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DATE·A·LIVE 约会大作战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第二卷 四糸乃Puppet】終章 開始行動的過去
「這……這是什麼啊啊啊啊!」

    從封印四乃力量那天起經過了,兩天。

    檢查結束的士道和十香,雖然終于能夠回到家中……那一天,早上起來之後,在五河家的旁邊,聳立了一棟像是公寓似的建築物。

    兩天前仍然是空地的空間,突如其來、咚的。

    簡直就像是狐狸或者狸貓幻化而成的那樣。

    「什麼的……不是說過了嗎?會建造精靈用的特設住宅」

    然後,在後方的琴里,一邊揉著有點困的眼楮一邊說道。

    「……!琴里,難道說就是這個了嗎……?」

    「嗯嗯。雖然表面看起來只是普通的公寓,物理強度是普通的數百倍,顯現裝置(Realizer)也有運作,靈力耐性也很充分唷。就算多少的胡鬧,外面也不會有半點異常」

    「不對,並不是想听你說這種事……!到底是什麼時候建成的啊這個……!不是一日二日就能夠造好的吧!」

    「能造好啊。陸上自衛隊的災害後興部隊,不也是能夠在一晚就把破壞了的建築物修好了嗎」

    「什……」

    說起來的確是這樣。這一定也是,使用了顯現裝置(Realizer)的結果吧。

    「……也就是說,住所興建好之前,這種話只是詭辯啊」

    「不听人說話真是過份。明明說了為了讓十香居住在外面是會有試用期間的唷」

    「……奴」

    雖然有很多地方都無法接受,但反駁一定也是沒有用的吧。

    琴里一個轉身後,走向家里的方向。

    「——就是這樣。從明天開始十香就會住在旁邊的房子里呢。已經和十香她說過了。說不定現在正在收拾行李了吧?」

    「啊,嗯……這樣,啊。說的也是呢……」

    士道搔了搔臉頰。

    嘛,最初听見到住所興建好的時候,士道的精神衛生似乎終于能夠安定下來了……但畢竟經過了這麼多天,也不能說半點寂寞也沒有。

    「啊啦怎麼了士道。還想和十香繼續的同住下去嗎?」

    「!不、並、並不是這樣的……」

    士道慌忙的否定,但琴里輕輕的聳肩。

    「嘛,要推倒十香的話,這一兩天就是最後的機會唷」

    「你……你在說什麼呢……!」

    「哇~好可怕。退散退散」

    士道臉紅地怒吼後,琴里便一跳一跳的回到家里。

    「……真是的,琴里那家伙」

    士道呀咧呀咧的搔起頭,嘆了一口氣後便走向家里的方向。

    然後——

    「唔……?」

    士道不禁抬起了眉頭。

    穿上可愛的連衣裙,頭上戴著像是要隱藏臉孔似的鴨舌帽的少女,蹦蹦跳跳的走著。

    「!四乃!?」

    士道呼叫出少女的名字。雖然身上的並不是靈裝——但錯不了的。

    因為,在少女的左手上,戴上了兔子的玩偶。

    『唷哈~士道君』

    玩偶的嘴巴一張一合的動起來,響起了尖銳的聲音。

    『唷~,終于相會了呢。明明幫忙了卻沒有好好道謝真是對不起呢~』

    「啊,沒有……這樣子就可以了。你為什麼會在這里?檢查已經結束了嗎?」

    『唔~,只是初次檢查呢。雖然好像還有其他,因為想要向士道君好好道謝。所以就特別的稍為外出一會啦~』

    這樣說道,彷佛是望向〈Fraxinus〉那樣,玩偶往天空高舉。

    『嘛,因此,檢查結束後就再次約會呢~~』

    「啊,嗯……說的也是」

    『嘿嘿,那麼,再會了呢』

