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被诅咒的存在?

作者:萧离莫 更新时间:2019/11/5 9:38:50 字数:3013

凯特呆呆的站在那里,眼前的老人已经不知所踪,他说给足凯特时间思考,全然没有逼迫的意思。

凯特本来是打算好好思考的,不过在决定思考的那一刻,他的脑袋突然什么也想不到。

他其实没有拒绝的理由的,只不过他却也想不到非接受不可的理由。

他应该答应的,因为他现在没有另外的道路可以选择,可是这是不平等的交易,尽管老人并没有说这是一场交易,但是这本身就是一场交易,一场不平等也不对立的交易。

如果他再聪明一点儿的话,就可以去套老人话,像以往摩登做的那样,套出关于这场交易的部分讯息,不至于像现在如此不安,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很显然,他不像摩登那么聪明,也没有任何谈话技巧,甚至于现在他也不明白自己身上有什么可以用于谈判的筹码。

之前面对黑暗中那个家伙所说那些话,也不过是在模仿摩登以往谈判的模样,然而事实也证明了,并没有任何效果。

老人的确是比黑暗中那个家伙好说话很多,但是谁又能保证,老人的和善不是伪装出来的假象呢?

凯特想着:如果摩登在话就好了!

毕竟以往谈判交易这些事情都由摩登做的,如果摩登在的话,他也不用这么烦恼了!

很可惜,摩登并不在。

所以凯特只能自己想办法。

答应么?

可是答应之后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他根本就不清楚,而且万一那个代价自己并不能承受,他们也全都不能承受的话,该怎么办?

不答应么?

那他们永远也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情况会一直僵持着,没有一点儿好转的迹象。

凯特所能了解到的讯息太少了,他几乎连那个老人的身份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确定自己可不可以在相信那个老人,仅仅凭着和蔼可亲的声音就去相信一个陌生又完全不熟悉的人,这是鲁莽的,同时也是愚蠢的。

可是他还有别的选择么?

没有。

凯特什么也没有,他清楚,自己几乎没有能力逃出无望海。

也许,他应该相信那个老人,不单单因为那个老人的声音和蔼可亲,而是因为那个老人是他目前唯一的希望。

可如果那个老人是欺骗他的呢?

这所有一切都是虚假的呢?

那些所谓的帮助也仅仅只是欺骗他的手段呢?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他的行为无疑是在找死。

不过他的处境,他们的处境不也早就死路一条了么?

死,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想好了么?是否要接受我的帮助?”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凯特的眼前,他的声音是之前老人那个温柔和蔼的声音,只不过他的模样看起来一点儿不老,最多也只是比凯特他们大上十几二十岁而已,尚且不该被称之为老人。不过那头银白色的头发却是格外的显眼和格格不入。

大概就是因为他那一头银白色头发,以及之前他是背对着凯特,所以凯特才会误认为他是个老人。

他看着凯特发呆的模样,也没有觉得烦躁或者恼怒,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安静地等待着凯特回答。

似乎一点儿也不急,哪怕在另外一边,他的力量的在抵制着黑暗中那家伙的攻击。

凯特望着他,大概是他的笑容起到了作用,他觉得自己可以相信眼前这个银白色头发的男人。

所以,凯特开口,“我可以与你做交易!”

他依旧笑着:“我们之间也算不上是什么交易,不过,大概说成是交易你应该会心安一点儿。”

凯特疑惑着,他不明白眼前这个人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脸上依旧笑着,他的笑没有让人觉得有任何别扭,与之前摩登弟弟杰利卡的笑容不一样,并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就好像是一股和煦的春风,吹得人内心暖暖的。

“无望海,无望之海,是没有希望的海域,这片海域没有浮力,游鱼难活,飞鸟不过,毫无生机,死气沉沉,而且这片海域里面还藏着很多传说中危险的存在,因此一旦踏入这片海域,便无法生还,看不见一丝一毫的希望。这些,我想你应该是十分的清楚。”

他顿了顿,看着凯特,似乎在顾虑着什么,可他到底在顾虑着什么呢?

