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怪物并非天生是为怪物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19 16:18:29 字数:3034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可能,你可是从这片海域里出来的,而且在这里你依旧可以召唤滔天的海浪。”

波塞冬安静下来,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模样,贝利亚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看清楚自己的模样,但是他看起来有点奇怪。

熟悉的压迫感再次袭来,这一次连玛蒙也受到影响。

昏暗的天空,挂着一轮血色红月,阴冷的寒风,在大地上肆虐,密密麻麻的人群,混乱的争斗不休,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的血腥味。

那个夜晚是纷争不止的夜晚。

那个夜晚的释放罪恶的夜晚。

没有人能逃得掉,也没有人逃。

所有人都参与在这场战役里,玛蒙站在悬崖之上,她跟在一个戴着大大黑色的兜帽的人身后,跟在贝利亚的身边。

他们所有人都跟随着站在最前端的强者。这场战役,他们不能输,也绝对不会输。

玛蒙已经不记得之后发生的事情了,她的记忆没有像贝利亚那样遗忘得那么彻底,可同时她也并不能记得那么多的事情。

比如,他们跟随的那个强者是谁?

又比如,那场战役最后的结果了什么?

玛蒙不记得最后的结果,但是才他们现在的处境,也多多少少可以猜到,他们输了,可是那个强大的领袖也会输么?

玛蒙不清楚,脑袋里并没有残留太多关于那场战役的记忆,

虽然玛蒙不记得站在最强的那个身影是谁了,但是她知道那是他们的领袖,是极其强大的一个存在。

可惜她遗漏了那些记忆,所以哪怕她想要细究那场战役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无从下手。恍惚间,她好像看见了血光,以及倒下的伙伴。

明明记忆残缺,可是心底却萌生了一股不安的恐惧,这恐惧不是这个时间段会出现的情绪,反倒像是记忆中那场战役会产生的情绪。

那种无力感,那种绝望的气息,血腥味充斥整个鼻腔,而这么浓郁的血腥味却是由自己一个又一个倒下的伙伴身上发出的。

结局早已注定,他们输得一败涂地。这是玛蒙认知里的结果,至于过去的真相,也只能等他们取回他们的记忆那一刻,他们才能知晓真正的真相。

克苏鲁躺在远处的一座石头上,旁观着前方的景象。即便克苏鲁没有在他们身边,离他们也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他仍旧影响到他们的情绪。

只要有克苏鲁在,他们总是会感受到恐惧,悲伤,绝望等等负面的情绪,哪怕他们是恶魔也无法躲过克苏鲁的攻击。

如果是以前的他们,克苏鲁的攻击也许没有那么的明显,但是现在他们的力量随着被封印的记忆,一块被尘封起来,也正是这样,他们才会感受到那么多绝望又恐惧的气息,他们也才会看见过去充满痛苦的景象。

黑色的烟雾对波塞冬的效果已经越来越弱了,波塞冬即将丧失神智。

就在这一刻,他的脑袋里浮现了过去的景象,连带着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记忆。

那一幕幕是痛苦的,绝望的,没有任何希望可言。

从他战败那一刻开始,到他被剔除神籍,驱除出所有的海洋结束。

波塞冬的脑袋忽然剧烈的疼痛起来,破碎残缺的场景一幕幕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看见自己身穿战袍正面应敌,手上的三叉戟金光闪闪,身后海浪滔天,他风光无限,是海神,海之王。

可是画面一转,整个天地变暗,身后滔天的海浪被击碎,手上的三叉戟被击落,一柄长枪刺穿了他的胸膛,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整个海域。

他躺在海洋里,抬头望着站在自己的上方的家伙,波塞冬看不清那个家伙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因为记忆中他就没看清那家伙的模样呢?还是说他的记忆仍旧是残缺的,不完整的。

黑色的身影,手握着刺入他胸膛的那柄长枪,那成为了他的噩梦,一直以来的噩梦。

突然眼前的画面消失,转而是一堆黑色的影子在他的耳边说话,他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很吵,很烦,他想让他们闭嘴,可是他动不了,所以他只能放任那些声音在他耳边游荡。

杂乱的声音里,波塞冬听清了几句话。

“波塞冬也输了。”

“就是,那可是在他的领域啊!”

“那个罪神的弱点不是水么?她最怕水了,这都在海王的地盘了,怎么还是输啊!”

“这波塞冬是不是有点没用啊!”

