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你们会费力护下我们么?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29 17:44:28 字数:3018

贝利亚没雨睁开眼睛,他始终保持着原来睡觉的姿势,看起来似乎对于周围很多的事情全都不在意,而他原本也的确是不在意。

“所以你们从来也没有尝试着离开这个地方?”贝利亚说出口的声音冷漠又无情。

墨斯楞了一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们的确是没有尝试着离开无望海,他们始终都在想办法躲避那股突然而来的力量。

玛蒙手上的动作微微停了一下,突然开口对着贝利亚说道:“贝利亚,你给我滚过去,别在这里打扰我!”

贝利亚嘿嘿地了笑了一声,翻身坐起来,直面看着玛蒙,“我离得这么远,哪里打扰到你!你就是专门要找我的麻烦!”

“你坐在那里,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影响。所以,滚出去,贝利亚!”玛蒙对贝利亚没有半点客气,然而贝利亚全然不在意。

“别装了,玛蒙,你其实已经医好了对吧!你能骗得了别人,可是骗不了我的!”

玛蒙回过头来瞪了贝利亚一眼,什么也没说。

不过贝利亚可不是那种会乖乖闭嘴的人,他虽然懒,但是毒舌啊!不过他之所以会毒舌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懒,不过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性格恶劣。

“玛蒙,你怎么不用那种奇怪的说话方式了?什么吾啊!汝的!”贝利亚慵懒地靠在床上,饶有兴趣的看着玛蒙。

玛蒙完全没有理他,对于贝利亚这种人,你不理他,他就没有办法跳太高,你越是跟他搭腔,他就越来劲。

“墨斯,你弟弟伤口基本上都止了血,之后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不过你们也该好好考虑下之后的事情了!”玛蒙拍了拍墨斯的肩膀,随后就打算往外面走去。

“哟,玛蒙你要去哪里?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该乱跑的吧!”

“我自己的身体难道还不如你清楚么?”玛蒙停顿了一下,话语一如平常一般冰冷。

贝利亚干笑了几声,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个情况,从以前开始就这个样子了,

魔王与魔王之间向来没有交集,魔王与魔王之间自古就未有和谐的关系,魔王是孤独的,却也是自傲的,他们不需要任何人,包括可以被归为同类的其他魔王。

互相扶持,共同合作,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贝利亚藏起眼底那一抹意味深明的情绪,随后露出邪魅的笑容对着墨斯,“所以,你们打算这么做?”

“怎么做?我们能怎么做?”墨斯坐在墨菲斯的身边,伸出手,轻轻拨开墨菲斯额间的秀发,宠溺地看着墨菲斯的睡颜。

墨斯从来没有在墨菲斯的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她在墨菲斯的面前适中都是一个高高在上,强大的姐姐形象,只不过有的时候,都是她在死撑。

“你们不是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么?那么你们可以乘我们的船离开!”

“呵?乘你们的船离开?我倒是想,只怕无望海不会放过我们!”墨斯苦笑着,她本来信誓旦旦的,坚信他们最后是可以离开的。可惜,在这个时候,墨斯心中唯一的那抹希望的火苗已经被浇灭了。因为墨菲斯经历的一切,也因为墨菲斯受的所有伤,他们也许已经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了!

“如果没有办法离开,你们就不愿意离开了么?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为了离开无所不为么?连魔王都敢威胁,现在反而怕了?”

墨斯忽略掉贝利亚口中的嘲讽,冷笑一声,回怼过去,“如果我们死活都要借着你们的船离开这个地方,你们难道会费力保我们么?”

“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不把你们丢下船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呸,魔王学人类所什么仁义,魔王要是有仁义,这全天下就没有什么好人在了!”墨斯啐了贝利亚一口,全然没有半点畏惧魔王的模样。

而她本来也一点儿都不畏惧魔王,魔王又如何,在无望海上,不也和他们一样,被束缚住!

“你知道就好!”贝利亚说完这句话之后又睡过去了。

墨斯没在说什么,她只是守在墨菲斯的身边。

哪怕是在睡梦中,墨菲斯也睡不安稳,能让梦魔也睡不安稳,恐怕只有无望海这个诡异的地方那股奇怪的力量了吧!

其实到这个时候,墨斯已经不确定自己的想法了,她依旧恐怕着无望海,恐惧着这片海域的神秘力量,可是她却也不想再看到墨菲斯替自己受伤,承担痛苦了。

也许从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没有办法离开了吧!

