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佛前一跪三千年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9/4/17 17:40:24 字数:4218

(序章若是看不懂可以直接看正文,这一章就是简介的扩写再加一点后面“三生石篇”的小伏笔)

仙界,九歌,祖佛界。

寒风,血月,三更天。

燃灯寺庙,三千烛前,幽幽古钟声声来。此地,便为渡生之所。

发丝如雪,身上黑袍已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老人一动不动地跪在蒲团。

在他身后,有倾世佳人,头生异角,三千银丝,鼻腻鹅脂,罥烟眉,红酥手,素雪罗衣。

少倾,老人突然抬头,一双紧闭的眼睛依旧未能睁开,只是幽幽传来一句。

“祺祺,多久了……我们在这多久了?”

“主上,三更时那一钟,便已是三千年的年限。”

三千年啊……

缓慢地支起自己已经年迈的身体,老人抬起头来,嘴角多了一抹自嘲地笑意。

抬眼望处,一莲池佛座,座上坐着一提灯佛尊,其名唤作燃灯祖佛。

“罢、罢。祺祺,我们还是走吧。”

摇了摇头,老人拾起身旁的黑白双剑,颤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

见他想要起身,罗衣佳人忙去伸手搀扶,不想却是听见老人口中一声接一声地自嘲。

“三千年,三千年,我百里长风拜燃灯老头你三千年,若老头你真愿渡我,何须我跪拜这三千年。”

“我不明白,你为何不愿渡我!”

“三千年前,我为仙界至尊,手持仙魔双剑,举世无双。三千年前,她苏灵儿不过是我在凡间找到的一个小丫头,她让我哭,让我笑,让我甘愿用一世荣华逗她倾世一笑。我百里长风那一天可是发了毒誓,有朝一日必娶她为妻……”

老人神情激动,情到深处却没了声息,似在努力压制着他的情绪。

“三千年前那一天,魔道祖师那个狗杂种竟阴我,害我三魂丢了一魂,七魄失了三魄。是苏灵儿她甘愿用自己的一魂三魄来让我百里长风苏生,让我有机会能砸了那贼人的破宗,砍了那狗贼的脑袋。”

“可她呢?魂魄残缺的她却只能遁入轮回之中,与我相隔两生不能相见。如今我长风既已除魔卫道,只想让你渡我这一世轮回让我去下一世找她!我又何错之有?老祖你说!你为何不愿渡我这一世!”

莲台上通体散着圣光的佛尊依旧提着那盏灯壶,抬着佛手,心未生怜,不为所动。

“三千年前,你说我身在仙道,不能超度,当日我就自废道行,成为一芥凡人;三千年前,你说我诚心不够,我便在这里跪足了三千年。你依旧不愿渡我!”

老人说到此处,突然手捂胸口,一口逆血便从口而出。

他向后一仰,倒在了后面搀扶着的佳人的怀中。

“主上,够了,身子要紧啊,苏姑娘已经过世,既然佛不愿渡你,那便是天要绝你……”

“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

老人突然发疯似地乱抓,他抓散了自己的白发,抓破了自己的旧衣,抓乱了女人的衣衫……

“杀我!祺祺,杀我!”

“主上?”

罗衣佳人诧异地看着近乎处于某种癫狂状态的主人,无意识地抓住了老人递过来的黑白双剑。

“杀我!”

“为什么!”

“佛不愿渡我哉!那就由我来渡我自己!”

“主上你疯了吗!”

佳人右手微握,压住两剑,银丝如瀑。

天上地下三万年!三万年未有一人能自己托渡自己!就算百里长风曾是叱咤仙界的至高仙尊,不朽仙帝,也……

“不可能,我不可能对主上下手。”

百里长风睁着眼睛,,没了疯癫模样,他双目圆瞪,嘴中喃喃。

“祺祺,我百里长风求你了,了结我吧。”

“我死,魂冲九天,若是能冲破天锁,或许还能踏上奈何桥,再追她一轮回!又或者魂死于此,灵台寂灭,堕于轮回之外,永世不得超生。”

“对我来说,这两种都是一种答案……”

“我已别无他求,只求一死……此世……唯有你还信我,所以……”

老人伸手,五只轻触她的脸颊,划去她眼角的眼泪……

“拜托,杀我!”

