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杀掉波塞冬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19 16:19:15 字数:3066

贝利亚诧异地看着波塞冬,最后那句话并非出自玛蒙的口,而是出自眼前即将失去神智的波塞冬的口。

“波塞冬,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贝利亚,救我,救救我。”

“救你,我怎么救你,我自身都难保,我怎么救你,过一会儿,你就会失去神智,用无望海的海水将我们淹没。我们打不过你,至少在无望海里,我们打不了。”

“鱼尾,我的弱点是鱼尾,救我,贝利亚,我受够这一切了,我要离开这个地方,我要去找那个女人。我不能再待在这个地方了,我要去找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需要我,她是悲伤的,我可以安慰她的。只要我离开了这个地方,我就一定可以找到她,安慰她,让她变成我的女人。”波塞冬痛苦的表情里夹杂了这是愉悦,贝利亚厌恶地看着这个波塞冬。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那么倒霉,又被他看上了。

贝利亚不想多管闲事,自然也不好奇波塞冬口中的那个女人是谁,波塞冬是出了名的花心风流了,所以这样的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贝利亚并不确定能不能拯救波塞冬,或者应该说,他并不确定自己想要拯救波塞冬,自己可以把波塞冬拉出这个泥沼来。

不确定是否拥有这份能力,也不确定是否能做到,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愿意拯救他。

“真想抚摸她那头银白色的长发,让她碧蓝色的眼眸沾染上情欲的色彩,只要一想到把那个高高在上,俯视万物的她拉下神坛,让她在我身下沉沦,求饶,哭泣,我就兴奋。”波塞冬的声音一字不漏地的进入到贝利亚的耳朵里。

贝利亚虽然还是不清楚他口中说的那个女人是谁,但是在这一刻,他决定了,要杀了波塞冬。救他,然后让他再去祸害其他人,怎么可能呢?

贝利亚还没有发现他改变的主意是因为波塞冬口中形容的那个女人。

遗失的那部分记忆尚未回归,所以贝利亚并没有记起自己甘愿臣服的领袖,但是他本能的还是要护着自己守护的王。

反正他们已经知道了波塞冬的弱点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再花费精力拯救他,他已经变成了这个模样,就算救了也没有用。

波塞冬失去了神智,而贝利亚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在波塞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这一刻,挥舞着铁链,将波塞冬捆住。

但是仅仅是束缚住波塞冬还是不够的,远远不够。

他那条长长的鱼尾几乎全部浸在无望海里,这样他们可没有办法对那条鱼尾做什么。

铁链紧紧捆住波塞冬的身体,嘶吼声在贝利亚耳边响起,几乎要将贝利亚的耳朵震聋。滔天的海浪在波塞冬的身后翻涌,贝利亚没有多余的手可以制止。

他只能求助玛蒙。

“玛蒙,帮我处理那海浪。我找到弱点了。”

“吾自身尚且难保,如何顾得了汝。”

“少废话,还想不想赢了,那鱼尾就是波塞冬的弱点,我现在想办法把他这条鱼尾从海里抽出来,你还想不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吾就再帮你这一回。”

玛蒙话音一止,血红色的光芒凝聚成一道屏障,生生抵挡了波塞冬身后的滔天翻滚的海浪。玛蒙半跪在船头,双手依旧撑着抵挡住眼前的海浪,法杖凌驾于半空之中,发出血红色的微光,明明灭灭。

玛蒙已经没剩太多精力了,如果这一次还不能赢的话,她大概就撑不下去了。

身体不断的传来酸痛感,力量几近用尽,实在是太逞强了,之前的那击雷鸣消耗掉她太多的精力了,已经没有办法在支撑太久了。

滔天海浪之前的屏障,似乎没有办法抵挡住海浪的重压,几近破碎,贝利亚已经可以听见细微的碎裂声。

他猛地回头,就看见半跪在船头,不断喘息的玛蒙。贝利亚实在是没有想到,玛蒙的力量消耗得这么快,看她这个模样,是没有办法再要求她什么了。

难道他们就真的没有办法打破无望海的诅咒了么?

身处在无望海里,就真的注定没有希望么?

突然,贝利亚看见了波塞冬手上的那柄变黑的三叉戟。他记得,这柄三叉戟可以召唤海浪,控制海域,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只要他失去了这柄三叉戟,无望海的海浪就会褪去。

虽然无法肯定,但是值得试一试。

横竖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也许会起到作用呢?