    玩偶輕輕的揮揮手。

    然後,四乃的肩膀搖晃了一下後,很躊躇的望向士道的方向。

    「唔……?怎麼了?」

    「——那,個……」

    然後,士道听見那樣的聲音後抬起了眉頭。

    那並不是『四音』,毫無疑問是四乃本來的聲音。

    「還可以……再次……到你家,游玩嗎……?」

    這樣說道,並以戰戰兢兢的樣子把視線望向士道的方向。

    「喔……喔,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來啊!」

    士道回答後,四乃的表情明亮起來便低下頭,啪噠啪噠的走開了。

    『嘿嘿,了不起了不起。很努力了呢~』

    「……嗯」

    和玩偶交流著這樣的對話。

    「……哈哈」

    士道小小的吐了一口氣,嘴角浮現出笑容。

    說起來,在戴上玩偶的狀態下是『四乃』在說話,這說不定還是第一次。

    雖然不太明白……但有點,感到高興。

    「那麼就……」

    輕輕的伸個懶腰後,便走進了家里。

    然後,走上樓梯,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間的時候,士道發出了小小的聲音。

    位置走廊最里頭的客房的門微妙的打開了,從那里,十香的半張臉伸出望向士道的方向。

    「……怎、怎麼了?」

    「…………」

    士道皺起眉頭這樣說道後,十香保持無言地,從門隙伸出手,不斷的向著這邊招手。

    「過、過來這一邊?」

    「…………」

    十香迅速的點點頭。接著就這樣,回到了房間的里面。

    「那個……」

    士道好一段時間都浮現了困惑的表情之後,慢慢的走了過去。

    接著,還是喀喀,的敲門後打開了門。

    十香在房間的左手邊——放置在牆邊的櫃子前站立著。為了變成面對面,向房間的中央走過去。

    「有什麼事嗎?十香」

    士道發問後,十香輕輕的咬緊牙關後抬起頭來。

    「……唔。可能你已經從琴里那里听說過了,從明天開始,我就會住在旁邊的房子」

    「啊,嗯……似乎是呢」

    「那麼……唔,現在,有點說話想和士道你說」

    「說話?」

    「……嗯」

    十香像是有些話很難說出口那樣,微妙的移開了視線。

    「昨天,檢查的時候,從令音和琴里那里听說了不少」

    「——!那、那個……不少的是指……」

    「唔……琴里她們,是為了幫助我們精靈……而士道也有在旁協助」

    十香為了讓心跳冷靜下來而深呼吸後,面向了士道。

    「我要說的話,和這些有所關連。——士道。拜托你了。從今之後,當我和四乃這樣的精靈出現的時候,請一定要拯救她們」

    「……」

    士道睜大了雙眼。

    「琴里她說了,好像還有幾位精靈已經被確認了。在她們里頭,一定也有像我們那樣的,不期望戰斗卻被卷入的家伙存在。——那樣的話,不是很可憐嗎」

    十香擺出一副好像有點寂寞的表情,這樣說道。

    「所以拜托你。用士道的力量,拯救那樣的精靈吧。……那個時候,我也一定會幫助的」

    「…………」

    士道吞下一口口水後,再次望向十香的臉孔。

    「……那個,該怎麼說呢。唔……」

    十道輕輕的按著額頭。

    明明經過十香和四乃的事件後就下定了決心,為什麼被請求的時間就變得結結巴巴了呢。士道輕輕的搖搖頭後張開了口。

    「——嗯。我也是這樣想啊」

    「…………」

    十香她明明得到了想要听到的回答,卻不知道為什麼以有點復雜的表情笑了。