温柔的眉眼间,好像藏着痛苦,他的身上有着很多的秘密,一些与他人没有任何关系的秘密,一些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

他不会告诉旁人他的秘密,倘若旁人看出了他心中藏着的秘密,却也不会过多的去探究,说到底,那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即便这些秘密给他带来了苦痛,他依旧要独自承受着所有的一切。

旁人帮不了他,他约莫也不会伸手祈求旁人的帮助。

他叹了一口气,那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轰塌,在他所处的世界里,又或者是在某一处无人知晓的地方,天崩地裂,分崩离析,所有面貌全都发生了变化,以往的模样也不复存在了。

“看起来,你们要从这样的一片海域出去,似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可是,凯特,你有没有想过,物极必反这件事情!”当他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那个毁灭的世界,骤然好像获得了新生一样,以极其飞快的速度聚合,重组,形成新的事物,形成新的世界。

凯特也不知道自己看见的到底是什么?明明眼前什么都没有,可是因为对面那个银白色头发的男人一两句话,却窥得一些神奇的东西,那些变化又虚幻缥缈的东西,是来自于哪里?另一个世界么?

或者是,又或者不是!

唯独可以确认的是,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只不过,凯特应该窥探那些秘密么?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秘密么?

他不该窥探的,那些秘密与凯特没有关系。

约莫现在还没有任何关系!

“物极必反么?”

“是啊!物极必反!如果一件事物到达的极点,也许会变成相反的样子!那片海域是没有希望的海域,但如果说绝望到达极点,是不是也会延伸出希望来?枯木未必能逢春,可是无法再开花的枯木便是坏的呢?到底什么才是坏的?什么才是好的?有时候,当事人觉得是坏的事情,换一个角度看,却又不一定就是坏的!坏与好,或许是连接在一块的!谁又能分清呢?就像现在,你们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任何办法离开,可是,你们真的是没有希望逃离么?还是说,你们看待事物的角度被局限了,因此忽略了那藏在黑暗之中的花朵,从而看不清,躲在绝望之中那唯一的希望。”

“希望是什么?我们能把握的希望是什么?”

“是你!”

“什么意思?”

“无望海是一个被诅咒的海域,因此如果有同等被诅咒的力量,便可以在其中自由的行动。凯特,你难道就不好奇,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在无望海里是清醒的!又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可能来到这里见到我!”

“为什么?”

“因为你本身也是被诅咒的存在?”

“什么意思?我是被诅咒的存在?呵,你怎么就断定我是被诅咒的存在了!”凯特防备地看眼前的那个男人,然而那个男人始终保持着和蔼温柔的微笑。

“因为别西卜选择了你。别西卜是厄运的存在,能被别西卜附身还能相安无事,除了被诅咒的存在,几乎没有其他的可能。而你能被别西卜附身,自然也证明了你身上的诅咒不小,遭受着那么强大的诅咒竟然还能毫发无伤,难怪你能在无望海里清醒过来,也难怪你能日落之滨,暗星之海,以及临界浓雾了!如果没有你,大概没有人会发现虚幻之境的存在。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坠入无望海之后还能保持清醒,也从来没有人能在无望海里自由的行动!”

“只有你可以,也只有你可以做到!因为你这被诅咒的身体!”

凯特适中保持着安静,这份安静显得有些诡异,周围的氛围也变得有些诡异。

下一秒,凯特诡异地笑起来,跟以往鲁莽的他,跟带上眼睛的睿智的他都不一样,现在的他疯狂又诡异。

“没想到会被发现!没想到我隐藏了这么多年,还会被人发现!我是厄之子,是众多诅咒缠身的存在!不,不止,我其实跟别西卜的能力差不多,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因为他能自如的使用那些力量,而我不能。都怪这幅身体的主人,他是一个软蛋。明明拥有着力量却始终不使用,真是个孬种!不过这幅身体也算是有用,竟然还能给我吸引到别西卜,有了别西卜的力量,我迟早可以掌控这幅身体的主权,成为这个世界极恶的存在,向世界播撒厄运!”

彼昂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镇定自若的看着眼前这个诡异的凯特,他在等待着什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