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摩登,杀了它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22 13:56:32 字数:3050

杰利卡看着摩登,不断的喘气,他很痛苦,很难受,可是哥哥的手是那么的温暖,哥哥是那么的温柔。他不想要让这么温暖的哥哥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他强撑着要起身。

可是身体实在是太重了,脑袋也昏沉沉的,耳边好像还有奇怪的嗡嗡声,努力地张开嘴巴,却好像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滴答——滴答——

什么东西掉落下来了?是什么东西呢?

哥哥呢?

哥哥逃走了么?哥哥逃出这个可怕的地方了么?

杰利卡努力睁开眼睛,他现在其实看不见什么,身体上传来的痛楚甚至已经取代了所有的一切。他其实早就撑不下去了,之所以还留有一丝意识,仅仅是因为担心着自己最在乎的哥哥。

他已经废到了极点,也痛到了极点,然而,在这个时候,一股温暖又熟悉的光照在他的身上,周围在这一刻亮了起来,身体上的疼痛微微得到缓解。

杰利卡努力睁开眼睛,他看见了杰利森在用魔法医治自己,他想要对哥哥笑,可是他根本笑不出来,他想要开口问他哥哥,他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厉害的魔法的,可是他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发出声音。

摩登看着躺在地上的杰利卡,明明伤得那么重,还挣扎着想要说什么,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还在劝自己快点离开一样。

嘶吼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刚才的举动一定已经激怒了那头魔物。摩登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赢,他从来就没有打赢过这只魔物。

摩登已经能感受强大的威压了,在这个时候,不打不行了。

摩登摸了摸杰利卡的头,轻声地安慰道:“弟弟,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说完这句话后,摩登在杰利卡身上设置了一个与自身性命相关的屏障。

摩登从来不会用到这个阵法,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保住杰利卡,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护住他,与杰利卡相比,过去的答案,以及那些一直缠绕着他的噩梦全都不重要,在这一刻,杰利卡最重要。

摩登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黑色的绳子上挂着一柄小小黝黑的镰刀。

绳子断开,镰刀显现原型,这才是摩登在得到这把镰刀之后,第一次如此正经的使用它。金色又复杂的花纹在刀柄上若隐若现,刀柄与刀身相接之处,一个乌金色的龙纹闪烁着。

摩登握紧着镰刀,做好迎战的准备。

然而对面的攻击又快又猛,比以前还快,它也比以前还要厉害,是因为刚才伤到它了,所以恼羞成怒了么?

看起来,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了呢!

摩登心里虽然这样想,但还是轻松躲开了它手臂的撞击等物理伤害。差那么一点儿,摩登就能用手上的镰刀给他造成一点儿物理伤害了。

物理攻击起不到任何作用,紧接着就是化学攻击了。

铺天盖地的火焰冲着摩登袭来,火浪的迅猛,几乎将整个洞穴都淹没。

在摩登的印象中,它似乎不会喷火,难不成是过去自己的攻击还不足够激发它的这种攻击,他不确定是哪种情况,而跟贝利亚签订契约之后,他又完全没了意识,之后的事情他全然不清楚。

他没有预料到会遇见火焰,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难道这一切已经结束了么?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么?

这一次输得比上一次还要彻底。

这一次没有贝利亚,摩登没有赢的可能性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忽然,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摩登的眼前,哪个狂妄的家伙,再一次出现,替摩登抵挡汹涌的火焰,替摩登解决眼前的魔物。

“嘿,摩登,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这只魔物啊!都被虐了两次了,还不满足么?”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嘲笑语气,以及熟悉的冷漠,高高在上的背影。

这所有的一切,都跟过去的那个场景重叠。

摩登的耳边仿佛听见他曾经说的话,“嘿,人类,想要活下去么?我可以让你活下去,可以给你至高无上的力量,跟我做交易吧!将你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

“签订契约么?从此你沦为我的所有物,取而代之的至高无上的权利,以及藐视众生的能力。你想要活下去么?”

