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星空下饮酒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25 13:50:31 字数:3017

“以前是真的好啊!以前是真的好!只是再也回不去了!”别西卜喝得太多了,念叨到最后抱着酒瓶子躺倒在船板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别西卜那奇怪的身体变了个模样,原本枯败黑色的双手变成一双粗壮有力的手臂,而古怪诡异的身体也恢复成平常人的模样,只是相对普通人,别西卜的身体要再强壮一点儿。

摩登诧异地看着身边醉倒的壮汉,哈哈大笑起来,他也有点醉了,没有想到自己身边坐着的别西卜,也没有发现别西卜有什么不一样。

指不定他还把自己呆在梦境里的这一回事忘得一干二净。

没过一会儿,摩登也躺倒在船板上,不过他没有睡着,他看着头顶的星辰,喃喃自语:“人生为什么总是不顺呢?为什么要改变,维持现状不好么?为什么非要改变,改变总是会伤害到别人,改变所得的结果始终都不美满。”

凯特并没有喝醉,或者应该说他根本就没有喝多少,他摘下眼镜,坐在那里看着躺倒在地上摩登,思考着要不要去接他的话。

也许不该插嘴的,也许应该让他把心中所有的不满全都吐露出来,这样他才会感觉舒服一点吧!

凯特也想这么做,只是他不能这么做!他始终都不能这么做,始终不能有一丝的放松警惕。

摩登躺在那里,还在嘟囔着,“弟弟,弟弟,弟弟,我好想你啊!我好想你,杰利卡!”

夜晚的沙漠有点凉,所以凯特走进船舱给他们拿了几张被子。

凯特给玛蒙和摩登都盖上了被子,虽然在船板上睡着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他们难得睡得那么舒服,凯特不想要吵醒他们,特别是摩登,他这些天一直总是精神恍惚,难得现在能好好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

凯特手上还剩下两床被子,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被子盖在了别西卜的身上,虽然他并不清楚像别西卜这样的魔王到底需不需要保暖,不过他想,一个喝醉的酒鬼,还是有盖被子会睡得更舒坦一些的。

贝利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跑到凯特的身后,一转头就看见贝利亚站在自己身后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

他倒也不怕被贝利亚这样盯着,凯特似乎是第一个面对魔王也淡定从容的人类,也许是因为魔王的力量没有已经那么强大了,又或者是因为站在凯特面前的是懒惰魔王贝利亚。不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有谁知道呢?又有谁在意呢?

凯特旁若无人的走过贝利亚,他回到之前自己坐着的地方,重新拿起酒瓶子,却没有喝,只是抬头看着头顶上的星空。

“我总觉得你的反应跟很多人都不大一样?”贝利亚走到凯特的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瓶酒,对着嘴喝了一大口。

刚喝下,贝利亚就吐了出来,吐完之后,嘴巴里还念叨着,“靠,这是什么鬼东西啊!怎么这么难喝,就这样的东西,也得亏别西卜那家伙能喝得下去。这东西压根就不能称作酒!呸呸呸——”

凯特看了贝利亚一眼,没有搭话,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全然忽略掉自己身边那个骂骂咧咧没有一点儿魔王样子的贝利亚。

“你们人类就是没有品位,东西难吃到要死也就算了,合着酒也那么难喝,都不明白你们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享乐也不见享乐,玩乐也不见玩乐,就知道勾心斗角,自相残杀!”贝利亚转动着地上的酒瓶子,一边玩,一边吐槽。

凯特又喝了一口酒,平静地开口,似乎并不是在接贝利亚之前说的话,他只是在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借着此时的情景,借着这个黑夜,借着身边的凉风,借着那一口卡在喉咙不愿意吞下的火辣的酒,吐出关于自己的一部分。因为熟悉自己的人全都睡下,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可以偷偷借用这点儿时间,展示真实的自己。

“人类啊!人类始终不满足自己所得到的,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想要获得更多,可往往在获得的那个过程中,会失去得更多。不过失去也好,一无所有的话,就不用担心失去了!”凯特说完之后,又喝了一大口酒。也不知道是不是贝利亚的话起了作用,凯特也觉得口中的酒有点难喝。

“所以说你们人类就是麻烦,总是喜欢去想那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明明还是那么遥远的事情,何必在现在就开始操心呢?”贝利亚说完这句话之后,下意识提起手,想要喝一口酒,不过酒瓶子碰到他嘴唇的那一瞬间,他还是停下了动作。

“是啊!人类就是麻烦啊!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呢?偏偏要等到失去了,再去挽回,再去后悔,事已至此,又有什么用呢?”凯特又猛地灌下一大口酒,也许是因为心中太过苦涩,凯特竟然觉得这酒也没有之前那么苦了!

