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必须要做交易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25 16:46:00 字数:3060

无望海上,墨菲斯站在船头,依旧防备着海里的人鱼,待在这样黑暗的浓雾中,对于他们而言是十分不利的。

因此海面上只要有一点儿声响,墨菲斯就会做攻击的姿势。

船上的人都还没有醒,而另一边梦境里,天已经逐渐亮起来。

贝利亚一夜无眠,他坐在凯特的身边一口一口的喝着那些被他嫌弃难喝的酒,他想要借此醉意放弃思考,谁知道喝得越多,脑袋越清醒。

贝利亚清醒的脑袋里一直都回荡着墨斯说的那句话。

唯一的希望么?

因为已经自暴自弃了,所以利用这样的方法来威胁魔王,让比他们强大的魔王出手,拯救他们离开无望海么?

这一招的确是高明,也合乎情理。

墨菲斯和墨斯两姐弟已经身处在险境之中,他们已经没有后路了,所以他们所能做的就只是勇往直前,不放过一丝希望,哪怕眼前只是一根脆弱的蜘蛛丝,他们也要紧紧抓住,只要能逃离那个地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们都愿意。

他们是精明的,他们太清楚自己的处境了,所以他们才会在遇见贝利亚的那一刻设下这个局,墨菲斯的出现,连带着墨菲斯的所有话,全都是引诱,将他们引诱到这个梦境之中。

墨菲斯和墨斯两人跟波塞冬完全无法比,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他们敌对是愚蠢的行为,但是贝利亚对于这种被人牵着走的感觉十分的不爽。

不爽到了极点,偏偏他还没有办法做什么,他什么也做不了。

墨菲斯和墨斯抓着他们的把柄,也许别西卜和玛蒙还不明白妮斯和凯特对于他们而言有多重要,但是贝利亚知道,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摩登就是他的身体,如果摩登死去的话,那么他重新被困在某个地方。

也许处境会变得比墨菲斯他们还要惨也不一定。

因此贝利亚知道,只能尝试着把他们带离无望海,可他根本就不清楚他们是怎样的一个状况,而且他本身也对无望海一无所知,这样又怎么可能把他们带离无望海呢?

随着太阳的上升,周围的温度不断的攀升,贝利亚还是没有任何头绪,他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把墨菲斯从无望海中救出来。

既然这样,那么也只能开始寻找梦境的出口了。

贝利亚这样想着,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荒芜又辽阔的沙漠,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看出哪里有异样啊!

就在这个时候,别西卜和摩登凯特他们也醒过来了,不过妮斯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也不知道最后是妮斯先醒过来,还是玛蒙先醒过来,或者是像贝利亚和别西卜一样,玛蒙也有了实体。

别西卜醒过来之后,又变回之前的模样,连带着原本有点正常的那张脸也变得不正常了。依旧是那个阴森恐怖又骇人的模样。

别西卜并不知道自己的脸发生过怎样的变化,所以他也完全不在意,再说了,就算知道,那也跟他没有关系,横竖外貌是个给别人看的,又不是给自己看的,恶心的也是别人,而不是自己,那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他那么多年来都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现在他也不大可能会重新在意了啊!

贝利亚也看习惯别西卜这诡异的情况了,再加上贝利亚现在要烦心其他的事情,可完全没有精力在意别西卜的情况了。

而摩登和凯特毕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情况,因此难免被吓到,毕竟昨天一块喝酒的时候,他还是像个普通人一样,怎么一觉醒来,又变回怪物去了。

摩登正打算开口,确被凯特拉住了。怎么说别西卜也是魔王,而且性格阴晴不定,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贸然去招惹他会比较好一点。

不过哪怕是凯特拉住了摩登,摩登还是没有理解到他的意思,大概是昨晚喝太多酒,现在还没有彻底的清醒。

摩登呆呆地看了凯特一眼,接着开口说:“嘿,别西卜,你真是奇怪得很呢?明明昨晚还像个人样的,怎么一觉醒来又变成这个鬼样了!啊哈哈哈哈哈!”说完之后,摩登自顾自地大笑起来。

别西卜转过头来看着摩登,而摩登依旧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懵逼模样。

凯特能感觉到大事不妙,在这个时候惹火别西卜魔王可不是一件好事啊!而且他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打赢别西卜,就算是加上摩登和妮斯,也未必能赢。

然而别西卜并没有动手,他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人类,你是喝多了现在还在犯浑吧!酒量真差,老夫本来就不是人类,也没有人样,老夫可是魔王,姑且还被称之为鬼王过,有鬼样也是正常的吧!像你们这种见识短浅的人类是不会明白的啦!”