“传说中的海神也不过如此啊!”

“真是弱啊!”

“你是没有看到啊!一对多都被吊打,血浸染了一大片海域啊!”

“这么惨的啊!”

“希望不要再被派去追杀那家伙了,那家伙强大的变态,基本上谁去都是送死啊!”

“波塞冬怎么那么不自量力呢?”

“就是,也太不自量力了。主神都没出面了,他一个小小的海神,凑什么热闹呢?看吧,被打趴下了吧!”

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波塞冬的耳边徘徊,之前听不懂的时候,波塞冬已经十分的烦躁了,现在听得一清二楚就更加烦躁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动弹不了的话,他一定会把那些说闲话的家伙全部凑一遍,也不管他们是谁。

“他们是不是很烦,是不是很想让他们永远的闭嘴。”邪魅的声音像曾经一样,出现在波塞冬的耳边,依旧蛊惑着波塞冬。

“别担心,我不会跟你讨要什么报酬的,你也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的。单纯只是因为我受够了这些叽叽喳喳的声音了。这么容易让人烦躁的声音,早就该在源头杜绝掉。我早该发现的!”冰凉的话语终止,继而喊叫声,哀嚎声,求饶声混在一块,突然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失了,只剩下滴答滴答的声响。

那是血液滴落地上的声音么?

听起来不像。

那是什么?

是神明哭泣的声音。

只不过那些神明早已不复存在了。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是罪神,这些事情对于我而言,不值一提。”

“他们的死活对于我而言,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这整个世界对于我而言,也是可有可无的。”

“波塞冬,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怪物并非天生是为怪物。”

“世人创造了神祗,也是世人毁了神祗。世人造就了怪物,而怪物毁坏万物。这一切不过是因果循环。”

“有因有果,有什么因,就有什么果。有什么果,就会引发什么因。”

声音消失,画面一转,血红色的海面上漂浮着几具尸体,波塞冬认得那些的尸体,那是波塞冬的妻子安菲特里忒和波塞冬三个儿子特里同、罗得以及本塞西库墨的尸体。

他们的尸体漂浮在血红色的海面上,那个时候的绝望和痛苦一股脑的涌进波塞冬的脑子里。

他愤怒地看着的前方,天空中站着一个人。

这一次,波塞冬终于看清那个人的模样。

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扬,她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裙,站在血红色的海面上显得异常妖异,那一瞬间,波塞冬忘记了质问她,也许在过去的那个时间点,波塞冬质问了,又或者没有。

只是在这个时间点,此时的画面里,波塞冬没有开口,而她眉头微微皱起,碧蓝色的眼眸里泛着点点血红色的光芒。

是她杀了自己的亲爱的妻子以及三个儿子,可是在这一刻,波塞冬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原先的愤怒散去,徒留悲伤。因为妻子和儿子的失去而悲伤,还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而悲伤。

忽然,站在半空中的那个人的身影忽然变得越来越浅,周围的景象逐渐消失。

血红色的海面被焦土所取代,碧蓝色的天空被黑暗笼罩。

波塞冬看见一个人站在众神之前,焦土之上堆满了尸体,眼前的景象,波塞冬没有任何印象。他认出了站在众神面前的那个人,依旧是那个女人,尽管她背对着他,身上的装扮也变了模样,但是他还是认出了她,认出了她耀眼如光芒一般的银白色的长发。

她孤身一人对抗众神。

血液滴落,盔甲受损,可她从未退一步,依旧向前。

没有一个形容词可以形容她的疯狂,她比修罗还要可怕,仿佛是一个魔神,着了魔的神,嗜血,强大,又疯狂。

...

黑色的烟雾作用即将消耗殆尽,无望海浪潮再次袭来。

贝利亚眼睁睁看着的波塞冬那双难得清明的眼眸在一点点被黑暗侵占,贝利亚知道,当黑暗笼罩光芒的时候,那一刻波塞冬会变回之前的那个恐怖的波塞冬,他将再次成为他们的敌人。

玛蒙抵挡着的再次袭来的海浪,所有的一切再次回到原点。

“贝利亚,这是吾等唯一的希望了。”

“玛蒙,我们可能真的输了,在无望海之内,又怎会有希望可言。”

“就这样结束了?贝利亚,这样的结局你可以接受么?”

“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我没能找到波塞冬的弱点,我们输了。”

“贝利亚!”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