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第一名!林……林长风?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9/5/15 22:30:52 字数:4186

九苍学院的入院试,可以说是苍火国继仙临宴之后又一大举国盛事。

为什么?

这就要先从九苍学院在苍火国四大学院中的地位说起。

三千年之前,苍火国建立之初,帝天子施展号令,挥手而去,成四院七十三殿,赐名东陵、虚吴、天成、九苍,供苍火国万民修道铸仙,瞻仰天事。

开院之初,因为院校的地址远离皇城,九苍学院在四个学院中的地位其实并不高,甚至一度沦为垫底的学院。

在那个时代,九苍学院的入院生全都是另外三个学院淘汰下来的差生,都是一帮不求上进、混吃等死的泛泛之辈。

正因为这个原因,九苍学院甚至几次三番被逼到分崩离析的边缘,差点就此消失在苍火国的历史之中。

谁料,就在九苍学院岌岌可危之际,当年九苍学院的校长谷夫子却意外在夜半三更时辰,在九苍学院门外抱回了一个遗弃女童。

伴花而遇,花语牡丹,三更而见,赐名牧姗。

谷夫子最终收留了那女婴。

他用当时她篮中的牡丹花为其取名,自誓要将她抚养成人。

那时的他又怎会想到,这女婴身缠万段道心,为七窍玲珑道体,注定一生不凡。

三岁识字,四岁识书,六岁舞剑,七岁练功。

十二岁觉醒双灵根,十六岁独霸苍火国青年榜。

“闻香才知红袂来,颈间一寒首异处。”

这句诗写得就是当时的谷牧姗。

三大学院知这谷牧姗是个奇才,便动了恻隐之心,暗自派人给她送信,想把她从九苍挖到自家学院里头。

可这些信谷牧姗一封未读。

她谷牧姗非无情之人,九苍对她有养育之恩,她怎会就此背弃。而她的拒绝也遭到了另外三大学院的怀恨。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十八岁那年,谷牧姗被另外三大学院派来的杀手在院外埋伏,九死一伤。

自此之后谷牧姗突然失踪,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自后百余年,一个下着雪的深夜。

有佳人轻叩九苍学院的门扉,引来谷夫子开门。

“姑娘何事?”

此时的谷夫子已经年至迟暮,只能通过微弱的视觉辨别门前站着的是个衣绣琉璃的女子。

“无事,我只想最后再看你一眼。”

轻幕遮颊,玉人空叹一声。

此界,终是没了遗憾。

此一刻,她身化七窍琉璃身,通天法力一时间冲天而起,天道降谕,降下仙音,仙门于天际大开,静候佳人。

满城的飞雪在这一刻停顿。

苍火国的居民皆是被这一天地奇观吸引,纷纷出门驻足观看这一奇观。

苍火国第一位升仙之人,终是出现。

“姑娘你是?”

谷夫子被这女子引来的升仙异像给吓住了。

“你若忘了,那就罢了。”

女子只留下这么一句,便是踏空而上,朝着仙门飞去……

“对了,勿忘……知遇之恩。”

女子似是记起了什么,金袖一抬,玉指一点天际,在天上刻下“九苍”两字。

“好。”

终是了断了此界所有的缘分,女子心若空灵,再无牵绊,一步跨入仙界之门。

“轰隆!”

仙门发出冗长一声,最后慢慢闭合。

仙音骤止,雪再次无声无息的落下。

夜依旧,雪依旧,凡尘依旧……

不过是下界少了个人,天边多了两个字。

从这一天开始,九苍学院一炮而红,直接赶超另外三大学院,成为苍火国当仁不让的第一学院。

为什么?

无它……

只因苍火国第一个仙人是九苍学院培养出来的。

甚至时至今日,九苍学院已是培养出了第五个仙人,另三院依旧没能培养出一个。

由此可见九苍学院现在在苍火国到底是什么地位。

能在九苍学院的入院考中获得通过资格的,绝对代表着苍火国这一年龄段最顶尖的实力。

若是能名列前茅获得第一名,更是会被举国传颂,甚至可能会被学院内的长老看中,直接选作亲传弟子。

这一切的一切,对孙无心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以至于他在最后硬是拉下了脸面,打算以金钱来购买那些自认为已经没有希望通过入院试了的人手中的腰牌。

“五百金币一腰牌,无限收!”

