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这是跟我宣战么?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0/31 11:35:41 字数:3021

凯特和摩登是眼睁睁看着墨斯往墨菲斯所在的方向冲去的,看着她冲出去的时候,摩登和凯特还以为她是要去拉住墨菲斯,不让他掉落下去。

谁知道,她一把抱住他,一块儿跳下去。

那模样似乎早就已经做好决定了,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决定要跟着墨菲斯一块儿跳下去的呢?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知道关于他们姐弟二人的情况,他们姐弟二人坠落无望海之后会变成什么样,会经历什么,这所有的所有,全都没有人知道。

墨菲斯和墨斯身上藏着很多秘密。他们到最后也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也许还是不能说,不该说吧!

凯特没能明白墨斯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顺应自己的内心的做事?因为顺应自己的内心,所以才选择跳下去无望海,可是她本来不是宁愿同归于尽,也不愿坠落无望海吧!

凯特始终都不明白,为什么墨斯会在这样一个根本没有必要做选择的选项里,做出那样的一个选择。

为什么要跟随墨菲斯跳入无望海,她明明已经逃离了那个危险的处境了啊!

为什么还非要回去?

小船缓缓行驶,船上的人各怀心思。小船难得如此的平静,幽暗的浓雾里,只有小船上那一盏血红色的灯光格外的明亮。

周围难得如此的安静,只不过,前方到底还有什么在等待他们,他们现在还不清楚。

小船平稳地又行驶了一会儿之后,周围的突然狂风大作,这阵狂风吹散了无望海上的黑色的浓雾,然而也仅仅只是小船所在的这片区域的浓雾而已。

其他地方依旧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浓雾虽然散去,可是天却还没亮,随意船舷上的红色光芒现在还是极其重要的。

这阵风来得奇怪,一下子让船上所有人都警惕起来。不过表面上看起来还是没有什么区别。贝利亚依旧躺在船板上,闭目养神,别西卜站在船沿,一动也不动的,而玛蒙还在船舱里面休息。

至于摩登和凯特,坐在船沿上,依旧维持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毕竟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确是没有什么作用。

实力相差太大,贸然出手只会添乱,还不如乖乖坐在一旁,保护好自己,顺带旁观看戏,其他的一概不管不顾,反正根本就不需要用到他们,而在这个地方,他们也没有任何用处。

突然有什么东西挡住了红色的光芒,风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刹那间,周围又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别西卜没有理会船舷上多出来的那个东西,至于贝利亚,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反倒是摩登和凯特抬头看着船舷上多出来的东西。

光被挡住了,看不太清那个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黑影的体型还不小,毕竟黑影可是完全把光全都挡住了、

玛蒙是在这个时候从船舱里走出来的,而她走出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掉了船舷上的那盏血红色的亮光。

“你们就这样放着不管么?船上跑进脏东西了?你们也不管不顾了?”玛蒙站在船板上开口质问贝利亚和别西卜。

别西卜头也没回,眼睛一直看着无望海的海面,云淡风轻的开口说道:“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又何必管呢?”

“玛蒙,你激动什么呢?这种东西,也没有重要到要我们出手吧!不过是一只稍微大一点儿的虫子罢了!构不成任何威胁,又何必如此在意!”贝利亚慵懒地开口,说出的话,比那个说话的语气还要让人讨厌。

自从跟墨菲斯签订契约之后,他们三个人之间就有什么的东西发生了改变,虽然说他们三人之间也没有拥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东西。

魔王与魔王之间,又能有多少刻骨铭心的关系呢?有时候连普通平淡的关系也不曾存在、

只不过是因为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又因为那一桩桩奇怪的事情,以及自身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才导致他们彼此之间有了些许多余又无关紧要的联系。

说白了也只是利益相关的关系罢了!

