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叶桂儿(二更)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9/4/5 19:43:43 字数:4671

“孽畜!住手!”

等到孙天策等人赶到的时候,那座本来存放着仙书的阁楼早已经被发狂的狻猊用利爪拍成了一堆废墟。它依旧待在“紫极守护天阵”的中央,一边咆哮着一边挥爪袭击它旁边的那七名守卫,那七名守卫围在狻猊的四周,非常吃力地牵制着狻猊。还有两位洞虚境的守卫躺在远处,已经是一副奄奄一息、快要断气的模样。

“虚仙境大成?”

直到看清楚这只狻猊的修为之后,孙天策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级别的凶兽到底是怎么进到宗门里面来的,凭着它那凶悍的体格和高贵的血脉,怕是对上半步渡劫的强者都有一战之力,怎么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这里呢?

今日倘若不是自己的父亲突破渡劫境成功,正式迈入了渡劫境,估计紫玄宗里面没一个能挡得住这头发狂的凶兽!到那时紫玄宗就真的完了。

孙天策深吸了一口气,心中轻声一声“所幸”。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果然应该先协助自己的父亲杀死这头畜生吗?

孙天策上前一步,正欲出手协助长老压制那狻猊。

“天策,退下。”

孙天策刚在犯难,他身后的孙秦天则是拍了拍他的左肩让他先退后几步。随后,一股无形的威压突然扩散开来,直接降临在了狻猊的身上以及后面赶来的三位半步渡劫强者的身上。

“住手!”

随着孙秦天的一声低吼,凶兽慢慢停止了行动,像是被什么重物压住了一般,它的四足慢慢地弯曲下来,整个身体慢慢地贴向地面。

对强者的恐惧最终还是战胜了兽之本性,狻猊停止了活动,不再继续发狂攻击守卫,它一双铜铃般巨目死死盯着孙秦天,似是在防备孙秦天突然出手。而它旁边的守卫也终于得到了解脱,不用再担心狻猊的兽爪会降临在自己身上。他们攥着武器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瞪着大眼睛不住地大口喘息着。为了牵制这凶兽,这七个人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这才得以从兽爪下逃脱。

远处匆忙赶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三个半步渡劫境的老怪物则皆是在远处站住了脚步,皆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远远看着孙秦天。

他们才刚到达这里,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威压扑面而来,压得他们不断地后退。

这突然降临的威压毫无疑问便是这孙秦天对他们三人的警告,半步渡劫境和渡劫境,虽然只是两字之差,但是力量差距就如同隔了一条横沟一般。

三个半步渡劫境的强者互相相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现在他们三个人中,恐怕没有一人能撑过那孙秦天的三招;就算是联手都不一定打得过这孙秦天。

“这该死的畜生……”

孙天策快速地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地面,最终在阁楼废墟前一个已经被踩碎了的玉盒前发现了那几本已经被撕烂了的仙书的残页。

仙书上面的文字是用仙力构成的,在书被破坏之后,这些仙力也就会挣脱了书的束缚,再次融入天地之中。就算孙秦天这个老头突破了渡劫境,隐隐已经有了干扰天地的能耐,但这些已经隐入天地的仙力,他可没那能耐去捕捉。

孙秦天先是皱了皱眉头,结果只能低沉地叹了一口气,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他撤去了威压,用平淡的语调朝那头狻猊说道:“走吧,今天我饶你一命。以后若是再敢犯我宗门重地,你父母都保不了你。”

“父亲大人!”孙天策先是一愣,接着立刻就咬着牙愤慨地对着孙秦天说道,“这……这怎么能放它走,它毁了三本仙书啊!”

“住口,天策。现在轮不到你说话。”

孙秦天瞪了孙天策一眼,孙天策顿时吓得不敢再说话。

“哈哈,孙老头子,看来你似乎没有好好告诫过你儿子这狻猊的事啊。你就不怕你一手振兴的宗门被你儿子亲手毁掉。”

坐在葫芦上面的白老头一边笑着一边大口喝着右手酒葫芦里面的美酒,一边嘲笑着孙秦天的教导无方。“酒疯子”、“酒疯子”,白老头这个出了名的外号可不是随便叫叫的,就算现在孙秦天已经比他先一步踏入了渡劫境,但是白老头似乎一点也不怕孙秦天,依旧直言直语地嘲笑着孙秦天。

这狻猊,天下何人敢动它?它可是那仙桐山上五爪金龙和那九天凤凰的九子之一,它的父母都是这下界有名的数一数二的神兽,若是今天孙秦天真的敢动这狻猊,那不出十天,紫玄宗就会被它父母直接端平,就算有孙秦天在也于事无补。

孙秦天自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但是在宗门与怒火之间作抉择的话,傻子都清楚什么是正确选择。

所以他干脆手一挥,选择放生了狻猊,全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真是多事之秋啊。”

眼见狻猊踩着步子快速地朝紫玄宗的外围跑去,很快从众人的目光中消失。

“说起来,这狻猊到底是怎么跑进来的?”