“人类,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贝利亚,我是魔王贝利亚,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要无条件的听命于我。”

摩登呆呆地看着前面的身影,一时有些恍惚,他第一次发现,他人也不坏,如果没有他的话,自己可能早就死掉了。现在之所以能站在这个地方,全靠他。

贝利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他只记得在无望海上的小船里感觉到很累很累,累到睁不开眼睛,不曾想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滔天的火焰,以及那个熟悉的怪物。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跟摩登有关。

还好睡这一趟,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不然在这种情况改下,只有死路一条。

贝利亚站在那里,他浑身发出微弱的白色光芒,火焰从像是有生命一样,自动避开他。在这个时候贝利亚转身向摩登走去。

“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你对这个魔物到底是有多深的情谊,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吧!你非要在一直栽在这个垃圾的魔物手上么?”贝利亚直视摩登,摩登看不透他的眼睛,那双黝黑的眼睛犹如深渊一般,将摩登的恐惧,疑惑,焦躁,所有的所有,连带着他这个人也吞噬,什么都不剩,也什么都不会剩下。

蛊惑人心的话语,在摩登的耳边低吟,“如果你想要改变这个现状,你只能战胜自己的恐惧,否则,你永远比垃圾更加垃圾,比废物还要废物。而不管是什么地方,永远都不需要废物。”

贝利亚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摩登的身后,摩登能感觉到背后有一只手推了自己一把,那贝利亚的手。

“摩登,杀了它,别让我失望。”

话毕,乌金色的镰刀在火焰之中飞舞,如一条浴火而生的龙。

摩登自火焰之中而出,手举那柄浴火的乌金色镰刀,冲着那魔物而去。

打斗声此起彼伏,双方彼此不相上下。

那怪物的手被摩登砍下来,却又恢复原状,摩登被它的尾巴击中,呕出几口血,依旧没有半分退缩。

镰刀带着火焰,不断砍下魔物的血肉,鲜红色的血液与火红色的火浪夹杂在一块,早已分不清是谁的血,又是谁的肉。

哀鸣声,嘶吼声,错乱的打击声,充斥着整个山洞。

火势迅猛,没有半点减弱的迹象,就好像在那火焰之中,藏着一个嗜血的妖魔,它贪婪地索取一切。

而现场也的的确确存在了这个恶魔,那是可以被称之为恶魔的贝利亚。不过他从始至终都仅仅是观望,观望这一场嗜血浴火的悲歌。

镰刀一下又一下的落在魔物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往外飞,火势越来越大,却从来没有出过他们打斗的那个圈子。

似乎有什么在悄然变化着,在那一团火焰里,有什么在诞生,又有什么在孕育。

胜利最后会属于哪一方呢?

是手握乌金色镰刀浴火而上的摩登?

还是那只庞大又拥有再生力量,不可预测的魔物呢?

答案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揭晓。

火焰散去之时,也将是这场决斗结束之际。

忽然,摩登的身影出现。他自火焰而出,完美地被抛掷掉落地面。

杰利卡身上的屏障出现了波动,若隐若现,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摩登输了么?

决斗的结局已经出来了么?

还没有,结果还没有出来,摩登也还没有输。他还没有倒下,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杰利卡睁开眼睛就看见哥哥紧紧握住镰刀从地上爬起来,明明浑身是血,却好像有一层淡淡的金光。

他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这个模样,也从没有见过哥哥手上的武器。

哥哥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变得很强了呢?这样哥哥没有任何问题的呢!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摩登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擦掉了脸上的血,握紧镰刀冲进火焰之中,他要赢,他必须要赢。

贝利亚看着的摩登这个惨样,微微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攻击他头,再生能力关键在头部,头部死了,他就没有办法再生了。”

时间拖得太久了,贝利亚开始觉得决斗无趣了。如果他动手的话,一切早就结束了。

镰刀浴火而出,砍下了魔物的手,与此同时,数根银针飞出,插入魔物的脑袋里,被砍下的手没有再生,掉落的血肉也没有得到复原。

悲歌以一声极其响亮的重击落幕,魔物的头终于被摩登砍下,掉落地上。

火焰褪去,结局出来了。

摩登赢了,他终于战胜了自己的恐惧,亲手杀掉了那个魔物。

可是,他并没有因此离开这个地方,他还在这里,他身上的伤也都在。

除了魔物死去之外,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