为了照顾那些没有实力但是身份高贵的皇室子弟,考规之中并没有明确禁止从别人手中购买腰牌的这种行为。

这也导致九苍学院的入院试每年都会出现一种奇观——考试结束之后激烈的腰牌地下交易景象。

然而今年却不是如此……

五百金币一个腰牌,堪称是史上最昂贵的腰牌交易价格,往年腰牌的均价也不过是一百金币罢了,孙无心一开口竟然就是翻了五倍!

一时间,手上正有腰牌想要出手的人皆是疯了似得围住了孙无心,争着抢着想要让他收购腰牌。

“天图,这里面有五……四万金币帮我收下腰牌。”

孙无心将乾坤袋交给了身旁的天图。

随后他脱出人群,朝旁挪了几步。

“陈公子,又见面了。”

“孙公子。”

陈俞毅停滞了一秒,是没想到这孙无心会突然甩开生意,主动找上门来。

“这几天多有得罪,还请陈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哦……无事。本就是考试,有点摩擦也是自然。”

“好,我孙某人还想着是伤了你我两宗和气,陈公子此般豪爽不记小节,当是人杰。那我孙无心告辞了。”

“慢走。”

陈俞毅心中暗笑,原来这孙无心是怕自己报复他,才特意来讨好自己的。

不过他也不吃这套,他本就无意追过,也无心接受孙无心的讨好。

孙无心倒也干脆,转身便走。他这一来一去,连陈俞毅身旁的林长风都没看一眼,仿佛林长风从始至终都不在陈俞毅身旁。

对他来说,林长风并不是个威胁。

“大手笔,啧啧……林长风,要不和陪我玩个游戏,如何?”

“咕咕……什么游戏?”

林长风在一旁咬着那几天老人送的灵果,心不在焉的回答到。

“等等……灵果?你不是说你都扔了吗?”

他身后的刘灵儿见林长风竟然拿出了从自己那边没收过来的灵果,顿时生气地蹬了蹬地面。

“你看,再过一会儿那人就要问我要腰牌了,不如在此之前你先来猜一猜我手上有多少腰牌,猜对了我就无偿再帮你一次,如何?”

“咕咕……无偿?你什么时候无偿帮过我了?你那符篆可是我花烤鱼买过来的。”

林长风嘴里塞着灵果的果肉,半边脸颊撑得鼓了起来,也只有这么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总而言之,你先来猜猜看。”

看着陈俞毅此时兴致勃勃的,林长风皱着半边眉毛,又是大咬了一口灵果。

“你和钱诗诗身上的腰牌总量?”

“没错。”

“二百五……”

“额?你骂我作甚?”

“什么骂你?我说的是你的腰牌总量……二百五十左右,将近二百六十的样子,难道不对吗?”

林长风白了陈俞毅一眼,随后又开始自顾自地专注于自己嘴中咀嚼灵果果肉的工作。

“你怎么猜到的?”

陈俞毅吃了一惊,虽然他原本就觉得林长风可能会猜得很接近,但是他没想到能接近到这种程度。

他手上的腰牌不多不少,共计二百五十八枚。

怎么猜到的?

呵呵……

林长风在心里面笑了一声,自然是自己推出来的呗!

陈俞毅真以为他林长风那句“十枚足够,心里有数”是随便说说的吗?

早在三天之前他就通过鱼摊这个方式打听到了几乎所有他想要知道的信息……

入院生共有几人?团队共有几个?总体实力强弱如何?……

诸如此类的信息都成了他用来推断的关键点。

“随便猜的。”

林长风又咬了一口灵果,他可不会傻到真的给陈俞毅说一遍自己的推理过程。

“猜的?我不信。那孙无心呢?你猜猜看他能拿几枚?”

陈俞毅不信。

“二百八十枚以上吧。无论如何,他都会比你多就是了。”

“嗯?你这么确定?”

