里小姐别逗我开心了哟。”肥胖男子走到茶桌边向那位西西里小姐摇头笑语,否定了她的说法。

高台上的礼德泰龙,即便西装革履也掩盖不住他的潇洒俊逸,漆黑的发丝往后撩动,谈笑自若道:“如果你们两位都说有损失了,那想必西亚保护区也恐怕离沦陷不远了。哈哈,玩笑开得有些大了。”

轻抿一口红艳的葡萄酒,西西里小姐坐在白色的椅子上翘着腿,眼角带着醉意:“玩笑和现实,少校好像分得不是很清楚啊!嘻嘻,礼家的人看来也并非全都是隆美尔将军,偶尔也会有四肢发达的庸才”

体态臃肿的英机会长也停坐在西西里小姐的不远处的桌边,将他那身肥肉艰难的塞进椅子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忽而又想到什么:“哦,对了,最近关于少校的风言风语不知怎么又传起来了。那些看热闹的人啊,老是爱追究是非功过,争来论去的,受影响的,最后还是军方。”

“承蒙各位担心,不该说的话,我会用刀让他们闭嘴的。”礼德泰龙轻轻点头感谢,不过嬉笑眼神中却掠过阵阵寒意,只有寸步不离跟在他身旁的书雅才隐有察觉。

“理所当然,空间异常躁动也已经在处理中了,轻风细雨,掀不起大浪。还是请各位好好享受这场酒会吧。”说完,礼德泰龙迈步离开了高台,只留下那些位高权重的达官贵人举着香槟再次窃窃私语。

礼德泰龙并没有急着要离开这让他难受到反胃的地方,而是推开了通往深处的门,往里面走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