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魔王没有办法处理好出现的危机,或者应该说,周围存在太多不定的因素,未知的危险太多,不安定的情况太多,所以魔王无法独立处理现有出现的突发性情况,故而需要其他魔王的帮助,同理,其他出现在这个地方的魔王也是这样的情况。

也就是说,在这种危机过于大,或者讯息过于不明的状况下,即便是魔王也要被迫合作,这不是过往那种单方面碾压而克制的情形,而是平等不互利的合作关系。

这是极其难得的情况,却也是在合情合理的状况之下。

只不过,说到底,魔王依旧存在着极其高傲的气性,因此哪怕是与其他的魔王合作,即便彼此之间是平等,共同向着同一个目标出力,魔王的内心依旧是不爽。

因为造成这样的境况最主要,只是能力变弱这一个原因,而这个原因,魔王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在之前很多次,他们都刻意的避开了这个问题的所在,他们选择忽略掉这个问题,不愿意承认自己变弱了这个事实。

但是他们这三个魔王的确是变弱了,因此他们面对这个事实所做的事情,就是不断的嘲讽对方变弱,妄图借这种行为而迷惑其他魔王。

然而这所有一切的假象,都在墨菲斯的那个契约暴露出来,最最耻辱的,还是他们三个魔王的身上全部留下了象征他们变弱了的印记(原契约的印记)。

这大概也就是他们三人现在关系这么僵的原因吧!彼此之间都希望对方当初阻止那场仪式,而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阻止仪式,到最后变成这个模样,本是三人的责任,可他们中却将责任归结给另外二人。

似乎只要这样做,就可以抹消掉自己变成弱者这个事实。虽然并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你们就这样袖手旁观,放任着那样恶心的一个家伙停在船舷上么?”玛蒙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开口质问别西卜和贝利亚。

“你不是出手管了么?既然你已经出手了,我们不出手也没有任何关系了!”贝利亚翻了个身,背对着玛蒙,看样子是不想要跟玛蒙理论了。

“好啊!贝利亚和别西卜,真的太好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这么与众不同呢?明明已经变弱了,却依旧不愿承认,你们又能躲到什么时候呢?那些被掩藏起来的真相,总有一天会暴露在空气之中,供众人观赏!呵?曾经强大的魔王,现在沦落成这般模样,不管怎么想都是那么的可笑!”贝利亚和别西卜掩藏起来的秘密,就这样被玛蒙**裸的揭开。

这是他们之间不可说的话题,然而却在这个时候被玛蒙暴露出来,然而玛蒙又比他们好多少呢?

他们都是一样的,只是先说的那个人,会更占优势一点儿。因为先提的那个人,可以抱着一种我与你们不一样,略微胜一分一毫的优越感,只是这点优越感,与那劣势相比,相差太多了。

玛蒙说的这句话,是不稳妥的,也带着一丝宣战的意味,当然了,这宣战的语气可能稍微重一点儿。

毕竟玛蒙这句话刚说完,别西卜就转过头来看着她,连贝利亚也坐直身体直勾勾地瞪着她。

贝利亚托着头,意味深明地看着玛蒙开口问道:“玛蒙,你知道自己刚刚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么?”

玛蒙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半点儿畏惧,她的确是发现自己说出口的话不对劲,可是她才不想要在这个时候服软,在这种时候示弱,她难得获得的那一点优越感就会消失不见了,这样可绝对不行的。

玛蒙才不想做三个魔王里面最弱的那一个,因为她的这个念头,所以她开口回答贝利亚:“我说出口的话,我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怎么?被揭穿,所以恼羞成怒了?呵——”

“那么我姑且可以认为,玛蒙你是在向我宣战是吧!在这艘船上,在这一刻,以贪婪之名的魔王玛蒙在此向以懒惰之名的魔王贝利亚宣战?”玛蒙已经可以看到贝利亚眼中熊熊燃烧的火焰了。

贝利亚没有在开玩笑,他是真的动真格了,明明是那么懒散的一个魔王,却在这个时候那么认真。

因为触碰到他身为魔王的底线了?

还是说他也想要借此证明自己不是弱者这个事实,借踩着玛蒙的而上位?

这种事情玛蒙怎么可能同意呢?

然而玛蒙在这个时候忽略掉了别西卜,虽然别西卜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这可并不代表,他打算乖乖站在一旁看戏。

玛蒙那句话里面,还包含了别西卜,玛蒙同样也是在跟别西卜宣战。

既然是宣战,就没有不应战的道理!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玛蒙忽略了别西卜的存在,因为他没有出声。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