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拼尽全力的孤注一掷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19 16:13:57 字数:3048

贝利亚一跃而上,没有设置跳板,没有立于半空中,他直接往无望海跳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手上的铁链挂住了船头上的栏杆,铁链无限延长,他整个人荡到波塞冬那边去。

问题是波塞冬周围也没有任何落脚点。

贝利亚扭转了一下姿势,骑到了波塞冬的身上。可是波塞冬身上太滑了,所以贝利亚根本就没有办法在他的身上稳定下来。

贝利亚只能抓住波塞冬的头发,哪怕那头发也是黏糊糊的,但至少他还可以抓紧,不至于让自己掉下去。

可即便贝利亚抓紧了波塞冬的头发,他整个人还是挂在波塞冬是身上,摇摇欲坠,只要他的手一松,他就会掉落到无望海中。

贝利亚现在的处境可谓是万分惊险,低头一看,下方还有变异的鲨鱼张开血喷大口在等着他。

在当下这个情况,贝利亚飞速转动脑袋。其实哪怕失手了,他也不至于掉到无望海里去,他还有手上的铁链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也许应该现在回去,待在这个地方太过于被动了,而且波塞冬身上的味道和那些黏糊糊不知名的液体让贝利亚觉得恶心。

他从来也没有想到波塞冬会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印象中,他的那副身体虽然滑滑的,但却紧致有力,他本也算得上是一个身材好的美男子,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宛若海草一般的长发,黏糊糊地贴在脸上,沾满奇怪液体的身躯,还有一些黑色的虫子爬上面,连他那最引以为傲的金色鱼尾,也变成一条黑色没有生机,没有鳞片的残缺的鱼尾。最重要的是,曾经那带着光的碧蓝色眼眸,现今也变得漆黑空洞无神了。

眼前的这个波塞冬不在是以前那个称霸海洋,威风凛凛的海神了,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忽然几只黑色的虫子跳到贝利亚的身上,贝利亚受够了这一切了,他要回到小船上去,回去之后再好好考虑怎么除掉这个变异的波塞冬。

可就在贝利亚准备荡回去的时候,他就看见的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立在船头。

贝利亚能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特别是在看到玛蒙微微上扬的嘴角那一刻,他幡然醒悟,但已经来不及了。

玛蒙已经将铁链的那一端从船上卸下来,刹那间,铁链往贝利亚所在的方向而去。

贝利亚甚至可以看见玛蒙一动一动的嘴唇。

她在说:“不用谢吾,吾不过是做吾该做的事情!”

“靠,被卖了!”

贝利亚强忍着心上涌向出来的愤怒,紧接着操控着铁链将波塞冬完完全全地捆住。

“玛蒙。给我个落脚点!”贝利亚的声音不大,但是他可以确信玛蒙听得很清楚。

血红色的光芒在贝利亚的脚下的出现,随后他的脚就触碰到了实打实的地面,波塞冬的身边浮现出一圈血红色的光圈,那好像是一个定在半空中的跳板,贝利亚站在上面,总算是离那些黏糊糊的液体远一点儿了。

有了落脚点之后,贝利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大概因为刚才太过于靠近波塞冬的原因,他身上爬了好几只黑色的虫子。

他不确定这些虫子到底有什么伤害力,但只是单纯的看着这几只虫子,他就觉得恶心至极。

他无法容忍至极身上爬有这么恶心的虫子,因此下一秒,他身上的那几只虫子就化为灰烬了。

可即便是化为了灰烬了,他还是嫌恶地擦拭了自己身上的白衣服很久很久,仿佛那些黑色的小虫子还留在他的身上一样。

震耳欲聋嘶吼声从贝利亚的身后响起。

贝利亚猛的转头,果不其然,波塞冬在挣脱铁链的禁锢。

贝利亚又怎么能让他挣脱开了,这条铁链是他们唯一的胜算了。他操控着铁链,让这条铁链越来越紧,紧紧地缠绕着波塞冬,不然他有任何挣脱开的可能。

嘶吼声此起彼伏,看样子,他们把这个变异的波塞冬惹恼了。

海浪随之翻滚而上,几乎快要漫上贝利亚的脚踝,贝利亚瞪了玛雅一眼,谁知道玛雅根本理都没有理他。

他不是没有办法处理这逐渐上升的海水,问题是他现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抵制下面的海水啊!当下他只是控制住波塞冬身上的铁链,不然他有逃脱的机会,这就已经消耗了很多精力和体力了。

波塞冬的能力太过于强大的,跟他们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贝利亚能感受到眼前这个变异的波塞冬的强大,他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即便加上玛蒙,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哪怕他现在根本就不清楚玛蒙身上存有多少力量。

限制的因素太多了,环境对于他们而言太不利了,再加上眼前的这只变异波塞冬的力量是真的强大。

打不过了?