“不清楚,但是听守门的那几位守卫说,似乎这狻猊的身上有一股很浓的沉眠香的烟味,估计是刚从沉眠谷的沉眠香丛中滚了一圈后再来的。这畜牲生性喜烟,浑身都围绕着兽火,这沉眠香一点就燃,成了烟味,守门的守卫似乎就是受那种气味的影响都被迷昏了,这才让那畜生有了可乘之机。”

“这畜牲未免也太聪明了吧。”

孙天策思索了一下,联想到这种级别的凶兽多半拥有灵智,甚至不乏狡猾之辈,他又释然了,再怎么说这种事情也不太可能是人为的,这虚仙境大成的凶兽,实力堪比半步渡劫的强者,想要把它就这样带进紫玄宗还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能做到那种事情的人怎么想都只有仙人才做得到了。可仙人又何必要来偷这仙书呢?

一番思索后,孙天策等人也只能把满嘴的无奈往自己肚子里面咽。

“诸位,今天事已至此。还是早些散了吧。”

孙秦天早就没了什么“待客”的心情,他右手一挥,让孙天策去打发走那些来参加仙临宴的人,他需要安静一会儿。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仙书都已经毁了,自知再待下去也没什么好处,三个半步渡劫的老怪物又早就有了退走的想法,既然孙秦天对他们的事情貌似不太追究,三人现在自然是选择带着自己的宗人先走一步,而其他宗门的人也全都一哄而散。不一会儿,紫玄宗里面便空荡荡地只剩下紫玄宗的弟子了,别的宗门的人全都已经离去。

“父亲,您现在打算怎么办?这仙书已经被毁,您要升仙又必须需要仙书作为辅助……”

“天策,这升仙的事我还不急,现在宗门这幅状况,若是我升仙了,紫玄宗还怎么抗衡千剑宗和青岚宗?我们宗门只有我一个是渡劫期的,可以压制那三个半步渡劫,若是我走了,谁来庇护紫玄宗?你大长老他现在还是虚仙境圆满,只有等他到了半步渡劫,我才敢安心的去仙界。”

“父亲您说的是,是儿臣考虑不当,还误了父亲您的大事。”

“行了,天策,这事不能怪你。要怪就怪你父亲我命中有这一劫吧。这仙书被毁怕是天意了……也罢也罢,正好省的我动那升仙的想法。”

孙秦天低头思索一翻,似是想到了点什么。

“天策,你过来。”

“父亲所谓何事?”

“明天带着这信去皇城一趟,把信交给皇帝,让他自己看着办,若是不从,就说我到时会登门拜访。”

“信中说了什么?”

“这你不用管,带过去就好。记住留点心,别让别的宗门的人看到。”

“父亲放心,我一定做到。”

孙天策告辞后就离开了,独留孙秦天站在那堆阁楼的废墟前,静静地看着月光。

“三本仙书,这次算是赔大了。”

“不过……算了,也就三本罢了……”

“等着吧。再给我一点时日……”

“这苍火国早晚都会是我紫玄宗的地盘。”

在月光的照射下,孙秦天的影子投影在地面上被拉长……

突然地,他的影子中间似乎有一块黑色的部分在不断地慢慢蠕动,像是具有生命一样……

…………………………………分隔线…………………………………

红鸾楼中。

“看见没有,那是青岚宗宗主的废物三儿子林长风。”

“他怎么在这?”

“半个时辰前就在这里了,带着一只猪独自在那喝酒。”

“真可怜,明明有资格去仙临宴,可是邀请信却被撕了……嘿嘿,真是讽刺。”

“没办法,丢人。有这样一个儿子,谁敢带去给仙人笑话啊。”

“嘘嘘,小声点,被听见就不好了。”

林长风靠着酒馆的窗户,独自一人喝着自己的小酒,也没去理会。

不对,倒不如说,他很乐意听到别人在这么谈论自己。紫玄宗那边,他精心做好了准备,填好了自己挖下的坑,将所有罪名一股脑甩在了那头狻猊的头上,这样自己也就不用担心他们还追查到自己了。林长风甚至不惜利用沉眠香来制造时间差,来降低自己被怀疑的可能性。