佛庙中,有倾世佳人,银丝如幕,轻遮泪眼,御黑白剑一双。

剑所指,一老翁,眼已闭,却轻笑。

佳人泪眼迷离,她跟了他长风一世,只见过他求过三次人:

一次,三千年前,他在太明湖前一跪,向那女人求婚:

一次,佛前一跪三千年,求佛祖渡他一世;

一次,他求自己……杀他。

百里长风,此人是多么自傲的一人,但就是这么一个自傲不屈的人,此时却为那苏灵儿折了三千年的腰……

此时,或许活着对主上来说才是最痛苦的事情吧……

若是如此,倒不如了结。

一黑一白双剑呼啸而出,佳人明显感觉到,在自己的仙力的控制下,两把剑正在做最后的抵抗,她们是长风的爱剑,自然不愿伤及主人。

奈何,箭在弦上,它们两把仙器还未形成自主意识,怎能违抗御剑之人。

两束残影一过,黑白双剑如同捅破一块破抹布一般轻松地穿过了老人的身体。

“晚安,祺祺。”

“晚安,主上。”

…………………

祖佛界,燃灯祖庙,一束光柱穿透庙宇,直直降落到老人的身上。

仙体一毁,老人的天灵盖上面,他的三魂七魄凝聚为一个虚幻的青年模样,此时正仰头望着上天。

目光之中,九天之上,黄泉之间,是为奈何桥。

以及那逐渐凝聚的,九天之下的六色彩云。

老人魂魄飞天而起,迎着九天扶摇直上,那彩云确实突然爆动起来,几道彩雷如同雷蛇一般游离俯冲而下,竟是直接盘住了老人的魂魄。

“主上!”

庙中丽人急了眼,眼看老人的魂魄就要被雷蛇四分五裂。

庙中莲座之上,三千年未动的燃灯祖佛终是睁开了双目:

“唉!到底还是个痴情之人。”

“佛前自灭,求我佛怜,施主真心,我佛怎会看不见……”

“只不过,不是我佛不愿渡施主,何苦啊,施主应知这下一世可是末……”

燃灯佛口一闭,天有天规,天机不能语,他不能说。

他摇了摇头,最终做出让步。

“罢罢……五世五生,五个纪元,老衲就再渡你这一次吧。”

佛尊灯壶一提,灯壶之中突然圣光闪烁,一点小小的火苗突然从灯中飘出,燃灯佛祖双手合十,再次闭目开始呢喃:

“南无阿弥陀佛……”

呢喃声中,那火苗竟然也是飞上九天,冲向那祥云。

“南无阿弥陀佛……”

燃灯每念一次,火苗的光芒就更亮一分,其火光直逼彩云而去,竟是有着驱散彩云的势头。

老人的灵魂这才得以脱出雷蛇控制了,直冲九天之上的黄泉而去。

“南无阿弥陀佛……”

燃灯老祖念出这么一句,双手一开,天灵盖上一闪,一缕魂魄也是向着黄泉而去。

……………………

“没想到最后你还是出手了。”

“一切都是我佛的旨意。”

长风变回青年模样,此时一席青衫,手执一支枯萎的花朵站在奈何桥前,回首望着燃灯祖佛。

“过了奈何桥,一切便入了轮回,施主便没了回头的余地。”

“佛祖,我长风从三千年之前开始……就早已没了回头路可走。”

“阿弥陀佛……”

青年回首,此次,他面对的是黄泉彼岸。

他闭上眼睛,右脚迈上了奈何桥……

踏上奈何桥,便是入了轮回,此时的百里长风已经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跟着这轮回就这么走下去。

第一步,他变回了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第二步,百年前的样子……

第三步,千年之前……

长风每走一步,便是年轻几分,而他手上一直握着的,本来已经枯萎了的三生花竟是起死回生,慢慢地开始变得有生机,收拢的花瓣也开始展开。

百里长风他的三生花,竟是有着五瓣花瓣,五叶叶片。

若换常人,三生花开,只开三叶,一叶载一生。三世若灭,灵台便毁,不再轮回。而百里长风竟是已经有了五片三生花叶,五世轮回!

更让人讶异的是,等长风走到第十步的时候,他变回了青年模样,他手中三生花……伴随着五瓣粉嫩花瓣的绽放,第六瓣花瓣和第六片叶子竟然奇迹般的从芽端伸展开来。

“六道轮回体,果然可怕,难怪你能有六世轮回……原来如此。若是如此,那这下一世,或许此子可以……”

“唉……何苦何苦……施主不该受那种折磨,还是算了。”

燃灯祖佛手中佛珠拨过五粒,大拇指还未按在第六粒上,最后却摇了摇头。

他又从僧袍下取出一串挂着四颗珠子的项坠,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此为施主四世时送于老衲的项坠,此次你便带着它吧。下一世,施主还是别来这仙界了。”

手一挥,项坠飞离佛祖之手,挂在了奈何桥上长风的项上。

就在这时,异变突然发生了,本来湍急的黄泉突然平静下来,燃灯老祖还没反应过来,四朵颜色各异的三生花突然从黄泉中浮现出来。每朵三世花上,都有一谪仙倩影。

这是?