摩登被别西卜说了之后还不情愿,正要开口回怼,却被凯特堵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原本气急败坏的模样,也因为被禁锢而什么都做不了。

贝利亚的全然没有理会这边的闹剧,他的脑袋里还一直在思考着方法。

脑袋里萌发出的一个个想法,全部被他推翻,没有一个可以实际使用的,时间在流逝,处境越来越危险,可是依旧束手无策。

贝利亚想事情想得太过于入神了,以至于别西卜走到他身边了,他也没有察觉到。

要不是别西卜碰到了贝利亚脚边的空酒瓶子,贝利亚还会一直保持着之前的那个状态。

空酒瓶子倒地的声音,让贝利亚回过神来,他抬起头,看了别西卜一眼,只这一眼,别西卜就能察觉到贝利亚的异样。

“贝利亚,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为什么这么问呢?别西卜。我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样子么?”贝利亚露出一个笑容,看起来似乎在刻意藏着什么东西。

“贝利亚,收起你那些小把戏,你那些小把戏在老夫的面前没有任何作用。”

“那你觉得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贝利亚,老夫不喜欢你那套,所以别用你那套把戏对我,发生什么事情直接了当开口说,”

贝利亚低下头,沉思了好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昨晚墨斯来了,如果我们想要离开地方,那么只能跟墨斯做交易,否则她不会放我们出去的!”

“什么交易?墨斯那个狡猾的女人说了什么?”

“她说,要我们帮她和她弟弟脱离无望海的束缚!”

“墨斯那家伙是疯了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到?我们连他们为什么出现在无望海都不清楚,怎么可能做到帮他们脱离无望海的束缚!她真是的疯了,神志不清了,就算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脱离无望海,但是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伸出援手呢?他们姐弟两人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个梦境对魔王又没有任何作用。”

贝利亚忽略掉别西卜哈哈大笑的脸,当然那样的一张脸,你也很难分辨出其中的表情,只有在别西卜说话和大笑的时候才可以发现变化。

“可是,我们必须要跟墨斯做交易!”

“你疯了么?贝利亚。这个地方对魔王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就算困在这个地方也没有关系,并不是说我们不出去,只是时间关系而已。我们可以慢慢找出口,迟早会出去的。我们又不像人类一样寿命那么短暂,我们拥有无尽的寿命,我们又大把的时间让我们浪费,根本就没有必要跟他们姐弟做交易。”别西卜试图让贝利亚明白其中的因果关系,而贝利亚的脑袋却在思考着,如果叫醒玛蒙的话,是不是有可能改变现在这个处境。

贝利亚并不是很想别西卜解释为什么非要跟墨斯他们做交易,但是看别西卜现在这个模样,似乎非说不可。

贝利亚叹了一口气,长话短说:“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我们必须抓紧离开这个地方。”

“为什么?”贝利亚以为这样说别西卜就能理解了,谁知别西卜还不理解。

因此贝利亚再不情愿还是开口继续解释,之后还需要借用到别西卜的力量,所以必须要让别西卜理解。

“因为如果不快点的话,这艘船上人类会死去。如果这三个人类死去的的话,一切都完了!”

“人类的死活又和我们又什么关系呢?”

“你忘记了!别西卜,你忘记了么?”别西卜从来没有见过别西卜这么认真的模样,可是他还是不明白贝利亚口中说的忘记了什么?

自从醒来之后,他的确感觉到不安,而这份不安产生的原因,就因为一部分记忆的缺失,最最可怕的还是此时此刻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记忆缺失这件事情。

“忘记了什么?”

“我们的肉身已经不在了!站在这里我们只是一个灵魂而已,我们没有肉身了!”

“我们的肉身不在了?既然这样,那为什么我们还能触碰到东西!”

“我不清楚,也许无望海的力量。但是,相信我,别西卜,我们的肉身不在了,所以我们也没有以前那么厉害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