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在下陈俞毅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9/4/13 20:45:55 字数:3111

第二天,九苍学院入院考开考还有两个时辰,林长风家中。

“起床了。”

“不嘛……让人家再睡一会儿。”

“……”

刘灵儿就在床上翻了个身,穿着凌乱地她还没睁开眼睛就又一头扎回了梦乡……

几秒种后。

“啊,疼死人家了,啊!我起来还不成吗?”

捂着翘臀苦着脸从床上坐起来的刘灵儿,一边露出一副哭鼻子的表情,一边恶狠狠地瞪了林长风一眼。

“女孩子这么重要的部位你怎么可以就这样随便拍啊,你这死登徒子。”

“我用扇子拍的。”

“有什么区别吗!”

“唧唧歪歪的吵死了……”林长风右手的竹扇毫不犹豫地敲在了刘灵儿的额头上面,这干脆利落又令人熟悉的一击让刘灵儿额头一疼,这次立即从恍惚中彻底清醒过来。

“起来吃饭,别墨迹,今天就是入院考了,我们要早点过去。”

“啊?为什么啊?”

“问这么多干什么!”

林长风照例用竹扇在刘灵儿额头来了这么一扇子,刘灵儿委屈地捂着自己红红的额头,嘟囔了一句“不告诉我就算了,打我干什么啊。”

“你要是再不吃,这些肉包子我可就喂佩奇了。”

“啊?肉包子?我吃我吃。”

一听有早饭吃,刘灵儿立刻露出一个街边几个铜板就能随时买到的笑脸,手脚并用着扑向了林长风。

林长风身体一闪,躲过刘灵儿这一扑,随后准确无误地将一个小蒸笼轻拍在了刘灵儿的额头上面。

“你躲开干嘛!”

刘灵儿郁闷了,自己这么扑上去,正常男人会躲开吗?

不会躲开的吧!绝对不会躲开的吧喂!!!

“莫挨老子!”

林长风才懒得在乎刘灵儿这么做想干什么,他将蒸笼随手扔给了刘灵儿。

哎哎哎……

刘灵儿小心地接过了林长风手中的蒸笼,她刚打开蒸笼上面的盖子,一股肉包子的肉香味就从里面喷薄了出来,馋的刘灵儿口水立马就哇啦哇啦地就下来了。

在一旁眼见着这八九个包子没过半柱香时间就从蒸笼里面凭空蒸发,林长风皱着眉头望了望刘灵儿纤细的小腹部位,心里诧异着这吃下去的八九个包子到底去哪里了。

难不成这冰肌玉骨之体,还有瘦身储物的功效?

见刘灵儿将盘子中的肉包子全部都清干净了,林长风随后又开始接着催她穿好衣物。

“你这么着急干嘛?明明离开考还有一个半时辰的时间。”

“……”

见林长风又举起了手中的竹扇,刘灵儿急忙闭上了嘴。

“快点。”

林长风最后警告了一声,随后出了房门,留给刘灵儿一点空间换上自己的衣物。刘灵儿则是朝林长风的背影吐了吐舌头,然后无奈地将自己昨天外出时穿的那件短旗袍换上。

“啊……好想睡觉啊。”

“笨蛋林长风,这么早过去干嘛!”

刘灵儿挥挥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边往脚上套黑丝袜一边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骂着林长风。

“笨蛋林长风。”

“死登徒子。”

“板脸怪!”

“性冷淡狂魔!”

“嘿嘿,最后这个听起好搞笑。”

………………………………

……………………

然而事实却和刘灵儿想象的远远不一样,等到她真的和林长风到达九苍学院的招生地点的时候,那里却早已经是人山人海。

“想不到真的这么早就到了……”本想着好好嘲讽一声林长风的刘灵儿嘟了嘟嘴,

“等等,这些人该不会,都是来应试的吧?”

刘灵儿看着摩肩接踵的人群露出了不安的表情,自己明明记得录取的人数应该是在五十个之内吧。这里的人数显然已经接近千人了。

“你怕什么……觉得我们通过不了考试?”

“什么嘛,现在人家怎么说也就只有金丹大成的境界,心里紧张一下都不行吗!”

刘灵儿嘟了嘟嘴,嘴里小声的嘀咕了几声,她也没敢说太大声,免得林长风又往自己额头上面突然来一下。

“你现在还没看懂?”

“怎么?”

刘灵儿一愣,似乎不太理解林长风的意思。

“这些人这么早就过来的原因。”

“……?”