佛祖把佛珠快速地往回拨了五粒,面色大变。

竟然有这种事情!

“那一世,你为我身化千丈冰,这一世,换我救你。”

蓝色三世花上,有倩影手执羽扇,面若冰尘,唯有看那从胸前刻有字体的坠子之时才有一丝暖色。

“那一世,君为我赴沙场,许我为仙,君却了于轮回。这一世,虽化两魂,不忘此情此恩……”

青色三世花上,有倩影抚琴,双手手腕上青光闪烁,是一对漂亮的镯子。

“那一世,孤为妖族女王,汝为道合盟盟主,那日孤剑斩汝首,才知汝爱孤,这一世,便算为妖,孤也要爱汝一次。”

樱色三世花上,有倩影对酒舞剑,足踝有铃,步步铃响。

“那一世,三世花落,沙华不在,我化毒曼陀,君竟化叶。我已毒侵遍体,君可还敢爱我?”

黑色四世花上,有倩影翘腿而坐,耳畔一对耳坠摇摇晃晃,散着妖艳的光芒。

合:“三生前,君生我在,君死我亡。”

合:“三世之前,与君约定三生相见。”

合:“此世,君不负我(们),我(们)不负君!”

四朵三世花,从黄泉中浮现出来,竟然一朵朵飞向了奈何桥上的青年。

四朵三世花,一朵对应长风手中的三世花上的一片花瓣,竟然就这么停留在林长风的三世花的花瓣上面……

三生花开,花开六瓣,一瓣为一情。

三生花开,花开六叶,一叶为一世。

这一幕,看得单身几百万年的燃灯祖佛热泪盈眶。

“五世轮回,一世一红颜。竟皆定下三世之约。下一世……施主且行且珍惜。”

“南无……阿弥陀佛……”

终于,长风终于走到了轮回门前,此时的他,已经只是个婴儿的模样,手中的三生花也总算是开盛,六片花瓣在微微地摇曳着……

下一世见!

一步跨出,顿时天地变色,黄泉乱涛,轮回之门震动不已,竟是一口将他吸入轮回之中。轮回门前的燃灯祖佛的身旁的三生石上面,一朵血红色五瓣花瓣的三世花突然一亮,花朵的最右边,花茎的中央闪烁了一下,又多了一片白色的花瓣……

………………………

仙界,九歌,祖佛界。

当燃灯老祖的魂魄回到自己的身躯里面的时候,他睁眼便是看到了那扶着长风躯体的丽人。

在他的身旁,是两把已经从中间断裂成两半的黑白双剑。

仙剑谪仙、魔剑业魔……皆是仙界赫赫有名的神兵,此时主人仙逝,这两剑竟然随主人而断裂,可见长风和这双剑的羁绊有多深。

“龙姑娘,百里施主已经入了轮回。姑娘你也该让此事过去了。”

庙门突然大开,一炷香前,庙外还是炎夏三月的三更天,此时,庙门外竟是飘起了六月的飞雪。

“主上便是主上,无论是这世还是下一世他都是,他去哪,祺祺去哪……”

龙祺裹紧了百里长风的尸体,她右手一招,两把断剑似有感应,回到了她的乾坤袋之中。

她抱起主人的尸体,头也不回地向门外的飞雪中走去。

下一世,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他,要让他看到自己,下一世……

“唉……一个个,又是何苦呢……”

燃灯祖佛看着雪幕中龙祺托着长风的坚定背影,最终又是心软了。

“龙姑娘,天机不可泄露,老衲不能告诉你下一世他在哪,但我可以告诉你……”

“下一世他……”

“姓林……”

雪中的倩影最终慢慢消失不见,空留下了空荡庙宇中燃灯祖佛无奈的叹声:

“唉。又是一个痴情人呐!”

…………………………

仙界,九歌,祖佛界。

原本立着一庙燃灯寺庙,此时却失去了踪影。

仅留下一颗从雪中冒出的新芽,在雪块间伸展开它那充满生机的嫩叶……

………………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