既然打不过还要不要打?

不打是死,打也死!

答案已经出来了!

怎么可能会选择任人宰割那个结果呢?就算会输,就算打了也会死,那么还是要打,拼尽全力的孤注一掷。

玛蒙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贝利亚的耳朵。

“贝利亚,汝变了,变弱了,纠缠了如此长的时间也没能解决,真真是个废物。”

玛蒙的话刚说完,波塞冬的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红色法阵,下一秒,一道道雷电自法阵而出,击落在波塞冬的身上。

雷电未有停歇,玛蒙高举着法杖的手也没有落下。

贝利亚离波塞冬也没有很远,所以难以避免地差点被波及,但是玛蒙可完全不管贝利亚的存在玛蒙的眼里,把波塞冬杀死才是最重要的。

贝利亚一边躲避着玛蒙的雷电,一边控制着波塞冬身上的铁链。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分心躲避雷电的原因,贝利亚总觉得铁链那端的力气越来越大了。仿佛快要没有禁锢住波塞冬了。

啪嗒——

贝利亚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下一秒,铁链断开了,往下掉落。

好在贝利亚及时的收回铁链,否则他这一条铁链就掉落到无望海里了。如果掉落到无望海里的话,那么他这条铁链就是真的没了。

海水已经漫上来了,已经快要碰到贝利亚了,隐约已经有几滴乌黑色的海水碰到贝利亚的衣裳。

海水碰及贝利亚衣裳的刹那间,变成一只黑色的虫子,往贝利亚身上爬去,贝利亚急忙灭了那只虫子。随后,快要触碰到贝利亚的海水变成了一只又一只的黑色虫子,疯狂地往贝利亚站着方向爬去。

贝利亚手握着铁链,不断击碎那些往他这边爬来的黑色虫子。

他并不惧怕虫子,可是对于眼前这些虫子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那么的厌恶和恐惧,因为这些虫子是从无望海爬出来的?还是因为这些虫子是由无望海那乌黑色的海水变化而来的?或者说,是因为无望海这个地方?

三者皆有。

贝利亚真正恐惧的是,无望海这个地方,哪怕他口中、心里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本质上害怕就是害怕,这点是骗不了人的,就算他真的可以做到欺骗别人,但是他骗不了自己,他就是本能的害怕着无望海这个地方,所以他才会在那个时候帮助摩登,也才会心心念念着永恒帝国的船。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害怕无望海,他想要离开无望海这个地方。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再次响起,随着这声嘶吼声的出现,一个庞大的手,握着那根爬满黑色虫子的三叉戟直冲天际,与即将落下他身上的雷电交手,生生将那雷电逼回法阵去。

血红色的法阵一击破碎,化成一个一个碎片掉落进无望海,被乌黑色的海水吞噬。

海面翻涌而起。一个接着一个势头凶猛地海浪向着小船袭去。

玛蒙用尽全力抵挡,也仅仅做到了护着身后的小船。

而另一边贝利亚站在玛蒙造出的光圈上,直面眼前变异的波塞冬。

那个波塞冬也真好在看着他。

贝利亚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顾着那些黑色的虫子,因此那些疯狂的黑色虫子爬上了贝利亚的身体,一只又一只,直到彻底的侵占了贝利亚的身体。

贝利亚全身就只剩下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波塞冬。

波塞冬也看着他,那漆黑空洞无神的眼睛里,仿佛藏着什么东西。

尘封的记忆,有些松动,却仍旧不足以冲破那层神秘力量的封印。

一个低微的呻吟声出现,那么的痛苦,又那么的绝望。贝利亚感觉到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因此贝利亚也没有办法确认这个细微的呻吟声是真的存在,还是他自己的臆想。

难得逆转而来的局面,再次回到原来的模样,甚至变得更糟。

玛蒙被海浪困在船头,为了护住小船几近拼尽全力,而贝利亚已经被黑色虫子淹没,再也看不见身影。

他们要输了么?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胜算。

就这样输了么?

一切都结束了么?

也许已经结束了,也许这才刚刚开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