刘灵儿四周观望了一会儿,依旧没有看出里面的倪端。

“昨天你不是看了考核规则了嘛。”

“哦……我记得好像是狩猎战吧。每个人佩戴着个人的腰牌进入狩猎场,然后将在狩猎场中互相搏斗,抢夺各自的腰牌,证明自己的实力,五日后统计每个人的乾坤袋,最后由得分来确定入院的人到底是哪几个。”

刘灵儿想了一想,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我记得入院的名额应该是五十个以内吧。也就是说最多只能有五十个可以入院。”

“对,就是因为这个。最终只有五十个入院生可以入院的话,与其说大家是在争一个分数,还不如说是在争一个五十名以内的入院的名额。”

“嗯……所以呢?”

“笨蛋,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敌得过一个团体的力量。”林长风无奈地用食指摸了摸自己的鼻梁,“你先想想看,这个游戏是通过抢夺别人的腰牌来获得分数的,但是依靠个人能抢夺的腰牌数量毕竟是有限的,因为你一个人再强,也不可能力压群雄,甚至还要提防自己的腰牌被别人抢走。”

“但是如果采用组团的方式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一个团队如果能够做到力压群雄的话,这个团队中的每个人就都能获得非常高的腰牌数量。”

“哦,我懂了。”刘灵儿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学院仅仅收纳得分的前五十个人,如果能在入考前就组起一支战力比较强的队伍的话,那么或得分数的速度自然也会比一个人收集得要快,而且有队友在身边也不用担心自己被别人围剿。到时候只要合理地分配这支队伍最终获得的所有腰牌的话,这个队伍里面甚至可能可以全员通过这场考试……

也就是说……

这场考试其实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只要站对了队伍,根本就相当于已经一只脚踩进了学院里面。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原来你这么早过来是为了找一个可以混吃混喝的队伍的吗!”突然想通的刘灵儿皱了皱眉头,林长风不是有天隐术和一身无敌的修为嘛,正所谓一力破万法,倒是后直接来个仙术什么的,腰牌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笨蛋,这个考试可是全程收到那几个老怪物的监视的,就算我能用天隐术瞒过他们的眼睛,但是到时候那些老家伙问起这些腰牌怎么来的,我们怎么回答……”

林长风皱了皱眉头,一眼看穿了刘灵儿的想法,并及时地往她头上倒了一盆凉水。天隐术再厉害也总归是有瑕疵的,那些学院里面的高层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瞒得过去。

更何况这次考试林长风本来就不怎么想用到真正的实力。

“这样的话就只能找一个队伍加入了……怎么样,你有看好的队伍吗?”虽然依旧不能理解林长风为什么要如此低调,但是既然自己现在是在跟着林长风混,那就只好顺着他的想法问下去了,但她没想到的是,对于这个问题林长风还是选择了摇摇脑袋。

“你想多了,我们一个队伍也不加入。”

“哎?”

刘灵儿歪了歪脑袋,她越来越搞不清楚林长风脑子里面的想法了,难道他一大早带自己过来不是为了加入一个队伍然后混吃混喝度过考试的吗。

“笨啊,你觉得我一个无灵根的半步金丹,哪个队伍会要。”林长风皱了皱眉头,接着一个“关爱智障”的目光送给刘灵儿,“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是拖油瓶,对任何队伍来说都是累赘,你倒是有可能会被别人看中。”

刘灵儿看了看林长风,又看了看周围的人,还真的如同林长风所说,几乎每个看向林长风的人的目光中都带着嫌弃。倒是有很多男修士在偷偷看着自己,似乎是在考虑着要不要上前来搭话。

“红颜祸水到底是红颜祸水,就算带着面纱都能给我惹麻烦。”

注意到那些目光后,林长风拍了拍手中的竹扇,心里一阵苦笑。

自己或许不该带这个累赘的。

“总之,我这么早来自然是有我的目的,你站在一旁看着就行,另外的事情我会处理。”

林长风的目的其实说起来也非常的简单,他就想提前注意一下这次入院考中有哪些人是比较具有威胁性的,又有哪些人可以被自己利用。

“炼丹师和阵符师?”

林长风远远看见两个被众人包围住的少男少女,他们身上皆是穿着丹宗符宗的服饰,在人群之中特别的显眼。

也是,考虑到阵符师那恐怖的控场能力和炼丹师那些强力的丹药,这两个人怎么想都是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只是林长风却是皱了皱眉头,那两个人不是参加仙临宴时候的那两个年轻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视野可及之处,林长风看见那穿着符文长袍的男修士朝着紫玄宗的二少主孙无心作了一揖,随后竟然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兄台可是青岚宗的林长风。”

“……你是?”

“在下陈俞毅,是符宗的四级符师,这位是钱诗诗,丹宗的三级丹师。”

“有事吗?”

“在下想请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一起参加入院考。”

………………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