“何况为难自己呢?你们人类的时间就那么短暂,为什么不快乐一点儿?因此,我始终无法理解你们人类,而你们人类也无法明白这个道理!”贝利亚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泯了一小口酒,

寒风吹过,凯特觉得有点冷,拉了拉身上的被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寒风的原因,凯特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昏。

“人类总是喜欢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明明抓不到,却依旧偏执地伸手,仿佛自己只要足够努力就能抓住那想要的东西。可是,不属于自己的始终都是不属于自己,不管你多努力,到最后也许只能触碰到一个泡影。也许就因为人类只拥有短暂的时光,所以期望自己能在这短暂的时光里,得到自己想要的,又或者取得幸福!”凯特摇晃着手中的酒瓶子,酒在瓶子里晃荡,发出咕咚的声音。

凯特也躺下了,他也醉了,醉了也好,只有醉的时候,才能忘记那些痛苦的事情,哪怕明天清醒会再一次想起来,哪怕他所惧怕的一切全都没有消失了,但是至少在这一刻,他可以暂时不记得那些事情,可以暂时忘记那些缠着他的噩梦,

如果说摩登的噩梦抹杀了他的一切的话,那么凯特的噩梦却困住凯特的一生,他死不了,也不能死,只能不断的身处在痛苦的环境里挣扎,不断的挣扎,直到哪一天,自己死了,化成灰烬了,也许才能得到解脱。只是会有那么一天么?而那一天又是否会到来呢?

贝利亚喝了一大口,“想要得到幸福,却又毁掉幸福,果然人类都是愚蠢又可笑的生物啊!”

身后突然出现了脚步声。

贝利亚看都不看就把自己手上的酒瓶子丢出去,没有瓶子砸落船板发出的声响,也没有瓶子破碎的声音,只有一个带着魅惑的女声。

“嗤,这酒还真是的难喝!”

贝利亚转过身来就看见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女人站在那里,手上拿着自己刚刚砸出去的酒瓶子,眉头紧皱,看样子,她也觉得这酒是十分的难喝啊!

“你来了,墨斯。我还以为你要再拖一天才出现呢?”

墨斯把酒丢回去,贝利亚稳稳的接住,径直喝了一口,眉头紧皱,依旧没有办法忍受这么难喝的酒。

“不喜欢喝就不要喝!”墨斯向着贝利亚走去,她的嘴角带着笑容,看样子他们是认识的。

“所以说,你们打算做什么?”贝利亚不断地移动,他在找一个靠着最舒服的位置好让自己而已舒服的跟墨斯叙旧。

“墨菲斯没有告诉你们呢?”

“墨菲斯那家伙可什么都没有说,不,应该说那家伙说的那些话,我全都听不明白。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必要一直绕弯子了,你们想要打架还是干嘛,直说就好!”

“这可不像是贝利亚会说的话,你不是一直以来都是最懒的人么?怎么就崇尚战斗呢?”

“这样一直拖着太无趣了!快点解决,对你我都好!”

墨斯突然没有开口说话,她一直都在盯着贝利亚,那眼神好像要将贝利亚给戳穿一样。

被墨斯这样看着,贝利亚也没有关系,他悠哉地躺着,又喝了一小口酒,他突然发现这种酒就不能大口喝,小口小口泯就没有那么难喝了。

墨斯看了贝利亚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贝利亚,你们还记得你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么?”

“记不大清楚了!我连过去的记忆也记不全了!”

“那你们对这个世界有多少了解?”

“了解,大概的构造吧!再多的也就没有了,我想我知道的,跟你们知道的差不多吧!”

“这么说来,你也对无望海一无所知了?”

“无望海,无望之海,没有希望的海域,没有浮力,没有生机,而且还藏着很多很多的传说。我所知道的,仅此而已!你到底想要问什么?墨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