    「唔……感激不盡。那個……還有一件事,能听我說嗎?」

    「喔,是什麼事。說出來吧」

    「唔……」

    然後,十香的嘴巴彷佛喃喃自語的動起來,忽然低下頭。

    「?你說什麼?」

    好像說了些什麼——但是听不見。

    士道為了側耳細听而向十香的方向踏出了一步——

    「……!?」

    被急速抬起頭來的十香靠近了身體,不禁屏住了呼吸。

    十香環抱著士道的頸項後,就這樣把士道推倒在附近的床上。

    接著——

    「唔咕……!?」

    一瞬,看見了彷佛是剎那的東西,十香她,漸漸的把自己的嘴唇,和士道的嘴唇重迭在一起。

    突然的事情,令腦袋混亂發出了悲嗚。

    說不定這其實是在夢里吧,如果是的話這個夢到底是在隱喻什麼啊佛洛依德老師,一瞬間出現了這種無濟于事的思考。

    但是,不用拉扯臉頰來確認痛不痛,配備在士道全身的感覺器,都接連不斷地主張著這是現實。

    滲入鼻腔的女孩子特有的甘香。迫近眼前的十香的容貌。壓在身體全體上感覺不錯的負荷。讓人不禁想要抱緊的,柔軟的肢體。

    而且——從嘴唇傳來的難以形容的觸感,和自己以外的唾液的味道。

    這一切交織起來,不斷蹂躪著士道的腦細胞。

    抵抗或是順應都做不到,就這樣過了數十秒。

    這時候終于的——十香的嘴唇離開抬起頭來。

    「呼哈……」

    看來在接吻當中,呼吸似乎停下來了。為了繼續呼吸,十香吐了一口氣。

    于是乎以這種MountPosition的姿勢,就這樣目不轉楮的望著士道的雙眼。

    「十、十香……你做什麼……」

    士道發出了聲音後,十香視線的位置保持不變的繼續說下去。

    「……這次就,這樣就當成是扯平吧」

    「……?」

    士道以迷糊的聲音回應後,十香像是很害羞似的移開了視線。

    「……為什麼呢。只是嘴唇之間接觸的行為……感覺卻不錯。不可思議的——和士道以外的人類,卻不想這樣做。……同樣的……雖然不太明白,士道你……那個,在建築物里和四乃接吻的時候,該怎麼說呢……有一種討厭的感覺」

    士道無法作出反應,十香很害羞似的繼續說下去。

    「……所以。那個,也就是。……再也,不要和別人,接吻了」

    「…………,那、那個 ——」

    看來,十香似乎沒听說過將精靈的力量封印起來的方法。這可是自相矛盾。一個亂來的要求。

    「回答呢!」

    「喔……喔」

    只不過被十香的氣勢給壓倒,士道只能這樣的說道。

    ◇

    于陸上自衛隊.天宮基地的一角的隔音室里,現在包含非戰斗員在內的AST隊員列坐著。

    為了早幾天的作戰的報告會,以及對于鄰近地域觀測到的新的精靈反應的作戰會議,被燎子要求齊集在這里。

    「…………」

    在那當中,身穿自衛隊制服的折紙保持無語,抑制著不好的心情,望著放置在桌上的雙手。

    ——二日前。

    因為〈Pricness〉的妨害結局讓〈Hermit〉逃掉了。

    加上,那位〈Pricness〉也是,在戰斗中忽然失去了蹤影。

    而且——殘留著和平時的消失(Lost)不同的反應。

    雖然被〈Hermit〉連同隨意領域(Territory)凍結了的隊員全員都無事……結局AST既未能打倒精靈,也得不到什麼重大的成果,就這樣返回基地了。心情會不好也是理所當然的。

    而且,不知為何應該在折紙家里的士道,居然走到警報響起了的街道上這點也完全不明白——順帶一提,前幾天拾獲的兔子玩偶,不知為何也從家里消失了。……有一點,感到很在意。