陈俞毅皱眉,林长风言下之意,莫不是觉得自己不如这孙无心。

“当然,你虽然实力比他强,但是好胜心没他厉害,你别看他现在很狼狈,不惜重金求腰牌,但是最终他的腰牌肯定比你多。”

林长风说的很肯定,陈俞毅在一旁看着他淡定地侧脸,暗道林长风不愧是林长风,果然自己的身份地位在他面前根本如天边浮云一般。

若是换作别人,早就反过来讨好自己了。

林长风刚说完,孙无心那边也是收完了腰牌,可以明显地看到,孙无心最后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二十枚腰牌,将它交给了一旁的天图。

“少主,你花了三万多金币收来了六十多枚腰牌,天图命不足以让少主如此。”

“少说废话,你从小陪着本少爷,本少爷何时亏待过你,拿着,莫要惹我生气。”

孙无心将那二十枚腰牌塞在了天图手里,他可以抛弃那三十个陪他进来的修士,包括王巴丹,但是天图不行,天图从小伴其左右,如同他的左膀右臂,他必须要让天图获得入院的资格。

“可是……少主……”

“孙无心,三百零九枚腰牌!”

孙无心也不管天图,随后将自己的乾坤袋放在统计腰牌的那名衣衫半薄的女人面前,抢先提交了自己的腰牌数。

“三百零九枚!”

周围的入院生皆是被他口中的数字吓了一跳。

这……这是人报出来的数字吗?

要知道参加这次入院考的人才千余人啊!孙无心直接收割了四分之一左右!

“三百零九是吧?记下了。”

风情万种的女人俏生生地说了一句,看着孙无心那张稚气未脱的目光中,有点媚色流转其中。

“咳!”

直到丁长老咳了一声,那女人才收回了那魅惑的目光,用娟秀的小字在纸上孙无心的名字旁边写了几个小字。

“下一位!”

白嫩的小指向下滑动,点在了一个名字上面。

“陈俞毅。”

“陈俞毅,一百二十九枚。”

陈俞毅朝那计分的女老师微笑了一下,那女老师脸一红,她自是知道陈俞毅的身份。

符宗小少爷啊!要是抱上了那可是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啊!

她正想趁机表现一番,却见陈俞毅拉了拉一旁不怎么爱说话的钱诗诗的袖子。

“钱诗诗和我一样,也是一百二十九枚。”

比泻药还泻火,那女人一下子没了勾搭的想法,识趣地在那两个名字旁边写了几笔……

下一个……

看到名字那女老师就是变了语调。

“哦……林家那个林长风啊。”

这人还有什么好统计的?零个呗。

她正要下笔……

“十枚,还有苏灵儿,和我一样也是十枚。”

林长风及时挡住了那老师的手,将二十枚腰牌扔在了她的桌子上。

“投机取巧……”

女老师先是愣了一秒,接着突然想起这林长风是和陈俞毅一道来的,便是以为这腰牌是陈俞毅施舍给林长风的。

哼!狗屎运!

小声嘀咕了一声,女老师不情愿地在林长风和刘灵儿的旁边写了两个“十”。

林长风自然也听到了女老师那声小声地嘀咕声,不过他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这种话他也听惯了,反正没踩他底线,她爱怎么说怎么说……

他回头回到刘灵儿,随手又从乾坤袋里面掏出了个灵果,“咕咕咕”地啃了起来。

刘灵儿在一旁羡慕地看着……她也想吃灵果啊!

而另一边,监察总管也是拿到了最终的数据,他面朝着所有入院生,展开了自己手中的竹卷:

“好了……各位静一静,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已经统计出了这次入院考的所有考生的分数!”

好!

这么多入院生中,最兴奋的人自然就是孙无心。就在刚才,他听到了陈俞毅上交腰牌的数量。

这笨蛋竟然分半上交,真是蠢到家了!

就现在情况来说,结果根本已经成为定局!

这九苍学院的第一名!

“本次九苍学院入院考的第一名是……”

毫无疑问就是他孙无……

“林……林长风?”

哎?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入院生之中那个举着个灵果正在咀嚼的林长风。

而此时的林长风其实刚从发呆中回过神来,刚好没有听到监察主管刚刚说的话。

他又咬了一口灵果,这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

“怎么了?”林长风放慢了咀嚼速度,一脸诧异地看着那些人。

他就纳闷了,自己没事啃个果子,怎么这些人现在就想看耍猴一样看自己啊?

难不成……自己嚼太大声了?

………………

………………

………………

发完了,谢罪谢罪……本书终于要签约了,感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支持,明天尽量早点更新!所以……月票收藏麻烦投起来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