也许从一开始,所有的一切就都已经注定了。

船舱内安静下来,因此泪水滴落的声音,也变得一清二楚,只是没有人去理会那细微又渺小的声响。

玛蒙在这个时候才算是离开了,她之前一直都躲在门后,听着船舱里面的声音。

她没有那么多余的精力去关心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连她自己的问题也没能解决。玛蒙看着自己手上的法杖,那不是她的法杖。虽然这根法杖看起来跟自己之前的法杖很像,但还是差得远。

玛蒙的法杖是那么的华丽,又是那么辉煌,她靠着那把法阵赢下多少胜利,而那把法杖上又沾染了多少鲜血,那些鲜血在法杖身上留下印记,那是玛蒙胜利的印记,代表玛蒙魔王位置的印记。

手上这根什么都没有的,孤零零的血红色的法杖根本就没法比。

呵,还有这具人类躯壳也是废到不行,单单靠着这具躯体,玛蒙根本就没有办法使出全力。

“嘿,玛蒙,你出来了!你感觉怎么样?”别西卜一看见玛蒙就开口跟她搭话。

玛蒙没有看别西卜一眼,自顾自地走到的船头,高举着法杖,二话不说的灭掉围绕着船头的所有人鱼。

玛蒙不顾自己的身体的异样,非要动手灭掉无望海里的人鱼,这么鲁莽的行为,玛蒙只做过两次,一次是很久之前,她为了一个愚蠢的家伙付出所有的一切,那一次她已经忘记了,因为忘记了那个愚蠢的家伙,所有也忘记了,而这一次,因为对自己的软弱而愤怒。

又或者,是因为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所以本能地想要向那个气息靠近。

一道道火红色的雷电自玛蒙手上的法杖而出,无望海里多了一具具烧死的人鱼尸骸沉入海底。

玛蒙的声音突然响起,“别西卜!开船!”

别西卜没说什么,直接给小船注入魔力,随后小船在无望海上缓缓移动起来。

速度依旧跟以前一样慢,没有任何变化。

不过能动起来,总好过没有适中停留在原地。

就在这个时候,玛蒙发现了异样。如果不是因为玛蒙一直都看着海面,她还不会那么快发现,周围依旧充斥着黑色的浓雾,虽然说船舷上亮着一盏灯,但到底光还是不够亮,不够照清楚周围所有的情况。

海水在不但上升,海面上的人鱼的距离越来越近,仿佛在这个时候,这艘小船的作用对无望海失去了作用。

小船在下沉?这艘小船已经没有办法在无望海上航行了么?

不,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下沉的速度会更加的快,绝对不会只是这么简单。

那是因为什么原因?

玛蒙握紧手上的法杖,力度之大几近要将法杖捏碎。

就在这个时候,法杖折射回一股极大的力量给玛蒙,玛蒙楞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这法杖里还有一股这么大的力量。

看样子,这法杖的主人也并非跟看起来那么弱。

“嘿,那边的人类,去把船舱里的人都给叫出来!”

摩登和凯特楞了一下,还是乖乖听从玛蒙的话,打算进到船舱里去叫贝利亚和墨斯他们。

不曾想还没进到船舱里,贝利亚就一手揪着墨斯,一手扛着墨菲斯走出来了。

摩登看到贝利亚这个动作,还有一些诧异。

摩登还没开口说话,贝利亚就走过摩登和凯特,紧接着随手把墨菲斯和墨斯丢给摩登和凯特他们,冷冷地说道:“看好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呵,贝利亚,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的!它来了,你们也逃不掉的!啊哈哈哈哈哈!只要我们不服从,你们也会跟我们一块死的!到死还能拉着魔王垫背,这也值得了!值得了!”墨斯像是个疯子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贝利亚回头瞪了墨斯一眼,“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把你们丢下去!”

“只要我想,我就能拉着你们一块陪葬!”墨斯抱着墨菲斯,挥了挥手。刹那间,他们的周围出现了一层又一层的冰花,冰花将他们包裹起来,谁也靠近不了。

“你这点小把戏,对于魔王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呵呵,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这可不是普通的禁制,这可是冰之禁制,除非从内在破除,否则谁也没有办法破除开的呢!”

墨斯的笑声在小船上飘散开来,在这样的环境下,犹如一个鬼魅。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