谁都不会想到,仙书被偷的时间是在狻猊大肆破坏阁楼的半个时辰之前吧。而狻猊发狂的这段时间点,若是自己出现在这家酒馆里面喝酒的话,任谁都不可能会怀疑到自己。

也就是说,林长风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可以利用。

就在刚刚,林长风就从酒楼的窗口看到了已经登梯而上的仙人们,又过了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天边多了三个小黑点,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应该是那三个半步渡劫境的老头。仙临宴有规定不能让半步渡劫境以上的强者参加,但是仙人若是离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各方为了争抢仙书自然会出自己最强的战力,只是大概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吧,三本仙书早已经在林长风的口袋里面了,就算他们真的找到那藏书的地点,找到的估计也只能是被狻猊“咬烂”了的破书而已。林长风现在只要等一个时机,只要等到仙临宴正式结束,自己装成一副酩酊大醉的样子爬出这个酒馆就好。

“大哥哥,吃完了吗?如果吃完了,桂儿帮你去洗掉餐盘吧。还有,爹爹今天进了一箱很好吃的林果,你要吗?桂儿帮你偷偷拿一颗怎么样!”

就在林长风还在考虑什么时候该离开的时候,一个酥软的小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林长风一歪头就看见了那个用白色丝巾绑着马尾的穿着一身小围裙的可爱小女孩。

这个正抱着菜单牌子一脸笑意的小女孩子正是这家店店主的女儿,看上去只有十岁的样子,长得很可爱,让人看了忍不住想咬一口。她的样貌乍一眼看上去会让人联想到叶鸾……

也是,说到底这两人也是亲姐妹,长得相像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桂儿和林长风的关系很好,她也不像别的同龄的女孩子一样见到林长风就立刻逃走,反而总是会微笑着和林长风打招呼,也总是很乐意地和林长风交谈。这个小女孩的出现总会让林长风心中一暖,林长风总觉得这个女孩子给他的感觉和林潇潇还有林政给自己的感觉一样……

那是一种很温馨、很幸福的感觉。

“桂儿,你鸾儿姐姐去哪里了?”

“哦!姐姐去仙临宴那边准备伙食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原来是这样所以刚刚一直找不到她吗?

“大哥哥!昨天姐姐给你做的饭菜你吃了吗?”

“嗯?哦……那个啊,怎么了吗?”

“那个饭菜桂儿也有帮忙做哦!”

“这样吗?我说怎么会这么好吃呢?”

“真的吗?太好了,桂儿想好好学做菜,这样以后也能做好吃的菜给大哥哥了。”

“哎……”

林长风的声线变得软绵绵地,很难想象他也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桂儿也想变得像鸾儿姐姐一样能干,这样以后就能嫁给大哥哥了。”

“哈哈……”

喂喂,这可是相当犯罪的一句话啊,如果是换在另一个世界,恐怕早已经是一个警察拿着一把枪抵在男人的后脑勺上面,一脸正经地说着“你以为我们人民警察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了吧。

话是这么说,林长风依旧是心中一暖,自己在别人眼中从来都是没用的废物一样的存在,桂儿能说出这样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他林长风的认同吧。

那种他一直想要得到的认同。

正因为如此,他也才会对这个年仅七八岁的小女孩毫无保留。

“桂儿,来……这个给你。”

“啊!糖果!谢谢大哥哥!”

林长风爱怜地摸了摸桂儿的脑门,也只有在面对她们的时候,他才能真正感受到一点快乐的感觉。

“这糖好甜啊!有点热热的,感觉浑身好熟呼(舒服)。还想吃啊……”

看着桂儿一脸幸福的表情,林长风苦笑一声。

桂儿哪里知道,这糖可是林长风他辛辛苦苦炼了几天炼出来的,里面的糖分只是辅料,另外的可都是一些天地灵草的精华,可以帮助人体洗筋伐髓,提高日后的修炼速度,单就这么一颗放在市场上就能值几十万金币啊!

考虑到桂儿她的的体质,林长风只给了她三颗,三颗便足够帮她把全身经脉洗炼一遍了,等到她十二岁去灵泉完成灵根觉醒,日后的修炼速度少说也比没吃糖前快两倍不止。

“哼哼!”

“嗯?”

林长风皱了皱眉头,见佩奇突然朝他叫唤了几声,似乎是有急事。

“桂儿,哥哥现在有事去一趟厕所,盘子就麻烦你了。来,这是金币……”

“可是……”

林长风将钱袋子往桂儿手里一塞,整个人朝酒馆的厕所跑了进去。

“大哥哥,这里,钱太多了……”

桂儿有点无奈,林长风明明只需付二十两银子就好,可她打开钱袋子一看,这钱袋子里面竟然鼓鼓囊囊的塞着二十多枚金币。

………………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