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用魔女之血护你三个时辰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3/23 20:40:19 字数:3044

隔天起来,利昂还是不愿罢休,他拦住了米亚的去路,非要弄清楚,哪怕只弄清楚一个问题也好。

米亚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瘦小的身躯,微微抬眼看了他一眼,“皮斯特,让开!”

“我不让,除非你告诉我。”

“告诉你?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又有什么资格了解到关于魔女之地的事情呢?你不过是个人类,又哪来的底气这么跟我说话,如果没有我,你早就死了!让开,皮斯特!”

“我不让,是你自己想要救我的,又不是我让你救的。”

米亚瞪着利昂,“你这么说的意思也就是说,你想要是死咯!”

利昂没有开口,他不敢抬头看她。

“回去,你伤还没好,我就当你刚才什么也没有说。”米亚说完这句话,利昂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回去!”米亚冲着利昂吼道。

利昂没有任何的举动,可是他的身体却控制不住,不断地颤抖。

米亚看着利昂这个模样,语气也渐渐软了下来,“利昂,回去吧!别逼我动手!”

利昂的眼角渐渐溢出了泪水,哽咽的话语看起来格外的委屈,“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放我一个人待在这样的环境了!你们大人果然都是骗子,你们大人果然都是坏人!爷爷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你们都会抛弃我,到最后都会抛弃我!哼,大人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利昂哭着跑向屋里,因此他也没有看到米亚收回伸出的手。

......

我何尝不想告诉你所有的事情呢?可是有些事情,我不能说,也不应该开口。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情里,有些我又何尝是不想知道呢?利昂,很多事情就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这个世界上多的是身不由己的事情,比如我身为魔女的身份,又比如你那伤得那么重的身体。

米亚还是离开了,她没有去安慰利昂,她想,比起积压在心底,还是将所有的痛苦都宣泄出来的好。

而米亚并没有预料到,利昂此次的哭闹比平日里的哭闹要严重得多。他在她走后的一段时间里,自己收拾了一下,抹掉了脸上的泪痕,就偷溜出去。

出了门,利昂才发现,米亚的屋子在深林深处。

出现在利昂眼前的是,直耸如云天的大树,一棵接一棵,挨得紧紧的。利昂没看见道路,也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去眼前的深林。

利昂靠在门上,能感觉到前路艰险,而且,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感受到右脚传来的疼痛了,后背也因为门板的坚硬,而碰到还未好全的伤口,再次疼了起来。

尽管疼痛让利昂不断冒冷汗,尽管右脚的疼痛让他几乎走不了,可是他还是不想要就这样放弃,如果在这个地方就认输的话,那自己的努力就没有意义了。横竖他已经出了屋子的门,无论如何,米亚都不会放过他了,既然都是死,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等死么?反正都是死,利昂没有理由会乖乖站在这里等着米亚回来弄死自己啊!

所以他只有往前走了,也只有往前走才有生机可言。

因此利昂强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一步又一步极其缓慢地往前走去,他走得很慢,而是几乎每走三步就要停下来休息好一会儿。只是在平地上行走他都走得那么吃力了,更别提要爬上那又高又粗壮的树干了,那就更不用说要走出深林了。

利昂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他也不知道自己离米亚的家有多远,他不敢回头看,他只知道一直向前走去,直到自己没有办法承受疼痛,直到自己没有任何力气,直到自己昏过去。

米亚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昏暗的屋子前躺着一个身影。

她还没走近去看那个身影是不是利昂,肩膀上的狐狸就已经蹦下去,跑到那个身影的身边一下一下地舔着那个人的脸。

米亚微微叹了一口气,走近利昂。

周围太暗了,米亚没有办法看清楚利昂的情况,她也不敢随便碰利昂。她冲着利昂身边那只狐狸挥挥手,让它来到自己的身边,随后点亮了利昂周围的环境。

原先周围黑漆漆的,米亚没能看清楚利昂身体的情况,现在周围亮了起来,米亚才发现利昂的浑身的血,跟一开始发现他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

他这是拉扯到了伤口,导致流血还不停下,非要强撑着往前走,这才导致了失血过度昏迷过去了。

如果米亚不管他的话,放任他在这里躺着的话,他大概也活不了多久了。而米亚本来就应该这样做的,因为是他不听米亚的劝,非要出来,而且他已经触犯了禁忌,无论什么情况,米亚都是不该留着他的。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米亚还是把他带回了屋子里,还是帮他疗伤了。

连米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救他,他都已经如此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了,那么为什么就不让他自生自灭,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呢?

