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把三叉戟给我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19 16:20:16 字数:3042

克苏鲁突然靠近小船,贝利亚能看见到他来到自己的前面,近距离看到克苏鲁那张脸,震惊的程度只有增加没有减少。

贝利亚可以看见克苏鲁的光滑泛白的皮肤,以及那皮肤上一滴滴晶莹的水珠,大概是因为常年待在海底的原因,克苏鲁的皮肤白的吓人。

重点的是,他的脸上没有鼻子,只有两个鼻孔,而在那姑且称之为的鼻子的上方,是两只又黑又圆的大眼睛,看到那双大眼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章鱼,而克苏鲁的身体本来也有一部分跟章鱼一模一样。

例如此时此刻,小船的下方,那正蠢蠢欲动的触手。

贝利亚能感觉到那些触手,在船下游走,他不确定克苏鲁到底要做什么。

忽然有两条触手爬上了小船,那两条触手就像是克苏鲁的两只手臂一样,扒拉在小船上,悠闲地等待着贝利亚做决定。

问题是,克苏鲁的身体是那么的巨大,所以明明是一个很普通的举动,依旧对小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小船剧烈摇晃起来,按照摇晃的程度来看,仿佛下一秒就要翻船。

然而小船也只是剧烈的摇晃了一会儿,之后重新平稳下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托住了整艘小船,是的,没错,克苏鲁拖着了小船,然而这也就意味着整艘小船都被克苏鲁控制住了。

只要他想,他分分钟能把这艘船击得粉碎,这对那一条条粗壮的触手,绰绰有余。

贝利亚握着波塞冬的三叉戟站在船头,下意识地往后挪,准确来说,应该称之为波塞冬才对,但毕竟如果说贝利亚握着波塞冬也未免有些诡异了,当然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该诡异的地方依旧是十分的诡异。

然而不管贝利亚怎么挪,也逃不掉,小船就那么大,无望海的束缚一直存在,不管怎样,他的确是躲不掉,也逃不掉。

“克苏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可没有做什么坏事,相反,我还帮你稳定了小船。”

贝利亚将信将疑地看着克苏鲁,他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那张脸的原因,贝利亚总觉得自己看不透他。

克苏鲁身上藏着很多秘密,很多贝利亚无法触及的秘密。

贝利亚知道,有些事情不该探寻太深,如若深入,那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以他现在的能力,这样的事情还是太过于冒险了。

当下最主要的,还是保住一切,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如果我把三叉戟交给你,你就会放我们离开么?”

“如果你把三叉戟交给我,我可以让你们离开这里。”

贝利亚摩挲着自己手上的三叉戟,到这个时候,他依旧可以感受到从三叉戟上传来的源源不断的力量,这柄三叉戟他曾经见过,以前不是这个模样的,曾经它是金色的,闪闪发光的,高高在上的,可是现在乌黑色的模样,没有半点曾经辉煌的模样。看起来就好像是曾经的神明坠落神坛,光辉泯灭,曾经的辉煌全都烟消云散,只剩下残破的躯壳,混在腐败的环境里接受残酷的现实。

哪怕是变成这个样子,仍旧不愿就此放弃,哪怕变成这样破败不堪,却依旧不愿妥协么?只是,这股不妥协的执拗,又能坚持多久呢?

答案,贝利亚也许早就知道了,他没打算留下这柄三叉戟,就像克苏鲁之前说的那样,他的确是没有理由留下这柄三叉戟,只是,内心隐隐有什么东西在跳动,似乎有什么不满意这个结果。

因此,贝利亚才有了迟疑。

“贝利亚,我是不着急的,不过,你别忘记了,你这艘船上可还有两个人类啊!到时要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克苏鲁悠闲地趴在船头,他击打着一朵朵浪花,似乎心情很愉快。