    當然,並不是在懷疑士道。

    倒不如說假如士道偷了折紙的私人物品的話,其實那樣子也不錯,完全不是問題。

    然後——這時候,房間的大門打開,AST隊長燎子出現了。

    在隔音室里的AST隊員們一齊站立,敬禮。

    「啊—,好了。坐下坐下」

    燎子很煩躁似的這樣說道,在大家的面前站立著。

    「好了,大家都齊集了呢。——那麼,雖然希望早一點進入正題……在那之前。有一項對大家來說既愉快又糟糕的通知」

    『……?』

    隊員們都擺出一副感到不可思議的表情後,燎子唉的嘆了口氣。

    「……天宮的精靈現界有很多,但現在卻一個成果也沒有呢。所以會有補充成員將會加入」  

    「你說……補充成員嗎」

    「嗯嗯。是超級厲害的TopAce唷。在使用顯現裝置(Realizer)方面,說不定是世界頭五位之內。——實際,似乎曾經單獨的殺死了精靈唷」

    『!?』

    燎子的說話,令隊員們開始騷動起來。

    說的也是。面對AST的精銳10人也能游刃有余的精靈,居然只要一人就能夠打倒。

    燎子一副意料之內的反應聳聳肩後,盯著剛才進來的大門的方向。

    「——進來吧」

    「是」

    接著大門再度打開——一位少女踏進了房間里。

    『……!?』

    瞬間,在隔音室里的AST隊員們,一齊皺起了眉頭。

    只不過,這也是當然的。因為進來的,怎麼看也只是中學生程度的女孩子。

    于後腦扎成一束的頭發,看起來很伶俐的臉蛋。還有特征是在左眼下的淚痣的一位少女。

    「…………」

    折紙的眉頭抽動了一下。——她的臉孔,總覺得有點眼熟。

    「——在下是崇宮真那三尉。以後,就請多多指教」翻動看起來不像是Cosplay的自衛隊制服,做出一個真實的敬禮。

    「日下部一尉……她是?」

    隊員中的一人,向燎子質問道。

    燎子一副「意料之內的質問來了……」的表情張開了嘴巴。

    「剛剛已經說過了。就是那位TopAce大人唷」

    『啊……!?』

    隊員們一齊皺起了眉頭。

    真那對大家的反應像是感到不可思議似的歪起頭來。

    「請問怎麼了嗎?」

    真是奇妙的敬語,真那這樣說道。(原文是敬語中帶有一點粗魯的用語,恕在下翻不出來……)

    「怎、怎麼了……你、你還只是小孩——」

    隊員中的一人這樣說後,真那呼的吐了一口氣。

    「這又有什麼問題呢。年齡和個人的資質完全沒有關系的說。——還是說,在這里的每一位,對贏不了我而感到討厭呢?」

    並沒有在諷刺,只是單純的在陳述事實那樣,真那說道。

    「……什」

    沒想到居然會這樣回話,隊員瞪圓了眼。

    「說的也是呢。在這里 ——」

    然後,真那將視線望向折紙的方向。

    「——類似你這樣的。應該會有幾個百分比的希望吧」

    「…………」

    折紙並沒有任何回答,只是一言不發地和她四目相對。

    于是乎燎子輕輕的敲了真那的頭一下。

    「不要作無謂的口角了。現在要播放前天的映像,找空位坐下來吧」

    「是」

    真那簡短的回應後,以漂亮的步伐,在折紙的旁邊坐下。

    「那麼就……」

    然後,燎子對牆上的按鈕進行操作後,從天井降下了屏幕,關掉房間的照明。接著操作手邊的終端後,很快的,二日前的戰斗映像被播出。

    〈Hermit〉構築了結界,而折紙打算將其打破的時候——

    「——在這里,被妨礙了唷」

    燎子可恨的說道的同時,畫面里映照出〈Princess〉的身影。

    燎子放大了畫面。然後——在結界的前面,可以確認到一位少年的身影。

    折紙小小的屏住了呼吸。錯不了的。那個是——士道。

    然後。

    「…………」

    坐在旁邊的真那突然按住頭,發出輕輕的呻吟。

    真那像是為了抑制些微的頭痛那樣用手按住額頭——但很快就抬起頭來,響起 噠的聲音在原地站立著。

    「唔……?什麼,怎麼了嗎」

    燎子發出驚訝的聲音。

    只不過真那沒有回答,只是望著出現在畫面中的士道,輕輕的張開了嘴巴。

    「——兄長大人……?」

    「……?」

    折紙皺起眉頭,盯著真那的側臉。

    接著——注意到先前的違和感的正體。

    這位少女,和那位五河士道,散發出的氣氛非常相似。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型小说排行
01. No game No..(221831)
02. DATE·..(3163859)
03. 加速世界(8068436)
04. 龙骑士的我目标就是推..(919275)
05. 无赖勇者的鬼畜美学 (829078)
06. 弑魔者的简单生活(575710)
07. 精灵使的剑舞(6298819)
08. 吾命骑士(5649619)
09. 少年阴阳师(9547544)
10. 魔法剑域(35854)
11. 桐子和他的后宫们(34822)
12. 魔技科的剑士与召唤魔..(140652)
13. Sword Art ..(16400077)
最新轻小说排行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