利昂身上血红色的绷带都被米亚拆下,也是拆掉了那血红色的绷带,米亚才能看清楚利昂身上伤口到底变得有多严重。

他伤得这么重,米亚今天摘回来的药草全都没有任何的作用了,这么严重的伤口,必须要快点儿止血才行,可是这点儿药根本就不够。

米亚必须要再出去一趟,只是这一来一回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利昂因失血过多而死去了。

为了救下利昂,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米亚看着利昂那紧蹙的眉头,以及那因为痛苦而微微有些扭曲的脸,似乎也只能那样做了。

她拿起一把匕首,划开自己的手掌,银白色的液体顺着伤口滴落下来,可是那银白色的液体却没有掉落地上,反而是漂浮于半空中。

米亚紧握双手,而她手上的伤口也随着她的动作而恢复原状。

而那些银白色的液体,浮在米亚的身边,随着米亚的移动而移动。

米亚看着躺在床上的利昂,伤口上的血液不断地涌出,没有停止的迹象,而原本雪白的床单此刻已经被染成鲜红。

但是米亚没有管这些,这个时候也不是管这些的时候。

米亚挥挥手,把小狐狸赶下床。而后双手合十,不断变换,一边变换,一边口中喃喃自语。

“以吾之血,替汝之过,偿汝之责,等价替换。今授以魔女之血,魔女之力,为求封存此间时光,借以法阵护汝性命三时辰。”米亚一边说着,一边指引着自己周围的银白色液体往利昂那边飞去。

一滴又一滴的银白色液体坠落到利昂的体内,随之利昂伤口上的血止住了。而在利昂身上也浮出一层层淡淡的银白色光芒。

这一切做完之后,米亚的双手握得更紧了,她紧紧地盯着利昂,神情复杂。

小狐狸看着米亚,走过去蹭蹭她的裙角,只是它还没能碰到米亚,米亚就转身走了。

一滴液体滴落到地上,小狐狸凑近,嗅了嗅,总觉得那味道十分熟悉,它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味道跟它刚刚舔过的利昂身上的味道一样。

它呆呆地看着米亚的背影,没有跟上去。

那液体一直从米亚身上滴落下来,它不大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它能感觉到,米亚的感觉不对劲,所以它不敢跟上去,而且外面天黑了。

它缩在门口等着米亚回来,它在替米亚看家,替米亚守着利昂。

外面的天是黑的,米亚站在之前利昂倒下的地方发呆,她能感受到小狐狸呆在门边,它这次没有跟过来,大概是因为想要替她守着利昂吧!之前划伤的伤口处,此时此刻不断地溢出血来,那不是她的血,是利昂的血,她用魔女之血把利昂的痛苦嫁接到自己的身上来,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利昂控制血液流动的速度。她所能做的,只有这样了。

血液顺着米亚的手滴落下来,身上的痛觉让米亚难以前行,但是她要忍着这些疼痛,她要快点穿过这片深林,到达夜之谷,只有到达夜之谷,才能采到医治利昂的草药。

米亚知道自己必须要快点了,可是脚步为什么那么的重,身体也那么重,重得那么难以移动。她需要光,周围太暗了,这样什么也看不见的,看不见是没有办法往前走的,她需要帮助,身体太重了,她没有办法往前走,她好累,她需要时间,魔女之血所形成的屏障只能维持三个时辰,她必须在这个时间内赶回去,否则不止利昂有危险,她自己也会有危险。她需要能力,如果她有能力的话,她现在就能到达夜之谷,如果她又能力的话,她现在就可以恢复利昂。

米亚从没有什么时候比这个时候要憎恨自己,憎恨自己的无能,憎恨自己的弱小。如果她不是最弱的魔女,她就可以救活利昂了,如果她不是最弱的魔女,她就不用这么狼狈的站在这里努力了。

可是,她是米亚,是魔女世界里最弱的魔女,是魔女之地最无用的存在。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