反观另一边,贝利亚的脸根本跟愉快不沾边。

时间有限,越拖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似乎已经到达了做决定的时候了。

贝利亚伸出手,把手上的三叉戟交出去,尽管他根本就舍不得三叉戟传递而来的力量。

克苏鲁看着贝利亚,他知道他不舍得这力量,本身他也并不是那么想要这柄三叉戟,所以他也不催贝利亚,只是悠闲的嬉戏着海水。

几番挣扎之后,贝利亚还是将那柄三叉戟递到了克苏鲁的面前。

克苏鲁没有马上接,甚至从他的表情里还能看出惊讶的成分,仿佛不相信贝利亚会这么简单的把这柄三叉戟交出去。

不过他也只楞了一会儿,就用一只触手接过了贝利亚递过来的三叉戟,随后当着贝利亚的棉,随手把他手上的那柄三叉戟折断,丢入海中。

海面上翻腾了一会儿,又恢复平静了。

克苏鲁看着海面出现的情况,微微叹了一口气,将放在小船的触手收回,似乎把船下的触手也都收走了,因为有那么一瞬间,船身摇晃了一下,不过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就平稳下来了。

克苏鲁要走了,贝利亚看见他庞大的身躯在游动着,他的触手已经全部溜到海水里了。

贝利亚望着克苏鲁离开的模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鬼使神差地叫住了他。

“克苏鲁!”

克苏鲁停下来,回过头诧异地看着贝利亚。

“为什么波塞冬会在那柄三叉戟上?”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你应该知道,波塞冬是操控海域的海神,虽然说那是他的武器,但就算是没有武器,他也依旧可以召唤海浪。但是在这里,如果没有了那柄三叉戟,他什么也做不了。那柄三叉戟才是那些汹涌海浪的中心。”

“仅仅是这样就可以断定那柄三叉戟是波塞冬的真身么?这也未免太过于草率了。”

“还有更加草率的呢!”

“什么?”

“我感觉到了。”克苏鲁没有等贝利亚反应过来,就接着说下去,“我感应到了,那柄三叉戟上有波塞冬的气息,他的灵魂附身在那柄三叉戟上,如果说那柄三叉戟是波塞冬的真身,也许有些不妥当。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波塞冬的真身藏在三叉戟上。”

“那你,折断了三叉戟是把波塞冬放出来么?”贝利亚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感觉到强大的恐惧,可能是因为在下一刻发生的事情,会否决掉他之前所有的努力。又或者是因为他再也没有能力对抗另一个波塞冬了,而这个波塞冬还有可能比之前的还要强大。

“恰恰相反,我杀了他,真正的杀了他!”

“所以波塞冬不会再出现了么?”

“正常来说是这样的,而且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波塞冬的存在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克苏鲁就沉下去了。

贝利亚忽然反应过来,还想要问什么的时候,整个海面上已经找不到克苏鲁的身影了。

贝利亚有些失望,他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可是已经没有机会开口询问了。克苏鲁离开之后,之前那种沉重又不受自己控制的负面情绪好像消失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贝利亚蒙地想起之前克苏鲁说的话来,他急忙跑向船舱,连躺在船板上的妮斯也没有管。

可是已经太迟了,摩登和凯特已经被克苏鲁影响到陷入了昏迷,生命垂危了。

贝利亚把摩登和凯特搬到船板上,就躺在妮斯的身边,他们三个人全都陷入了昏迷。贝利亚坐在船板上,靠着船沿,之前跟波塞冬的战斗,实在是消耗太大了,能撑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他现在是什么也做不了。

他坐在船板上,看着昏迷的三人,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也许他们就这样死去也好。

微风吹过,平静的海面上泛起一层微波。

小船停在无望海上,没有魔力的支撑,它无法移动,不过这样也好,让他们都有个休息的时间,虽然陷入昏迷中的三人,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相反他们现在所经历比之前所有的事情都要凶险。

克苏鲁那无形中的影响,向来对人类的效果最显著了。

尽管之前,贝利亚玛蒙和波塞冬因为自身的原因,感受到的那份绝望已经减弱了,即便是减弱了,还是差点让他们自主选择放弃一切,死去。

连恶魔和曾经的神都是如此,跟别说人类了。

克苏鲁游到一处礁石之上,悠闲地在坐在礁石之上,刚才他已经沉入海底,拿回了被他折断成两截的三叉戟。

他抚摸着三叉戟,试图想要从中得到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讯息。可是除了波塞冬那个恶心家伙的气息之外,什么也没有。

克苏鲁气急败坏地将手上的三叉戟丢掉。

他不明白,这个世界存在的构造得到是什么?

为什么这样的世界会存在,又为什么自己会待在这个地方,那被尘封起来的那部分记忆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不管自己多么努力,就是无法触及那部分的记忆。

这是世界真的是诡异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