贝利亚控制着波塞冬身上的铁链,让铁链更紧了一点儿,随后对着玛蒙喊道,“玛蒙,夺下那柄三叉戟。”

“贝利亚,吾说过,吾帮不了汝了!”

“那柄三叉戟是控制海浪的关键。没有了三叉戟,海浪应该就会停下来。”

“呵,吾就再信汝这一次,其他的,吾再也不管了。”正说着,立在玛蒙头顶的法杖忽然径直往波塞冬所在的方向飞去。

紧接着,波塞冬握着三叉戟的手上出现了一圈的小型的血红色的魔法阵,那些血红色的魔法阵变化成一条条血红色的蛇,它们吐着信子,缠着波塞冬的书,不断地拉扯着波塞冬的手,不断地分开波塞冬的手。

波塞冬的嘶吼声越来越响,握着三叉戟的手也越来越松,最终,三叉戟脱离了波塞冬的手,往下坠落。

就在这一刻,血红色的法阵变成一只老鹰,叼着三叉戟往小船的方向飞去。只是在飞行的过程中,它不断地下坠。肉眼可见它在空中,一上一下地飞行着,仿佛无形之中有什么东西拉着它,仿佛要把它拉入下方的无望海内。

海浪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贝利亚也难得的松了一口气。

因此她也有余力帮助那只由法杖变成的老鹰,而它之所以会飞得一上一下,大概也是因为这无望海莫名其妙的诅咒吧。

玛蒙没有想到无望海的力量那么大,把三叉戟运到小船上也耗费了她很多的精力。

然而这样还没有完,三叉戟掉落在小船上的时候,小船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层,玛蒙没有办法,只能耗尽最后一点力量,将三叉戟封印起来,连带着给整个小船加上厚厚的屏障。

屏障如一个蛋壳一样,把整艘小船包裹在里面。

做完这些,玛蒙已经消耗掉了所有的力量,她昏倒在了船板上,变回了妮斯的模样。那根法杖也因为玛蒙的昏倒而掉落在船板上,只是它刚触碰到船板,刹那间又竖立起来,仿佛有意识一般立在船头。

现在玛蒙是真的是什么也帮不了贝利亚了。

截下来的事情都只能由贝利亚自己完成了。贝利亚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他的手心在冒汗,大概在他的内心里也在害怕,害怕失败,害怕这最后的机会毁在自己的手上。

恐惧的感觉突然在这个时候一股脑的向贝利亚袭来,这突然萌生出的恐惧感,让贝利亚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颤。

就在这个时候,贝利亚想到了之前波塞冬说的那些**的话语,刹那间,他整个人冷静下来,脑袋里只剩下一个想法,让波塞冬死。

贝利亚扬起手,铁链随着往上,不管无望海有多大的沉力,在这一刻的贝利亚面前,一切都不算什么,那个念头已经彻底的侵占了贝利亚的脑袋,他整个人已经变得魔怔了,他现在只想要让那个亵渎了他们王的家伙,付出代价。哪怕他的脑袋还因为遗失记忆,而未能明白理由,但是身体本能而引发的愤怒,却解释了所有的一切。

波塞冬被扯出海面,下一秒他庞大的身躯被定格在半空中。

无数的小型黑色魔法阵出现在波塞冬的鱼尾上,魔法阵上出现一条尖锐的铁刺,生生刺穿了波塞冬的尾巴。

贝利亚站在血红色的光圈上,扔掉手上的铁链,铁链宛如有了意识一般,将波塞冬束缚得更紧了。

贝利亚手上握着一把刀,冲着波塞冬所在的方向而去,刹那间,乌黑色的海面上血色遍布,只是那么多的血红色也只停留了片刻就被乌黑色的海水浸染。

而波塞冬已经死去了,甚至于他整个的身体也分裂成许多块,但因为铁链的束缚,所以尚且没有掉落到无望海里。

仅仅是如此,还难以抵消贝利亚心头的怒火。

他盯着波塞冬的残骸,脑袋里依旧浮现出那句话,就冲波塞冬说的那句话,把他砍上好几百遍也还便宜他了。

贝利亚站在血红色的光圈上,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平静下来。他打了一个响指,波塞冬的尸体就燃烧起来。

他冷漠地看着燃烧起来的躯壳,脑子里突然想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杀死波塞冬那个恶心的家伙。”

那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贝利亚坚信他认识说话的那个人,只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也想不起来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铁链被收回,铁刺已然消失,燃烧着的波塞冬尸体,一点点地掉落进无望海。

无望海吞噬了尸体上的火苗,也吞噬了尸体。

海面上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